166文學網 >> 三國第一強兵 >> 目錄 >> 九五九章 白馬為名

九五九章 白馬為名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8日  作者:鱸州魚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鱸州魚 | 三國第一強兵 
三國第一強兵 九五九章 白馬為名
正文九五九章白馬為名

“站住,站住!原地轉身,不要亂!”朱靈發覺不妙,聲嘶力竭的吶喊著。

但混亂的戰場當中只有少數幾個人能聽見他的話,幾十名親衛抱成一團,護衛在他身遭,卻無法給其他人安全感,令他們處變不驚。沖入弓箭手陣列的輕騎迅速開始發威,數以百計的長槊向前刺出,像是一柄巨大的鐮刀一樣,成片的將弓箭手們砍倒。

中軍正在拼命阻擋鐵騎的長矛手和刀盾兵,眼睜睜的看著袍澤在如林長槊中躲避、哀嚎,心急如焚。他們厲聲吶喊,奮勇向前,可就是無法趕去救援。

距離太遠了,雁行陣的最大特色就是可以全面展開兵力,以疾風騎兵的速度,繞行加上佯動,都用了盞茶的工夫,何況是用雙腳趕路?

更大的威脅則來自于被攻擊者本身,弓弩兵和輕騎本來就是一對冤家對頭,若能保持住距離,弓箭手就是輕騎的天敵,反之,在輕騎面前,手中連柄長兵器都沒有的弓弩手們只有被屠殺的份兒。

“嗚……嗚嗚……嗚嗚!”來自中軍的號角一陣急過一陣,發現險情后,曹操用盡了所有能用的辦法,試圖給予兩翼的部隊正確的指導,教他們如何應對險情,擺脫危機。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他的命令畢竟慢了那么半拍,這半拍的失誤足以改變整場戰役的成敗!

一條,兩條。三條……只是愣一愣神的工夫,兩翼的弓弩手便愕然發現。他們身邊到處都是敵軍,到處都是致命的長槊。

雪亮的槊鋒吞吐著冷森森的寒光,所經之處,帶起大片大片的血浪,隨即又快速甩動著,擺脫前一名受害者,并找上了下一個不幸之人,奪走他的生命。

兩翼的曹軍被逼得不斷后退。在后退過程當中不斷損失人手。督軍左翼的副將路招憑著個人勇武左沖右突,但救得了這個,卻救不了那個……

殺得興起,路招拔起了陣前的盾牌,快速回旋,擋住了左側刺來的長槊,緊跟著迅速轉身。用戰刀將右側刺來的槊鋒磕偏。

他的武藝在曹軍之中也是有數的強悍,若是單打獨斗,他不會畏懼任何人。

“某乃陽谷路子遠,趙云鼠輩可敢與某一戰!”他放聲狂吼,聲音傳遍了半個左翼,令得曹軍將士都是精神一振。

但這不是單打獨斗。趙云帶隊進攻的也不是他這個方向,沒等他將刀收回,兩匹快馬旋風般沖至,第三、第四根長槊閃電般刺出,刺入了他大腿。

“啊!”路招如野獸般咆哮。聲音凄厲高亢。輕騎卻看也不看他一眼,熟練拔出長矛。縱馬沖向了下一個對手。

血噴泉般從路招腿上的傷口射出,染紅無數顆雨點。他跌跌撞撞,就像喝醉了酒般搖晃,卻始終不肯倒下,只是拼命揮舞著手中的戰刀,大聲吼叫:“趙云鼠輩,你這個膽小鬼,有本事的就來決一死戰,啊……”

聲猶未絕,又是數根長槊同時刺入他的胸口,將他的身體挑起來,高高地舉上半空,幾名騎手同時發力,將敵人的尸體遠遠甩了出去。

路招名義上是朱靈的副將,但兩人分別在左右兩翼督軍,對這一翼的曹軍來說,他就是主將。主將身死,陷入輕騎狂攻中的曹軍士氣大跌,肝膽俱寒。要么被捅死,要么轉身逃走,把自己的后背漏給敵人。

逃跑的人越來越多,眼看著就要匯聚成潮!

形成潰敗之勢后,會有多么可怕的結果,曹操當然很清楚,但他也拿不出什么妙計來,只能盡量將還沒有卷入與鐵騎的戰斗的部隊往兩翼調。他不敢奢望這些部隊能扭轉局勢,他只希望這上萬步卒能稍稍延緩疾風騎兵的攻勢,堅持到城內的部隊趕來救援。

率先帶兵沖上去的是司空掾屬主簿趙偐。他擔任的是文職,本身卻是個文武雙全的,一樣能披甲執堅,在護軍都督史渙戰死后,他當仁不讓的接過了內衛軍的指揮權。

接到曹操的將令,他沒有急于反攻敵軍,而是命令內衛放慢了腳步。他們一面向兩翼緩緩靠近,一面將各部的潰卒聚攏起來,由老兵們安撫著,令其在身后列隊。

不能說這種應對舉措不得當。重新有了主心骨潰卒們不再沒頭蒼蠅般亂跑亂撞,而是強打精神,重新行成一支隊伍。但同樣的,趙偐這一路援軍的速度卻大大放緩了,被馮楷的一營步卒快速超越。

救兵如救火,馮楷確實有心急的理由。

遠遠的,他看到朱靈的身影在人群中閃了閃,然后消失。再過片刻,他看見幾個騎兵擁著渾身是血的朱靈向后急退。

“趙伯然,你到底在磨蹭些什么?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大軍崩潰嗎?”

馮楷大罵著,帶著麾下的弟兄沖了上去,試圖遲滯一下敵軍的推進速度,為曹操、朱靈重整兵馬贏得時間。但戰斗的結果并不是完全由勇氣來決定,突前的疾風騎兵輕松地將他帶領的死士沖散,緊接著,趙云縱馬舞槍的迎了上來。

雖然勇氣十足,但馮楷的武藝遠不如趙云,才一個照面,他就被趙云一槍刺下了戰馬,仗著身上的甲厚才勉強保住性命。趙云如影隨形般追擊上來,立刻有十幾名身穿重甲的親衛擁上。幾個人合力擋住了趙云的馬頭,另外幾個人在千鈞一發之際抱起主將向后逃逸。

趙云哪肯輕易放過獵物,一槍將擋在自己馬前的敵人刺了個對穿。緊接著順手一揮,將尸體砸向另外幾名敵軍,重甲步卒被同伴的尸體紛紛砸倒,沒等他們站起身,充滿殺機的銀光已到了面前。刷,刷。刷,連點三下,槍鋒恰到好處的找上了甲胄護不住的要害。

有人試圖為同伴報仇,躺在地面上滾向趙云的馬腹。趙云斷喝一聲,夾著戰馬跳開丈許,然后轉頭一槍,干凈利落地將失去目標的敵人刺死。他抽槍,驅馬。拔劍,揮斬,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嚓’一聲輕響,將又一名甲士的鎧甲劃成兩片。包裹在鎧甲之下的皮膚和肌肉也全部斷裂,血水從傷口處噴涌而出,同時將生命帶離肉體。

面前的不是人。而是殺神的化身!

好容易恢復了幾分的士氣再次跌落谷底,士兵們丟下武器,紛紛退避。無論匯集起多少人,沒一個愿意再去驗證趙云的武藝。

單槍匹馬將面前敵人沖散的趙云,臉色并無得色,抬頭觀望一眼。迅速找到目標,手中銀槍向趙偐的將旗指了指,策馬沖了過去。身后數百精騎齊聲吶喊,氣勢如虹。

“殺!”

敵軍已經陷入了混亂,疾風軍現在要做的。就是不給敵人重整旗鼓的機會。

趙偐意識到了危機,驅使千余精銳在陣前搭成一道人墻。想要擋住趙云的攻勢。但士兵們為趙云的勇猛所震懾,不住地退縮,眼里充滿了恐懼。沒有人敢保證自己能擋住那匹白馬,但如果這道防線再破,戰場局勢將不可收拾。

“嗚嗚……嗚嗚……嗚嗚!”趙偐吹響了號角,既是為了求援,也是為了示警,角聲哀怨而凄涼。忽然間,角聲猛地一滯。有支利箭當空飛來,趙偐的將旗應聲而落。

數百匹戰馬化成了巨大的龍卷風,直接撞碎了單薄的人墻,血肉橫飛。沖破人墻后的輕騎甩掉長槊上的尸體,再度加速向前!

沒有人能擋住他們的去路,在他們面前,曹軍士兵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四下奔逃,只要腳步稍有遲疑,冰冷槊尖就會從他們的胸口上透出,無情的馬蹄就會從他們的肋骨上踏過。

倉猝組織起來的人墻過于單薄,根本遲滯不了戰馬的速度。趙偐試圖再度聚攏起兵馬,但被趙云驅散的潰卒卻只顧著逃跑,哪怕回頭看上一眼都不敢。

其實沖陣的輕騎并不多,開戰之初只有六千多人,除去秦風、方悅這兩路用以游斗、牽制的騎兵,只剩下了四千余人。佯動回旋的過程中,趙云再次分兵四路,一方面是為了混淆曹操的視線,讓他盡可能晚的發現己方的意圖,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增援秦、方二將。

實際沖陣的輕騎只有兩邊各一千五百人,甚至還比不上曹軍的一個零頭。可就是這一個零頭的輕騎,卻如虎入羊群,風吹云散。

正手忙腳亂之中,那匹令人聞之膽落的白馬已經出現在了趙偐的本陣前,馬背上的銀甲武士利落的一揮手,碗口粗的旗桿轟然而倒。緊跟著,他用那柄滿是血色的利劍向趙偐指了指,數百騎兵就像心有靈犀般,齊齊地端平了長槊。

五尺槊鋒如同地獄惡鬼的一排尖牙,將面前的一切生命吞噬。擋在騎兵攻擊道路上的曹軍要么被長槊挑飛,要么被戰馬踏死,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趙偐嚇得魂飛魄散,哪有膽量留在原地與趙云硬拼,大喊了一聲,撥轉馬頭,加入了逃命者行列。

死不旋踵這種漂亮話誰都會說,激勵別人的時候也是義正言辭,但真正放到自己身上,又有幾個人能真正貫徹始終?

趙偐拼命抽打著坐騎,唯恐被人從背后刺中。馬蹄的轟鳴聲卻始終不離其耳,仿佛所有敵軍都在追他一個。耳邊不停地傳來瀕危者的慘呼,那是沒有坐騎可用的普通士兵在敵軍槊下亡命,他們跑不過四條腿戰馬,也跑不過自己人,只好接受被敵人獵殺的命運。

馬蹄的轟鳴聲越來越響,最終匯聚成了一道驚雷,那是無數勇氣和驕傲匯聚而成,曾經威震北疆的最強音符!

“義之所至……”沖殺在最前面的老兵們面帶悲愴,吼聲微顫。再一次的,他們躍馬中原,縱橫莫當。

“生死相隨!”長槊如林豎起,半空中,仿佛有無數英魂呼喝相應。

“蒼天可鑒……”從相反方向攻過來的輕騎也在響應,以少敵多,正與豹騎搏殺的方、秦兩部人馬也在同聲吶喊!

“白馬為證!”千乘萬騎避白馬,再一次的,他們威震天下,無愧天下強兵之名!

兩翼的抵抗徹底消失了,被殺得膽寒的潰兵豕突狼奔,拼命向后奔逃。洶涌人潮以怒濤之勢奔涌而來,重重的砸在中軍正與鐵騎激戰的步卒陣列上,已經滿是裂痕的陣列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陷入混亂,然后支離破碎!

曹操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令旗從手中頹然滑落,墜入塵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閱讀提示:三國第一強兵 九五九章 白馬為名


上一章  |  三國第一強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