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大圣傳 >> 目錄 >> 第十一章 神夢

第十一章 神夢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14日  作者:說夢者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轉世 | 升級練功 | 張揚 | 說夢者 | 大圣傳 
大圣傳 第十一章 神夢
第十一章神夢

李青山在風光明媚、繁花盛開的島嶼上流連忘返,盡情的品味甘甜蜜液與芳香,暫且忘卻了旅途的艱辛與勞頓,為這場尋鄉訪舊之旅,平添了一份旖旎的風光。

昔日的少女,已成懷中眷侶。她的大膽甚至出乎他這個神明的意料,不得不感慨人心最難測料。

曾經決意不回頭望,一味的向前行去,不想被任何東西羈絆。卻恍然間發現,有一些東西,雖然他想要了卻割舍,卻總有人念念不忘。憑借于某種機緣,在不經意間沾染他一身芬芳。

于是他明白,從臥牛村到魔域,他所經歷的一切,不禁深深銘刻在他記憶中,更加深深的影響著這個世界。并終歸要以某種形式,回報在他的身上,無論是恩還是仇、善還是惡,這大概便是佛家所謂的“因果報應”。

如今,隨著他成為真神、魔王,哪怕是沉湎在這溫柔鄉中,每一個剎那都影響著千千萬萬的人。

黑日照耀,大地蒼茫。黑壓壓的行軍隊伍隨著地勢蜿蜒起伏,一直蔓延到地平線的盡頭。

隨著他一聲令下,整個魔域開始了大撤退,曾經耗費了千萬年時間,犧牲了無數魔民與人類,經歷千萬場慘烈血戰爭奪到的土地,被毫不吝惜的舍棄。再加上旅途勞苦疲憊,內心的痛苦掙扎,折磨著每一個魔民。

卻沒有任何人抱怨,因為這是魔神的意志。他們早已習慣了服從上位者,哪怕是魔將都能任意驅使他們去送死,更何況是連十二魔神都要臣服的魔神之王,簡直是難以想象的高遠存在。

然而與過去的氛圍不同,沒有暴躁的怒罵,狂野的嚎叫,上位者忘了欺凌下位者,下位者忘了諂媚上位者,他們在彌漫的煙塵中默默行軍,仿佛在一夜之間,懂得了憂傷。

不久之前,所有無法忍受痛苦折磨的魔民都化為魔獸,萬獸齊奔,逐日而死。

如今,整個魔域都沉浸在這種憂傷的氛圍之中。

一雙雙黑色眼睛,時不時的透過彌漫的煙塵,凝視著天上那一輪鑲著金邊的黑日,心中默念著一個名字——李青山。

李青山睜開雙眼,從夢中醒來,回到那座芬芳的島嶼、美人的懷抱,神情卻有些憂傷。

當他影響魔民的時候,魔民也在影響著他。一切皆是因果,皆有報應。

他的力量每時每刻都在增長,甚至遠遠超過了他修行的速度,那是億兆魔民愿力的匯集。

一個魔民很弱小,與他這個真神相比,宛如水滴與大海。然而當億兆水滴匯集起來,便能使江河泛濫,滄海橫流。

昔日在黑云城下,幾十萬大軍暫時匯集起的軍氣,便能使他力量倍增,碾壓一切同等境界的對手。魔民的數量何止萬倍,持續不斷的提供愿力,又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而這一切才不過是剛剛開始,魔民們才剛剛聽說“李青山”這個名號,錢容芷也還沒有出手,將她的明教發揚光大,魔民對他都還算不上是信仰,就已經可以影響他的情緒。

隨著信仰的加深,這份影響也會越來越深,甚至扭曲他的某些想法,直至動搖他的本心。

所以他才不愿受人朝拜、被人影響,然而當他吞下黑日魔心,決心改變魔域,影響億兆魔民的時候,便不能拒絕魔民的影響。作為魔神之王、天下共主,無論他愿意還是不愿意,天然便是魔民朝拜的對象。

而且如果沒有這份信仰之力的加持,便不可能取得戰爭的勝利,他的對手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仙佛,受到整個六道輪回、三千世界的朝拜,一個個都積累了不知多少萬年的愿力,不僅掌控者大道法則,還有天下人心。

如果連這點代價都不愿付出,憑什么與他們相爭。也許七大圣相比于他們,缺少的正是這一份信仰之力,所以才遭到鎮壓。

戰爭不是游戲,哪怕是對神明來說也是一樣,所要犧牲的也不僅僅是普通魔民,他這個魔神之王,才是最重要的祭品。

花承露以纖細指尖輕撫他皺起的眉頭,好奇的問道:“神也會做夢嗎?”

李青山輕聲答道:“神是眾生的夢。”

“夢?”花承露眨眨眼睛,似懂而非懂。

李青山摸摸她的腦袋:“我該上路了。”

花承露并不挽留,只微笑道:“一路順風。”

花已盛開過,便再無遺憾,至于賞花之人何時再來,那便是賞花之人的事了。

旅人帶走了一身芬芳,繼續做著那個遙遠的夢境——漆黑雨夜,少年帶著小女孩,披著一身蓑衣,站在巷口,對著飛馳而過的馬車拱了拱手,別過了還是少女的余紫劍與花承露,消失在漆黑的雨幕中。

然后呢?哦,對了,又同為卓智伯卓統領戰了一場,被指使去完成一件任務,去調查一座義莊,實際上卓智伯是想借僵尸道人的手除掉他,也就是在那里,遇到了以郝平陽為首的幾位墨家弟子。然后他們一起深入地底洞窟,大戰僵尸道人,誅殺了卓智伯。

那幾位墨家弟子,也僅有郝平陽活到了今天,他也算是頗有天賦,渡過了三次天劫。

不過李青山并不打算,像是對李龍一樣,將他召到魔域中來。

魔域雖然農業不發達,但是若論機關術,卻不是任何世界能比的,甚至連九天之上都不能,更別說小小的五洲世界了。

誰讓魔域有一位“甲作魔神”呢!

傳說他本是上古時代的一位君王,從小沉迷于各種機關器械,不到十歲便能削竹木制作鳥鵲,成而飛之,三日不落。一位大賢便勸告他,木鳥雖然巧妙,但無利于民,實際作用還不如普通木匠隨手打磨的一根車軸。而且作為一國之君,不該滿懷機械之心,沉迷于這種小道。

他卻我行我素、渾然不聽,依舊沉醉各種于機關術數,后來被放逐到魔域中來。這反倒成全了他,獨辟蹊徑,契合大道,成了一尊魔神。

如果神明熱愛某事,那水準就遠遠不是凡人所能想象的。

甲作魔神的建造技術甚至已經超乎了李青山的想象,遠非墨家所能比擬,而且這千萬年來,手底下匯集一大群擅長此道的邪神魔皇,等于是自帶一支工程隊,正是“大司造”最佳的人選。

魔域已然統一,接下來便要大搞基礎建設,無論是水利設施,還是橋梁道路,全都要興建起來。這一場伐天革命,必須要建設先行。

水利設施可以提高糧食產量,大大增長魔域的人口。道路交通則可以把廣大魔域聯系起來,隨時調集大軍支援前線。

人多力量大。人是一切的根本,有人才有修行者,才有神與仙。哪怕是最普通的魔民,也能提供海量的信仰之力,最終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

書友:

小說章節“第十一章神夢”由(吧)轉載于網絡。

AllRightsRe色rved.大圣傳 第十一章 神夢


上一章  |  大圣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