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悍戚 >> 目錄 >> 第407章 鏖戰江東(二)

第407章 鏖戰江東(二)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4日  作者:庚新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庚新 | 悍戚 
悍戚 第407章 鏖戰江東(二)
章節目錄第407章鏖戰江東(二)


江東局勢,其實也是盤根錯節,極為復雜。

自孫策被害,孫權執掌江東大權之后,也就越發明顯。本地士族、外來重臣、寒門士子本就糾纏不清。此外,孫堅死后留下程普黃蓋韓一干舊部;孫策死后又有周瑜張昭等一干舊部。而孫權此前,早就有自己的幕府,更形成了一股力量。

總之,江東內部也是矛盾重重。

賀齊是孫策一手提拔起來,更在孫策手下嶄露頭角。

事實上,孫策為孫權留下了一手好牌。可問題是,孫權卻不愿意過多依賴孫策的舊部,因為那樣一來,會產生更多的麻煩。若任用孫策舊部,日后孫策之子長大,又該如何安排?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孫權又怎敢在這方面掉以輕心?

孫策死前,曾有‘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的遺言。

但在孫策死后,周瑜常年在柴桑,說是訓練水軍,可實際上卻是為了躲避孫權的猜忌。而張昭在孫策手下,展現出無與倫比的才能。但到了孫權手下之后,卻是暗淡無光。最明顯的例子,江東幾次遇到麻煩,張昭似乎都未曾出過大力氣。

歷史上赤壁之戰,張昭主降,便是一個明證。

孫權,自有他的班底。

文有魯肅諸葛瑾,武有周泰丁奉,怎可能去重用張昭?

后來他在赤壁之戰啟用周瑜,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周泰等人尚不足以統領大局,而張昭這些人又不肯為他盡心盡力。程普黃蓋德高望重,同樣難以對抗曹操。

唯有周瑜,也只有周瑜……

孫權在這種情況下,無奈啟用周瑜,不代表他和周瑜芥蒂解開,更多是一種無奈。

賀齊的情況和周瑜極為相似,甚至比之周瑜的境況更差。

周瑜可以躲到柴桑,對外面的事情不聞不問,可賀齊卻要留在會稽,繼續為孫權效力。但是,孫權又不可能真的相信他,所以他只能表現出輕狂之氣,出入車馬極為奢華,以此來向孫權表明,他并沒有什么異志。可想而知,賀齊內心是何等煩悶。

“賀公苗對孫策,始終存一分感激。

當初孫紹一家在富春的時候,他明里暗里給予孫紹母子不少關照,也算是忠義之人。

此人才干,不遜周公瑾。

可惜他卻沒有周公瑾的出身和名望,也只能在會稽茍延殘喘。而今孫權命他主持海軍,并讓他主持鉛塘灣戰局,實在是出于無奈之舉。我相信,賀齊也非常清楚這一點。這一戰他打得好了,會引起孫權猜忌;若打得不好,則會被孫權借口罷黜。”

荀彧正顏解釋,劉闖在一旁聽得,卻是連連點頭。

“如此說來,賀齊對孫策,還存有幾分忠義?”

“正是!”

“既然如此,那我便去游說一二。”

劉闖想了想,便點頭應下此事。

而今大喬夫人和孫紹都住在諸葛亮家中,因為孫尚香就在那里。

喬夫人在劉闖這邊沒什么熟悉的人,自然和孫尚香更親近一些……以前,劉闖不在,可以安排喬夫人在大將軍府居住。但現在到了洛陽,劉闖身為丞相,喬夫人繼續住在那里,未免不太合適。劉闖答應了賈詡和徐庶之后,便留下了荀彧。

“叔父,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教。”

荀彧似乎已經猜到了劉闖想要詢問的問題,不等他開口,便點頭道:“那件事,與孫權的確有些關系。”

“哦?”

劉闖詫異看著荀彧,“叔父知道我要問什么?”

荀彧笑道:“丞相想要詢問的事情,我當然能夠猜到。

事實上,這件事是奉孝一手謀劃,期間他遇到了一些事情,使得他的計劃得以順利進行。后來他推測,應該是和孫權有關。若不然,他的計劃也不可能如此成功。”

劉闖倒吸一口涼氣,臉上露出駭然之色。

“其實,丞相也不必奇怪。

這件事……內里頗為復雜。說起來,孫策和孫權雖然是一母同胞,但是孫堅對孫策尤為喜愛,難免使孫權心生芥蒂。加之孫策占居江東之后,對孫權也有些猜忌,甚至一度把他趕去豫章,令孫權更加不滿。孫仲謀此人,野心勃勃,更不甘棲息父兄之下,早有自立之意。他為奉義校尉時,身邊就有一批人才相助,更助長了他的野心。但孫伯符正當鼎盛之年,孫權很清楚孫策不死,他便無出頭之日。”

自古以來兄弟反目的例子,多不勝數。

孫策孫權兩兄弟之間的恩怨,倒是出乎劉闖意料之外。

他聽完了荀彧的話,也不禁心生感嘆。

野心和欲望這玩意兒,有的時候勝過洪水猛獸……

事實上,歷史上在孫權稱帝之后,也表現出了他和孫策之間的矛盾。孫權稱帝,分封家人。但他對孫策的追封顯得頗為古怪,追封長沙桓王,等于把孫策排斥于外。

后世,便有孫策之死,與孫權有關的說法。

只是劉闖此前并不相信。而今聽荀彧這么一說,他也不禁感慨,感慨孫權心狠手辣。

“叔父,我還有一事,想要求教。”

“丞相但說無妨。”

“此次與江東開戰,我不想袖手旁觀。

可我也知道,文遠在合肥,伯言在交州,再加上元直前去幫助興霸,勝算頗大。我不想插手其中,但也不愿坐享其成。不知叔父有何妙策,可使我助江東戰局一臂之力?”

劉闖是個閑不住的人,你讓他呆在洛陽,只怕會讓他非常難受。

荀彧倒是明白劉闖的心思,當下微微一笑,輕聲道:“丞相欲助江東戰事又有何難?

今荊襄穩固,不會有太大麻煩。

法正法孝直坐鎮宛城,足以防備一切危險。

丞相今奉天子遷都洛陽,漢室中興之像已經顯露。這個時候,丞相何不東狩,一方面可安撫天下百姓,另一方面,也可以對江東施加壓力,令其亂了陣腳。”

東狩?

劉闖心里一動,便有了主張。

是啊,如今他已經把都城遷回洛陽,正應該趁此時機,進一步穩定局面。

劉闖雖然一統北方,可根基畢竟不太穩固。特別是河南之地,是他從曹操手中接過來。換句話說,這河南各地還算不得穩定,大小官員對于劉闖的到來,也心存疑惑……這個時候,劉闖應該代天巡狩,進一步加強漢室氣運,穩定人心。

荀彧的這個建議讓劉闖頗為心動,在思忖片刻后,他欣然表示贊同。

“到時候,我愿隨丞相東狩。”

按照劉闖的想法,是希望荀彧留在洛陽。

可荀彧卻主動提出,要跟隨劉闖東狩……劉闖不禁有些疑惑,卻不知道該如何詢問。

當晚,他把這件事告訴了麋繯諸葛玲等人,卻惹來諸葛玲一番笑話。

“夫君也知道,河南人心不穩。

若荀先生留在洛陽,以他和曹氏的關系,難免會為小人所乘。他之所以要跟隨夫君東狩,便是為避免這些麻煩。夫君希望荀先生留守洛陽,是想要他照顧大局。可事實上,若荀先生留下來的話,反而會另起波瀾,令洛陽變得混亂不堪。”

劉闖聞聽,恍然大悟。

的確,荀彧留守洛陽,是有些麻煩。

“既然如此,就讓丈人立刻前來洛陽。

左右冀州局勢已經穩定下來,丈人前來主持大局,倒也最為合適。有丈人和舅父坐鎮,相信洛陽也不會生出什么亂子。”

劉闖說的丈人,不是呂布,而是荀諶。

如今荀諶拜冀州刺史,但若以能力和資歷而言,他坐鎮洛陽的話,才會更加安全。

“至于孫紹這件事……”

麋繯想了想道:“紹隨其母北上,也有三載。

算算年紀,這孩子也差不多快十歲,也是時候定一門親事。夫君既然有意用孫紹安撫江東,何不與之關系更加親近?我看雉奴平日里與孫紹很是親近,不如……”

如果孫紹成為劉闖的女婿,劉闖平定江東,也就有了充足理由。

只是,劉雉是諸葛玲的閨女……劉闖對麋繯的想法頗為心動,于是向諸葛玲看去。

諸葛玲想了想,展顏笑道:“孫紹這孩子,性子有些暴躁,有時候會比較沖動。但這孩子的本性不錯,這兩年對雉奴也頗為關照。妾身倒是沒什么意見……這樣,改日我找尚香打探一下口風,相信喬夫人也不會反對,夫君以為如何?”

孫紹和劉雉,從最初的不愉快,而今倒是往來頗多。

劉闖對孫紹這個小子倒還算滿意,不過……

“這件事,讓我再考慮一下。”

招孫紹為婿,好處頗多。

可問題是,劉闖并不愿意拿女兒的幸福來換取這種好處。

他沒有立刻答應,而是把這件事壓下來。同時,他又讓諸葛玲去試探喬夫人的口風,看喬夫人是否愿意,讓孫紹出來助劉闖一臂之力。

出乎劉闖的意料,喬夫人對于幫助劉闖,并沒有表現的太過抗拒。

而孫紹呢?

似乎對孫權,對周瑜頗多恨意。

聽聞能夠幫助劉闖對付孫權和周瑜,他二話不說,便答應這件事情。

又過了幾日,太史慈的靈柩被送至洛陽。

劉闖下令,為太史慈大辦喪事,隨后便命太史享前往汝南,與郭嘉匯合后,啟程趕赴合肥。

太史慈便葬在洛水河畔,追謚信侯。

把太史慈的喪事辦完,已經到了二月。

劉闖旋即矯詔,昭告天下,兵發江東……

此時,徐庶已帶著孫紹悄然離開了洛陽,前往徐州和甘寧匯合。

而劉闖則下令征召兵馬,命夏侯淵為折沖將軍,兵進徐州。同時,劉闖也趁此機會,宣布東狩計劃。他此次東狩的路線,便定在了徐州。消息一經傳出,江東上下頓時嘩然。在所有人看來,劉闖所謂的東狩不過是一個幌子,其真正目的是要自徐州跨江而擊,攻打丹陽。

證據?

只看劉闖這次東狩所帶的兵馬,就能看出端倪。

矢鋒騎、虎賁軍以及虎豹騎……三支精銳共計三萬兵馬,隨同劉闖出發。這三支精銳,可謂是劉闖手下戰力最強的兵馬。如今三路并進,江東又怎可能不亂?

沛國,譙縣。

一匹快馬在曹府祖宅大門外停下,馬上的騎士風塵仆仆,滾鞍下馬,便快步上前,抓起門環用力拍打。

自曹操死后,卞夫人扶靈返回,曹府一直是大門緊閉。

府中的家臣聽聞有人敲門,連忙打開小門,探出頭來。

“大公子家信,請夫人和二公子接收。”

家臣聞聽,連忙把騎士讓進來。

他知道,騎士口中的大公子,便是燕京令曹丕;而他所說的二公子,自然就指的是曹彰。

不一會兒的功夫,卞夫人和曹彰以及曹憲便來到了中堂。

“子桓有何事,竟如此匆忙?”

信使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快走幾步,雙手將書信呈上。

曹彰上前把書信接過來,便遞給了卞夫人。而卞夫人則打開書信,看了兩眼,又把書信遞給了曹憲。

曹丕信里的內容很簡單。

他先是告訴卞夫人,他已經抵達燕京,一切都很好。

燕京的環境,并不似想像中的那么艱苦,甚至比之許都,也不遜色。之后,曹丕便推心置腹,與卞夫人說明了情況。事實上,曹丕在接到漢帝北上的消息之后,就明白了劉闖的意圖。他在信中告訴卞夫人: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估計是沒有機會進入朝堂……可是我曹家要想光耀門楣,僅靠著曹憲和劉興,還遠遠不夠。

雖然說曹操的那些舊部會給予曹家幫助,但是這人情用一次少一次。

隨著劉闖根基日益穩固,那些曹氏老臣能給予曹家的幫助,會越來越少……曹家想要光耀門楣,外甥劉興便是關鍵。曹家如果不能給予劉興有力的支持,恐怕難以長久。我聽說,丞相有意東狩,子文務必隨行……子文現在可以戴孝隨行,以免離開中樞太久,到時候人情關系淡薄。而曹憲也應該盡快回到劉闖的身邊。只有跟隨在劉闖的身邊,才能夠確保劉闖對曹氏的關照,否則定會有麻煩。

信的內容,大體上如此。

卞夫人看罷之后,也頗為贊同。

“子文,你兄長要你盡快回去,隨丞相東狩徐州,你怎么看?”

曹彰的心里,也有些矛盾。

曹操死后,他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許多。一方面,他想要留下來繼續為曹操守孝,可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曹丕所言不差。若離開中樞太久,對曹家而言絕非好事。

“二姐,你怎么看?”

曹憲想了想,便對卞夫人道:“子桓的心意,我已經明白。

我明日便動身前往洛陽,到時候子文隨我同行……”

卞夫人聽罷,忍不住松了口氣。

曹操雖然過世了,可是曹家上下卻是前所未有的團結。接下來,曹氏將會把所有的資源,都放在曹彰的身上。曹丕的主動退出,也預示著曹彰能夠獲得更多資源。

“如此,便如你所言。”

卞夫人說到這里,目光一轉,落在了一旁沉默不語的曹植身上。

他猶豫一下,輕聲道:“子文,你這次去洛陽,順便把子建也帶過去。

植已十五,正是求學的年紀。我聽說,丞相要重開太學,你這次帶子建去,便讓他入太學求學。”

曹彰看了曹植一眼,點頭答應。

建安十一年三月,劉闖命荀諶司馬防留守洛陽,他則率矢鋒、虎賁和虎豹三萬大軍,浩浩蕩蕩離開洛陽。

此次東狩,劉闖也帶上了家眷。

麋繯、荀旦、諸葛玲、曹憲、甄宓、甘夫人、杜貞以及呂藍隨行,更有趙云、許褚護衛左右。曹彰抵達洛陽之后,劉闖并未詢問太多,而是直接拜曹彰為射聲校尉,接掌虎豹騎。

三萬大軍浩浩蕩蕩出發,第一個目的地,便選在了朐縣。

為此,劉闖專門派人把徐盛夫妻接過來,讓他們跟隨左右。昔年隨同劉闖殺出朐縣的三十六賊,如今已所剩無幾。管亥在幽州,而劉勇在交州,都不可能前來。算來算去,也只剩下劉闖的干妹夫徐盛,這次故地重游,劉闖自然要帶上他。

只是,劉闖這一出行,也引得無數人感到恐慌。

江東孫權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派人把孫靜從丹陽調走,命他駐守丹徒。

同時,他又下令,命蔣欽屯兵江乘,可以隨時支援孫靜,命潘璋屯兵句容,加強丹徒的守備。可以說,劉闖的東狩,也使得江東上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周瑜雖然認為劉闖不可能自徐州出兵,但是面對而今這種局勢,他也無法做出保證。

就在孫權瘋狂調兵遣將的時候,江東局勢再次發生變化。

劉勇自東治起兵,直逼永寧,也就是后世浙江省溫州所在;而陸遜則在南野大敗江東兵馬,攻克贛縣之后,順贛水北上,逼近廬陵。孫權無奈之下,命程普率部南下,屯兵石陽;隨后他又征召兵馬,以丁奉為主將,屯兵大末,意欲阻止漢軍北上。

劉闖收到消息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

他對荀彧道:“看樣子這江東碧眼兒,如今方寸已亂。”

荀彧笑而不語,只輕輕點頭。

的確,孫權這時候是真的亂了方寸,接下來只看徐庶和張遼,會使出怎樣手段!(未完待續。)




請進入《》發表您對該作品的建議或者感想。悍戚 第407章 鏖戰江東(二)


上一章  |  悍戚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