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大圣傳 >> 目錄 >> 第一百零四章 神圣之心(卷終)

第一百零四章 神圣之心(卷終)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17日  作者:說夢者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轉世 | 升級練功 | 張揚 | 說夢者 | 大圣傳 
大圣傳 第一百零四章 神圣之心(卷終)
第一百零四章神圣之心(卷終)

李青山沉默良久,揮了揮手,轉過身去。

錢容芷唇角微彎,猩紅奪目,又深深一拜:“我將傳播福音,吾王的慈悲恩典必將傳遍魔域,為所有魔域眾生所知。他們會是你最忠誠、最狂熱的戰士。”

而后心滿意足的站起身來,走下山去。

李青山昂著頭顱,深深的,深深的凝視著那一輪鑲嵌著金邊的黑日,與他漆黑的眼眸重疊。

終于,這里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如同苦行僧一般,在山巔巖石上席地而坐,陷入了恒久的沉思。

剎那間,風云變幻,白云蒼狗。

浩浩湯湯,無窮無盡的天地靈氣,向著這片高原,這座孤峰,這個男人,匯集過來。

錢容芷剛剛走下高原,驀然回首,只見天空中形成肉眼可見的靈光長河,極光一樣變幻流溢著五光十色,衷心贊嘆道:“真是壯美的景象啊!”

方圓數萬里的魔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沉醉于這從未見過的美景。

長河中波瀾起伏,那是他起伏的心緒。不時激起一輪輪渦流,那是他激蕩的思索。

“值得嗎?”

隨著對魔域法則的參悟,他清楚的預見到了未來,看見自己的雕像是如何破石而出,貼上金箔,送入金碧輝煌的殿堂。亦看見人們虔誠的、狂熱的,拜倒在神像腳下,充滿了痛苦與希冀。

“然而我所能給他們的,只是毀滅而已啊!”

從始至終,他都只想要走自己的路,所以不愿意與他人建立太深的聯系。

仇恨與敵對固然是一種桎梏,但那些恐怖的敵人,反而會激起他的斗志,讓他從安逸享樂中掙脫出來,勇猛精進,殺伐果斷,殘酷的摧毀一切阻礙,踩在敵人尸首上快意大笑。

最難以應對的反而是那些溫柔情意。那些全心全意為了他好的人,那些愿意為他付出一切的人。

所以不愿以“救世主”自居,吞下“黑日魔心”也好,被九天雷公將軍斬殺億萬次也好,那都是他所選擇的道路,不需要任何人來感激他、報償他。

若這果真是一場祭天儀式,那他不介意做一頭孤傲的祭品。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然而若是不喚起所有魔民,這場戰爭是不可能勝利的。反而會因為兩個世界的不斷融合,從而陷入巨大的混亂之中。

從他踏出這一步開始,就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事了,他乃是萬罪之首,萬惡之源我即群魔!

他將心神深深沉入魔域深處,億兆魔民沉積了億萬載的痛苦怨恨如同淵海一般翻涌,不渴望救贖,只渴望復仇。甚至無所謂向誰復仇,只欲飽飲鮮血與魂魄。

“燃盡而死總勝過沉淪茍活!”

李青山的聲音響起,冷酷而決烈,在群山之間回蕩呼嘯。

錢容芷欠身行禮:“您是意志,便是我的命運。”

祗樹給孤獨園

一縷清風吹過菩提樹,千枝萬葉一起回響,帶著金屬色澤的鳴響聲,構成一曲奇妙的樂曲。

然而今日的音調,卻與平日不同,少了幾分禪意,多了幾分道蘊。

佛陀正以手支頤、閉目養神,聞聲睜開雙眸,雙手合十,欠身致意,微笑道:“老師,許久不見,別來無恙。今日不用煉丹講課嗎?”

若有旁人聽到這一句話,定會大為驚訝,什么人竟能被佛祖尊稱為老師。

只見來者是一個道人,白發蒼蒼卻有一副紅潤童顏,鶴氅飄飄偏帶著一身煙火氣。乍眼看來,與尋常老道也沒甚分別。

然而這老道卻正是道教之祖,眾仙之師太上老君。

與佛陀廣施佛法、普度眾生截然相反,他常年在兜率天宮中參悟混元道果,除了偶爾為天帝煉制幾爐丹藥,為眾仙講解混元道果之外,從不參與世間之事。上一次與佛陀相見,也已是數萬年前之事了。

他明知便是推拒“老師”這個稱號,對方依然會堅持,也就坦然承受下來。入鄉隨俗,雙手合十,還了一禮,開口道:

“天帝見妖星出世,大劫開啟,正大宴群臣,共商討魔之事,特地命我來拜會世尊。”

佛陀微微頷首,也接受了“世尊”的稱呼,會心一笑:“陛下他大概很快活吧!”

“快活極了,又將那一身熊皮取出來,整日披著在宮中亂走,卻不見了腰間那一柄劍。”太上老君搖頭苦笑,至于那一柄劍的下落,他自然心知肚明。

佛陀訝異的道:“不會還是當年涿鹿披那一張吧!”

太上老君繃著臉點點頭:“我特地起了一卦,還真是那一張。”

二人一起哈哈大笑,笑聲激蕩一樹菩提葉。

“那還真是耿耿于懷。”

“陛下總覺得前兩次大劫是勝之不武,怪你壞了他的好事。所以特命我傳一句話給你:天命難違,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

“明明都是老師的主意。”

“你若不為,我亦不為。”

“那也是無可奈何之事,我亦深負于人。不過請陛下放心,這一次,我必不再橫生枝節。”

憑他們的境界,任何一絲回憶,都不會隨著時光變得淡漠。每一次回想起來,都與身臨其境無異。從中感受到的情緒,也是常人的百萬倍。他們可以理解同情世人的無知與卑劣,世人卻無法理解他們的智慧與悲憫。

當然,天帝也好,佛陀也罷,亦有能力所限,無可奈何之事,以“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的豪情,不過是凡人“皇帝用金扁擔”的妄想而已。

“天帝畢竟是伏羲氏的傳人吶!亢龍無悔。”

太上老君負手而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恍惚之間,身形仿佛變得無比高大,與天相接,赫然凌駕于大道之上,從一個不可企及的高處俯瞰一切。再一眨眼,同時又確然只是七尺之軀,一個滿身煙火氣的的老道而已。

極平凡而又極偉大,極柔弱而又極剛強,無所為而又無所不為,兩種截然相反的境界與感覺,在他身上得到完美的統一。

佛陀贊嘆道:“老師更進一步了!老師若不來見我,我亦要去參見老師,再受一番教誨。”

“道無止境,玄微奧妙,難以名狀。可惜,你只對世間眾生感興趣,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一切。智慧對你而言,終歸只是手段。如果你能將視線從眾生身上移開,與我一起觀察這個世界,所得到的智慧一定遠勝于此。”太上老君不勝遺憾的道。

“憑老師的智慧,自然不愿拘泥于凡塵俗世。可是,我們亦是眾生之一,蓮花生于污泥。相由心生,境由心造,沒有眾生,世界亦無意義。只要你我仍能理解眾生之苦,便不可能超脫。”

“我從來辯不過你。”

“善者不辯,辯者不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不善不美,如我而已。”

默契之下,是歷經千百萬年也無法調和的分歧。

言語之間,天地大劫的進程轟然向前。未完待續。

書友:

小說章節“第一百零四章神圣之心(卷終)”由(吧)轉載于網絡。

AllRightsRe色rved.大圣傳 第一百零四章 神圣之心(卷終)


上一章  |  大圣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