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三國第一強兵 >> 目錄 >> 九六三章 天下一局棋

九六三章 天下一局棋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8日  作者:鱸州魚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鱸州魚 | 三國第一強兵 
三國第一強兵 九六三章 天下一局棋
正文九六三章天下一局棋

“招降曹艸!?”

大捷之后的第一場軍議,王羽第一句話就把眾將驚得跳起來。.

“主公當三思啊,曹艸非是尋常之人,與二位公孫將軍,高、袁、馬、陳諸位皆大有不同,此人胸懷大志,擅長招攬人心,如今已是身負天下士族之望,又精擅合縱連橫的手段……若當真以此人出鎮邊疆,恐怕會適得其反,戰禍連綿啊!”

諸葛亮的反應最快,想了想便整理好思路,語重心長的提出勸諫。

“孔明說的沒錯,那廝心黑手狠,絕對不是善茬!對付這種人,就該窮追猛打,不給他留下絲毫喘息的機會,直接砍成肉泥,這才妥當!”太史慈緊跟著說道。

他和典韋不打不相識,頗有幾分惺惺相惜,對王羽放過典韋的決定是無比贊同的,可曹艸……他甚至有些懷疑,主公是不是被大勝沖昏頭了,不然怎么會想出這么個主意呢?

就連一向對人不對事,專門和諸葛亮唱反調的魏延也不贊成王羽的提議,他黑著張臉說道:“別說那曹艸未必看得清形勢,就算他識相,可誠明他們的仇怎么辦?難道就讓他們白死了嗎?反過來說,這一仗曹艸的兄弟、子侄死了一大堆,他又豈能絲毫不放在心上?”

或許這是青州成軍以來,王羽遭到屬下質疑最多的一次了。他倒是不覺惱火,這個念頭本來也是他在面對典韋時的突發奇想,連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遑論其他人?

眾人的反駁也都很有道理。

魏延持的是仇恨論。未盡之意也是在提醒王羽,放過曹艸。呂布那邊怕是不好交代。大概是中原戰局的突變給他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所以太史慈對曹艸的評價異常的高。認為不能給對方一絲一毫的機會,不然就會存在巨大的隱患。

諸葛亮則是單純從野心和才能來分析,將曹艸和現有的幾大諸侯區分開。

目前定下來的五路諸侯各有異同,但共同的特點就是格局有限。

幽州、遼東那二位就不用說了,公孫瓚剛強有余,變通不足,公孫度則是一心盯著遼東那一畝三分地;馬超和高、袁都是被打服了的,前者還和王羽有了姻親關系,只要王羽健在一天。他們應該也不會鬧出什么亂子來。

陳家的底蘊比其他四家都深,但那父子也不是什么有大志的人,只要在海外開拓中能看到切實的利益,想必也不會再有反復。

但曹艸不同,他是真正的梟雄。挫折只會讓他成長,時間給他帶來的是新的力量,真把他當做公孫瓚對待,或許能少留點血,少打幾仗。但幾年,或是十幾年后會怎樣呢?搞不好他會串聯起一幫諸侯反攻中原,搞得天下大亂?

王羽沒有反駁,也反駁不了。他耐心聽了一陣子,見沒有更具代表姓的意見了,這才抬抬手。待眾人安靜下來,他慢悠悠說道:“諸君的意見都沒錯。不過你們似乎都沒理解我的意思,我說的招降。不是給他諸侯的地位,而是將其收歸麾下,做為治政之臣。”

一片寂靜。

連諸葛亮都愣住了,啞口無言,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覷。

這個提議比先前的那個更匪夷所思,不過倒是把眾人提出的異議解決了一大半。

青州執行的是軍政絕對分離的政策,即便是在戰局最緊張的階段,也沒出現田豐或是國淵掌握兵權的局面,反過來也是一樣,武將插手內政也是絕無僅有的。若是真讓曹艸到內政系統任職,風險一下子就降低到可以接受的程度了。

搞定了曹艸的好處遠不止這些。正如諸葛亮所說,曹艸乃是反青州的士族眾望所歸,他若頑抗到底,或者戰死沙場,很可能會鼓舞反青州勢力繼續戰斗下去,可他若是降了,縱然還有頑固分子在,整個反青州的士族陣營也會分崩離析。

當然,以目前的形勢而言,這些士族翻不起什么大浪來,鐵血肅清也只是多耗費些時間。但若放眼將來,這樣做就得不償失了。

青州的擴張速度一直很快,而即將要進行這場大擴張,更是規模空前。當年打平袁紹,奪取冀南諸郡,人才就緊張過,全靠王羽調整政策,收編了一部分士族才解決問題。而接下來的這場擴張,需要的人才可不是幾倍這么簡單,青州軍眼見著就要全取中原了!

如果能和平解決大部分士族,不使用太激烈的手段,還可以完整的得到那些世家的傳承——或是文獻,或是技術,又或其他些什么,戰爭最容易破壞的就是這些東西。

總之,若能招降曹艸,肯定是利大于弊就對了。

太史慈嘟囔著說道:“曹艸那廝……怕是不會輕易就范?”

“降不降是他的事,只要咱們把態度亮出來,場面做足,告訴天下人主公有容人之量就足夠了。”趙云突然插話道:“當然,該打咱們也得繼續打,不能給他用緩兵之計的機會,等到他窮途末路了,何去何從,就沒多少選擇的余地了。”

“原來是這樣!”諸葛亮眼睛一亮,顯然是被趙云提醒,想起了什么:“主公要消除的只是士族壟斷朝堂的種種特權,并非不允許世家存在,但由于過去種種,難免讓世人誤會……就亮自身而言,當年也曾經誤會過主公呢。”

他自嘲一笑,接著說道:“借助這場招降的談判,正好對新政做個宣傳,也算是提前做個鋪墊,正是兩全其美的法子。主公的眼光果然長遠,亮望塵莫及也。”

“罷了,別來這套。”王羽抬手指指諸葛亮,笑道:“孔明,拍馬屁什么的不適合你。你還是做好鐵面軍師這份差事。”

眾將也都跟著笑,氣氛頓時輕松起來。

“既然定下了。就當盡早安排。孔明你這就修書回高唐,著文舉、正平速來帳下聽用。”

“臣這就去辦。”諸葛亮應聲而去。

王羽轉向方悅。吩咐道:“無忌,你辛苦些,帶人去東面迎一迎,看看文和、坦之他們什么時候能到,需不需要增援。”

“主公放心!”方悅起身應命,回答的雖然很大聲,但眼神看起來卻有些游移不定的樣子。

王羽擺擺手,斥道:“怎么?有話就說,這么婆婆媽媽的算什么?”

“末將是在想。高唐那邊……”方悅顯得有些遲疑。

這場大戰的最后一個懸念就在東線。東線留守部隊的兵力有限,面對的對手卻非常強勁,一旦有個閃失,無論是高唐失陷,還是被夏侯淵尋機攻取泰山道,襲略青州,都會對天下局勢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騎兵是沒辦法及時增援了,從太原一路到河內,幾乎馬不停蹄。最后這場大戰更是激烈無比,將士們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再要長途奔襲,去救高唐,那就真要應了那句:百里而趨利者。必蹶上將軍了。

從距離上來說,讓賈詡和周倉水路并進,急行回援才是最穩妥的。而王羽的命令卻是要賈詡趕來匯合。進而圍攻洛陽的套路。

“高唐那邊有文遠、子敬他們在,不怕對付不了孫策和夏侯淵。就算真的打不贏,也不至于一敗涂地。以子敬和叔至的穩重。若真有什么麻煩,求援信早就到了。”

王羽并非不擔心,但高唐那么遠,擔心又有什么用?真是打了大敗仗,分兵回援就成了添油戰術了,與其浪費時間趕路,還不如集中全力先拿下洛陽再說。

現在的洛陽,并未經歷過歷史上的那場慘絕人寰的大浩劫,曹艸若在洛陽設立防線,屏蔽南陽、荊州也是個麻煩,還是趁你病,要你命,先把這個籌碼搶過來再說。

賈詡來修武的路上,還有李典的五千精銳擋著,王羽打算把這支有生力量也吃掉,徹底孤立洛陽。

吩咐過方悅,王羽又叫過李十一,讓他去于禁軍中傳令,先是圍堵李典,然后三路大軍齊頭并進,拿下洛陽。

戰后還有不少善后的事務,趙云、太史慈也先后領了軍令去忙,魏延卻是磨磨蹭蹭的不肯走,等到沒人了,他才湊過來提醒道:“主公要收降曹艸,溫侯那邊……”

“嗯,岳丈那邊,我自會去說,文長有心了。”王羽點點頭,起身要走,卻見魏延還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有些不耐煩了,斥道:“我說文長啊,你這鬼鬼祟祟的是想干嘛?就不能痛快點一次說完么?”

魏延摸摸后腦勺,訕訕道:“某就是有個想法……主公,您不覺得咱們隱霧軍還有點不足么?”

“嗯?”王羽停下腳步,轉頭看了魏延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你繼續說。”

“別的都還好,潛伏夠隱蔽,突襲夠犀利,刺探情報也很得力……”魏延一邊觀察著王羽的神情變化,一邊緩緩說道:“就是,嗯,打硬仗的本事差了點。”

王羽不以為忤,反問道:“文長,隱霧軍是你該管,你有什么提議?”

魏延抓著頭皮,有些發急:“誒,主公,您怎么還不明白呢?就是,就是那個啊……嗯,循義練兵很有一套的,陷陣營的戰法和咱們隱霧軍也很搭調,所以,所以呢……”

他面色本來就深,這一發急更是紫里透紅,看得王羽肚里好笑。

不愧是魏延,果然是無利不起早啊。盟軍才遭重創,這就惦記起盟友的家當了,把陷陣營和隱霧軍合二為一?還真別說,很棒的主意呢,我喜歡!

“嗯,知道了。”心里這么想,王羽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點點頭,嗯一聲,然后就那么揚長而去,留下魏延在原地抓耳撓腮,郁悶非常。

雖然有點不仗義,但這主意本身是好的啊,有了高順和陷陣營,那隱霧軍就不比疾風軍差了,在接下來的戰事中搶起功勞來,絕對是一等一的啊。

這么關鍵的問題,主公咋就不給個準信兒呢?這真是讓人神傷啊。。)

閱讀提示:三國第一強兵 九六三章 天下一局棋


上一章  |  三國第一強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