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東京紳士物語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3日  作者:黑暗風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黑暗風 | 東京紳士物語 
東京紳士物語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小說:、、、、、、、、、

某監獄の戰艦問題,森夏沒有繼續考慮。

時間還很長,不急于這一時半會兒。

在現場又待了一會兒之后,森夏就回到酒店了。

“……你們這是在做什么?”剛到酒店這邊,森夏就注意到,麗華和蜜特兩個人正坐在桌子面前,蜜特一臉懷疑人生的樣子,麗華則是一臉無辜。

森夏走了過去,這才恍然大悟:“啊,是游戲王啊。”

兩個人這個時候正在打牌。

是游戲王。

“十連敗……”看到森夏回來之后,蜜特就朝著森夏,一臉面無表情。

“……”森夏無言的走了過去,然后輕輕拍了拍蜜特的肩膀,安慰了一下對方。

麗華在玩游戲方面,有著不科學的強運和強反應力和強智力,簡直就和開了修改器一樣。

所以想打贏開始熟悉規則之后的麗華,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好像也有紙牌游戲?”看著兩人的紙牌,走在森夏后面進來的千佳似乎想到了什么。

“有好幾個原案,但基本都沒有做,只有幾個比較小型的卡牌游戲可能會上。”森夏說道,“以后可能會有吧。”

做的比較好的卡牌游戲有很多,對戰類里面比較著名的,大概有三個。一個是萬智牌,一個是影之詩,還有一個則是爐石傳說。

嗯……沒錯,雖然同樣是卡牌游戲,但是游戲王在森夏這邊并不算比較好的卡牌游戲。

也不能這么說,應該說,這三個游戲,主要是在網絡上比較厲害,而游戲王這款游戲,主要是來自實體版本,網絡上的發展,并沒有實體版本那么好。

“你們也要做卡牌游戲?”蜜特十連敗之后,已經沒有興趣和麗華對戰了——對抗強敵很有趣,但是純粹被虐就完蛋了。

蜜特已經被虐到懷疑人生了。

之前在抽卡的時候,自己這邊都幾乎完全穩了的一句,麗華竟然神抽出了黑暗大那個法師,直接無條件勝利了,你敢信?

但沒辦法,強運就是能為所欲為。

“是網絡卡牌的模式。”森夏說道,“目前在做的一個是準備和之后的《三國演義》同步推出的三國殺系列。嗯,規則比你們玩的這個要簡單很多。”

三國殺算是桌面游戲的經典了,但是這個游戲依然是面對某東方大國以及周邊地區的一種模式。

森夏真的想做的,其實是爐石傳說這種類型的游戲。

說起來,爐石傳說、萬智牌和影之詩,這三個游戲之間,都有一種異曲同工的微妙,算是同一棵樹上開出的不同花吧。

“之后我們還會做更多的卡牌游戲,但依然是以網絡游戲為主。”森夏說道,“但和游戲王這種,差別比較大。”

說起來,昆特牌似乎也是一個比較有趣的游戲,倒是也不錯。

“不做實體卡?”千佳好奇的問道。

“可以做,”森夏說道,“但肯定不會是和現在的這種模式一樣。實體版本的入門標準會很高。”

實體卡的話,森夏更想做成類似街機游戲的模式,就和《三國志大戰》一樣。這個游戲里面,沒一張卡都有IC芯片,所以可以在街機上面運行,帶給玩家真正的戰斗體驗。

森夏這邊曾經詢問過世嘉能不能做到這種程度,但后來看過方案和結果之后,森夏發現表現力度和想象的有些差別,所以暫時沒做。

“不都一樣的么?”蜜特有些奇怪。

“有區別的,”森夏說道,“實體的話,HP和各種數值都要自己計算,容易出錯,而且很多效果,玩家不一定都能夠搞定。網絡游戲的數值是死的,這一點比較好做,但是實體版本就做不了了。”

“所以更適合實體版本的,大概就是跑團游戲之類的吧。”千佳說出了想法,“嘛,說起來,我們也有跑團的軟件吧。”

“有,但那不算游戲。”這是猿渡孝之拿貨開發的平臺,作為一個小眾的東西,這個跑團軟件雖說人比較少,但倒是挺火爆的——因為這對跑團玩家來說,可是不可多得的簡單便利的社交軟件。

因為不是游戲,所以玩家可以隨口口胡。

但卡牌游戲就不沒轍了,這是客觀規律。

“當然,實體版本的卡牌也是有好處的,我們可以自定規則玩。”

村規是桌游的一部分,你們網絡游戲做得到嘛?

“不過你說你們有個三國殺?已經做好了?”愛麗絲湊了過來,“我能見識一下嗎?”

“這個……我問問小馬哥。”

這游戲是小馬哥那邊開發的,當然,基本理念是森夏這邊確定的。

森夏打電話通知了小馬哥,正好,小馬哥也快回到酒店了,所以說好了事情之后,大家就一起去迎接小馬哥了。

因為游戲還在開發中的關系,所以這個游戲小馬哥并沒有拿出來,但是他的筆記本上面也有DEMO,玩一下還是沒有問題的。

別說,在說清楚玩法之后,幾個女孩子就被這游戲迷住了。倒是那邊的森夏和小馬哥兩個漢紙被晾在了一邊。

“一起去喝點?”森夏湊到了小馬哥的身邊。

“好。”小馬哥點點頭,然后一起來到了酒店的咖啡廳。

“E3感覺怎么樣?”森夏問了一下小馬哥。

“很厲害,這里制作的才是真正的游戲。世界很大,我們很小。”

突然口蹦金句的小馬哥,險些沒讓森夏嗆到。

“別妄自菲薄,某東方大國是世界上是最大的游戲市場之一,只不過這個市場現在還在醞釀,而你們就是醞釀游戲的人。”森夏對小馬哥說道。

“國內的情況我知道,但基本要走單機非常困難,未來要做的話,也是以網絡游戲為主。”

小馬哥有些感嘆。

這條世界線的小馬哥和另外一條世界線的小馬哥,經歷也是不同的。

這條世界線的小馬哥之前就代理過單機游戲,有著方面的基礎,對于游戲方面也有自己的夢想。

所以這只小馬哥對于游戲的感情是比較深刻的。

國內的游戲市場一片混亂,那些開發單機的人都是在用愛發電,但自己家這里,幾個網絡游戲下去,一年流水就好幾個億,實在是有些黑色幽默。

國內市場的畸形,讓小馬哥有些說不出話。

“國情如此。”森夏說道,“而且網絡游戲,咱們也可以做很出色嘛。”

說起來也怪,網絡游戲在某東方大國很火爆,但是很多人進了網絡游戲之后,卻偏偏都喜歡單刷單打,就當單機在玩,那些網絡玩法,實際上也是為了游戲的獎勵,而并非是主動去玩,但這些人若是去玩單機游戲,那是決計不會的。這一點有時候挺微妙的。

所以,這不僅僅只是歷史遺留問題而已,這實際上是一個很微妙的感覺。

未來的手機游戲其實大多也都是如此,說是“網絡游戲”,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單沒有社交的單機玩法,但這些人也是決計不會去玩單機游戲的那種。

所以森夏決定不去糾結這種問題。

“單機游戲做不下去,那你為什么就不能將網絡游戲做得和單機游戲一樣有意思呢?”森夏說道,“用單機游戲的規格去做網絡游戲,也是可以的嘛。”

“單機游戲的理念和網絡游戲不太一樣。”小馬哥想要給森夏解釋,但是剛剛說了一句,他就意識到,眼前這位其實比自己更懂,所以他后半句硬生生就給改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做。”

“理念是一樣的——讓玩家玩得爽,我覺得這是一定的。玩家喜歡某個游戲,一定是從中得到了什么。和人攀比的優越感、被故事溫暖的幸福感、拯救世界的成就感、看到奇葩劇情的愉悅感。玩家想要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森夏給小馬哥灌了一大碗雞湯。

其實這些雞湯沒啥意義,但是給小馬哥灌雞湯……就是有意義的啊!

“是我忽視了啊……”小馬哥點了點頭,表示是之前的自己太過于傲慢了。

“就比如DNF的故事,我覺得單獨拉出來的話,說是冒險者的故事,做成單機橫版過關,我覺得也可以嘛。”森夏說道,“游戲之間都是有共性的,不同的地方不同處理,理念上可以一樣的。”

游戲制作人和資本家之間是存在矛盾的,前者希望做出好游戲,后者則更考慮游戲盈利。

但如果是后者用愛發電的話,倒是能做出一些有趣的內容。

“而且,玩家本身就故事的主角。嗯,我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吧。《美麗新世界》里面,玩家們都是屬于自己的主角,很多玩家都喜歡把自己在游戲里面的經歷寫下來,然后做成故事。我記得有個玩家在游戲里面就專殺哥布林怪物,但是對于路過的魔王卻直接無視,這樣的故事也很好玩嘛。”森夏隨口說道,“無論是單機還是網游,這之間并沒有很清晰的界限,說好故事、做好游戲玩法,這才是最重要的。”

網絡游戲更重視游戲玩法,而單機游戲則在意游戲劇情,其實這是不同的。

但給小馬哥灌雞湯還是挺好玩的。

“對了,你們做完DNF之后,有沒有新打算?”森夏又問。

“大的項目暫時沒有。”小馬哥說道,“但最近那邊的市場不太平。”

“想做《刀劍神域》不?”森夏又問。

“刀劍神域……?”

聽到這個名頭,小馬哥眉頭一跳。

這游戲的質量可以說是高到嚇人。

如果真能夠做這個游戲的話……這么好的事情,小馬哥也有些躍躍欲試了。

“如果可以的話,等你回去之后,就可以開始組織一波宣傳了。咱們這游戲明年開,現在這點時間,夠你準備的。”

小馬哥并不知道,再過幾個月,就有一款名叫《傳奇》的游戲出現。

這個游戲是一款非常重PVP的游戲。

關于這款游戲的話題,在另外一條世界線很多。

有人說這是《天堂》的山寨版,也有人說抄襲《暗黑破壞神》,還有人說這游戲引發了外掛狂潮,但依然有人說,這是經典。

這款游戲里面有很多內容都是未來的網絡游戲不敢做的——至少在游戲里面死掉之后裝備就可能掉落這一點,未來的游戲很少敢做。

森夏對于這游戲并沒有什么興趣,因為《傳奇》這游戲不夠大,不夠容納森夏那天馬行空的想法。

但森夏就想看看,如果在《傳奇》推出的同時,《地下城與勇士》,還有自家的《刀劍神域》也推出的話,不知道會有什么化學反應。

嗯,森夏就是喜歡搞事。

他對于《傳奇》這游戲,不討厭也不喜歡,但他也認同,這款游戲能夠火爆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在當時并沒有能打的網絡游戲能夠與之爭鋒。

所以,森夏就想要看看,當泥石流澆到了這沸騰的開水之中后,會發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

嗯,簡稱……搞事。

雖然森夏對標的是《魔獸世界》,但是這并不妨礙森夏與這邊的《傳奇》進行不對等的戰斗。

“某東方大國那邊的網絡游戲市場大有可為,代理一下這游戲,不錯吧?”森夏又說。

“嗯,真可惜。但那邊的計算機性能不一定夠,一般玩家不會去高配電腦……”小馬哥呢喃著。

“沒事。”森夏說道,“麒麟電腦能運行就好了。”

兩三千的麒麟電腦能跑的游戲,換成正統電腦,可能要七八千大洋。

雖然看似很離譜,但后者比前者要兼顧的東西很多,單純性能上,后者可能不如前者。

這就好像是一萬塊的CPU配合集成顯卡,玩游戲還不如100塊的CPU配1000塊的顯卡。

再說了,麒麟電腦本來就是DCP的異形態,森夏這邊的游戲,不對DCP進行優化是不可能的。

“可以試試。”小馬哥覺得有門。

“哦,對了,三國殺這游戲能按時搞完嘛?”森夏又問。

“正在收尾,這工作量不大,現在看動畫什么時候出。”

“嗯。”

森夏點了點頭。

而此時此刻,在某東方大國的魔都。

一部作品剛剛播放完畢,此時此刻,片尾曲正在緩緩響起……

“云行在天,浪行在川……”

可以公開的情報:

夕顏其實很多時候都在,但是作為女仆會降低存在感,有時候森夏也會下意識忽視自己的小女仆。

也正因為如此,其實夕顏手上有很多森夏的黑歷史,她對森夏黑歷史的掌握,僅次于森夏的老媽和雪乃。

恭喜IG。

二合一的喵~

相關、、、、、、、、、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__都市小說東京紳士物語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搞事當然不能就在一個地方啦……


上一章  |  東京紳士物語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