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三國第一強兵 >> 目錄 >> 九七二章 席卷勢成

九七二章 席卷勢成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8日  作者:鱸州魚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鱸州魚 | 三國第一強兵 
三國第一強兵 九七二章 席卷勢成
正文九七二章席卷勢成

從王羽的角度來說,接連擊潰曹、孫兩大強敵的主力部隊后,當世已經再無抗手,多少有些按劍四顧,心生茫然的感覺。.然而,時代的大勢卻不會因為他的意興闌珊而終止,亦或放緩腳步。

開元三年唯一的主題,唯有不盡的征戰和烽煙。

在青州后勤系統充沛的供應之下,取得了中原大戰勝利的驃騎軍各部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在稍事休整補充之后,便馬不停蹄的發動了第二波狂猛攻勢。

這一輪攻勢中,率先建功的是在中原大戰中表現不多的徐州軍。

幾乎就在王羽和曹**在河內展開決戰,孫策強渡黃河的同時,張頜采納龐統計策,使了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他自己帶著徐州軍主力與孫權的江東軍在沛國進行拉鋸戰,暗中由龐統、徐盛率領三千騎馬步兵長途奔襲,三曰間迂回八百里,奇襲鐘離,一舉奪城!

因為不需要騎馬作戰,所以就不需要節省馬力,這三千兵馬的行軍速度,比疾風軍還要快上三分,孫權麾下謀臣、武將雖多,卻沒一個人想到此節,竟是被龐統一擊得手。

鐘離失守,對江東軍而言,可說是個致命的打擊。

鐘離位于淮河中游,自古為通衢要地,是連接淮南和豫州的重要樞紐。占據此地,等于是將江東軍攔腰截斷,正在沛國于張頜纏戰的孫權部一下子就陷在了死地。他們不但無法得到后方輸送的補給,連南歸的路也被斷掉了。

留守淮南的賀齊、呂蒙聞訊大驚,立刻集結了短時間內能集結到所有的力量**鐘離。形勢危急,他二人甚至將壯女都編練入伍,然后也談不上什么指揮,直接就把糾集起來的幾萬人往城墻下面堆。

這二位都不是無謀之人,但這種時候他們實在也想不出其他辦法了,糧道被截,后路被斷,別說是沒有孫策主持大局,群龍無首,就算孫策插翅飛回來,也不可能扭轉乾坤。

當年秦趙的長平之戰,趙軍最后崩潰的唯一原因,就是后路被斷,軍心崩潰。

唯一能改變這個悲慘事實的,就是盡早拿下鐘離,為此,賀齊、呂蒙可以付出所有能付出的代價。

一場慘烈的攻防戰就此展開。

雖然心知龐統有備而來,不會很容易對付,但賀齊還是抱有一線希望——龐統來的太急,攜帶的輜重肯定不會太多,拼消耗還是有希望的。

然而,殘酷的現實很快讓他大失所望。

守軍的物資異常充沛,完全看不出是一支輕兵遠襲的部隊。從攻城戰一開始,城頭的箭雨就沒中斷過,打到最激烈的時候,城頭上竟然傳來了床弩和投石機特有的聲響!

直到這時,賀齊才恍惚記起,鐘離一帶,貌似也是屬于睢安所轄,青州軍在這一帶有著相當牢固的根基!

仗打到這個份兒上,賀齊已經絕望了。接下來幾天的圍攻,與其說是在努力奮戰,還不如說只是麻木的履行職責,盡一份人事而已。

而天命……

攻城戰進行到第五天,前方終于有消息傳回來了,在隱瞞了三天之后,孫權最終還是沒能保守住秘密,全軍崩潰。賀齊能做的,只有設法接應孫權,一起逃回江東了。

孫權能控制住自己人,卻防不住張頜天天派人在營外喊話,等到糧草供應跟不上,不得不削減軍中用度之時,流言也被徹底坐實。軍心動蕩之時,張頜又適時發動了強攻,崩潰當然是無可避免的。

比孫權、賀齊更倒霉的是孫策,他在冀北戰敗而歸,倒是沒有灰心喪氣,還想著和弟弟匯合后再重整旗鼓。卻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前腳才踏入沛縣,就得到了弟弟戰敗的消息,直接就是一口血噴出。

要不是周瑜臨危不亂,指揮若定的接過了指揮權,或許這支殘兵在沛國就徹底交待了。周瑜到底是周瑜,手段高強,在如此惡劣的形勢下,他硬是在張遼、黃忠、張頜、魯肅四大名將的圍追堵截下沖出了生天。

夏侯淵沒能完成突襲臨淄的目標,他在東平陵就遇到了魯肅和黃忠的前后夾擊,一場激戰,他和黃忠宿命般的遭遇在戰場上,經過了一場龍爭虎斗之后,被老將斬于馬下。

結束了對夏侯淵軍的清剿,黃忠、魯肅急速西進,意圖救援高唐,結果走到半路就接到了捷報,于是再次轉向,與張遼在魯縣匯合,大舉南下追擊。

雖然沒能拿下孫策,但這場被后人稱為‘中原大逃殺’的軍事行動還是相當成功的。

在這一戰展開之前,淮南、豫、兗二州大部都已淪陷,反青州聯軍甚至一度攻到了黃河南岸。而截至到這場浩大的攻勢到達極限,暫時告一段落的時候,青州軍已經盡數收復了失地,除了汝南西南地區之外,青州軍已經將整個中原切實的掌控在了手中。

這場軍事行動一直進行了三個月,因為要集中人力秋收,影響到了補給的輸送,奮勇追擊的將士們這才停下腳步。兵鋒所至的終點,同樣也是之后南征的,就在九江郡的合肥。

東線打得暢快淋漓,西線戰場同樣高歌猛進。

徐庶、徐晃的動作很快,在王羽南下七天之后,就完成了休整,于晉陽城誓師出征。

一支在短時間內連續經歷了多場戰斗,其中還包括了兩場慘烈的大型會戰的軍隊,能如此迅速的重整旗鼓,盡復舊觀,不得不讓人對青州的后勤系統發出驚嘆。

事實上,冀州北部和幽州的戰爭動員早在數月之前就開始了。在不影響正常生產的前提下,田豐召集了人數高達五萬,經過一年以上民兵級別的軍事訓練的男丁做為預備役,為的就是隨時向前線補充增援。

徐庶部就是青州動員能力的第一個受惠者。

隨著三萬預備役士兵的抵達,大量的糧草器械也隨之而來,徐庶要做的,只是制定總體戰略,其他人也是各司其職,很快就完成了出兵前的準備。

準備充足,士氣高昂,勝利的前提應有盡有,進兵焉能不勢如破竹?

十曰平河東,然后兵分兩路,徐庶率軍攻陜縣,克弘農,切斷南陽與關中的聯系,從正面壓迫;徐晃率兵由蒲坂津渡河,掃蕩關中以北。

留守關中的曹洪、鐘繇幾次接戰不利,又得了曹**的吩咐,干脆搶在被青州軍徹底合圍之前,逃出了長安。

前后只用了一個多月,關中大部已然平定,只有陳倉、散關一帶還有曹洪、鐘繇殘兵活動,但于大局已經沒什么妨礙了。

由于馬超和西涼諸將的降服,西線剩下的問題唯有益州而已。

相較于東西兩線,荊州戰場的進展稍微有些緩慢。

得到疾風騎兵的配合后,關平在潁川打得很順手,只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徹底肅清了殘敵,將主力集中在昆陽城,與魯陽的于禁軍對宛城的文聘形成了夾擊之勢。

面對氣勢洶洶的驃騎軍,文聘根本沒做取勝的打算,只是在宛城虛應故事的對峙了半個多月,然后就搶在驃騎軍全力發動之前棄守而走。

文聘其實是個很圓滑的人,他才不會為了一個連面都沒見過幾次的主君,或是被人捧起來當傀儡的皇帝效忠死戰呢。

青州的騎兵之強,可不是開玩笑的,在平原地帶和驃騎軍會戰,別說取勝了,可能連投降的機會都找不到就直接被踩成肉醬了。

曹**沒想到文聘這么不中用。他原本還指望著靠文聘撐一段時間,好趁機騰出手來擺平身后的劉表呢,結果文聘的一萬五千荊州精銳竟是連一個月都沒撐到就退下來了,根本沒給他留出足夠的時間來。

無奈之下,他只能暫緩對江陵的攻勢,一面走馬換將,將已經和他綁在一條繩上的蔡、蒯兩家推上前線,同時再從損失慘重的班底中,再挑出幾個勉強能用的出來,沿著淯水,也就是后世所說的白河布下多重防線,準備死守到底。

蔡瑁、蒯越心里后悔得不得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但現在他們也沒退路了,就算明知前途一片黑暗,也只能拼命死撐。

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青州軍進兵速度不算快,育陽、新野、朝陽一路且戰且退下來,居然讓他們撐過了六月。

雖然這兩個月之中部隊的損失也很大,但總比被打得一敗涂地,全軍覆滅強得多。人和人就怕比,和倒霉的江東軍比一下,他們的戰績已經相當輝煌了。

更加值得慶幸的是,攻占朝陽之后,青州軍突然按兵不動了,仿佛不知道再前進百里,就是荊州的重鎮襄陽一樣。

駐兵鄧縣,做為最后一道屏障的蔡瑁、蒯越很是松了口氣。雖然不太明白,曹公為什么會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突然露出了將死般的神情,臉色灰暗之極,但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家族有保住的希望了。

其實他們不是特別怕王羽,雖然是敵人,但他們對王羽的名聲多少有些了解。這位少將軍雖然善戰,卻不是一味求戰之人,殺戮最盛的都是對外,對異族,對中原的諸侯、世家,他其實還是有些人情味的。

蔡、蒯兩家的確對青州相關的方面出過手,卻沒能造成實質姓的傷害,只是成就了甘寧的名聲。這樣的罪過,還是可以用功勞來償還的。當然,這得有個溝通的過程才行,現在青州軍突然放緩攻勢,不正是千載難逢的良機么?

私下里商議一番,兩人派出了使者。(未完待續。)

閱讀提示:三國第一強兵 九七二章 席卷勢成


上一章  |  三國第一強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