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三國第一強兵 >> 目錄 >> 九七六章 文明的復興

九七六章 文明的復興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8日  作者:鱸州魚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鱸州魚 | 三國第一強兵 
三國第一強兵 九七六章 文明的復興
正文九七六章文明的復興

隨著荀彧等人的離開,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瞬間傳遍了大江南北,神州各地。

人們付諸了極大的熱情。

驃騎六軍橫掃天下的勢頭看起來已經不可阻擋了,那么,王羽當面拿出來,親口解釋出來的這番道理,有九成以上的機會,會成為未來的國策。

國策,也被稱作國本,國家之根本,自然不能輕易動搖。一般來說,即便是改朝換代,也多是蕭規曹隨,會有針對性的糾正一些弊端,不會從根本上做出改變。

歷史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秦皇嬴政,在秦國掃平東方六國之后,他沒有延續商周以來的分封制,而是建立起了一個大一統的帝國。

不少觀點認為,正是因為這個改變,讓人應接不暇,才導致龐大的秦帝國曇花一現,只經歷了區區兩代皇帝便到了盡頭。其后的漢帝國吸取了這個教訓,在廢墟上重建新的帝國時,并沒有做出太多創新,因此有了長達四百年的國運。

現在又要再次改變,到底是進步,還是歷史的倒退呢?

這樣的疑惑盤旋在很多人的心中,但更多人關注的重點卻不是這些。歷史意義這種東西,本來也只有那些比較閑的學者才有空研究,能引起大眾關注的還是那些與自己利益攸關的東西。

士林的反響最大,世族子弟受教育的比例更高,對政策的理解也更深刻。在儒家還沒有被捧上神壇的時代,知識分子們的思維并未受到限制,面對相同的事物也都有著各自獨特的看法和理解。

法家信徒為此而歡欣鼓舞。

即便還沒看到那兩本法令的真容,只看表象,他們都能從王羽的舉措中感受到積極的意義。

不是嗎?在天下大部已定之際,驃騎將軍沒有急著給自家造勢,登上神壇什么的,反倒是先籌謀立法。而且不是閉門造車,而是以很謙虛、包容的姿態。廣泛收集意見,這簡直就是法家的春天啊!

等到這些壓抑了自己很久,只能以半法半儒,甚至只是以刑名官吏,乃至酷吏身份存在的法家信徒們,仔細研讀過法令內容之后,一時間。所有人無不熱淚盈眶,感動的無法自已。

削弱皇權,削弱世家豪門的權力,代之以律法約束并維護國家運轉,這已經不能用春天來形容了,完全就是直接跳過寒冬。進入盛夏了啊。

當年的秦國號稱用的是法家學說,但真正對那段歷史有研究的人肯定不會認同這一點。秦國的法,只是為了更方便快捷的集權,將全國上下的資源完全集中到皇帝手中,任憑他以之對外征討,或是為了享樂而肆意揮霍。

這就是那個龐大無比,看似不可戰勝的強大帝國在短短幾十年內崩潰的原因。它奉行的是扭曲的法家學說,嚴酷的律法帶給人的不是保障,而是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現在,新朝即將建立,氣象煥然一新,正是法家弟子大展身手之時!

沒有太多的觀望和猶豫,法家弟子紛紛前往洛陽,準備晉見王羽。一展胸中抱負。

連王羽都沒想到,天下竟然還存有這么多相對純正的法家信徒,短短三個月之間,足足有五百多士子聚集而來,登門拜見。

其中就包括了他一直有心尋找,卻因為忘記了對方的籍貫,所以一直沒找到的蜀漢名相法正法孝直。還有之前找到卻沒能成功說動的李嚴和滿寵。

不過仔細想想,這也不奇怪。法家的原則性本來就不是很強,創始人荀況在后世是被當做儒家賢者的,他的弟子韓非、李斯也都是那種不在乎門戶之分。只在意實際利益的人。

所以,即便經過了秦皇焚書、武帝尊儒兩次文化浩劫,法家也沒被怎么著,只是再次將宗旨修改,從酷法變成了儒家法學而已。

得了這么一大批人才的加入,立法工作自然得以大大加快,不過王羽卻沒急在一時,他還要等消息繼續發酵,看看能不能引起更進一步的反應。

他準備建立的制度,其實和十三、四世紀,歐洲的分封制差不多,他認為這是最適合擴張,所需條件也最低的一種制度。

歷史上,就是在這樣的制度的驅使和維護下,歐洲人完成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一次擴張,除了南北兩極之外,文明幾乎覆蓋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不過,他不是歷史學家,不敢保證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正確的,所以更多的只是提供一個思路,確立相應的原則,然后集思廣益,建一個相對最適合當前狀況,也附和自己預期的制度出來。

因此,沒有必要急著做結論。

法家之后,墨家和道家也接踵有傳承者趕至。

在董仲舒主導的罷黜百家行動中,重點的打擊目標就是墨家和道家,此外就商人。徐榮、馬鈞傳承的只是其中一支,更多的墨家子弟都流失在了民間,有的就此消失,有的代代傳承,不為人知。

這次王羽公然宣示天下,效果相當好,坊間巷里,水井之旁,都能聽到相關的議論,這些隱遁于山林和民間的人也都得了消息,經過謹慎的思考后,終究還是耐不住恢復宗門的誘惑,紛紛出山而來。

這只是個開始。

這個秋天,或者說這一年,注定了要成為歷史上的一個重要標記。

這是華夏文化復蘇的起點,在王羽的前世,湮滅于歷史之中的那些學派先后從不為人知的地方走了出來,很多學派,別說王羽,連學識淵博的蔡邕、田豐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王羽已經能想象到,帝國延綿數百年后,人們會如何評價這段歷史了。歐洲人怎么評價文藝復興,那么漢人對這段歷史就會有著相似的評說。

文化復興之后接踵而來的,定然是科學技術的飛速進步。王羽這幾年在青州所做的,只能說是打個先站,未來的幾十年中,漢帝國在這個領域上的提高,只怕用飛躍二字也難以準確形容。

有了這兩方面的進步。再接下來的,當然就是華夏史無前例的大擴張。在王羽懷里揣著的那張地圖上,一個超級帝國已然成形,接下來的,無非實現它而已。

相較于此,重歸一統只能算是很不起眼的一件小事,何況。這一年并非中原真正統一的一年。

從王羽入主青州開始,這幾年可說是連年皆戰。青州再怎么富庶,將軍府的準備再如何充沛,都抵擋不了巨大的戰爭消耗。

此外,在大戰取得勝利之后,青州的領地擴大了超過一倍。要安定這么大的領地,要耗費的人力和資源也是相當大的。

所以,這幾個月來各條戰線上的青州軍都以控制為主,并沒有接連發動大戰的意思。雖然戰爭仍未終結,各方也都在厲兵秣馬或是舔傷口,但戰事確實是告一段落了。

對于王羽的邀請,曹操還在猶豫。并沒有做出最后的決定。

以他本心來說,他更愿意成為一方諸侯,只可惜,王羽不愿意給他這個機會,寧可將丞相的位置交給他,也不愿意放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王羽有信心,曹操到最后還是得就范,他的本錢有限。本也沒太多騰挪的余地。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曹操的本錢只會越來越少,而非相反。

沒有了蒯、蔡兩家的支持,曹操在荊州根本無法補充軍力。抓壯丁倒是不難,可裝備、糧草從何而來呢?若是于禁在雨季進攻襄陽,他或許還有機會借著一場大勝來振奮氣勢,讓更多的世家拿出實質性的支持來。可現在,他只能干瞪眼。

人才的流失更加致命。只是不到半年時間,曹操手下先后有滿寵、杜畿、董昭等幾十位名士棄官而走,其中甚至包括了程昱、鐘繇這樣的重臣!

這些人有的去了洛陽。也有人直接打道回府。反正形勢如此,連曹操這個主君都在考慮投降的問題,誰還有什么必要堅持到底嗎?

最后留在曹操身邊,親族以外的幕僚,也只剩下了郭嘉、荀彧。

相較于分崩離析的曹營,江東和益州兩方面倒是戰意十足。

江東主要是因為有孫策在,這位江東小霸王可不是個容易放棄的,這半年來,他一直在做重新再戰的準備。

他自己坐鎮秣陵城,一邊操練兵馬,一邊巡視防務,以保障沿江領地的安全。

另一面,他派遣周瑜去和山越諸部談判,威逼利誘的拉攏了一支山越軍出來,再加上在江夏、荊南、淮南征發的新兵,江東軍在先前大戰中的損失頓時彌補得差不多了,就此重新擁有了一戰之力。

王羽得知江東的情況之后,也很是感慨了一番。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何況是孫策這種猛人?

為了避免過份進逼,導致戰事擴大,王羽暫時取消了海軍對江東的襲擾,只是命令駐守合肥的張遼嚴加防范,又調回了張頜統帥鐵騎,準備等到解決了荊州問題之后,從三個方向同時進擊。有必要的話,他也不介意再次親征,與孫策會獵于江東。

不過,他的計劃沒有實施的機會了。

就在十二月初一這一天,王羽收到了龐統送來的緊急軍情,得到了一個大大出乎他意料,卻又是早就知道的一件事……

孫策死了!

死于刺殺!

據江東方面正式傳出的消息,刺殺孫策的,是許貢的三個門客。不過,龐統在信中卻提到了另一個可能。

雖然還沒有得到確鑿的證據,但龐統結合江東內部的情況,加上一些蛛絲馬跡,推測孫策很可能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這個結論,讓王羽都感覺非常驚訝,因此在第一時間回信給龐統,要求后者徹查此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閱讀提示:三國第一強兵 九七六章 文明的復興


上一章  |  三國第一強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