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大圣傳 >> 目錄 >> 第七章 天意

第七章 天意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04日  作者:說夢者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轉世 | 升級練功 | 張揚 | 說夢者 | 大圣傳 
大圣傳 第七章 天意
第七章天意

作者:說夢者分類:

倚天峰孤絕聳立于滄海之畔,宛如一柄絕世神劍,鋒芒直指蒼穹,威懾著對岸的“惡魔大陸”,令群邪辟易、群魔喪膽,而藏劍宮主余紫劍便是這柄神劍的劍魂。

孤峰之巔,她向冥冥天意發問,為何要造就這樣一方大陸,帶來如此多的殺戮與邪惡。

天意從來高難問!然而這一刻,他就站在她身旁,被她牢牢的抓在手里。

“那邊……原來如此……我竟一直不曾察覺……”

李青山的視線越過茫茫大海,遙望這片他親手造就的“惡魔大陸”,瞬息間便洞悉了它所有歷史,亦陷入了沉思之中。

余紫劍屏息凝神,一雙紫眸凝望著他,默默等待著他的回答。忽然間,感覺手掌中傳來一絲顫栗,她露出訝然之色,不由問道:“你還好吧!”

“還好。”

李青山笑了一笑,那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仿佛看到了一座由自己親手造就的“魔域”。

欲要凈化其他大陸的土地,使眾生安居樂業、各得其所,則必須把被魔域和餓鬼道污染的土地抽離出來。

而在魔域往事中,那一只拿走太陽的金色大手,是否存著同樣的好心呢?

是的,欲得一方極樂凈土,必須先造就一片魔域穢土。

他故意把這一塊大陸丟在朔北苦寒之地,本就沒打算讓任何生靈在這片大陸上繁衍生息。

極樂凈土則抽盡了魔域的全部生機,將整個魔域變成荒蕪之地,或許那正是一種慈悲。

然而時間過去了太久太久,久到一切都偏離了初衷,事與愿違。

終于還是有許多生靈匯集于此,以令人贊嘆的生命力頑強的扎下根來,卻在嚴酷的環境下變得愈發殘酷邪惡。

這方“惡魔大陸”成了天下魔修的大本營,所有出生在這片大陸的凡人,都具備了某些魔民與尸鬼的特征,麻木不仁、力大無窮,被人稱作“異魔”,侵害著其他所有大陸,恰如魔民對三千世界六道輪回的征伐。

李青山仰望穹空,回想那一道將他召喚到極樂凈土的接近佛光,只是偶然的將他召去做一個小小的伽藍神將嗎?

完全有能力毀滅他這個未來的“魔神之王”還是想讓他看清,看清這所有的是與非、善與惡。作為“蛋生”的那一段時光,是他平生最幸福安寧的歲月,所有人都幸福的活著,“極樂”絕非虛妄。

待到他墮入魔域,懷抱著九嬰誕下的人類之子,所有幸福安樂都變成諷刺,心中唯有悲與怒。

這一刻,他卻仿佛看到了這個嬰孩長大成人、日漸蒼老,臉上布滿了老年斑,逐漸散發出**的氣息,口中流出涎水,令人厭惡。

普度眾生的大誓愿,終也敵不過光陰流轉嗎?

“麒麟已歿,鳳凰老矣……麒麟已歿,鳳凰老矣……”

他忽然明悟了其中全部意蘊,卻同時失去了用言語表達的能力。

成住壞空,生老病死,萬事萬物,概莫能外。我的所作所為,終究有多少意義?

不由皺眉陷入沉思,銀灰色的大海波瀾起伏,朔風裹著雪花撲面而來,神情冷峻的像是一尊神像,峻極于天,觸不可及。

余紫劍不由松開了緊握的手,她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卻仿佛看到了天意本身,深邃高遠,莫可名狀。

若是旁人,將永遠失去發問的勇氣,她卻猛一咬牙,決然喝道:“李青山,不要裝傻,我今日便是要替天下蒼生討一個公道!”

李青山猛地醒覺過來,望著目光炯炯的她,不僅露出笑意:“我只是個凡人而已,你向我討什么公道?”

余紫劍大大松了一口氣,方才那一瞬間,簡直比面對最兇險的敵人還要恐怖百倍,意志幾乎要被吞沒了,卻又莫名感到一絲親切,可以理解他所處的狀態。

不過,她還是更喜歡面前這個“牛巨俠”。

斥責道:“胡說!你明明是世界之神,而且還是‘俠王’。你把所有修行功法,不分好賴的分發給所有人,當然要負起責任來。”

“人人有功練”的宏偉志向,可不像聽起來那么光輝正確,雖然改變了天下的格局,無數人的命運,卻也造成了無數的混亂與紛爭。

魔道功法往往劍走偏鋒、急功近利,雖然容易走火入魔,但相比于長生不老的誘惑,也未必算是什么代價。修行速度亦遠遠快過正道功法,使用的法術也是陰狠毒辣、威力奇大,同等修為正道修士往往不是魔道修士的對手。

于是很多修行者都走上了邪道,專門在天書樓中挑揀這一類的功法,好在斗法中取勝。以至于早些年的五洲世界道消魔長,大大蓋過了正道的聲勢,直至藏劍宮強勢崛起,余紫劍厲行殺伐,才漸漸挽回頹勢。

李青山托著下巴感慨道:“群眾里面有壞人啊!”

“你才知道啊!”

余紫劍見得多了,那些強大的魔道修士,本來有哪一個本來不是凡人,個個看起來都不像是壞人。一旦掌握了超凡力量,就立刻變得窮兇極惡起來。

“差點忘了,我就不是什么好人,嘿嘿!”李青山毫無自覺的笑了起來,欣慰的拍拍余紫劍的肩膀:“還好有你在,你把那些混蛋魔修殺光就是了。”

“大混蛋!”

“你說什么?”李青山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唉,當初照顧你的時候,就叫人家“牛巨俠”,現在翅膀硬了,就叫人家“大混蛋”。

“大混蛋!”

余紫劍蹙著眉頭,平添了一股煞氣,印證著她這些年的經歷。莫說是邪魔外道,便是同門中人,見了她這幅模樣,也都戰戰兢兢、不敢言語。

藏劍宮這些年來主持正道,斬殺了無數魔修,也付出了無數犧牲。修行者尚且如此,凡人就更不用說了。

憑她現在的修為,一人一劍就能壓制天下魔修,但這種優勢持續不了太久,魔修早晚也會誕生人皇,卷土重來,介時又是一場正邪大戰、無盡殺伐,不知要有多少人無辜喪命,他竟然還笑得出來。

“好吧,你想要我怎樣?”

余紫劍毫不遲疑:“先殺掉天下所有魔修!”

“嘿,好重的煞氣!”

“相信我,雖然正道中也有不少假仁假義之徒,但這些魔修真沒幾個好東西。寧可殺錯一千,也絕不放過一個,放過一個就不知要害死多少萬人,更會令天下人都存有僥幸之心,以為可以作惡而不受懲罰,流毒無窮。”

余紫劍眉宇間煞氣更重,這是經歷了無數慘烈之后,磨礪出的決心。小仁小義,有時候連假仁假義都不如。

這番話李青山毫不懷疑,什么正道中人都是偽君子,魔道中人都是真性情的好漢子,這種鬼話他可從來都不信。偽君子做事還要考慮風評物議,這些好真性情漢子們殺人屠城可是一點不帶手軟的。

“然后呢?”

“然后再把那些魔道功法都銷毀掉,斷掉這些魔修的根基。再以‘俠王’的名義布告天下,讓所有人引以為戒。以后縱然有些漏網之魚,也比較容易‘處置’了。”她每一句話都透著濃濃的煞氣,以及不容置疑的決心。

“功法其實無所謂正邪。”

“嗯,關鍵在于殺掉所有魔修,以‘俠王’之名震懾整個修行道,使所有修行者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是殺盡天下魔修,也殺不盡眾生心中之惡,只會變得更加虛偽卑鄙,將所有敵人都指為‘魔修’,所有反抗都是‘魔道’。”

“那也總勝過什么都不做。”

“其實還有一個更簡單的辦法。”

“什么辦法?”

“殺人不如誅心。”李青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甚至都不需要直接出手,只要我有這個決心,就能直接化為世界意志,影響眾生的意念,讓他們全都棄惡揚善、歸于正道,你說怎么樣?”

余紫劍拊掌笑道:“那就再好不過了!等等,既然你有這種能力,為何早不出手?”

“那么,你愿意被我影響嗎?”

“當然,我不是一直在被你影響嗎?”余紫劍露齒一笑:“我相信你。”

李青山無語,又道:“如果不是我呢?”

余紫劍想了想,然后搖了搖頭:“我不愿意……”

李青山露出感動欣慰的表情,正要說什么,卻聽她接著道:“……但我可以去死。”

她神色平常,沒有什么熱血激昂、悲天憫人,仿佛在說著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如果世人可以不用流淚,我愿意流淚。如果世人可以不用犧牲,我愿意犧牲。”大圣傳 第七章 天意


上一章  |  大圣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