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大圣傳 >> 目錄 >> 第九十一章 悲歌

第九十一章 悲歌


更新時間:2016年10月09日  作者:說夢者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轉世 | 升級練功 | 張揚 | 說夢者 | 大圣傳 
大圣傳 第九十一章 悲歌
第九十一章悲歌

第九十一章悲歌

類別:

作者:說夢者

書名:

熱門推薦:

拳罡破開虛空,裹挾著白色氣勁,山峰一樣向九嬰沖來。

李青山挾怒而來,這一拳便是邪神也不敢硬接。

九嬰面上卻閃過一絲不屑,輕輕一揮素手。拳罡被一層無形屏障擋下,轟然爆裂,僅在屏障上激起一輪漣漪。

九嬰微露訝色,李青山實力還在她預料之上,遠勝一般邪神了:“不過,也不過如此。”

漫天風雷激蕩,暴烈氣勁卷動滔滔血浪,在血宮中奔涌翻騰,狠狠拍打在**上,卷起千重波濤,卻無法逼近那一朵巨型蘑菇。

李青山毫不猶疑,揮舞羽翼飛撲而下,再一次揮起了拳頭,這一次,不僅僅是拳罡,更有一身牛魔大力,整個人如同一座大山壓下,不信破不了九嬰的防御。

九嬰又將食指一點:“定!”

李青山猛然一頓,被定在半空中。呼嘯的風雷瞬間平息,連風神羽翼也崩解消弭。

他咬緊牙關,低吼著奮起一身牛魔大力,渾身肌肉賁張、青筋暴突,仍然無法掙脫這無形的束縛。

九嬰道:“就這點本事,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

這座“血迷宮”是她的洞天,她的世界,她便是這里唯一的神明,隨時都處于那種“天人合一”的狀態中,言出法隨,簡簡單單一個“定身法”便有無窮威力,沒有任何邪神會是她的對手。

沒有這樣的手段,也控制不住九子邪神,一切盡在她掌控之中,

這不是力量的大小,而是“權限”的差距,作為一個無限接近真神的古老存在,她對于法則的洞悉和掌控,遠非憑借外物,偶然進入“天人合一”的李青山所能比擬。

九嬰勾了勾手指,將李青山拉近了些,獰惡冷笑:“你不需要理由?我卻有足夠的理由。我要把你一寸一寸的碾碎,為我的孩子們報仇!”

“哈,你那些孩子不過是一些行尸走肉,活著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別?至于那九個想要弒母的畜生更是死不足惜。”李青山輕蔑的掃了一眼她的小腹:“還有你肚子里這個魔民孽種,何必讓他來這世上受苦作惡,不如讓我幫你了結了吧!”

中了一記“大嘲諷術”,九嬰登時暴怒:“你!”

李青山眸光一閃,就是現在!

“神龍天行通造化!”

仰天長嘯,龍吟乍起,長劍出鞘。

李青山猛然掙脫束縛,人劍合一,化作一道至剛至強的恢弘劍光,一擊貫穿那道無形屏障,霎時照亮九嬰蒼白的面容。

“軒轅劍”本就可以提升他的“權限”,“神龍變”不僅統合了小世界的全部力量,更直接關乎法則,大大加強了他對這柄“軒轅劍”的控制力。

一劍之威,遠比斬殺白豚邪神時候更加強盛,已不僅僅是人劍合一,而是神龍御劍,不僅可以抗衡九嬰的權限,憑著“軒轅劍”的威能,甚至可以一擊必殺!

劍光照徹血宮,隱隱含著龍吟,成了這座“血迷宮”中,唯一不受九嬰控制的東西。

千鈞一發之際,九嬰猛然仰首彎身,三千青絲飄檐。劍鋒從面頰上方呼嘯而過,青絲紛紛飄落,一縷鮮血從她眉心流淌下來,傷口卻無法愈合。

她臉色大變,一聲驚呼不由脫口而出:“軒轅劍!”

李青山恢復原形,一劍在手,傲然道:“你竟然識得此劍!”心中一邊評估著九嬰的實力,一邊思索著對策。

縱然“軒轅劍”在威力大增,然不同于斬殺白豚邪神那一戰,這座“血迷宮”是九嬰的地盤,“天人合一”的狀態是無法長久維持的,每一個瞬間都要耗費巨大的力量,僅憑他自身的“小世界”,最多能發出八劍,如今則只剩七劍了。

七次機會,七線生機。

如果連發七劍都斬不下九嬰的頭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原來是‘有熊氏’的小雜種,我又多了一個理由,今日你休想生離此地!”

九嬰旋即便恢復沉靜,臉上的怨毒之色愈發濃重。

李青山不動聲色,尋覓著出劍的機會。心中暗自沉吟,這九嬰的來歷果然很古,似乎這些上古魔神們被放逐于此,都與那一位“有熊氏”大有關系。

如果沒有這柄“軒轅劍”,他已經是饕餮魔神的座上賓。但在許多情境,也多虧了這柄“軒轅劍”。是以心中并無悔意,縱然其中有什么陰謀,這依然是一柄強大利器,依賴別人總不如依賴自己。

九嬰口中低低默念著什么,蒼白的面容一陣陣不自然的潮紅。

剎那間,血宮所有出口完全閉合緊鎖,連帶著被李青山貫通的那一個大洞。

滔滔水聲中,暗紅色的鮮血迅速彌漫上來,卻不再是一般魔血,而是與李青山剛進入“玄牝之門”時,所遇到的那條血河相似,有著洗刷法力、污染靈性的威能。

李青山眉頭一皺,他憑著神魔之軀,沾染了這污血,也被迫斷臂自保,到如今都未能恢復。一旦這血淹沒了血宮,他將再無立足之地。

當然,憑這座血宮還困不住他,自可以揮劍殺出去,但卻走不出這“血迷宮”,就要面臨無休無止的追殺,直至耗盡最后一點精力。

就連錢容芷反間的九子邪神,如果發現他不可能斬殺這位“母親大人”,恐怕也會再次反水。

如果不出所料,此時此刻,九子邪神正關注這里的局勢。

轉眼之間,污血已經淹沒上來,將九嬰重重包裹,憑肉身也好,神通也罷,都無法再接近她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

李青山一聲長笑,扣指一彈劍鋒,錚然鳴響:“舉頭三尺無神明,我之一生悲喜榮辱,早已寄托于三尺鋒芒之上。用劍者死于劍,生則生矣,死則死矣,又有何憾?”

此間沒有明月,使不出那屠戮魔都的“月之劍”,縱然有明月,怕也難以為他所用。

但他還有自己,人無論到何等艱難困苦的境地,總是還有自己為伴。

在他心中,有一個世界,更有諸般神魔變化,每一種變化,都是一條大道,可化為劍式!

“第一劍,牛魔大力陷泥沱!”

李青山霎時消失不見,連劍鋒也一并消失,了無蹤跡。

天地間,只有一股永不屈服的頑強意志,還有那早已遠離的故土與群山,凝成一種沉凝拙重的恢弘劍意。

翻涌升騰的污血被陡然壓下數丈,顯得更加粘稠污濁,幾乎要凝固一般。

九嬰不由自主的低下頭,身軀變得沉重了萬倍,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都在向下下墜,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一陣頭暈惡心。

連意念也被深深向下拉扯,直至九幽黃泉。本該操控法則,奮力抗爭,深心處卻涌出一種難以解脫的悲愴之感:

“被放逐于此已經多少萬年了?我豈不是一樣被困在這座迷宮中,永遠不得解脫?”她猛然搖頭:“不,我不能被擾亂!”

這一劍,不僅貫徹了牛魔之道,更蘊藏了李青山對天魔之道的領悟,即殺人,亦誅心!

這一刻,九嬰無論是身軀還是精神,都在這沉重的壓力下土崩瓦解,然而她憑著百萬年積累的強大修為,生生抗住了這股沉重。

一劍未歇,一劍又起!

“第二劍,虎魔煉骨心狂亂!”

深沉的重力突然消失,被壓下的污血突然騰空而起,點點滴滴在空中漂浮,時間仿佛凝滯在這一瞬。

九嬰滿頭長發飛舞,卻感受到了“風”的存在,風聲呼嘯入耳,更吹入三萬六千毛孔,那不是東南西北風,而是摧枯拉朽的“金風”,蘊藏著天地肅殺之氣。

風聲喚醒了更加久遠的回憶,她也曾手持兵戈于戰場上廝殺,哪怕最終的結果是遭到放逐,但那股熱血激昂,流淌在每一個先民的血脈中。

她想要奮然躍然,不顧一切的與李青山搏殺,然而腹內一動,又蜷縮起身子,雙手護住腹部,默默抵御這“金風”的侵襲,鮮血從每一個毛孔中溢出,卻不足以摧垮她的身軀。

她心知肚明,這樣凌厲的劍勢,不可能持續太久!

“第三劍,猿魔撈月徒成空!”

風聲驟停,景色變幻,周遭一切都消失不見,變成了一片無垠的空白,仿佛無**一般。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恍惚間,她看到了那些“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在李青山口中卻是“行尸走肉”的孩子們。又看到了對她充滿怨憎的“九子”,在黑暗中詛咒她的死亡。

一切努力,皆成空幻,有何意義?

這一劍雖無前兩劍的殺傷力,卻令她心神大亂,一陣茫然。

“第四劍,靈龜鎮海兆吉兇!”

幻象消弭的瞬間,噩兆臨頭!

這一劍乃命數之劍,不傷她一絲半毫,卻斬斷了她作為魔域邪神,作為“血迷宮”主宰的——天命——一劍封鎮了所有天眷。

“第五劍,鳳凰涅槃心不死!”

鳳鳴高澈,性懷高潔,心火不滅,五德不衰。

她在烈火中翻滾掙扎,那火色如紅蓮,極純澈又極熾熱,連滔滔污血也無法撲滅分毫,仿佛傳說中的“業火”。

雖感到極大痛苦,心中卻沒有憤怒怨恨,反而充滿了愧疚悔恨,仿佛不是被敵人攻殺虐待,而是在為自己犯下的罪孽而贖罪。

“第六劍,麒麟躡步憐蒼生!”

火焰熄滅,黑暗籠罩。

縱然因為斬碎了“黑日魔心”,而失去了許多眷顧,但這方世界仍是元始麒麟所化。

剎那間,一縷魔域意志降臨,具象化為一頭黑麒麟,鐵蹄向著她的身軀,殘酷無情的踏下。

天地不仁,萬物芻狗。

這一劍的威力,還在前面所有之上。

這一刻,不是李青山要毀滅她,而是魔天要毀滅她。

這六劍快如雷霆閃電,近乎連斬,劍式融會貫通了三魔變與三神變,以魔變亂之,神變判之。

待到黑麒麟如煙飛散,九嬰已是重傷不起、萎頓趴伏在地,五臟六腑受到重創,渾身骨骼都被踏碎,再也無力抵抗,甚至連精神意志都被完全摧垮了。

“是時候做個斷了!最后一劍,神龍天行通造化!”

這一劍,卻不僅僅是神龍之劍,而是統合了七種神魔變化,激發出小世界僅存的全部力量,要斷滅九嬰全部生機。

一劍落下,龍騰虎躍,鱗飛鳳舞,牛哞猿嘯!

正在這時,九嬰忽然昂起身,滿臉血污,神情凄厲,拼了命似的揮起雙手,抓向劍鋒。

“哼,垂死掙扎!”

劍鋒稍稍一頓,便將她的雙手連同雙臂一并絞碎。

然而趁著這一頓,她又不顧一切的伸頸張口,死死咬住劍鋒,鏘然作響!

李青山吃了一驚,相比于身軀,頭顱才是更加致命的要害。卻沒有多做猶疑,這一劍傾注了全部力量,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劍氣直沖天靈,劍光沖射牛斗。

九嬰的口不由送了,劍鋒一轉,順勢沒入她胸口,斷滅了她最后一線生機。

頃刻間,滔滔血潮退去,血肉**,腐肉嘩啦啦的落下來,整個“血迷宮”都開始崩塌。魔民們驚慌失措,采摘的蘑菇在手中迅速衰敗,散發出臭氣。

李青山早已注意到,她的蛇身與那巨大蘑菇相連,更與整個“血迷宮”連為一體,甚至可以說,整座“血迷宮”都是她軀體的延伸。

雖然因此而動彈不得,給了他施展劍式的機會,但幾乎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無論怎樣的重傷都能恢復過來,如果連續七劍不能將她斬殺,那現在死的就是他了。

不過現在,勝負已分!不由長吁了一口氣,以僅有的力量緩緩拔出“軒轅劍”。

九嬰忽然又動了一下,竟然強撐著不肯死去,神情哀婉的喃喃自語:“我……錯了嗎?我的孩子們,我只是想……保護他們,讓他們好好……活著,不受饑寒……不被殺戮……錯了嗎?”

李青山沉默以對,誰讓他們是魔民呢?

忽然間,他聽到了微弱而有力的心跳聲,其中還蘊藏勃勃生機,不由愕然:這不可能!?

“軒轅劍”的威力他最清楚不過,九嬰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體內怎么可能還存有這樣的生機?

九嬰垂下頭,雙臂已然粉碎,唯有用溫柔的眼神撫過小腹。

原來如此!李青山忽然回想起來,在黑麒麟踏下的時候,她弓身以背脊擋住鐵蹄,護住了腹中的孩子,在被烈火焚燒的時候,金風吹拂的時候,也依然如此!

最后,她伸出雙手,咬住劍鋒,亦是護住了腹中的嬰孩,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說不出的滋味,有什么東西劇烈動搖著。

九嬰奄奄一息的道:“求你……饒過他吧……他還……不是魔民!”

“你說什么?”

李青山眉頭一皺,劍鋒一劃,剖開她的小腹,嘹亮的啼哭聲響起。一個濕漉漉皺巴巴的嬰孩,躺在一片血污的母腹中。

李青山如遭雷殛,猛然呆住,這個嬰孩雖然丑陋,卻并不是魔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嬰兒,一個人類之子。

“軒轅劍”從手中脫落,他顫巍巍的伸出手,將嬰孩從母腹中抱了出來,滿手血污,猩紅刺眼。

九嬰癡癡的望著那嬰孩,又哼起古老的歌謠,溫柔而飄渺,充滿了柔情,更蘊藏著奇妙的力量,令嬰孩停止啼哭,安靜下來。

與此同時,魔域法則默默運轉著,無形無影的魔氣欲要滲入嬰孩體內,賦予他一顆魔心,將他轉化成一個真正的魔民。

“所以……你沒有成為魔神嗎?”李青山的聲音疲憊至極,卻沒有得到回答,那溫柔飄渺的歌聲已經彌散。

“太好了,那個賤人終于死了!”“我們都自由了!”“這個人怎么辦?”“當然是殺了!”“我要那柄劍!”“不,歸我!”

九子邪神從崩塌的血宮中走來,天真無邪的談笑,又充滿了令人戰栗的殘酷。他們迅速長大,撐破了大紅肚兜,身形每一刻都在發生變化,變得成熟,變得猙獰!一步步的逼近李青山。

李青山一動不動,恍若未聞,忽然搖了搖頭,已是淚流滿面。

“瞧啊,這小子被我們嚇哭了!”一個猙獰的男人嘲笑著,引發一陣哄笑。一個妖媚的女人則道:“我倒想和他玩玩!”

李青山抱著那嬰孩,赤目圓睜,仰天質問:“佛祖,縱然魔民全都罪孽深重,可魔民生來就該是魔民嗎?!”

蒼天無言,他的聲音大約傳不到極樂世界,唯見一輪黑日高懸。

“那就來吧!”

剎那間,黑日墜落,魔心凝結,貫穿無窮虛空,一瞬間便來到他面前,被他一口吞下。

“蛇魔吞日焚此身。”(未完待續。)

AllRightsRe色rved大圣傳 第九十一章 悲歌


上一章  |  大圣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