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醫統江山 >> 目錄 >> 通知

通知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17日  作者:石章魚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石章魚 | 醫統江山 
醫統江山 通知
人群中不知哪個人呼喝了一聲:“揍他!”十多名黑苗人氣勢洶洶地沖著胡小天沖了上去,要說胡小天也夠冤枉的,一直抱著置身事外,作壁上觀的態度,可無奈身邊有慕容飛煙這樣一位沖動的隊友,沒弄清形勢就沖上去打抱不平,更郁悶的是慕容飛煙丟了個包袱給自己,明顯把他拉下水的意思。

眼前的形勢下,胡小天根本無法置身事外,那幫黑苗人才不管他和這件事有沒有關系,認準了他是慕容飛煙的同伙,抽出腰間懸掛的**,氣勢洶洶地向他追趕過來。胡小天是慕容飛煙的同伙不假,但是他可沒有破壞別人搶婚的意思,他知道解釋也是沒用,轉身就跑,跑了兩步發現那幫黑苗人非但不見減少,反而有增多的趨勢,原因很容易就能找到,那黑苗紅衣女郎如影相隨,跟著他一起逃跑,所以他自然而然就成了眾矢之的。

遠處慕容飛煙已經和幾名黑苗人戰在了一起,她低估了這幫黑苗人的戰斗力,和對方五人戰了個難舍難分,看情形一時半會是無法脫身出來為胡小天解困,胡小天唯有撒丫子快跑,黑苗女郎奔跑的速度絲毫不次于他,前方出現一條岔路口,胡小天心生一計,氣喘吁吁向那黑苗女郎道:“你往左,我往右,咱們分開跑更容易逃脫一些。”他真正的用意是要擺脫這黑苗女郎,大家各奔東西。話一說完,轉身就朝右邊的街巷跑去,想不到卻被黑苗女郎給一把拖住,她提醒道:“右邊是一條死巷。”

身后喊殺聲越來越近,胡小天唯有聽從她的指揮,跟著她一起向左側巷內逃去,這條街巷雖然并不寬闊,可卻是一個小小的菜市,有不少菜販沿街擺攤設點,看到胡小天牽著一個黑苗族女郎的手從這邊經過,那幫菜販全都大聲唾罵,更有甚者還有人用菜葉和雞蛋向他們丟去,當地雖然民族混雜,但是彼此間并不通婚,胡小天和這黑苗女郎手挽手當街經行,已經犯了此地的大忌。

事實上一直都是那黑苗族女郎牢牢牽住胡小天的手,面對周圍菜販的攻擊,兩人毫無反手之力,身上沾滿菜葉蛋汁,胡小天更是成為了被重點打擊的目標,單單是腦門上就挨了五顆雞蛋,這貨越跑越是郁悶,我招誰惹誰了?飛煙啊飛煙,你可怎能惹麻煩。

那黑苗女郎對當地的地形極為熟悉,拉著胡小天東躲西藏,逃過那幫菜販編制的火力網,連續穿過幾條街巷,來到一處高墻旁,放開胡小天的手,騰空一躍就抓住了那足有兩丈高度的圍墻上緣,輕盈靈活地翻了上去,然后向胡小天招呼道:“喂,上來啊!”

胡小天抬頭一看,這圍墻有三米多高,而且圍墻之上光溜溜的沒有著手之處,自己可沒有那個本事跳上去,這貨苦著臉搖了搖頭,聽著追殺聲越來越近,那黑苗女郎道:“你跳起來,我抓你上來!”

胡小天只能權且一試了,他向后退了兩步,然后助跑了幾步,騰空而起,黑苗女郎眼疾手快,穩穩抓住胡小天的手腕,竟然單臂將他的身軀給拎了起來,胡小天詫異于她驚人膂力的同時,趕緊借助她的力量攀上圍墻。這邊剛剛爬到墻上,就看到幾十名黑苗人從一旁的巷道中匆匆追過。

等到那幫人遠去之后,胡小天方才長舒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今天真是夠倒霉的,怎么會攤上這無妄之災,想想慕容飛煙還沒有過來,不過她武功高強,就算無法將那幫黑苗人擊敗,自保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身邊黑苗族女郎一臉笑意地望著胡小天,胡小天低聲道:“咱們下去吧?”

那黑苗女郎搖了搖頭,小聲道:“他們找不到人說不定會去而復返。”果然不出她所料,此時那幫黑苗族人失去了目標,又折返回來,聽到有人說道:“不對,剛剛明明看到他們跑來這里,怎么會突然消失了。”

“大家在四處找找。”

黑苗族女郎輕輕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貼近他耳旁道:“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引開他們。”

不等胡小天說話,她已經自圍墻上站起身來,沿著尺許寬度的圍墻向前方跑去,滿身的銀飾在奔跑中發出叮當不絕的聲音,頓時吸引了那幫族人的注意,果然跟著她的身影追了過去。

望著那黑苗族女郎越跑越遠,胡小天心中暗嘆,別的不說,單看她這圍墻之上奔跑如履平地的本事就是一個武功高手,剛才她單臂就把自己給拎了上來,恐怕慕容飛煙也未必辦得到,今天可真是惹了個大/麻煩。胡小天正在想著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低吼之聲,轉身望去,卻見一只牛犢大小的獒犬不知何時出現在圍墻腳下,胡小天看到它的時候,那獒犬后腳蹬地猛然騰空跳起,張開巨吻向他的臀部咬去。

胡小天嚇得魂飛魄散,一松手從圍墻上掉落下去,摔倒在花叢之中,還好這花園內都是松軟的泥土,從這么高的地方摔下來并沒有受傷。獒犬撲了個空,馬上掉頭向地上的胡小天沖去,可胡小天身手也極其靈活,在最短的時間內從地上爬了起來,沒命向前方逃去,這廝慌不擇路,逃亡之中被樹枝刮傷了多處,那獒犬越追越近。胡小天只覺得自己現在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正在欲哭無淚之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面池塘,這貨想都不想,以一個標準的跳水動作,噗通一聲義無反顧地跳進了池塘。

胡小天入水之后馬上聽到另外的落水聲傳來,卻是那只獒犬也跳了進來。胡小天暗叫不妙,再看那只獒犬游泳的速度居然不慢,標準的狗刨式迅速向他靠近。湊近胡小天的時候又張口向他咬來,胡小天眼疾手快,一把將獒犬的頭顱給摁住,繞到獒犬的身后,死命勒住它的脖子,沉入池塘之中。如果在平地之上,他十有八九對付不了這只兇猛的獒犬,可是在水中,雙方都沒有借力的地方,胡小天水性頗佳,那獒犬雖然兇猛,可是在水中戰斗力減少了大半,原本想張嘴撕咬,可是一張嘴,池水就灌入喉中,在水底不敢張嘴,拼命掙扎,饒是如此依然無法掙脫開胡小天的束縛,隨著時間的推移,掙扎的力量越來越弱,最終被胡小天硬生生悶死在水中。

悶殺了那條獒犬之后,胡小天也幾累得精疲力竭,他本想爬上岸去,忽然聽到岸上傳來說話之聲,慌忙躲在荷花叢中,正值盛夏,荷花繁茂,將這幾畝地的池塘遮擋得嚴嚴實實,剛好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藏身之所。

從荷葉的間隙向岸上望去,卻見池塘邊水榭之上出現了兩位女子的身影,從兩人的裝扮上來看,應該是主仆,為首女子渾身素縞,身著重孝,她在水榭內坐了,一雙美眸向池塘內望來,卻見淡掃峨眉,瑤鼻星目,肌膚嬌艷如春日之雪,顧盼之間,目光動人心魄,當真是傾國傾城之姿,沉魚落雁之貌。

胡小天心中暗嘆,想不到青云小城之中居然藏有這么美麗絕倫的尤物,當真稱得上是禍國殃民的級數,他躲在荷葉之中悄悄欣賞。目光集中在這美麗絕倫的女郎身上,全然忽略了她身邊的青衣小婢。

那女郎伸出纖美如蘭花的手指,輕輕摘掉鬢角的白花,揉碎了花瓣,任憑花瓣隨風吹落到池塘之中,望著池塘中飄零的花瓣,芳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惆悵襲來,輕聲嘆了口氣,宛如春山的秀眉顰在了一處,一張俏臉美得如夢似幻。

胡小天看得癡迷,這女子的姿容比起霍小如也春蘭秋菊各擅其場,只是看她的裝扮似乎有重孝在身,聽她的嘆息,心中應該充滿了惆悵。

一旁青衣婢女道:“小姐,事情已經過去了那么久,您還是要想開一些。”

女郎輕輕點了點頭,黯然道:“我的命好苦啊!”她的聲音嬌柔婉轉,聽在耳中,如同有人用一支柔軟的羽毛撩撥你的內心,讓人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青衣婢女咬了咬櫻唇,想要勸說兩句,卻又無從勸起,正在此時,看到遠處有一人沿著九曲長橋走了過來,那人三十歲左右年紀,身材壯碩,身穿黑色武士服,頭扎紫色英雄方巾,腰間懸著一柄長劍,方面大耳,儀表堂堂。

看到他過來,那白衣女郎將俏臉轉向遠處,青衣婢女顯得有些惶恐,慌忙施禮道:“奴婢彩屏見過大少爺。”

那位大少爺根本沒有理會她,目光望定了那白衣女郎,微笑道:“弟妹,出來納涼啊!”

白衣女郎這才轉過身來,起身淺淺道了個萬福道:“不知大哥前來,失禮之處還望恕罪,彩屏,咱們走!”她明顯想要逃避這名大少爺,準備離去,卻被那位大少爺攔住去路,一臉笑容道:“弟妹別急著走,彩屏,你先回去,我有句話想跟樂瑤單獨說。”

彩屏面露為難之色,她不想走,可又不敢得罪這位大少爺,最后還是那白衣女郎道:“彩屏,你去園外等我。”

彩屏應了一聲,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那位大少爺望著樂瑤美麗絕倫的俏臉,表情顯得有些色授魂與,等到彩屏走后,他方才咳嗽了一聲向前走近了一步道:“樂瑤!”

樂瑤向后退了一步,咬了咬嘴唇道:“大伯,有什么指教?”這聲大伯實際上是在給對方一個婉轉的提醒。

大少爺道:“樂瑤,我弟弟英年早喪,我們萬家上下無不悲痛莫名,只是委屈了你。”原來這男子居然是萬家大少爺。

樂瑤輕聲道:“是我沒有那個福分,沒什么好委屈的。”

大少爺道:“樂瑤,我和我兄弟手足情深,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無論他在與不在,我都會好好照顧你。”

胡小天聽到這里差點沒笑出聲來,我曰,這老大伯也忒無恥了,看樂瑤的這身裝扮顯然還在服喪期間,你兄弟尸骨未寒,這邊你就開始**起弟媳婦了,你丫還有節操嗎?

樂瑤目光始終垂向地面,聲音無比冷靜道:“大哥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樂瑤還能夠照顧自己。”這分明是謝絕了對方的好意。

大少爺明顯有些心急,上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樂瑤的手腕,樂瑤用力掙脫開來,俏臉因為羞憤而變得通紅,怒道:“大伯還請自重。”

大少爺道:“樂瑤……”

身后忽然又傳來一陣咳嗽聲,一名中年人走入后花園中,他年約五旬,身材魁梧健壯,穿著褐色金絲刺繡的員外服,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面色紅潤,頜下三縷輕髯,滿臉正氣,儀表威嚴。

那位大少爺看到此人過來慌忙向后退了幾步,誠惶誠恐地垂頭叫道:“爹!”

那中年人冷哼了一聲,看了看他沒好氣道:“廷昌,你來這里做什么?”

那叫廷昌的男子道:“爹,我聽說弟媳身體不適特來問候。”

中年人冷冷瞪了他一眼道:“整天四處游蕩,游手好閑,讓我如何能放心將萬家的家業交給你?”原來他正是青云第一大戶萬府的當家萬員外。

萬廷昌垂頭喪氣,在老爺子面前唯唯諾諾,信誓旦旦道:“爹爹放心,孩兒必勵精圖治,盡心盡力經營好咱們家的生意。”

萬員外拂了拂衣袖,顯然對這個兒子極不滿意。

萬廷昌也不敢繼續逗留,慌忙向父親和弟媳告辭。

等到萬廷昌離去之后,萬員外一張正義凜然的面孔瞬間放松下來,面對這位千嬌百媚的兒媳婦變得眉開眼笑,和剛才不茍言笑的形象判若兩人,他柔聲道:“瑤兒,那混賬東西有沒有對你說過什么過分的話,做過什么過分的事?”

樂瑤慌忙搖頭道:“沒有,他只是剛剛才到,問候兒媳幾句罷了。”

萬員外道:“我自己的兒子什么樣子我自己清楚,以后他若是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跟我說,看我不打斷他的狗腿。”

樂瑤垂首道:“謝謝公公!”

萬員外盯住兒媳那張美輪美奐的俏臉,目光竟不舍得移動分毫,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樂瑤羞不自勝,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她躲避開公公的目光,小聲道:“公公,我先回去了。”

不意萬員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道:“瑤兒,別急著走嘛,我還有話想跟你說。”

樂瑤咬住櫻唇,拼命掙脫:“公公,您放手,若是被人看到了,又要招人閑言碎語。”

萬員外一臉淫笑道:“怕什么怕,這里是咱們自家的后院,外面我讓家丁守著,哪會有人敢在這時候進來,瑤兒……廷光雖然去世了,可凡事都有我在,萬家就沒有人敢欺負你,你信不信得過我?”他拽著樂瑤的手臂想往自己懷中拉來,樂瑤驚呼道:“公公,您不可以這個樣子,我是您兒媳婦啊……”

萬員外用力拉住樂瑤道:“廷光已經去世了,我是他爹,我照顧你當然是天經地義。”

“不要……公公,不要……”

胡小天目睹此情此景心中暗罵,老匹夫!簡直是**不如!看你丫生得道貌岸然,滿臉正義,可居然干出了調/戲兒媳的事情,不是人啊不是人!胡小天心中罵著,恨不能沖出去來個英雄救美,可這貨畢竟不是傻子,頭腦也不糊涂,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只要人家一喊,十有八九自己要落個被亂棍打死的下場。只能是忍字頭上一把刀,任他怒火心中燒。

萬員外被兒媳樂瑤美色所迷,全然不顧自己的身份,什么禮義廉恥早就被這廝遠遠拋在一旁,淫笑道:“瑤兒,只要你從了我,以后這萬家的女主人必然是你……”這廝嘴巴撅得如同豬嘴一般,想要吻上樂瑤吹彈得破的俏臉,樂瑤此時不知哪里來的力量,憤然掙脫開來,一把將萬員外推開了去,正色道:“公公還請自重!”她這邊義正言辭。萬員外卻依舊死皮賴臉,一步步向她逼近,笑得格外****:“瑤兒,到了此時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樂瑤一步步后退,來到池塘邊緣,她咬住櫻唇道:“公公,你再敢逼我,我就從這里跳下去。”

萬員外笑道:“你要是跳下去,我就跟你一起,咱們做一對落水鴛鴦……”話沒說完,樂瑤噗通一聲就跳了下去,萬員外吃了一驚,舌頭伸出去老長一截好半天也沒能縮回去,他是真沒想到兒媳婦當真敢跳,不過那池塘的水并不算深,只沒到樂瑤的胸口位置。

萬員外看到她身在池塘之中,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更是越看越愛,不過從剛才她義無反顧跳下去的情形來看,這妮子性情剛烈,也不能對她逼得太急。萬員外苦口婆心道:“瑤兒,你上來,有什么話好說。”

樂瑤用力搖了搖頭道:“公公,你再敢逼我,我今日便溺死在這池塘之中。”

萬員外剛才還說要跳下去跟她做一對落水鴛鴦,可事情真正發生之后,他卻沒有跳入池塘的勇氣,更何況公公調/戲兒媳之事雖然刺激,可終究不宜被他人知道,反正來日方長,也不用急于一時,只要她在萬府之中,終究逃脫不了自己的手心。想到這里,萬員外唇角泛起一絲陰險的冷笑,他點了點頭道:“好,我走,我走,你自己好生想想。”

“你走啊!”樂瑤尖聲叫道。

萬員外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轉身離去走了幾步,又心有不甘地回過頭來,看到樂瑤仍然站在水中,心中暗嘆,這兒媳真是不識時務,難不成真要給自己的傻兒子守寡一輩子,當個貞潔烈女?就圖一個毫無意義的貞節牌坊?萬員外離去之后,樂瑤失魂落魄地站在水中。胡小天躲在荷花叢中,望著她孑孓而立的背影,心中生出無限憐意,紅顏命薄,這樂瑤的命運也悲慘到了極點,丈夫不幸身亡,年輕輕的守寡不說,還要時刻面臨公公和大伯兩條淫棍的騷擾,想不到這世上會有如此不幸之人。

樂瑤在水中呆立了一會兒轉過身來,一雙妙目之中沒有一丁點的淚痕,胡小天本以為她會悲痛欲絕,可看到的卻是俏臉之上無比堅定的一張俏臉,樂瑤身上的白色長裙已經完全被浸濕,嬌軀的曲線玲瓏必現,完美無瑕,她一步步向池塘中心走來。

胡小天眼看她距離自己已經越來越近,心中暗叫不妙,這妮子該不是當真想不開要尋短見吧。

樂瑤的目光投向的卻是胡小天頭頂位置的皎潔白蓮,她走向這邊就是被白蓮的清麗脫俗所吸引,睹物傷情,正在感嘆自己的命運,可她突然碰到軟綿綿的一物,心中不禁打了個冷顫,望向水面卻見一頭黑乎乎的物體浮出水面,卻是剛剛被胡小天殺掉的獒犬尸體。樂瑤此驚非同小可,嚇得花容慘淡,張開櫻唇就要大聲呼救,胡小天眼看行蹤敗露,再也顧不上隱藏,從荷葉深處猛然撲出,搶在樂瑤發生之前掩住她的檀口。*******************************本章相當于平時的兩章,以這樣的方式來結束公眾期,醫統從下章開始就正式上架,以后的章節全都在vip中發布。2014年對章魚來說并不太平,兩本心血之作的先后被屏,是章魚十年寫作生涯中的最大挫折,寫作激情和熱情無疑受到了很大影響。所以才休息調整了三個月。雖然章魚過去曾經創作過多本歷史,可是在時隔六年之后重新拾起歷史,仍然感覺很多地方無法達到最佳狀態,筆力生疏,缺憾之處在所難免。所以章魚首先要感謝各位對我的包容和支持。是我在腦海中醞釀已久的一個題材,章魚力求寫出一個和過去不同的人物,寫出一個精彩的故事,章魚相信隨著我狀態的一點點提升,文章會變得越來越精彩。零點以后就是正式上架之時,章魚會在上架后連續發布三章,明第一天至少六更,既然上架就會拿出上架的態度。十月一日又是一個雙倍月票的開始,章魚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我,我會用我的努力來回報你們,最后呼吁,多多訂閱,多多打賞,多多投票!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醫統江山 通知


上一章  |  醫統江山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