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醫統江山 >> 目錄 >>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更新時間:2016年10月08日  作者:石章魚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石章魚 | 醫統江山 
醫統江山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快捷翻頁→鍵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熱門、、、、、、、、、

天色未亮,胡小天已經醒來,望著懷中云鬢蓬亂的龍曦月,更覺美人如玉,愛到極致,悄悄移開身軀,為她蓋好錦被,披上衣服走出門外。

外面仍然是一片漆黑,一彎新月孤獨掛在西方的夜空,胡小天舒展了一下手臂,緩步來到外面的花園,看到胡佛已經在那里修剪花草了。

胡佛看到胡小天馬上收起花剪,來到他的面前恭敬請安道:“少爺早!”雖然這里早已從昔日的尚書府變成了鎮海王府,胡小天也從昔日的衙內公子變成了名震天下的鎮海王,可是家中的老人仍然習慣于這樣稱呼他。

胡小天望著胡佛斑白的兩鬢,心中暗嘆,匆匆一晃那么多年過去,胡佛也已經老了,過去胡府的這些家丁護衛全都經過了一番縝密調查篩選,最終留下的這些人應該說都沒有問題,他不由得想到了梁大壯,不知這廝如今安在?背叛了自己,未必能夠討好徐家,無論怎樣終究主仆一場,希望這廝能夠找個地方平平淡淡地活下去。這倒不是胡小天心懷仁慈,以德報怨,而是因為他兩世為人,看待事情和別人自然不同。

胡佛道:“少爺,剛才霍將軍讓人稍信過來,說周丞相那邊需要人照顧,她留在那邊陪著秦姑娘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自從來到康都之后,霍勝男就和秦雨瞳一起去了周睿淵那邊,說是幫著秦雨瞳照顧,其實是留給胡小天和龍曦月一個小別重逢的空間,讓胡小天欣慰的是,他身邊的這一個個紅顏知己,都非常得通情達理,也都知道體諒彼此。當然七七,卻是一個例外,不知這妮子的性情能否融入到自己這個原本和諧的后宮團中。

胡小天道:“葆葆還在天機局?”

胡佛點了點頭道:“是!葆葆姑娘主動要求過去,洪先生發明了一樣東西,有助于她的康復,少爺回來之前,王妃專程去天機局探望她了,因為她正處在康復的關鍵期,所以就沒接她回來,也沒有將少爺回來的消息告訴她。”

胡小天道:“這樣最好。”龍曦月溫柔善良,做事周到細致,一定是葆葆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否則她一定會接葆葆回來跟自己團聚。

兩人說話的時候,天光已經放亮,天機局方面洪北漠一大早就讓人送請帖過來,胡小天本來以為洪北漠昨天說好了要親自來這邊拜會自己,想不到他居然改變了主意,放棄登門,轉而請自己去天機局相見了,本以為洪北漠故意擺架子,可轉念一想,洪北漠應該也沒這個必要,反正也要去天機局探望葆葆,索性就接受他的邀請。

讓胡小天意外的是,洪北漠非但沒有慢待自己的意思,反而親自帶著車馬過來迎接。

胡小天登上洪北漠的座車,不由得笑道:“洪先生太過隆重了,怎么好意思讓您親自過來引路,這讓本王有些誠惶誠恐了。”

洪北漠淡然笑道:“王爺大駕光臨,洪某自然要前來迎接,不然王爺又怎會相信洪某的誠意。”

胡小天感嘆道:“昨天來到康都就承蒙洪先生兩度相迎,如此盛情真是讓小天感動。”心中卻暗想,禮下于人必有所求,這次回來洪北漠將姿態放得那么低應該不是毫無緣由的,難道是自己的聲勢日隆,洪北漠自知無法和自己抗衡,所以只能選擇低頭合作?

洪北漠道:“其實我本來打算登門拜會,可昨日突然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洪某又改變了想法。”

“什么事情?”

洪北漠將一物遞給了胡小天,卻是一把柳葉刀,這樣形狀的柳葉刀本不屬于這個世界,胡小天接過柳葉刀,原本以為這手術刀是自己委托天工坊打造而成,可是仔細一看上方鐫刻的名字卻是符刓,內心不由得一震,這柄手術刀竟然來自于鬼醫符刓。洪北漠不會平白無故遞給自己這把手術刀,這把刀難道就意味著他和鬼醫符刓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胡小天默默鑒賞著這把刀,沉默良久方才道:“你知道他的下落?”

洪北漠點了點頭:“他就在天機局!”

鬼醫符刓端端正正地坐著,雖然坐得很直很正,可胡小天還是一眼看出他的狀況很不好,微笑向鬼醫符刓點了點頭道:“前輩別來無恙?”

鬼醫符刓笑瞇瞇望著胡小天,然后對洪北漠輕聲道:“你先去吧!”

洪北漠恭敬退了出去,為兩人掩上房門。看到眼前一幕,胡小天已經明白,鬼醫符刓和洪北漠之間非但早就相識,而且他們的關系非比尋常。洪北漠這個多智近妖的人物,坐擁天下最大的諜報組織,對鬼醫符刓畢恭畢敬,足以說明問題。

胡小天故意向身后掩上的房門看了一眼:“他很聽你的話啊!”

鬼醫符刓道:“他是我的義子。”

“一顆火種?”

鬼醫符刓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道:“如果不是我,他早已死在徐老太太的手中。”

胡小天嘆了口氣道:“原來當初咱們見面的時候您老一句實話都沒對我說,還說什么要毀掉飛船,其實洪北漠修飛船的背后指使者就是您老啊。”

鬼醫符刓道:“也有些實話,比如越空計劃,又比如我要死了”停頓了一下,表情顯得有些憂傷道:“你應該可以看得出來,我命不長久了。”

胡小天笑道:“都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可有些時候親眼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我過去就曾經親眼目睹一個人死去,可事后證明我被人給騙了,其實人家活得好好的,不知多么自在。”

鬼醫符刓道:“你說得是劉玉章吧?”

胡小天道:“聽起來您老跟他很熟悉?”

鬼醫符刓道:“怎能不熟啊!當年的越控小隊,他和我都是其中的成員,而且他是我們的隊長!他也一定跟你說了關于我的不少事情吧?”

胡小天搖了搖頭:“他倒是沒怎么提起你,反倒是說徐老太太更多一些。”

鬼醫符刓道:“那是自然,他們原本就是一對戀人。”

胡小天還是第一次聽說徐老太太和劉玉章是一對戀人,過去他曾經做過這方面的猜測,否則無法解釋劉玉章為何對徐老太太恨之入骨,還說有人背叛他,如此看來背叛他的那個必然就是徐老太太,難不成徐老太太和鬼醫符刓有私情,兩人聯手給劉玉章戴了頂綠帽子?想到這里,胡小天咧嘴笑道:“當初劉玉章為了拯救你們越空小隊選擇挺身而出犧牲自己,前輩和徐老太太做事只怕有些不夠厚道吧。”他是連猜帶蒙。

鬼醫符刓道:“你聽到些什么?又胡說什么?我和徐明穎之間沒有任何的瓜葛,更沒有做出過對不起他的事情”說到這里他不由得咳嗽起來。

胡小天仔細觀察著鬼醫符刓的神態,暗自揣度,看來這老家伙沒說謊話。

鬼醫符刓咳嗽了好一會兒,方才緩過這口氣來,搖了搖頭道:“我就快不成了,癌細胞已經在我的體內擴散,這幾天狀況急轉直下,我估計可能熬不過這個月了。”

胡小天其實在見他第一眼的時候就有了這樣的判斷,鬼醫符刓的狀況比起自己上次見他的時候差了很多,而且如果不是到生死垂危的時候,他也不會主動現身和自己相見,更不會主動揭穿自己和洪北漠之間的關系。

胡小天道:“前輩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鬼醫符刓道:“你和劉玉章聯手攻打梵音寺,有沒有見到天命者?”他的目光充滿了期待。

胡小天搖了搖頭,他的確沒有親眼見到那名天命者。

鬼醫符刓雙目中的光芒瞬間黯淡了下去,低聲道:“你騙我,你一定見到了他,這件事非常重要,關系到這個世界還有我們過去世界的生死存亡,你對我說實話行不行?”

胡小天道:“我的確沒有見到什么天命者。”

鬼醫符刓嘆了口氣道:“不對,他明明應該藏身在梵音山上不對難道他早已經死了?”

胡小天道:“我雖然沒有見到他,不過有人見到了他!”

“誰?”鬼醫符刓再度激動起來,因為激動而劇烈咳嗽。

胡小天開始擔心這老家伙隨時都可能閉過氣去,奉勸他道:“您老還是冷靜一些,不如先將您知道的事情跟我說一些,然后我再告訴你我知道的事情。”他拉了張椅子在鬼醫符刓的對面坐下。然后輕聲問道:“您老見過天命者?”

鬼醫符刓點了點頭:“我見過!”

胡小天道:“您有沒有見過一些白毛怪物。”

鬼醫符刓道:“那是星魈,天命者用來實驗的動物,他們最初來到這里,利用星魈和這個世界的人類制造出來的混血怪物。”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些天命者還真是夠邪惡。

鬼醫符刓道:“胡小天,我會將我所知的事情全都告訴你,你也需將你所掌握的一切全都坦誠相告,此事非同小可,若是我們彼此不能坦誠相待,以后后悔都來不及了。”未完待續。

推薦本章到:醫統江山 第八百六十一章【垂危】(下)


上一章  |  醫統江山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