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三國第一強兵 >> 目錄 >> 九六零章 全面崩潰

九六零章 全面崩潰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8日  作者:鱸州魚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鱸州魚 | 三國第一強兵 
三國第一強兵 九六零章 全面崩潰
正文九六零章全面崩潰

“變陣,大鵬展翅!”眼見兩翼的攻勢已是勢不可擋,王羽終于勒停戰馬,稍作后退,以整隊再戰。

根據鼓聲和號角的指引,三路正在猛沖的鐵騎齊齊停下腳步,稍微后退幾十步,然后重新慢跑起來。在跑動中,他們分散成更小的縱隊。各縱隊彼此間的距離在奔馳中緩緩拉大,就像一頭金鵬在天幕下展開了驕傲的翅膀。

他們不再向敵軍最深處穿刺,而是開始斜著在敵陣中兜轉,對敵陣實施第二次切割。像一座座鏵犁般,將已經分散成一小撮一小撮的曹軍犁得更散。

勝勢已定,沒有必要再付出更多的犧牲,同時也要適當的對身后的那支輕騎保持警惕,困獸之斗,未嘗不能逆轉乾坤。

這樣做,或許會放走曹操,但即便是那樣,也沒什么好擔心的。曹軍的主力已經被擊潰,除了夏侯淵和李典的兩路兵馬還算是有些戰斗力,其余各路兵馬都是不堪一擊。

夏侯淵自有張遼、黃忠對付,即便有個萬一,他也是鞭長莫及了。李典那幾千兵首先要面對的是憋了一肚子氣的賈詡,只要不給曹操收攏殘兵,重整旗鼓的機會,抓不到他也沒什么大礙。

真正讓王羽憂心不已的是城內,呂布的將旗倒了,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萬一……王羽不敢再往下想,心中盡是焦慮。

“報……啟稟主公,秦將軍陣斬曹純。曹軍虎豹騎已經徹底崩潰!”

王羽轉頭看看,正如傳令兵所說。虎豹騎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士兵們拋下兵器和旗鼓,順著疾風騎兵留下的空隙亡命奔逃。

看到這副情景,很難想象就在片刻之前,他們還在奮勇搏殺,試圖沖破秦、方的封鎖回救,將秦、方的輕騎逼在了下風。

一發動全局,這就是戰爭的殘酷之處。

失去士氣的曹軍再無法組織起有效抵抗。只能在戰馬跑到自己身邊時垂死掙扎。騎兵們大開殺戒,連人帶馬都被染成了血紅色。他們一邊歡呼一邊馳騁,每個人都變得勇冠三軍,每個人都所向披靡。

青州騎兵的威脅并不是最大的,對曹軍士卒來說,真正催命的是自己的袍澤!被殺破了膽,勇氣被耗盡的士兵們拼著老命向沒有敵人的方向逃跑。只要聽到馬蹄聲,就變得歇斯底里,陷入瘋狂。

前面若有人當了去路,他們不會理會對方的身份,是不是自己人,第一反應就是用手推。推不開就用身體撞,甚至揮刀斬之!

跑的慢的人就這樣被推倒,然后被無數雙腳踩上去,開始還能發出幾聲慘叫,但很快就變成了無力的"shen陰"。最后歸于沉寂。相對而言,那些背后中刀的人還算是幸運的。

逃到中軍的趙偐一度還想組織督戰隊。擋住潰卒。逆著人流,他帶領自己的嫡系部隊奮力沖上前,不管迎面跑過來得是敵人還是自己人,只要遇見,統統揮手一刀。

然而,殺戮已經起不到穩定陣腳的作用,潰兵們發現危險后,紛紛改道繞行。也有人干脆拔出刀來,跟趙偐帶領的督戰者對砍。要么死在督戰者刀下,要么踏者對方的血跡跑遠。

青州騎兵尾隨而至,他們并不急于上前砍殺,而是控制著馬速,只是隨手揮槊,斬殺那些落后的倒霉鬼,用他們的慘叫來制造更多的恐慌。

“降者免死,降者免死!”趙云一邊帶隊前行,一邊大聲地勸告敵人放下武器。戰爭還遠未到結束的時候,但他們認定敵人已經無力翻盤。

“主公所向無敵!”這個觀點早就在軍中達成了共識,到了今天,已經成為了金科玉律般的存在。

“沒有人能在戰場上打敗主公!”他是戰神霍去病轉世,比當年的那位少年冠軍侯更勝一籌,他的身上,傳承了古往今來武者的尊嚴與光榮。

“降者不殺,降者不殺!”太史慈、秦風等人揮舞著兵器,縱馬前行。征戰這么多年,他們從沒有像一天殺得這樣痛快過。就像在寫賦,在飲酒,每一步都豪情萬丈,酣暢淋漓。

這一戰將會決定天下的氣運,定鼎中原,亂世即將結束,更大的輝煌等著自己這些武將去書寫!丹青留名,不世之功,一切并不遙遠,已經觸手可及了!

他們都變得好心腸起來,對放下武器的敵人不再趕盡殺絕,而是驅羊群一樣將俘虜驅到兩翼,交給后軍統一看押。他們變善良的原因不是由于受了誰的感召,而是因為此刻自己心中擁有著一股強大無比的自信。

即便日后這些俘虜再度造反,只要有主公帶著大伙,一樣可以將他們輕輕松松地擊敗。真正的強者不需要通過濫殺來證明自己的勇武,除非對著的是豺狼心性的異族,對于身上流著相同血脈的對手,只要把恐懼刻印在對方靈魂深處便已足夠!

鋪天蓋地的勸降聲傳來,曹操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仿佛失去了所有生命力,變成了一座雕像。幕僚們的臉色則變得慘白。

大廈將傾,猢猻們卻沒散,并非他們有膽量和信心扭轉乾坤,他們只是不敢隨便逃開。一個沒多少武力和體力的文士,卷入亂軍之中的下場是很可怕的,倒不如留在主公身邊。

如果主公要逃,中軍這里多少還有幾百名護衛,至少能保證大伙不至于被潰卒踩死。如果主公打算投降,那也沒什么不好,頂多就是順從王羽,按照青州現行的套路來唄。

家族的特權固然要全力維護,但若連老命都快保不住了,那還顧著這些身外,乃至身后的事干嘛?看看青州如今的繁榮,順從這位縱橫無敵的驃騎將軍未必像想象中那么困難,只要放平心態就好了。

這一刻,只有郭嘉還保持著一貫的從容,他緩步上前,波瀾不驚的提醒道:“主公,請下令撤兵吧!”

“是奉孝啊……”曹操的神情終于有了一絲松動,雖沒有回頭,但語氣中卻帶著幾分欣慰:“現在應該不需要了,誰還會聽從吾的軍令呢?”

郭嘉上前一步,沉聲說道:“主公,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您要效仿的是高祖,而非項籍!”

“真是這樣么?”

曹操回過頭來,臉上帶著自嘲的笑容:“項籍當年若渡江東去,還有江東子弟可供他卷土重來,現在,就算我逃過黃河,還有什么回天之力么?奉孝啊,今天這一戰你也看到了,我已經使盡了渾身解數,只是想著哪怕打個平手也行,可是……”

他搖搖頭,連聲慘笑。

“主公,您別忘了,妙才將軍尚在,孫將軍也不是輕言放棄之人!”

郭嘉猛然提高音量,用怒吼一樣的音調大聲說道:“若孫將軍攻克高唐,妙才將軍順利襲略青州腹地,這天下歸屬就仍未可知!若您在這里就放棄了,又怎么對得起死難之人,和至今仍在奮戰不休的將士們呢!”

曹操悚然動容。他本來就是韌性十足之人,這次實在是全力以赴也擋不住王羽一擊,受到的打擊太大了,以至于有心放棄,經郭嘉這一當頭棒喝,也是潸然醒悟過來。

不過,戰爭的走向不會因為人的意志而改變,即使他斗志重燃了,可環顧四周之后,入目的場景依然讓他感到渾身無力。

到處都是潰兵,潰兵身后迎風招展著的,清一色的都是青州軍的旗幟。

旌旗如雨,長槊如林,數千騎兵幾乎將整個戰場都覆蓋住了。呂布的將旗雖然倒了,但身后的城池中喊殺聲猶在,烽煙尚存。逃,又能往哪里逃呢?

正茫然間,眼前突然閃過一縷寒光,一支流矢從亂軍中射出,直奔曹操的梗嗓而來!

“鐺!”電光石頭火間,匆匆跑回來的典韋用鐵戟撥開了致命一擊。死里逃生,曹操卻顧不得驚喜,看著滿身是傷的典韋和緊隨其后,形象相差仿佛的許褚,他茫然問道:“仲康,呂布既已授首,你二人又何止傷得如此之重?”

典韋勇猛善戰,卻不擅言辭,更是沒想到這樣的緊急關頭,主公不急著逃命,反而關心起這些細枝末節來,瞠目不能答,只能看向許褚。

“敢教主公知道,呂布驍勇無敵,某與典兄聯手圍攻良久,仍然攻之不下。好在元讓將軍及時趕到,雖被曹性冷箭射中,卻拔矢啖睛,怒斬曹性,然后與末將二人聯手圍攻,這才重傷了呂布,斬倒將旗……”

許褚乃是譙郡望族出身,口才比典韋這個純正的草根強得多,寥寥數語,便將城內那場驚心動魄的激戰描述出來。

“眼見可以取得呂布性命,卻不防魏延斬了侯成,與那高順領兵來救,混戰一起,卻是沒了機會,加之主公這邊……末將便與典兄先行來援,元讓將軍則整頓兵馬,為主公斷后。請主公速做決斷,莫要辜負了元讓將軍的滿腔忠誠吶!”

曹操這才明白,夏侯惇沒急著出城,不是因為調配不開兵力,而是打算先避過潰兵大潮,然后再行出擊。

呂布既然沒死,城中還有魏延、高順兩員大將,城外的騎兵主力更是攜了大勝之威,剛受了重創的夏侯惇若要斷后,定然是兇多吉少。

不過,正如許褚所說,這時候婆媽,只會大家一起完蛋,反倒是辜負了從弟的心意。

“諸君,隨孤退兵!”

中軍的帥旗轟然傾倒,宣告了曹軍的徹底崩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閱讀提示:三國第一強兵 九六零章 全面崩潰


上一章  |  三國第一強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