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東京紳士物語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在翻車的邊緣反復試探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在翻車的邊緣反復試探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30日  作者:黑暗風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黑暗風 | 東京紳士物語 
東京紳士物語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在翻車的邊緣反復試探
您可以按“CRTLD”將“趣讀屋”加入收藏夾!或分享到: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在翻車的邊緣反復試探

←→下一頁

森夏如果是當策劃的話,那一定是當天就會出門被玩家打死,就算不被打死,第二天也會被老板開除的那種。

《刀劍神域》的坑逼設定在完整發售的時候,肯定是會經過一定程度修訂的,有些看似美妙,但實則不好用的系統,也會砍掉,而如果玩家有更好建議,或者開發組發現了更有趣的設定,之后也可能會加上。

例如增添個給npc設定好感度,讓玩家們不斷的去蹭npc什么的……

但那是未來的事情,至少此時此刻的森夏,還是對自己的設定挺有信心的,以至于在和千佳吃飯的時候,他都感覺自己有些飄。

“森夏君。”

“嗯?”

“我覺得如果你一直這個表情的話,是會被打的。”

“呃,抱歉抱歉,有些太高興了。”

森夏的表情真的很欠。

在離開會場的時候,森夏特地去看了一下現場,發現自己的場地真的是人滿為患,所以森夏很愉悅。

“詩音怎么還沒來?”森夏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你就那么惦記著我妹妹么?”千佳面無表情的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紅茶,“你知不知道,這種行為如果是在戀愛游戲里面的話,是會被柴刀的哦。”

“啊……現在的作者真是缺德,就喜歡往游戲里面加入一些奇奇怪怪的內容。”森夏撇開了腦袋。

“那還不是因為某人的功勞么。”千佳毫不猶豫的吐槽著森夏。

而森夏的表情也有些無奈。

自從他這邊出了一個日在校園,并且成為了爆款之后,這個游戲瞬間就有了很多跟風者。

很多游戲廠商,都因為這個游戲,而學會了那種往游戲之中摻屎的“妙招”。

很多游戲里面,如果玩家想要同時和很多妹紙交往,往往都會被妹紙砍死、毒死、悶死,最騷的是,有一個游戲里面,玩家若是坑爹的想要三心二意,但是又沒有把好感度刷上去的話,會被一個有著巨大胸懷的妹紙,抱在懷中悶死,名副其實的懷中抱妹殺……不對,應該是懷中抱漢殺。

當然,和日在校園一樣,把這種獵奇當成賣點的游戲還是比較少的,大多都是游戲玩梗而已。如果玩家不作死,那就肯定不會死。

但怎么說呢,玩家不作死……那還叫做玩家么?!

結果就是,很多游戲之中的這種作死結局都被人翻了出來,然后又有人追根溯源,結果人們發現,這種“男主角被柴刀”的鍋,還真就要森夏這邊去背。

“錯的不是我,是世界。”森夏義正言辭。

“久等了,姐姐。”

而就在這個時候,兩人也終于等到了千佳的妹妹詩音。

她剛剛卸了妝,然后換了衣服,頗有些疲憊的樣子。

“喲,詩音~”森夏朝著詩音打招呼,卻被詩音翻了個白眼。她沒有理會森夏,而是直接坐在了千佳的旁邊。

“誒?”森夏蒙蔽中。

“在舞臺上,當著全世界觀眾的面調戲了詩音,然后還沒有一點自覺么?”千佳一邊說,一邊伸出了腳,從桌子下面一腳踹在了森夏的肚皮上。

“啊……你說這個啊。”森夏低下頭,看了一眼從桌布下面伸出來的腳。

千佳倒也沒有穿著鞋子去踹森夏,而是將鞋子脫了,只留下被黑絲包裹著的腳丫子。

“那個是節目效果啦!”

森夏一邊說,另一邊卻忽然抓住了千佳即將縮回去的腳。

千佳渾身一震,然后抬起頭,瞇著眼睛看著森夏。

“嘁——”

詩音憤憤的撇開了腦袋,她的臉上滿是紅暈,似乎是想要看森夏這邊,但卻又有些羞怯的樣子。

“辛苦啦,詩音,剛剛還在拍照吧,來,這是菜單,想吃什么隨便點。”

詩音的cos活動并不僅僅只是cos初音未來就好了。

雖然初音未來的作品沒有在e3展會上特地說明和發布,但是相關的產品和宣傳也都已經帶到了會場,而詩音之前就一直在那邊當看板娘。

別說,初音未來的人氣,在經過了這一個月的積累之后,竟然還挺不錯的,不少人都去和詩音拍照留念來著,她之所以會這么晚過來,也是因為玩家太過于熱情,以至于脫不開身的關系。

“什么都可以點?”

詩音轉過頭,用微妙的目光看著森夏。

“啊,當然。”

森夏一邊說,一邊還低下了頭。

千佳那邊是一招不奏效,于是便又伸出了另外一條腿。

她的這條腿倒是沒有直接送入森夏的懷中,而是抵著森夏的膝蓋。

“真的可以?”詩音又說。

“請。”森夏伸出了一只手,將菜單往前面推了一下,示意詩音隨便點。

“不用這么麻煩。”詩音推開了菜單,然后招呼著服務員過來,“菜單上所有的菜式,都來一份。”

“啊?”

森夏終于愣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千佳那個抵著自己膝蓋的腳丫子正在往森夏的大腿內側滑動。

如果這一下被踩實了,那森夏有夠受的,但是他立馬夾緊了雙腿,壓住了千佳的小腳丫。

發現森夏這邊坐立不安,詩音的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如果你沒帶錢的話,那也無所謂哦。乖乖向我認錯道歉就好了。”

這是一家非常高檔的西餐廳,詩音注意到,餐廳的消費很高,而森夏的話……據她所知,森夏的錢,都被自己妹妹給收走了才對。

然而森夏這個時候,卻豪爽的朝著服務員扔出了一張黑卡,并用英語熟練的說道:“菜單上的所有菜式,一樣來一份。”

“are_you_sure?”服務員也驚了。

“當然,隨便刷。”森夏豪爽的說道。

服務員聽到了森夏的話,趕緊點了點頭。

一般來說,這種什么菜式隨便上,不是來找茬,就是腦袋有恙,但森夏既然已經提前將黑卡拿了出來,這說明對方應該是有支付能力的。不,既然是黑卡的話,那就是“尊貴顧客”了。

服務員畢恭畢敬的趕緊溜了,只留下一臉目瞪口呆的詩音。

“你這是怎么回事?!”詩音怒氣沖沖的看著森夏。

那感覺,就仿佛是發現了丈夫和偷腥貓在一起的表情一樣。

“雪乃也不是那么不講道理的人啦。我到燈塔國這邊來,雪乃就特地把這張卡給我了。”

不枉我這幾個月一直和妹妹拉近關系.jpg。

“……嘁。”詩音顯然有些不爽。

“哼哼~”

森夏很高興,他用桌布輕輕蓋住了身子,讓千佳的腳不至于露出在外面,然后又用另外一只手輕輕抓住了千佳的腳背。

意識到森夏即將做什么的千佳,頓時無法淡定了。

就算她外面再怎么高冷,也無法抑制住那種慌張。她似乎想要把腳縮回來,但是詩音就在自己的旁邊,她不敢用大動作,結果就是正中森夏的下懷。

森夏的手指,即將觸碰到千佳的腳底。

“你一直在動,是不舒服嗎?”忽然,森夏聽到詩音那邊的聲音。

可是,等森夏轉過頭去看向詩音的時候,詩音又撇開了腦袋,“別誤會,我只是擔心你等一下沒辦法把那些菜都吃掉而已!”

“咳——沒什么。就是稍微活動一下。而且我特地吩咐了要少一點分量,如果只有一口的量,每一個菜品都嘗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雖然減小份量不可能降價,但至少不會浪費食物來著。

“……”詩音別扭的轉過了頭,“真是的,我只是隨便說一下,你為什么一定要真的全部點,你是傻子嗎?”

“沒什么啦,如果詩音能夠開心的話,我覺得就算再多花上十倍的價格,也無所謂哦~”

“誒誒誒?!”詩音有些慌亂,“你是笨蛋嗎!!!”

剛剛說完,她似乎就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于是趕緊縮了縮腦袋,瞪著森夏這邊:“呆子!白癡!傻瓜!笨蛋!”

連著罵了森夏好幾句,她又不淡定的拿起了菜單,似乎是想要看看這菜單上究竟有什么。

森夏臉上露出了笑容。

一方面這是因為詩音這好懂又有趣的表現,而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再度制住了千佳。

就在詩音剛剛說話的時候,森夏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以至于被千佳再度逃走,并且趁虛而入。

但她兩條腿都伸到了森夏的身體上,森夏反過來,一下子竟然就直接夾住了千佳的兩條腿。

他雙手垂下,裝作不經意的樣子,但實則已經抓住了千佳的兩個腳踝。

手掌與黑色之間的那種觸感有趣而美妙,他用大腿夾住了千佳的小腿,雙手稍微放松一點,輕輕婆娑起來,逗弄著千佳。

而后者這個時候的表情,卻又似乎不似剛才那般驚慌。

沒有表情的少女,用一種無機質一般的目光凝視著森夏,弄得他甚至都有些心虛了。

果然,千佳學姐還是這個目光有壓迫力啊。

姐妹兩人雖說有些相似,但是雙方之間的性格卻又截然不同,這一紅一藍的兩個獨立的個體,這兩種交相輝映的色彩,著實是他有一種沉迷其中的感覺。

“好、好多……好貴……”

詩音這個時候已經看完了菜單。

這家店是千佳選的,菜式很多,但是卻也非常昂貴。

什么松露、鵝肝醬就不說了,就算是那些牛排羊排羅宋湯什么的,價格都上天了。

而最可怕的還是酒水,那些價格才是更夸張。

不過還好,森夏只是所有菜式上了一遍,酒水還是沒要的。

不如的話,詩音恐怕就更加坐立不安了。

“可惜其他人沒空,不然大家一起來的話,或許更有趣哦。”森夏一邊開口,一邊看向了千佳。

現在旁邊只有一個詩音,自然是不會怎么露餡,但如果旁邊還有麗華等人的話,那千佳這時候恐怕已經被發現了。

“啊啦啦,我們姊妹兩個,還不能滿足你那骯臟的**嗎?你這家伙,**究竟是有多么龐大啊。”千佳一邊說話,雙腳還一邊朝著森夏這里用力。

這一次森夏放松了一些。

雖然千佳是在蹭自己,但怎么說呢,這感覺還是挺……爽的……

“什、什么叫做姊妹兩個啊……姐姐,你不要說奇怪的話啊!”詩音有些微妙的心虛。

看到詩音這個模樣,森夏的臉上不由得顯現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啊!”詩音沒好氣的說道。

“我只是覺得詩音你的表情真是很好懂呢。嗯,我喜歡哦。”森夏覺得詩音的表現真是挺有趣的。

“去死一百遍啊!”

“就算是死掉一千遍,我也要說——詩音你很可愛哦,這可是不容撼動的真理哦。”

“唔……”

森夏一本正經的說話,讓詩音忍不住又撇開了目光。

如若不然的話,詩音恐怕真的會羞憤得大喊大叫吧。這地方可是高檔的西餐廳,詩音正在克制自己在這里吵鬧的沖動。

“就算是羞憤的樣子,也很可愛哦,詩音醬~”

森夏一邊說,一邊卻惡趣味的也伸出了一只腳,用膝蓋和小腿朝著千佳示威。

“什么都是很可愛,你也就只知道這種奉承話而已了!”詩音撇開了頭。

“總之就是很可愛。我不能違背自己的內心啊。”森夏輕笑,“如果說詩音醬的壞話,我自己也會無法原諒撒謊的自己的啊。”

詩音看著森夏,那眼神就仿佛是在說“你有病嗎”這樣的話。

“我說的是真的。”森夏補充著。

“信你有鬼!”詩音不屑的撇開了臉。

“那我為什么要騙你呢?”森夏的腳被千佳撥開了。

“你夸獎我,是為了討好我姐姐吧!”

“如果千佳學姐不在的話,我也會說這樣的話哦。如果你不滿意的話,哪怕一千次、一萬次,我也可以說給你聽哦。”

森夏裝作換了個姿勢的樣子,再次抓住了千佳的雙腿,這一次,他大膽的把手伸到了千佳的小腿肚上。

“抱歉,我好像說出了,詩音你并不是可愛。”

“是非常可愛哦,就仿佛是如同小天使一樣的迷人而富有魅力,我啊,其實已經被你給迷住了呢~”

“唔?!!”少女驚愕的轉過頭,臉頰通紅。

而另一邊,千佳忽然掙脫了森夏,腳后跟往里踹了出來,距離前端,僅有0.001公分。

差點翻車……

寫設定集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什么不對,然后發現忘了發更新。

二合一的喵~

20092014海量小說閱讀網東京紳士物語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在翻車的邊緣反復試探


上一章  |  東京紳士物語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