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明朝偽君子 >> 目錄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請三辭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請三辭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3日  作者:賊眉鼠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賊眉鼠眼 | 明朝偽君子 
明朝偽君子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請三辭
第七百三十二章三請三辭

其他書友吐血推薦:

一秒記住114,為您提供高速文字。

一個僅僅十二歲的孩子,與四朝老臣對話滴水不漏,對答如流,官道兩側所有大臣心中生出一股詭異的感覺。

這孩子……簡直是妖孽啊。

想想咱們的正德皇帝十二歲時滿世界的闖禍惹事,不是玩煙花燒著東宮偏殿就是文華殿內扔炮仗嚇唬當朝大學士,跟眼前這位興王殿下比起來,朱厚照被比得連渣兒都不剩了……

單從表現上來說的話,人群中的秦堪此刻都情不自禁為朱厚照感到臉紅,血緣相近的堂兄弟,看看人家這王爺當的,再看看你這皇帝當的……

腦海里閃現各種想法,各種感慨,官道正中,朱厚熜卻開始出招了。

緩緩環視周圍的朝臣,朱厚熜幽幽一嘆:“陛下尚在,爾等卻迎立本王為君,諸位這是陷本王于不忠不義,教本王如何答應?罷了,來人,扶本王上車,回湖廣安陸州。”

楊廷和急了,甭說眼下朱厚照失蹤,國朝無主,就算朱厚照沒失蹤,躺在床上已是危在旦夕,太醫都已斷言活不過十日,迎立新君已是必然之事,而朱厚熜卻是皇位唯一的合法繼承人,現在人已至京師城外,怎能容他離去?

楊廷和一個箭步跨過,攔在朱厚熜面前,躬身道:“興王殿下請留步,陛下病危,并無子嗣,殿下是臣等與宗人府合議后的最佳繼承人選,為大明社稷千秋萬代計,為朱家江山萬世鼎盛計,老臣代滿朝文武恭請殿下留京,待得時日后即皇帝位,君臨天下。”

道路兩旁的大臣們全部跪下,齊聲道:“臣等恭請殿下即皇帝位。”

“陛下尚無下落,本王怎可做出這等大逆之事,爾等休要誤我,快快讓開。本王要回藩地。”

“殿下不可回藩地,國朝無主,天下不安,動蕩即在眼前。求殿下留京解國于倒懸,挽狂瀾于即傾。”

朱厚熜跺腳:“爾等這是在害本王!來日陛下若回來,見皇位已由本王所代,陛下大怒,本王及興王一脈必有滅族之禍矣!”

楊廷和想著太醫和唐子禾對朱厚照病情所下的診斷,咬了咬牙道:“未知殿下通讀本朝史書否?”

“本王四歲啟蒙,十歲已通讀古今史書,如今正研習圣賢經義。”

“既通讀史書,想必殿下應知土木之變后,代宗皇帝登基理國。后瓦剌放英宗歸京,時有吏部尚書王直向代宗上疏,疏曰:‘陛下天位已定,太上皇還,不復蒞天下事。陛下崇奉之,誠古今盛事也’,今日老臣亦想將這句話向殿下重復一遍,不知殿下尚有疑慮否?”

朱厚熜聞言兩眼圓睜,再怎么形若妖孽,他畢竟也是十二歲的孩子,論城府終究比那些朝堂老狐貍差了一籌。聽到楊廷和這句保證,朱厚熜終于不淡定了,眼中透出一股濃濃的權欲。

楊廷和這句話什么意思呢?意思很簡單,你安心當你的皇帝,哪怕將來正德皇帝安然無恙回來了,我等仍奉你為皇帝。正德嘛,就當個不理政事不掌軍政的太上皇,你平日裝個樣子崇奉他,敬重他,大家面子上過得去就好了。

當然。當時吏部尚書王直上疏的這番話里戳中了代宗皇帝不愿迎英宗回京的小心思,以至于事后小心眼的代宗皇帝恨不得弄死王直這個事實,楊廷和很明智地略過不提,而朱厚熜不知是年幼還是故意裝作不懂,也略過了后來的史實,直接開啟欣喜模式不可自拔。

楊廷和話音落后,朱厚熜怔怔呆立原地,神情掙扎猶豫,良久,重重一跺腳,仿佛下定了決心,道:“不行,陛下失蹤,我等安心等候陛下回來方為人臣之道,本王怎敢……”

眾臣躬身打斷了他的話:“恭請興王殿下即皇帝位。”

“不可……”

“恭請興王殿下即皇帝位。”

“陛下尚不知生死,本王怎可做出這等……”

“恭請興王殿下即皇帝位。”

塵土飛揚的城外官道上,朱厚熜和群臣上演了一出生動的三請三辭,最后朱厚熜滿臉無奈,仰天長嘆:“罷了,本王本不愿為,一切皆因爾等所逼,來日陛下問罪,只求諸位為本王求情,留我一條性命。”

秦堪遠遠聽著這番矯情到極致的話,惡心得差點吐出來,這話的意思大抵等于一個天生淫婦被流氓非禮得好爽,爽完后嘴里還來一句“我本來是想反抗的,但他力氣好大……”

這次朝臣出迎,丁順也適逢其會,此刻站在秦堪身后心不在焉地東張西望,不經意間瞧見秦堪臉色不對,于是湊上前小聲地問道:“公爺,怎么了?”

秦堪冷冷道:“我想回家狠狠揍秦康一頓……”

丁順愕然:“小公爺犯了何錯?”

“沒犯錯,但我就是想揍他,老爹揍兒子本就天經地義。”

丁順:“…………”

顯然,秦堪是他此生見過的最不講道理的爹。

朝前面不遠處的朱厚熜努了努嘴,秦堪聲音壓得更低了:“想想以后康兒的性子若也和他一般德行,那時我已年老體衰,打又打不過他,不趁現在猛揍他幾頓,將來我豈不是虧得慌?”

丁順張大了嘴:“…………”

斜眼睨著丁順,秦堪不懷好意地問道:“你家長子除了喜歡嫖偶爾砸幾家酒樓西市里踹幾個攤子心情好時搶兩件古董外,別的地方都還好吧?”

丁順一副被箭射中的表情,痛苦不堪地道:“公爺別說了,再說我也想回家揍兒子了……”

“甚好,等他們演夠了散場,咱們各自回家揍兒子,各揍各的,各有所揍。”

二人說著話時,朱厚熜差不多也矯情夠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朱厚熜的心情很好,在楊廷和與眾臣的催請聲里,朱厚熜邁腿朝城門走去。

走了兩步,朱厚熜忽然腳步一頓,停下側身看著恭立一旁默然無聲的秦堪,看著秦堪的相貌儀表,和那一身暗黃色的蟒袍,朱厚熜眼睛瞇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他是誰。

“這位儀態不凡的勛貴,莫非便是天下聞名的寧國公?”朱厚熜走到秦堪面前問道。

秦堪拱了拱手,微笑道:“臣正是秦堪。”

“從弘治到正德,大明日漸中興,此皆寧國公之功也,請受厚熜一禮。”

小技巧:按CtrlD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114每天更新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溫馨提示:

.閩ICP備09075015號明朝偽君子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請三辭


上一章  |  明朝偽君子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