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悍戚 >> 目錄 >> 第410章 鏖戰江東(五)

第410章 鏖戰江東(五)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4日  作者:庚新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庚新 | 悍戚 
悍戚 第410章 鏖戰江東(五)
章節目錄第410章鏖戰江東(五)


六安之戰,是周瑜的一次試探。

雖然只是佯攻,但周瑜還是下足了本錢。

凌操率部出擊,周瑜幾乎調動了他在廬江半數兵馬。當然了,周瑜也很清楚,想要攻克六安并非易事。那郭嘉不是等閑之輩,手下更有李典這樣的曹氏舊將。

若真個強攻,恐怕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他的目的,是想要試探張遼的反應。若張遼和郭嘉真的發生沖突,必然會露出破綻。

不管怎么說,張遼郭嘉如今都在劉闖帳下效力。

就算有矛盾,也不可能見死不救……但是,從其調兵遣將上面,還是能夠看出端倪。

正如周瑜猜想那樣,六安被襲,郭嘉并沒有向張遼求救。

反而是張遼在得到消息后,主動出兵,凌操旋即率部后撤……

這一進一退,周瑜看得是清清楚楚,頓時放下心中大石。看起來,張遼和郭嘉之間的確是發生了矛盾和爭執。若不如此,以郭嘉的手段,必然會獻策張遼夾擊,而不是坐視他前來援救。乍看之下,兩人似乎沒什么問題。但就是這種過于正常的表現,使得周瑜確信,張、郭二人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

當下,周瑜下令全力攻打逍遙津。

他非常清楚,劉闖遲早會得到消息,也絕不可能會坐視張、郭二人如此胡鬧。

一旦劉闖出面,張遼和郭嘉哪怕是矛盾再大,也會拋棄前嫌。

到那個時候……

歷史上,張遼曾在逍遙津大戰孫權。

卻不想兜兜轉轉,他再次來到逍遙津,只不過對手卻換成了周瑜。不過,周瑜的手段可是比孫權高出許多。雖然還沒有赤壁之戰的威名,但美周郎的本領,的確不是孫權可比。面對江東兵馬如潮水般的攻勢,即便是見慣了大場面的張遼,也顯出狼狽之色。

好在,郭嘉時不時會予以幫助。

但不知為何,郭嘉出擊的時機總會出現偏差。

每每在張遼最危險的時候,郭嘉的援軍才會出現,也使得張遼惱怒異常。

“這幾日,郭奉孝雖每每出兵援助,但卻并不及時。

看得出來,這兩人的矛盾已經到了無法調和的地步……若不然,以郭嘉的本領,怎可能找不到恰當的出擊時機?都督,依我看,那張遼和郭嘉之間很難共存。”

江東中軍大帳里,燈火通明。

凌操侃侃而談,向周瑜提出他的見解。

而周瑜,卻始終未發出什么聲音,反而眉頭緊蹙,閉口不言。

“都督,今漢軍內訌,實乃我等機會。

張遼雖狼狽,可畢竟是劉闖麾下名將,想要攻破他的防線,恐怕非常困難。某有一計,何不再次偷襲六安。此前都督把兵力投入合肥,六安必然守衛松懈,正可偷襲。”

說話的,是一員小將,正是凌操之子凌統。

周瑜笑著看了他一眼,正要開口說話,忽聽大帳外腳步聲急促,一名斥候匆匆走進來,單膝跪地道:“啟稟都督,方得到消息,賀都督在上虞大破漢軍海軍,焚毀艦船二十余艘。今漢軍海軍已推出海灣,退回東陵島……賀都督,正要移師無傷,夾擊劉勇。”

“什么?”

周瑜聞聽一驚,呼的站起身來。

“賀公苗擊退了漢軍?”

“正是。”

周瑜的臉色,不由得有些難看。

賀齊在上虞大捷,的確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與賀齊,都是孫策舊部。不過由于他韜光養晦,重又獲得孫權信任。相比之下,賀齊卻一直表現的極為驕傲。若不是孫權找不到合適人選接受會稽,說不定早就罷黜了賀齊。

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賀齊和周瑜的關系比較緊張。

此次賀齊在會稽大勝,的確是給周瑜帶來極大的壓力……原本,周瑜還打算穩扎穩打,繼續擴大張遼和郭嘉之間的矛盾。可現在看來,恐怕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賀齊大勝,孫權一定會催促周瑜盡快結束廬江之戰。

如此……

周瑜眸光閃爍,片刻后抬頭向凌操看去,“凌將軍,公苗上虞大勝,我等也要加快速度。

便由你領兵突襲六安,到時候我將配合你,攔阻張遼。

一俟六安攻破,你立刻回兵。到時候你我前后夾擊,爭取一舉將漢軍擊退……”

凌操父子聞聽,喜出望外。

兩人連忙上前躬身行禮,“定不負都督所托!”

眼見,六月將至。

劉闖抵達東萊后,在不其停留十日,等到了馬超的到來。

兄弟二人一番密談之后,馬超便帶著馬岱離開不其。之后,劉闖迅速任命了徐邈為平原郡太守,并把許攸從平原郡調來身邊。不過,許攸接到命令后,并未赴任。

他今年以來,身體一直不是很好。

若非當時劉闖沒有動作,說不得便早就告老還鄉。

現如今,馬超離開,也預示著馬氏兄弟正式臣服于劉闖。許攸的使命也就完成,在接到劉闖的書信后,他立刻回信,懇請致仕。算起來,許攸的年紀也近花甲,劉闖倒是能夠體諒,于是便除許攸平原郡太守之職,拜道亭侯,準許許攸還鄉。

解決了馬超兄弟的事情,劉闖也如釋重負。

他隨后帶人前往黃縣,先是祭拜了太史慈的母親,而后又在成山角停留數日,這才離開東萊,前往濟南國。

太史慈的母親,是在去年故去。

老夫人過世后,恰逢劉闖一統北方,于是靈柩便被送至東萊老家。

可惜,當時太史慈正屯兵歷陽,和江東激戰,故而無法返回家鄉為母親守孝。這件事情,也就成了太史慈心中的一根刺。和劉闖通信中,他更是反復提起此事。

太史慈如今,戰死于歷陽。

而太史享為父報仇,也去了廬江。

劉闖這次,是代太史慈還原。太史慈的尸首葬于洛陽,但劉闖還是在東萊建了一座衣冠冢,便坐落于老夫人的墓旁。劉闖更親自披麻戴孝,代太史慈祭拜了老夫人,更引得無數人動容。

在濟南國,劉闖召見了滿寵。

依著劉闖的意思,他希望滿寵隨他一同回洛陽,出任廷尉。

滿寵在三思后,決意聽從劉闖的安排。不過,他推薦了棗祗接手青州刺史一職。

“青州這些年來,戰事不止,百姓困苦。

雖經一年休整,然則仍不足以穩固。棗祗精于政事,更擅長農務……他曾為典農校尉,推行屯田之法卓有成效。今請丞相恩準,由棗祗接掌青州,則為青州百姓之福。”

劉闖聽罷,在詢問了荀彧之后,便表示了贊同。

不過,他向滿寵討要了一人。

“梁子虞有大才,困于北海,不免大材小用。

今北方戰事頻繁,劉子揚離開大鮮卑山后,雖有田國讓代領大鮮卑山,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那丈人畢竟年歲已高,更不擅政事。

陳公臺去歲病故,更使得朔北朔方出缺……我希望梁子虞前往并州,接掌受降城。相信以他的能力,配合田國讓,定可使北疆平靖。還請伯寧,能夠割愛。”

說起來,陳宮過世,確有些突然。

他和曹操似乎是一世的糾葛,在曹操故去兩個月后,他便在家中無疾而終。

雖然說這些年,陳宮漸漸淡出核心,但是在北疆起到的作用,確是無人可比。

呂布年紀大了,已無法常年征戰。

雖然虓虎之威仍舊震懾北疆,卻也顯露出力不從心之態。

呂藍曾建議,希望呂布能夠回洛陽養老。劉闖也一直在考慮這件事,尋找合適人選。

梁習沒有呂布的威名,但智謀卻不遜色陳宮。

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歷史上的梁習,曾在北疆立下赫赫戰功。而今劉闖決定提前派梁習前往并州,倒也無改歷史。

而今的北疆,有管亥坐鎮。

幽州繁華,人口已激增至四百萬之多。并州的人口,也增加到兩百多萬,一改當年苦海貧瘠之態。再加上有張燕、田豫這些歷史上的名將,鮮卑丁零匈奴聯軍雖然強盛,卻無法真正給北疆帶來威脅。去歲之所以呈報北疆戰局危機,更多是為了讓漢帝北上。而真實的情況是,漢軍除了在狼居胥山小敗之外,并未受到損失。

梁習過去,可以進一步加強北疆的力量。

不過,梁習是滿寵一手提拔,今劉闖想要重用,還要詢問滿寵的意見。

滿寵對此倒是平靜,立刻答應了劉闖的請求。

隨后,劉闖又巡視了平原郡的利津城,正準備前往兗州巡視,卻突然收到消息:郭嘉和張遼,產生了矛盾。

劉闖得到消息后,也是一怔。

他旋即道:“子明,你怎么看?”

呂蒙沒想到劉闖會當著眾人的面詢問他的意見,不由得緊張起來。

“文遠將軍,世之名將,想來不會分不清輕重。”

劉闖笑了笑,又向荀彧看去。

卻見荀彧捻須而笑道:“看起來,時機已經成熟。”

“既然如此,究竟叔父立刻書信一封,送往東陵島……告訴元直,已經差不多了!”

“喏!”

呂蒙露出疑惑之色,不明白張遼和郭嘉內訌,怎會是‘時機成熟’?

不過看劉闖胸有成竹的模樣,他便知道,此事說不得,另有玄機……

建安十一年六月,時間不知不覺,已經走完了一半。

按照最初的計劃,劉闖此次東狩的行程,在結束了巡視兗州之后,將渡河前往冀州。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一件突發事件,攪亂了他整個計劃。

自年初開始,劉備便積極布局荊南。

三月,荊南五溪蠻暴動,劉磐請劉備出兵相助。

這劉磐是劉表的族子,在荊州有著很高的地位。加之他常年坐鎮荊南,抵御五溪蠻,故而聲望極高。這些年來,劉表已經失去了銳意進取的心思,并且開始著手為后人謀劃。曹操故去,劉闖一統北方,給劉表帶來了巨大的刺激。之后,劉闖逼迫漢帝北上,其野心已經昭然若揭。表面上,劉闖奉天子以令諸侯,可實際上,劉表非常清楚,天子這面旗幟對于劉闖而言,已經是可有可無了……

接下來,荊州該如何自處?

劉闖決意中興漢室,定不會容忍諸侯林立的局面發生。

這種情況下,劉表開始暗中與劉闖進行聯系,希望能夠獲得更大的保證……

這一切,本來是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卻不想五溪蠻暴動,使得局勢突然發生改變。

劉備率部進入荊南,以雷霆之勢擊潰長沙**。

雖然,劉備已經是刻意的隱瞞,但劉表還是能夠看出,劉備已有了巨大的能量。

“劉玄德這兩年,發展太過迅速。。

劉琦、劉磐皆為他所迷惑,此次磐請他入荊南,只怕是引狼入室,會令荊州動蕩。”

劉表立刻召集謀士,商議對付劉備的對策。

他召集的人,多為他的心腹。

以蔡瑁為代表的荊州五大姓,在得知劉備發展壯大的消息以后,也感到萬分驚慌。

“主公,劉備不死,荊州必亡。”

蔡瑁忍不住開口道:“大公子對劉玄德言聽計從,只怕難以對他形成壓制。若不然,大公子這兩年來在江夏,而劉備就在他眼皮子下發展,何以沒有半點覺察?

唯一可能,便是大公子和劉玄德已成同盟!”

劉表聞聽之后,臉色頓時大變。

他屬意次子劉琮,在荊州人盡皆知。

劉琦雖然是他長子,可是在荊州卻根基全無;而劉琮生母蔡夫人出身荊州五大姓之一,卻有著極為廣泛的基礎。換句話說,荊州絕大部分世族,都支持劉琮。

而且,劉琦野心甚大。

劉闖而今統一北方,權傾朝野。

可是劉琦卻三番五次在大庭廣眾下,口出狂妄之語,對劉闖大加指責,甚至是咒罵。

劉表明白,劉琦想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在而今的態勢之下,劉琦說出的這些言語,會給荊州惹來大麻煩……

劉闖現在把精力主要投注于江東,沒有功夫來收拾他。可一旦劉闖結束江東之戰,劉琦這樣的言語,會使得荊州生靈涂炭。劉表已經決意,向劉闖低頭臣服。可劉琦的話,卻讓他變得非常難受。而劉琦又和劉備走的很近,更讓劉表心生不滿。

“主公,今劉丞相雄踞北方,逐鹿江東,其勢難當。

大公子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語來,只怕會引起劉丞相的誤會。到那時候,主公此前所付出的種種心血,便要付之東流。而對荊州來說,更恐是滅頂之災。”

劉表沉吟良久,突然道:“那依你之見,當如何是好?”

“大公子實不宜繼續鎮守江夏,且磐公子也要小心劉備,以免被劉備所欺騙。”

蔡瑁當然要狠狠打壓劉琦,因為他已經危害到了荊州的利益。

但是對劉磐,蔡瑁始終存幾分客氣。

這些年來,劉備坐鎮荊南,勞苦功高。即便是劉表,對劉磐也非常看重。

劉表在三思之后,同意了蔡瑁的請求。

只是他沒想到,消息會被走漏。劉表前腳剛命劉琦返回襄陽,劉備就得到了消息。

他連夜從長沙趕回江夏,將正要返回襄陽的劉琦攔住。

“公子此時若回襄陽,性命休矣。”

劉琦乍聽也是一怔,“玄德公何以說這種話來?”

“備得到消息,景升公對備頗有不滿,更認為公子與備早有勾結。

備得磐公子所請入荊南,本意是想要平定五溪蠻。卻不想引得景升誤會,認為備心懷不軌。而公子也因此受到牽累……據我所知,景升已下定決心,扶立二公子繼嗣。若大公子這個時候回去,少不得要被奸人所害,請大公子三思為上。”

劉琦聞聽,頓時呆坐椅上。

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沉吟許久后,他突然一把抓住劉備的手,“玄德公救我!”

劉備深吸一口氣,“大公子,今有兩條路可行。

大公子執意前往襄陽,備當隨行……到時候,若景升公責怪,大公子可將備交出,則公子性命無憂。不過如此一來,公子從今以后,當為籠中之鳥,恐難善終。”

劉備說的是情深意切,令劉琦感動萬分。

他連連搖頭,“玄德公待我義重,琦焉得賣玄德公而活命?

敢問玄德公這第二條路,又是什么?”

“第二條路,便是擁兵自立。”

“啊?”

劉備看著劉琦,一字一頓道:“大公子坐鎮江夏兩載,甚得百姓擁戴。

景升公而今為奸人所惑,勿論大公子回去如何辯解,都沒有用處。今天子蒙塵,北上燕京;國賊把持朝政,殘暴不仁,此我漢室四百年來未有之危局。公子是漢室宗親,豈可坐視奸人當道。這等時候,公子當拋棄小義而取大義,與江東聯合,共抗國賊。不過,單憑公子一人之力,恐怕還不足以對抗國賊。請公子前往長沙,游說磐公子。相信兩位公子若聯手起事,景升公必然會有所顧慮。

到那時候,公子以漢室宗親之名登高一呼,相信天下義士,必然會前來投效……

東聯孫權,背靠荊南,謀取荊州。

再設法聯合劉璋,以江水為天塹共抗劉闖。那時候,公子豈不為天下人所稱贊?”(未完待續。)




請進入《》發表您對該作品的建議或者感想。悍戚 第410章 鏖戰江東(五)


上一章  |  悍戚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