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悍戚 >> 目錄 >> 第424章 君臨(大結局)

第424章 君臨(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4日  作者:庚新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庚新 | 悍戚 
悍戚 第424章 君臨(大結局)
章節目錄第424章君臨(大結局)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一晃三載流逝,塞北草原依舊郁郁蔥蔥。

藍天,綠地,白云悠悠。

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游蕩,天空中回蕩著悠揚的牧歌。

忽然,牛羊抬起了頭。正在放牧的牧民也勒住戰馬,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轟隆隆,一陣陣雷聲從遠處傳來。

不過當聲音接近的時候,能夠聽得出,那是馬蹄聲響。

牧民們立刻取下弓箭,拿起刀槍,露出緊張之色……自建安十三年開始,這里已經有近兩年的時間,未曾聽到如此密集的提升。兩年前,大漢丞相劉闖在受降城起兵,統帥十萬大軍北上,在狼居胥山前大敗鮮卑丁零聯軍。之后,那位劉丞相又親率大軍,向北方征伐。

最后一次聽到劉丞相的消息,還是在年初的時候。

據說,他率領大漢雄師,打到了北海北段,與丁零人、堅昆人和鮮卑人組成的聯軍對峙……

這也是有漢以來,漢軍向北擴張的極致。

牧民們都非常激動,因為若漢軍獲勝,則他們的牧場將擴大到北海之地,聽說那里的水草非常豐美。

難道說……

牧民們一個個顯得格外緊張,舉目眺望。

卻見一隊騎軍,風馳電掣般從草原上掠過。

馬上的騎士一邊縱馬狂奔,一邊大聲呼喊:“北海大捷,北海大捷!丞相于北海大敗異族聯軍,生擒鮮卑賊囚步度根,斬殺丁零賊囚兒禪。我們贏了,我們打贏了……北海大捷,北海大捷……”

數以百計的騎士,在馬上齊聲呼喊,聲音雖嘶啞,卻透出無盡豪邁。

牧民們乍聽之下一怔,旋即反應過來,發出山呼海嘯的歡呼聲。更有那牧民縱馬加入騎隊,跟著那些個騎士一同縱馬狂奔,并且高聲呼喊。

贏了?

真的贏了!

劉丞相在北海打敗了那些異族人,豈不是說我們的牧場,可以擴大到北海嗎?

牧民們的臉上,頓時洋溢出燦爛笑容。

建安十一年,關羽陳到在南新市率部歸降。

這兩人的投降,也預示荊州之戰徹底結束……馬良等人率殘部在沙羨勉力撐到了十一月,也最終宣高投降。荊州隨之被劉闖占領,而劉闖更沒有違背當初的諾言,履行了荊州事,荊人治的方針。蒯越,得以接手荊州刺史一職,而龐山民更出人意料的成為了南郡太守。

文聘,為長沙太守,自然是無人反對。

而最出乎人意料的卻是,海軍都督甘寧,遙領江夏太守之職。

說起來,甘寧也是荊州人。當年他率部眾從巴郡來到荊州,卻不得劉表賞識,最終被劉闖要走。

一晃多年,就連許多荊州人,都忘記了甘寧的籍貫。

當然了,劉闖任命甘寧為江夏太守,還有一層深意……首先,甘寧是荊人,不違背荊州事,荊人治的原則;其次,甘寧精通水戰,雖多年來為海軍都督,但是在大江之上依舊雄風不減。

最重要的一點,甘寧祖上曾客居巴郡,為臨江縣五大姓之一。

嚴、甘、文、楊、杜……五大姓之中,嚴氏與甘氏交好。后來甘氏因為得罪了劉璋,不得不離開巴郡,但那份祖祖輩輩的交情,卻沒有因此而消失。巴郡太守嚴顏,正是臨江嚴氏族人。

劉闖委任甘寧,便是想要通過甘寧這條路,打通巴郡。

他日要征伐西川,巴郡便是攔路虎。而巴郡太守嚴顏,又是劉闖內心中極為敬佩的一位老將軍。三國演義中,嚴顏投降了劉備,更成為劉備攻城奪寨的一員大將。而事實上,嚴顏從頭到尾沒有投降過劉備,更留下了‘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也’的豪言壯語。后來,劉備攻破成都,劉璋歸降。已解甲歸田的嚴顏聽到消息之后,便在自己的家中,自盡身亡。

這,是一個令人敬服的老將軍。

劉闖當然不希望日后征伐西川的時候,嚴顏走上同樣的道路。

可這種倔老頭子,想要勸說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讓甘寧與他多多走動,也許能夠改變嚴顏的命運。

至于嚴顏是否愿意效力?

說實在話,劉闖手下人才濟濟,還真沒有強求的意思。

荊州戰事結束,江東戰火重燃……建安十一年十一月中,句容告破,魯肅被夏侯淵俘虜。

而蔣欽,則死于許褚之手。

與此同時,賀齊劉勇也加強了對豫章的攻勢。

在陸遜的指揮下,賀齊親自前往彭澤,游說董襲歸降。而陸遜則奇襲石陽,大敗程普……

走投無路的程普,自刎于柴桑。

消息傳到了秣陵之后,孫權當場昏倒,此后一病不起。

江東之戰唯一令漢軍感到棘手的,便只有丹陽城一戰。雖有張遼徐晃輪番猛攻,大將周泰卻死守丹陽,不肯投降。無奈之下,郭嘉命徐晃圍困丹陽縣城,而張遼則繞城而過,與夏侯淵與秣陵城下匯合。與此同時,甘寧則攻克了吳郡,揮兵西進,占領了陽羨縣城……

孫權見大勢已去,只得開城獻降。

漢軍進駐秣陵之后,秋毫不犯。不過,在郭嘉的要求下,孫權不得繼續逗留于江東,帶領家眷北上洛陽。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在孫權北上洛陽的途中,卻遭遇孫紹追擊,孫權更為孫紹所殺。

孫權已死,江東徹底放棄了抵抗。

唯有周泰得知孫權被害的消息后,在丹陽自刎而亡。

丹陽縣城,隨之告破……

荊州、江東,先后落下帷幕。

劉闖在年底返回洛陽,隨即于建安十二年四月起兵,北上并州。

他要實現他當年的誓言,凡太陽照耀之處,皆有大漢龍旗飄揚。為了這一天,他整整忍耐了兩年。

鮮卑、丁零連番襲擾北疆,劉闖卻一直保持守勢,不肯發兵。

內戰不絕,他無力北上。

如今孫權劉備皆以滅亡,劉闖北伐之心,也就越發強烈……只是誰也沒想到,這一場大戰,竟然足足持續了三年。劉闖從受降城開始,歷經龍城之戰、狼居胥山之戰,一直到北海之戰。

俘虜了步度根,斬殺了丁零兒禪。

軻比能帶著鮮卑余孽倉皇北逃,去向不明。

堅昆人見此情況,也不敢繼續抵抗。堅昆單于派人向劉闖請降,并跟隨劉闖,一同返回大漢。

遠處,彈汗山依稀可見。

漢軍龍旗在風中飄揚,獵獵作響。

熟悉的風景,熟悉的語言……劉闖跨坐馬上,只覺心中無比舒暢。

終于回來了……北伐三載,大小戰事加起來百余次。出征時,十萬大軍浩浩蕩蕩。而今回到家鄉,卻十亭損了三亭。三萬余漢軍將士,便長眠于草原上,長眠在北海畔。時至今日,那一場場慘烈的廝殺,猶自在劉闖腦海中閃現,耳邊仍回蕩著千軍萬馬奔騰于草原的吶喊聲。

“丞相,田將軍和閻刺史來了。”

劉闖從恍惚中驀地清醒過來,舉目眺望,就見一隊騎軍由遠及近,正向他飛馳而來。

看那大纛旗,劉闖就知道了來人的身份,正是度遼將軍田豫,幽州刺史,護烏桓校尉閻柔。

管亥在兩年前,因年老體衰,自幽州刺史的位子上離任而去,前往洛陽養老。

閻柔于是接掌幽州,而田豫更因為戰功顯赫,成為度遼將軍……他二人來得倒是挺快。不過他們來得快,也說明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發生,否則兩人也不可能這么急匆匆的自幽州趕來彈汗山。

劉闖想了想,策馬迎上。

田豫和閻柔在距離劉闖還有二十幾步的距離時停下來,翻身下馬,向劉闖躬身行禮……

“恭喜丞相,凱旋而歸。”

田豫上前一步,輕聲道:“我等在彈汗山下,以安排好了營地,請丞相在營中歇息。”

彈汗山,原本是南匈奴單于庭。

不過隨著南匈奴被驅趕出朔方,彈汗山便成為大漢領土。

過彈汗山,就進入幽州境內。按道理說,閻柔和田豫前來迎接劉闖,應當迎接劉闖入幽州才是,何以在彈汗山扎營?劉闖心里不由得一動,立刻意識到,一定是朝中發生了大事。

當下,他也不客氣,便跟著田豫閻柔兩人,來到彈汗山大營中。

“國讓,朝中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田豫和閻柔相視一眼,閻柔站起身輕聲道:“回稟丞相,丞相北海大捷傳到燕京后,陛下得知,非常高興。當天晚上,他在燕京皇城中擺設酒宴,卻不想飲酒過度,第二日猝死于宮中。”

三載征戰,劉闖早就做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

聽聞閻柔一番話,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輕聲問道:“如此說來,陛下駕崩并非人為嗎?”

“絕非人為!”

田豫正色道:“只是,燕京令曹丕擔負保護陛下之職責,有難以推掉的責任。

今朝廷已命人押解曹丕返回洛陽,交由廷尉調查。丞相若現在返回洛陽,恐怕有些麻煩。”

劉闖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此司徒之意?”

司徒,便是荀彧。

閻柔點頭道:“司徒方派人前來通知,請丞相在彈汗山暫停留幾日。

朝中近來頗有動蕩,丞相這時候返回,反而會有不利……此大勢所趨,恐無人能夠阻攔。只是需要一些時日,司徒言,陛下駕崩,在民間并未引起太大風浪,一切盡在丞相的掌控。”

劉闖嘴角,微微翹起。

他輕輕點頭,仍舊是一臉的凝重之色,“司徒乃老成謀國之人,既然他認為我現在不宜返回洛陽,那我就在這里多停留些時日。只是大軍一應糧餉,還需按時補充。將士們三年浴血奮戰,莫要回到家里,還要忍饑挨餓,會涼了大家的心……另外,請國讓著手安排,于受降城外修建一座招魂臺……到時候,我要請人在那里做法,招引壯士英靈,平安返回家鄉。”

說到這里,劉闖的聲音略顯低沉。

田豫和閻柔一直在后方,雖然知道前方戰事激烈,劉闖與鮮卑丁零的交鋒,也不似想像中那么輕松。可現在,劉闖這一句話,卻透出了一層意思:北伐之戰,比想像中更為慘烈。

“末將明白,明日一早便前往受降城,與子虞商議此事。”

田豫和閻柔看得出來,劉闖有些疲憊。

三年征伐,雖然劉闖身邊跟隨有諸葛亮、徐庶、龐統、法正,又有郭奕、呂蒙等人隨行,可是依然要付出巨大的心力。十萬大軍,五路并進。從幽州到北海,數千里只要,糧草輜重必須要補充及時。一場場惡戰,一次次謀劃,三年下來,劉闖已心力憔悴,感到萬分疲乏。

和劉闖又交談了片刻,田豫閻柔告辭離去。

大帳中,只剩下劉闖一人。

他閉上眼睛,但思緒卻未曾停止。

別看他三年征戰在外,但是對中原的局勢,卻了若指掌。

每天都會有從洛陽送至前線的公文奏疏,也讓劉闖可以敏銳的捕捉到,整個中原時局的變化。

劉備孫權死后,中原已基本平靜。

建安十二年年末,士燮上表朝廷,懇請移居洛陽。

他這是在表明立場和態度,荀彧當然不會拒絕。在奏明劉闖之后,除士燮交趾太守之職,拜大司馬,位在三公之上。這也是對士燮這么多年來,一直對劉闖支持的回報。士燮欣然領命,帶著家眷遷至洛陽。隨后,步騭領交州刺史之位,呂岱則拜為交趾太守,總領交趾三郡。

至此,九州除益州之外,盡歸朝廷掌控。

建安十三年,也就是劉闖在狼居胥山大敗鮮卑丁零聯軍,乘勝追擊之后,益州牧劉璋在眾人勸說之下,宣布益州歸附朝廷。他本人,也帶著家眷離開了益州,前往洛陽出任司空之職。

劉璋離開后,益州出現了短暫的動蕩。

南蠻暴動,荀彧在請示了劉闖之后,設西南五軍都護府,拜劉勇為五軍都護,總領西南軍事。隨后,嚴顏、張任、霍峻、冷苞以及曹朋分領五軍,入川平亂。歷經一載,西南平靖。

隨后,荀諶拜益州刺史,,進駐西川。

西南平靖,也代表著整個中原戰事結束……隨著劉闖在北疆節節勝利,西域各國也紛紛派人前來進貢。大漢領土,較之黃巾之前擴張了近三分之一。而賀齊出任海軍都督后,海軍兵鋒更直指扶桑東瀛。

建安十四年,也就是北海之戰開始之前,倭國邪馬臺女王卑彌呼命人前來朝拜。

依照著劉闖的吩咐,賀齊率海軍進駐東瀛,在那片土地上開始了血腥征伐……

十五年光陰,轉眼即逝,劉闖總算是松了口氣。

三國之亂,最終沒有展開,漢家元氣也因此而得到保存,相信以后,情況會越來越好……

“姐夫?”

劉闖睜開眼,卻見曹彰怯生生站在大帳門口。

“子文,進來說話。”

曹彰率虎豹騎隨劉闖北伐,斬將奪旗,戰功顯赫。

他走進大帳,輕聲道:“姐夫,我聽說了……”

“嗯?”

“二兄他,不會有事。”

劉闖看了一眼曹彰,半晌后輕聲笑道:“子文不必擔心,你兄長最多是一個照拂不力,當不得大事。

不過,這件事發生,子桓從此仕途無望。

對他而言,對曹氏而言,這是一件好事,你也不必太過于擔心。”

什么猝死?

漢帝怎可能猝死?

說穿了,他就是死在曹丕的手里,在許多人眼中,都非常明白。漢帝和曹丕有殺父之仇,曹丕隱忍四載,選擇在劉闖凱旋之前動手,也算是恰到好處。只是,曹丕不可能再進入仕途,這對于他來說,也許是一樁好事。若曹丕能夠像曹植那樣醉心文學,說不得能夠重啟建安文風。

劉闖,自然不會對曹丕下毒手!

他站起身來,走到曹彰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件事你不必擔心,相信你姐姐會將他照顧妥善。

咱們在這里要駐留一段時日,待時機成熟,我等返回洛陽,也就是你二兄重獲**之日。”

曹彰不是傻子,焉能聽不明白劉闖這話語中的意思。

他突然間感到一陣莫名興奮,連連點頭。

劉闖笑了笑,邁步走出了大帳……凱旋而歸的漢軍將士,正有序的進入營地,開始休整。

整個彈汗山大營,忙碌卻不混亂。

劉闖站在大帳門口,仰天長出一口氣。

荀彧要他暫留彈汗山,也是在為劉闖造勢……漢帝駕崩,卻無子嗣留下。有道是,國不可一日無君。依照著以往的規矩,漢帝駕崩后,需要從宗室中選出一個合適的人來接掌帝位。

劉闖一統天下,攜北伐之勝回還,無疑是最佳人選。

這些年來,荀彧也好,司馬防也罷,留守在洛陽的朝臣們,都在有意無意的壓制漢帝的消息,不斷傳頌劉闖的威名。三載光陰,對于普通百姓而言,足以讓他們忘記在幽州還有一個天子。

可以說,劉闖雖非天子,但這些年來,卻一直在行天子之事。

現在,天子駕崩,劉闖繼位,也就順理成章!

重生十五載,終于走到了這一步……劉闖內心中無比興奮,卻又更多是忐忑。

他不知道,若真個登基以后,又會是什么樣的狀況。他心中早有謀劃,但依舊不免有些惶恐。

卻不知后世,又會怎樣評價自己?

在這一點,自己似乎的確比不得曹**灑脫……

想到這里,劉闖忍不住突然笑了,卻讓跟在他身后的曹彰,露出疑惑之色。

(未完待續。)




請進入《》發表您對該作品的建議或者感想。悍戚 第424章 君臨(大結局)


上一章  |  悍戚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