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悍戚 >> 目錄 >> 第405章 子義歸天

第405章 子義歸天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4日  作者:庚新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庚新 | 悍戚 
悍戚 第405章 子義歸天
章節目錄第405章子義歸天


一場綿綿細雨,迎來了建安十一年。

洛陽城被朦朦雨霧籠罩,恍若仙境之中。

劉闖站在高臺,憑欄而立,鳥瞰洛陽城。這座自董卓之亂后,便陷入困苦災難的都城,而今已煥發新顏。建安十年十一月,劉闖遷都抵達洛陽。隨后,他在正月初一,代漢帝行祭天大典,昭告天下,預示著漢室江山,由此而重新崛起。

如今,劉闖官拜丞相。

而他的丞相府,就是此前南宮所在。

洛陽是一座古都,早在周朝便已經確立。此后,西漢、新莽皆在洛陽建造宮室,道建武元年,也就是公元25年,漢光武帝定都雒陽,至董卓之亂歷經165年。

漢代洛陽,近于長方形,南北合九里,東西合六里,俗稱九六城。

城中的街道,也頗有意思。雒陽的主干道共二十四段,每條街道寬約2040米不等。分三道并行,公卿尚書走中道,而普通人則走左右道,顯得頗有章法。城中,分為南北兩宮,中間有復道相連。南宮始建于秦,為東漢時議政的所在。而北宮則始建于漢明帝,面頰大于南宮,是天子與嬪妃寢居之地……不過,在董卓西遷的時候,南北二宮化為廢墟。而今的宮城,則是在原來的基礎上,重又建造。

劉闖還沒有抵達洛陽的時候,麋竺便建議劉闖,把丞相府設立于南宮。

原因嘛……倒也簡單。

唯有南宮,才能夠符合劉闖而今之地位。

哪怕漢帝沒有北上,也無法再主持朝政。如此一來,劉闖的丞相府,也就變成了議政之地。既然是議政,那就必須要展現出足夠的氣魄。既然如此,干脆把南宮作為議政之地。

劉闖在詢問了眾人的意見之后,決意采納麋竺的主張。

不過,他下令將南宮的規模減小,只保留卻非、崇德和平朔三座宮殿,取消中德和千秋萬歲殿。中德,劉闖不喜歡這名字;而千秋萬歲殿,則略顯不妥。劉闖拆了這兩座宮殿之后,便宣布將南宮更名為丞相府。同時,又下令加快北宮的修繕速度。

洛陽北宮,規模宏偉。

早在董卓之亂以前,僅一個德陽殿,就能夠容納萬人。

如此規模的宮城,絕不是短期之內可以修建起來。而且,劉闖對洛陽宮城的規模也不甚滿意,在抵達洛陽后,便下令在北宮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改造和擴建,預計需耗時五載,方能夠完成……反正漢帝去了燕京,這輩子休想再返回中原。

“伯苗,陛下而今到了何處?”

“回稟主公,文長前日傳信,已過了邯鄲……按照他們的腳程,再不濟此時也該抵達中山……估計再過幾日,就會進入幽州。”

盧毓而今在尚書臺做事,大部分時間不在劉闖身邊。

于是,鄧芝和羊衜便漸漸從盧毓手中接過了丞相府大部分的事情。重置丞相府,便預示著要重置十三曹。這將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機構,好在劉闖如今并不缺少人才。

于是,曹氏舊部開始進入丞相府。

如荀彧、荀攸、董昭等人,也逐漸開始擔當重任。

不過,劉闖并沒有忽視了那些老部下的期盼。十三曹中,劉闖舊部便占據了七人之多。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劉闖的舊部,依舊擔當著主導地位。與此同時,夏侯惇、夏侯淵等人也被紛紛委以重任。或許在短期之內,劉闖不會委以實缺,但至少給曹氏舊部了一個希望。新舊力量的平衡,劉闖必須要掌控得當……為此,他專門請教了荀彧賈詡等人,更命人前往燕京,向沮授等人請教。這其中的度,一旦不能把握好,很可能會引發兩部人馬的相互傾軋,從而影響到大局。

劉闖后世也看過不少歷史書,對于這其中的奧妙,倒也不算陌生。

聽鄧芝說罷,劉闖不由得冷笑。

“陛下,終究是柔弱了些……不過是去燕京督戰,何至于如此磨磨蹭蹭,忒不痛快。”

鄧芝笑道:“主公所言極是。”

“好了,不提這件事。”

劉闖擺了擺手,轉身便回到書桌后,“孔明那邊,進展如何?”

“回稟主公,自去年十一月,孔明兵發武都之后,曹朋夏侯蘭二人連戰連捷。

如今,張魯命其弟張衛死守陽平關,并派人向劉璋求援。”

“哦?”劉闖抬起頭,沉聲道:“劉季玉怎么說?”

“聽說,劉璋本打算是出兵援救,卻被張松張子喬勸住。

這張松原本是蜀郡豪強張氏子弟,他兄長張肅乃蜀郡太守,甚得劉璋信賴。劉璋聽了他的勸說,也就罷了出兵的念頭。不過據細作傳來的消息說,劉璋手下一些人對此頗為不滿,黃權費詩等人反應激烈,主張劉璋應該出兵,但并未的劉璋贊成。”

張松?

劉闖敲擊桌案的手指輕輕一頓,眼中閃過一抹古怪笑意。

這家伙,終于還是出現了!

歷史上,正是這個張松引劉備入川……卻不知道,這一次張松是否還會投奔劉備?

在劉闖的記憶里,張松一直不滿劉璋。

但他最初是想要投效曹操,卻因為相貌丑陋,不為曹操所喜。

事實上,當時曹操雖然經歷赤壁之敗,可元氣未傷,更當上了丞相,志得意滿。他看不上張松,也在情理之中。沒辦法,誰讓當時張松的名氣并不響亮,曹操又怎可能看重他?結果,曹操趕走了張松,卻便宜了劉備,更使得劉備勢力大增。

這一次,劉闖是絕不會再犯下曹操當年的錯誤。

也不知道張松是否會出使洛陽?若他出使洛陽的話,說不得對劉闖是一個機會。

“伯苗,你在西川停留過,對張子喬這個人,可有了解?”

鄧芝一愣,想了想道:“張松此人,恃才傲物,行為放蕩。

但若言才學,倒是不俗……如果不是他長得有些丑陋,說不得名聲會更加響亮。”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古人雖然早有警醒,但同樣的錯誤,卻一再發生。

張松這個人很重要,是奪取西川的重要棋子,劉闖當然不會忽視于他。但若說才能……劉闖倒是不太贊同鄧芝的話。張松這個人,小聰明有,可大智慧嘛……他若是真有才華,也不會走漏了消息,使得劉備入川遭遇變故,更害死了龐統。

一個嘴巴不夠嚴的人,即便是才學再好,也難以重用!

劉闖也不知道,張松是否還會如歷史上那樣前來出使。所以他的目光,旋即轉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鄧芝剛才說了好幾個人,但是讓劉闖印象最深的,確是黃權。

“伯苗,對黃公衡可有了解?”

鄧芝臉上頓時露出敬重之色,連忙道:“西川賢才眾多,黃公衡當為其中翹楚。”

“哦?”

“芝于西川時日雖不多,但是對黃權卻頗為了解。

此人年青時乃郡吏,后為劉璋征召為主簿,智謀過人……”

黃權,黃公衡!

劉闖一邊聆聽鄧芝的介紹,腦海中卻閃現黃權生平。歷史上,張松引劉備入川,黃權是第一個反對。結果劉璋不聽,反而把黃權外放為廣漢長,使得劉備順利入川。

后來劉備奪取西川,西川各郡縣望風歸順。

唯有黃權堅守閉城,知道劉璋投降,他才歸順了劉備。

在史書里,亦或者演義之中,黃權在劉備手下并不是特別出彩,為諸葛亮光彩掩蓋。可事實上,黃權在劉備手下建立無數功業,其中劉備奪取漢中,也有黃權功勞。

曹操死后,劉備稱帝,準備征伐東吳。

黃權自愿為先鋒官,建議劉備坐鎮后方,但不為劉備接受,反而讓黃權去江北防備魏軍。結果彝陵之戰,劉備大敗,道路為東吳切斷,黃權無法歸還,最終只得投降曹魏。可就算是這樣,曹丕依舊對黃權格外看重。甚至被拜為益州刺史,遷進河南。

這是一個連司馬懿都贊不絕口的人物。

后來在司馬懿給諸葛亮的書信中曾提及黃權,對他也是頗為稱贊。

“伯苗與黃公衡可有聯系?”

鄧芝被劉闖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鬧得有些迷糊。

他想了想,沉聲道:“芝往西川,本是仰慕龐羲高義,故而直接前往巴西,并未在蜀郡滯留。那黃公衡是巴郡認識,我在巴西的時候,曾認識一人,名叫狐篤,與黃公衡是同鄉。主公若對黃公衡有意,我可試讓他前去打探,或有希望。”

“狐篤?”

劉闖聞聽忍不住笑道:“好怪異的名字。”

鄧芝道:“主公莫笑,這狐忠本姓馬,乃巴郡望族馬氏子弟。

只因自幼被養在外家,故而才用了外家之姓。此人有大志,且弓馬純熟,智謀不俗……他此前被舉為孝廉,得龐羲所用。我在巴西的時候,與他交往頗多,情義深厚。主公若圖謀西川,可試與此人聯絡……若主公有意,某愿書信一封。”

狐篤……

慢著,他本姓馬?

劉闖突然間醒悟過來,他為何會對這個名字感到奇怪。

狐篤,馬忠?

這是蜀漢后期的鎮南大將軍,同時也是三國后期蜀漢少有的一位名將。之所以劉闖會對狐篤這個名字有印象,說來還是因為黃權的緣故。彝陵之戰后,巴西太守閻芝派馬忠前去接應劉備,于是得了劉備看重。后來黃權歸順了曹魏,劉備曾感慨道:雖亡黃權,復得狐篤,此為世不泛賢也。

我雖然失去了黃權,但是卻得到了狐篤,這世上不泛賢良!

劉闖對劉備看人的陽光極為稱贊,他如此稱贊‘狐篤’,也引起了劉闖的興趣。

后來他再仔細查閱資料,才知道‘狐篤’就是馬忠。

而今,馬忠尚未復姓,所以鄧芝仍以狐篤而喚之。

劉闖想了想,輕聲道:“伯苗,你可以先嘗試與狐篤聯系,待時機成熟之后再做商議。”

他可不希望打草驚蛇,而且以黃權的為人,斷不會因為狐篤和他是同鄉的關系,便投靠劉闖。若這時候冒然讓馬忠過去,弄個不好反而打草驚蛇。他站起身來,在屋中踱步。沉思良久之后,劉闖便開口道:“你立刻派人前往南陽,詢問孝直,與巴郡馬氏關系如何?若有可能,讓狐篤先歸宗認祖,相信這也是他最為期盼的事情。而后你與狐篤多做聯絡,試探一下他的口風,看他究竟是何想法。”

鄧芝立刻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表現,恐怕有些過于心急。

是啊,狐篤而今不過是一個孝廉,如何能夠影響到黃權?他連忙躬身道:“主公所言極是,是芝有些莽撞了。”

劉闖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了鄧芝幾句之后,讓鄧芝退下。

漢帝已經不再構成威脅,接下來他將要甩開膀子……不過,這飯要一口口的吃才成,若吃的太急,反而會被噎著。心里面,也有了一個決斷:在短期之內,他不會和劉璋反目。

甚至,就算劉璋有什么過分要求,劉闖也會答應。

他要穩住劉璋,而后才能騰出手來,收拾孫權和劉備……

對了,以劉備的性子,豈能不對西川窺覷?只是他現如今實力不足,無力染指。不過看他在荊南的動作,劉闖相信,劉備絕不會就此收手,他會耐著性子等待機會。

絕不能給他這樣的機會,否則的話……

“子路!”

“喏!”

隨著劉闖輕聲呼喚,羊衜邁步走進房間。

“你立刻派人把仲達找來,就說我有要事與他商議。”

羊衜躬身領命,正要離開,卻不想司馬懿竟然自己來了……只見他一臉慌張之色,步履匆匆,快步來到門外,用惶急的聲音道:“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劉闖本打算調笑兩句,可是看司馬懿的模樣,他心里也不由得一沉。

“仲達,我正要找你……你神色如此慌張,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慢慢說,別急!”

司馬懿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此刻,有些失態。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心情,而后躬身道:“主公,剛得到文遠送來的戰報。”

“怎么?”

“三日前,周瑜突然出兵,跨江偷襲歷陽……子義將軍,不幸身亡!”(未完待續。)




請進入《》發表您對該作品的建議或者感想。悍戚 第405章 子義歸天


上一章  |  悍戚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