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一指成仙 >> 目錄 >> 第一零六九章 落水澗的秘密

第一零六九章 落水澗的秘密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31日  作者:潭子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潭子 | 一指成仙 
一指成仙 第一零六九章 落水澗的秘密
小說名稱

小說作者

關鍵字

第一零六九章落水澗的秘密

第一零六九章落水澗的秘密

“師父,今天我在跟您一起睡。”

嚴星舞蹬蹬蹬地跑到盧悅的房間,爬上了塌,抱住她的腰,“您不能趕我走,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想跟著您。”

一個月的時間,對于仙人來說很短,可是對她來說,卻是短短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不論她多想它慢點,它還是到了。

明天師父就要走了,她也要走了,嚴星舞好生不舍,“師父,您也舍不得我吧?”

盧悅拍拍她的手,輕輕嗯了一聲,“你的藍師父早就到了隱仙宗,她什么都準備好了,不用怕。”

“師父,我不怕,我就是舍不得您!”

生活再艱難,能比她之前艱難嗎?嚴星舞真的沒怕過。

盧悅一笑,把她攔摟著,“我其實一直都不是一個好師父,可能是你師祖不稱職,所以我也總想偷懶。”

“師父……”

嚴星舞不愿意了,“在我心目中,您是最好最好的師父。”

“哈哈!”盧悅大笑,“怪不得你管師伯他們那么氣我。”

徒弟不是她教的,結果,某些人累死累活,卻沒得著什么,“傻丫頭,雖然我可以是你最好最好的師父,可這世界大著呢,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將來你會遇到更多更好的良師益友。

他們每個人的出身,都會造就他(她)獨特的性格,你只要好好觀察,就會發現,原來世界可以那么奇妙!”

“師父,那您觀察了很多人嗎?”

嚴星舞好奇,她的師父行事可跟別人都不一樣。

“我……?”

盧悅的笑容慢慢斂去,“我跟別人不一樣,而且,你也不能學我,這世上,你學任何人都可以,哪怕學你的父親,都不能學我。”

她的出身,跟這世上的所有人都不一樣。

“我就是想活著,”她摸了摸她的小臉蛋,“我祖爺爺曾經說過,人只要活著,就要努力改變,可以輸,但是不可以認命。”

說到這里,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沒有認命,可是……最后還是輸了。我也不想認命,雖然努力的結果,還不知道有沒有用,但努力了,總比不努力的好。”

盧悅不知道,谷令則一直在幫她努力。

三千城又多了一塊禁地,層層禁制由流煙仙子和紀長明親自設下,哪怕他們倆,想要出入禁地,都得另一個人的令牌。

唯一能自由出入的,只有谷令則。

再次吸收完所有的植傀眼睛,九幽冥眼中流淌著隱隱的清涼。

“再來!”

“不行了。”

姹羅和幽羅同聲反對,他們的眼睛有些痛了,“竭澤而漁不是你想要的吧?我們要是再受不住,變成天幽珠,你可就再也不能升級眼睛了。”

谷令則冷冷看了他們一眼,“你們是不是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

姹羅和幽羅臉上同時一僵。

“那些小噬鬼為什么變成天幽珠,你知,我也知。”谷令則素手輕拂,幾片樹葉吸到手上,“要不要看看?”

樹葉在她手中,慢慢變成冰棱,里面閃著一些他們害怕的畫面。

“你們怎么吞噬我不管,但眼睛……”

話音未落,平靜的密林中,突然好像活了過來,一只只綠眼,在黑暗中睜開了。

谷令則微微一笑,額中的豎眼閃過一層幽光,綠眼影像全往那里印去。

半晌,她才站起來,“半年,半年之后我們接著來。”

姹羅和幽羅焉頭耷腦,原以為,讓小子們變成天幽珠,她能少用一些,沒想到,他們做的手段,全在人家的眼里。

“閻王之眼,怎么會有傳承?”

說這話時,幽羅看了一眼被谷令則最后捏碎的三片葉形冰凌。

姹羅四望一下,這里現在只剩他和幽羅了,他們不可能再吞噬,所以她也不會再監視了吧?

“你到過禁地嗎?”

“怎么沒到過?”幽羅有氣無力,“你說我們要不要把兩界山的事,跟她說說,要不然,幾千上萬年都這樣,不死,我們也差不多了。”

不讓吸收世間生靈,他們就等于要透支生命給她弄眼睛。

“說了又有何用?”姹羅嘆口氣,“兩界山才出世多久,她又不是陰尊,進不了那里一切都白搭。”

“那你說,兩界山里的那個石像,跟她有沒有關系?”

兩個大噬鬼完全沒看見,腳下的一片草葉,動了一動。

“誰知道。”姹羅對著月華長吸一口氣,“我只知道,沒了小噬鬼,又不能吃肉,我們就只能靠著這個活著了。”

“我還可以讓你們現在就變成天幽珠。”

谷令則的聲音突然再臨密林,身影幾閃,又站到他們面前,“老老實實把你們所知的閻王之眼說出來,否則……”

盧悅從古雷宗回來,說九幽冥眼是閻王之眼,這事,師父和拂梧前輩,都有某些古典籍中看到過。

只是細問,她們卻又不能完全說清楚什么叫閻王之眼。

不論是三千城的典籍,還是慈航齋的典籍,所有有關仙界上古的玉簡,只要殘存下來的,都被保護的很好。

此二者,她都翻了,記載閻王之眼的,全都一帶而過。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既然記載了,為何又不詳盡?好像那東西,被刻意隱藏了一般。

谷令則明白自己的九冥幽眼,曾經是妹妹所化,如果是閻王,那除非妹妹的原身,跟閻王有關。

就像她當年能從黑暗之地,做為有緣人進到黃泉客棧,而她在那里一呆幾十年,卻始終沒找到一樣。

現在從噬鬼口中知道兩界山里,還有一個連他們大噬鬼都不能進的禁地,谷令則不能不好奇。

時隔十年,她又到了慈航齋。

妹妹難得休息了一個月,現在的心情應該還不錯,總不能再攆她。

谷令則選擇的時間非常好,正是戌初。

到的時候,盧悅圍著菩提樹轉圈,準備過一會就休息的。

“你怎么來了?”

雖然姐姐沒說話,可是氣息太熟悉。

“咦?我不能來嗎?”谷令則走到她身邊,“泡泡和九命呢?”

“跟飛淵到青冥海玩了。”

“噢!那你到過青冥海嗎?”

盧悅抿了一下嘴巴,她到那里有個屁用,又看不見。

“呵呵!看到你這么郁悶,我猜飛淵比你郁悶要更多一百倍。”

谷令則不厚道地笑了,“說好的,一個月出去玩的時間,結果呢,被你耗在了仙盟坊市。他有說下次什么時候,再帶你出去玩嗎?”

盧悅翻了個白眼,不理她。

“我原來還以為,現在過來你心情正好。”谷令則才不管她什么表情,笑意滿滿,“看樣子是算計失誤啊!”

她嚴重懷疑,某人帶九命和泡泡去青冥海,是為了下一次出去玩做準備。是賄賂他們,下次別搗亂。

“慈航齋又不是我的,”盧悅微有別扭,“愛來不來。”

“嗯,我也是這樣以為的。”谷令則笑著趴到她肩頭,“盧悅,我想你了。”

盧悅側目,自家姐姐,感情一向內斂,現在這樣直白,“發生了什么事?這話不是一直是我說的嗎?”

“嘁!”淡淡的月光下,谷令則一臉郁悶,“這話你是經常跟蘇淡水他們說,可從來沒跟我說過。”

“是嗎?”盧悅好笑,“那我現在說,你來的正好,我也想你了。”

谷令則笑。

“肉麻完了。”盧悅知道她正常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說正事吧,你到底因為什么來?”

“嗯!聽說慈航齋的落水澗非常好玩。”谷令則微瞟了一眼四周,“我想下雨的時候,你帶我去玩玩。”

上一次,妹妹怪自己告狀,被拂梧大師和紀前輩輪流教訓,然后愣是小氣地沒帶她去玩。

“行啊!有雨的時候,我跟師父說一聲,我們一起去玩。”

盧悅眼睛一轉,順著姐姐的話說。

散完步,兩人回到層層禁制的小院,谷令則終于又按下了二界山的事,“今天晚上,我陪你一起修煉。”

兩界山不出,她們去不了那里,現在說好像也沒用,反而有可能影響妹妹好不容易平復的心境。

“……行!”

盧悅無可無不可,姐姐的修為比她高,再一個閉關,可能都要進階玉仙了,能過來助她修煉,當然最好。

坐到塌上時,二人兩掌很快相合。

谷令則的靈力帶動妹妹的,“我也確實有點問題想問你。”

“說!”

“你還記得黃泉客棧嗎?”

“嗯!”

“在那里,你有沒有什么熟悉感?”

盧悅的眉頭攏住,她體內的靈力,在好像同源的第三丹田帶動下,已經迅速運轉了起來,“沒,當時我都要被那個破地方嚇死了,后來不是都跟你說了嗎?”

三心二用耗心神,心神耗多了,損精血,她每天要寫經,沒時間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再說了,黃泉客棧就是有再多的秘密,也與現在的她們無關了,因為大家誰都回不去。

“……噢!”

谷令則不無失望,睜開的九幽冥眼,不論怎么努力想要送出,都與妹妹沒有一點感應。她在心里嘆口氣,幸好沒把兩界山禁地的事說出來。

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們彼此的運氣,天在谷令則來的第四天,就下起了雨。

盧悅跟拂玥師叔說了一聲后,就與姐姐往這里來。

“把外面的法衣脫了,跟我一起進沙里吧!”

谷令則也好奇這個被師父夸贊的地方,聞言老實脫衣,赤腳踩進深沙里,突然而至的那種細細軟軟溫溫,讓她忍不住揚眉,“盧悅,那次我在這里四個月的時間,下了十七次雨,你居然都不帶我過來。”

她有一種磨牙,想打妹妹的沖動。

盧悅笑,“那能怪我嗎?你沒來,我也沒來呢。算起來,還是我吃虧了。”

“你吃虧?”谷令則腳尖一旋,一下子把她跘倒,往深沙里按,“分明是你小氣,還敢這樣說話?”

盧悅外呼吸轉內呼吸,把她也拖著,有意往深沙里去,“別吵,要是吵的聲音太大了,聽雨魚就不出來了。”

第一次的時候,就因為九命和泡泡太吵,聽雨魚沒出來。

“非常好吃?”谷令則望望快要淹到頭的白沙,傳音問她。

盧悅悶笑一聲,“九命第一次吃的時候,把舌頭都咬了。”

“怎么抓?”

她把神識放了出來,可是沒看到任何魚。

“不知道,是泡泡和九命抓的。”盧悅很高興自己不用出力,只管吃就行,“這一次就靠你了。”

谷令則無語。

沙里的感覺很舒服,她不相信,泡泡沒給盧悅留點存貨,所以只打算享受生活,正要更往下潛潛,流沙的速度突然加快了。

“咦?”

盧悅在這里泡過好多次,從來沒遇到這種情況。

沖刷身體的感覺,跟平時不一樣,她一把伸出。

谷令則只看到,有什么東西在盧悅手上一跳。

“魚群!”盧悅大喜,“快抓!”

剛剛那滑滑的感覺,絕對是聽雨魚,因為泡泡和九命抓到后,她曾用手摸過。

谷令則忙伸手,很快兩個巴掌大的小東西,就被她抓了,可是在沙中,她看不到它們什么樣,好像它們也是沙子一般,若不是掌中一跳一跳的小東西想要逃竄,她還不敢信呢。

“放儲物戒指行嗎?”

“行,但要用玉盒裝。”

谷令則很快放過一條魚,摸出一只玉盒,在有感覺的地方一舀。

里面到底是沙多,還是魚多,她搞不清楚,所以,九幽冥眼不由自主地打開。

掌巴大的扁魚,按理來說,應該與沙混在一起。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她們身邊的流沙,似乎都是小魚苗。

聽雨魚的由來,一直是個迷,直到現在,據說慈航齋,也沒摸清楚。

“抓到了嗎?”

盧悅看不見,還滿是期待地問。

“啊?噢,抓到了。”谷令則迅速抓了三條大的,蓋上玉盒,“盧悅,九命和泡泡在這里有發現過什么嗎?”

如果白沙就是聽雨魚,慈航齋怎么就一直沒有發現呢?

還是發現了,卻一直裝不知道?

“發現什么?”盧悅奇怪,“他們每回抓魚的時候,都要一動不動等半天,現在有魚群,你再多抓點。”

她把抓了的兩條,遞向姐姐。

谷令則隨手接下,放進另一個玉盒里,拉住盧悅,“難得有魚群,我們去看看它們從哪里來的好不好?”

盧悅一笑,“好啊!”

下雨的時候,在沙中潛行,其實跟在水里差不多。

可是半晌之后,谷令則好像還拉著她往下行,盧悅不由有些困惑,照她們的速度,潛了十幾里,都有可能呢。

“你……你發現了什么?”

停下的時候,她忍不住問她,“到底怎么了?”

地面好像是硬硬的感覺了。

谷令則的腳輕輕地在地面劃過,聽雨魚讓開,幾面殘碑露了出來。一指成仙 第一零六九章 落水澗的秘密


上一章  |  一指成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