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一指成仙 >> 目錄 >> 第一零八一章 生無可戀的無邊

第一零八一章 生無可戀的無邊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2日  作者:潭子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潭子 | 一指成仙 
一指成仙 第一零八一章 生無可戀的無邊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一零八一章生無可戀的無邊

面對早早,盧悅也不知道為什么,總是能想到當初的魔靈幻兒。塵↙緣↘文學↘網那個幾次欲置她于死地,最后為了域外饞風,又回頭找她合作的傻女子。

一生癡情,換來那樣的結局,哪怕她這個仇人,也不能不唏噓嘆息!

所以,對早早她總有種莫名的復雜感情。

被洛夕兒捶了幾拳的盧悅苦笑不已,“跟隱仙宗談的如何了?”

無邊的突然冒頭,以致反而放了生平最大敵人,她想,若是無邊曾經的樹靈有靈,也要吐口血的。

“嗨!別提了。”

洛夕兒一幅一言難盡樣,“不管我們提什么條件,丘掌門倒都愿意答應,可你不知道,他們現在的糟心樣。

唉!你知道的,無邊的繼任樹靈始終無法與仙樹結合,現在又出了這件事,丘掌門懷疑無邊曾經的祖靈沒有完全消散,現在的仙樹好像生無可戀,要自殺般,據說,好些枝葉都要枯死了。”

盧悅沒想到這么嚴重。

“以前你能勾通仙樹,也許還能想想辦法。”洛夕兒看看她不能視物,卻還璀璨明亮的眼睛,心中又嘆了一口氣,“現在……他們就守在仙樹處,跟它說話,跟它苦求……唉!”

要是三千城也有這樣的祖宗,她也得鬧心死。

“那……現在的樹靈前輩呢?”

“他受仙樹的影響最大,據說……要散了。”

盧悅蹙眉,隱仙宗的無邊仙樹關系重大,不說她曾在這里受惠,就是她還偷了仙樹一直想要的東西,也差了人家的一斷因果。

更何況嚴星舞的靈根資質,還需要在這里成長。

否則當了她的徒弟,她以后會自卑死的。

“……陪我去看看吧!”

“你?算了吧!”洛夕兒不想朋友也跟著一起糟心,“你就跟早早說,我們少要一點東西吧。”

不能在人家的老祖宗要死的時候,還發人家的財。

“你還沒跟藍靈說上話吧?當時隱仙宗幾位長老,其實都偷塞給她防御仙符了,只待早早有危險,她不是隱仙宗人,能馬上進去相救。”

大家到底還是盟友,洛夕兒不想把事情做絕。

“這事……包在我身上。”

盧悅抓住洛夕兒的手,“幫我拿一樣東西,小指的儲物戒指里,有兩個用藍色寒冰玉制成的玉瓶,拿一個出來。”

洛夕兒拽過她的手,隱形儲物戒指隨盧悅的心動,在她面前顯現,“這是谷令則好早以前送給你的?”

“嗯!快拿吧!”

“不拿!”洛夕兒一口回絕,她可是知道,這姐倆的好東西基本全在隱形戒指里,“你先說清楚,要拿的東西是干什么的。”

如果是寶貝,她堅決不能讓她霍霍。

盧悅無奈了,有人當管家婆當習慣了,如果眼睛能看見,嚴重懷疑曾經漂亮到空靈的仙子朋友,現在的眼里,全是仙石和寶貝。

她嘆口氣,貼到洛夕兒耳邊傳音,把當年拿了一部分無邊最喜歡的綠液之事,解釋一遍。

這種在人家宗門里,偷人家的寶貝,然后再拿人家的寶貝,救人家的仙樹的事,可不敢再透給第二人知道了。

“你可真是……”

洛夕兒才覺得這人是錢串子中的錢串子呢,“既然偷了,干嘛還拿出來?萬一人家認出來,你怎么辦?”

到時候,哪怕有拂梧大師和紀前輩在,人家也會跟他們拼命的。

“我后來查了好久,什么都沒查到過。”盧悅臉上顯出一種高深莫測的笑,“而且有早早在,一會我讓她幫幫忙,幻成另一種顏色就好了。”

無邊仙樹弄成這樣,她總要還它一部分。

不管成不成,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它難受自殺啊!

“那另一瓶呢?能分點肥嗎?”

洛夕兒搗搗她的腰,滿懷期待。

“不能!”盧悅一口回絕,“我有沒有告訴你,除了早早和林芳華,我還有一個徒弟?”

洛夕兒眨了眨眼,這丫頭在外面還有一個徒弟的事,她當然知道,不過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

“他……”想到什么后,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不……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恭喜你,就是你想的那樣。”盧悅一本正經,“他叫望仙,與泡泡同出一地。”

洛夕兒暈了暈,嚴重懷疑望仙的名字的由來。

“咕!”她艱難地咽了一口汢沫,“這事,你們逍遙門的人知道嗎?”

“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

“……”洛夕兒陷入艱難的抉擇中,要知道,能對無邊仙樹起作用的靈液,對其他仙樹的作用一定也非常大。

慕天顏的降龍木同樣生有靈智,如果……

“可以只給半瓶嗎?”

“……”盧悅張了張口,“那你拿出來,把它分成兩瓶,加點其他木靈液,如果能止住無邊頹廢,當然最好。”

其實那綠液對她更重要呢。

不僅大徒弟得用,就是她的桃樹分身也非常需要呢。只不過,她一相都想等到分身有靈之后……

兩個人偷偷摸摸地在房間里打出一堆的禁制,調和靈液,半晌洛夕兒才把調好的兩瓶戀戀不舍地放到她手上。

“我跟你一起吧!你眼睛不方便,我在外面,還可以幫你看著點。”

盧悅拍拍她的肩,“那就走吧!”

外面,早早急得不得了,師父代她受過,也不知道洛師伯是不是真的下不了手。

“師父!”

門一開,她就撲了過來,就差上上下下地檢查了。

“急了?”盧悅摸摸她的腦袋,“我們談事情呢。”

真沒打?

早早偷看洛夕兒的時候,正好她也看過來,忙堆了滿臉的笑,“洛師伯,我以后一定聽你的話。”

再不喊師叔了。

聽說她和師父同年生人,只比自家師父大幾個月,早早一直為師父抱不平,除了當面的時候喊師伯,其他時候,大都是師叔的。

不過,經此一事,她覺得,以后都是洛師伯了。

“哼哼!”洛夕兒用鼻子哼了哼,“你師祖他們呢?”

“聽說無邊仙樹出了大問題,他們一起幫忙去了。”

“早早,你也跟我們去望望無邊吧!”

盧悅拉著她,“如果有什么需要,你盡可能的幫忙好不好?把絕輔的那幾顆神核也拿出來給它看。”

“……好!”

“無邊仙樹不同于其他,師父上次的眼睛能夠回復,多虧了無邊相助。”

盧悅跟在洛夕兒的身后,跟徒弟好好說,“它之所以落到今天的樣子,也是因為當初的樹靈,這些你都聽說過吧?”

“聽說了。”早早點頭,“它是個好樹靈。”

可是好樹靈走了,新繼樹靈多少年,都沒與它真正結合。

早早還不知道,如果不是盧悅,繼任的樹靈就要換成第三個了。

此時,傷心放走大仇人的無邊仙樹,沉浸在自毀的痛苦當中,木靈氣四散在宗內,助養所有有木靈根的小修士,似乎是要燃盡它自己。

哪怕嚴星舞等藏在重重禁制里什么都不干,也擋不住無邊的滋養。

對隱仙宗太熟太熟的無邊,知道這里的邊邊角角,甚至好像知道丘德真等人的所有禁制手法。

無奈之下,紀長明和拂梧和藍靈都被請去了。

盧悅雖然識海湮滅,再也無法以樹靈的姿態影響它,可到底與它曾經相結過。

還沒到跟前,就感受那濃得散不開的悲哀。

大仇人本來就要喋血在隱仙宗,可是它最后卻成了放人家的籌碼,無邊對自己現在的樣子,好像起了厭憎之心。

“盧悅,你也來了?幫我們勸勸無邊吧!”丘德真滿身疲憊,他們勸不好任性起來的老祖宗,師叔那里又被它嚴重影響了,奄奄一息得好像馬上就要散去了。

不論是師叔,還是無邊無祖宗,他都舍不得,不僅他舍不得,隱仙宗一眾長老們,全都舍不得。

大家努力以自身的仙靈之氣,滋養老祖宗,只希望,它的情緒,是一時的。

“我需要一個獨立的結界空間,夕兒和早早也得一起幫忙!”

“可以!”

無邊仙樹自毀得太快,丘德真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前輩,最好是靠近它根部的地方。”

丘德真無可無不可,什么都答應。

洛夕兒和早早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無邊,對那好像要失去水分,有些干巴巴的碧玉枝干很是好奇。

盧悅在根部感受到了一絲死氣,心中很驚,顧不得說話,忙靠上去就地打坐。

無法感受到無邊身體的情況,可是她一樣能用心,跟它說話。

“你要是這樣死了,真要被絕輔笑死了。”

盧悅努力把自己的心念,通傳給它,“丘前輩他們那樣做,不就是因為,你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最重要的祖宗嗎?

你這樣,真是讓親者痛,仇者快!

絕輔找到隱仙宗,目標除了是嚴星舞外,肯定也有你,否則憑他的謹慎,怎么可能親自涉險?

我說的話你聽到了嗎?聽到了你就好好的,你看我,我的識海又湮滅了,我都沒想過去死呢?

而且,我們能抓絕輔一次,就能抓他第二次。

你好好的,我就……就給你一樣特別的好東西。”

靠著的樹干,似乎奄奄的,一點回應都沒給。

“夕兒,倒一滴,先讓它嘗嘗。”

洛夕兒果然順著它的樹根倒了一滴稀釋了一些的綠液。

她們誰都沒看到,本來還在嘩嘩掉的樹葉,因為綠液的滲入,頓了一下,又停在了枝頭。

“嘗到了嗎?嘗到了就給點回應。”

盧悅貼著樹根,努力用心念跟它說話,“好好活著吧,隱仙宗需要你,哪怕不為隱仙宗著想,仇人未死,你也不能先死了呀!”

喘不過氣,身體憋悶難受得似乎隨時都要散開的樹靈老頭,難得地胸間一舒。

他艱難地望了望盧悅所在的空間,對準備隨時獻祭,接他位置的龐遠指了指,“是盧悅,仙樹……好些了。”

龐遠原先有些死灰的臉,一下子活了過來,“師叔,您一定要撐住啊!”

撐不住,他就要死了呀!

雖然原先他做好準備,要接替師叔當樹靈,可是自從盧悅幫忙穩住無邊老祖,師叔的靈體也未再散的時候,他又對做人,滿懷了希望啊!

現在……

龐遠激動的差點流淚。

盧悅不知無邊已經緩了一口氣,“跟自己嘔氣,然后把自己嘔死的事,也只有你能干。”跟無邊傳達心中想法的時候,她也無奈得很。

有些人的氣性大,性格極端,能因為種種不順,去自殺,去嘔氣。

可是樹這樣……

她嚴重擔心自己的大徒弟和那個暫時還沒什么動靜的桃樹分身,可怕將來步了無邊的后塵,“那天陰了絕輔的是我徒弟,她叫早早,你也知道吧?其實真算起來,我也算你的樹靈了,我徒弟跟你徒弟,也差不了多少。

你想想,早早幫你把絕輔虐得多狠啊,所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我們該高興才是,這時候鬧什么脾氣?

噢對了,她把絕輔的九顆半神核,全都孝敬給我了,我們倆一人一半,你看怎么樣?”

外面奄軟下來的樹葉,慢慢平展開來。

干巴巴的樹干,總算沒再往外面透死氣了。

盧悅微松一口氣,“早早,快點,拿出五顆絕輔的神核,我跟無邊一人一半了。”

早早和洛夕兒都不知道,她跟無邊仙樹談了什么,居然要分神核。

不是說,給它看看就行了嗎?

早早慢吞吞地摸了四顆出來,“師父,這是我第一次弄到的神核呢,而且還是出自絕輔大人身上,您……,要不然,您和仙樹前輩,一人四顆,給我留一顆半做紀念吧!”

否則,她拼著性命忙了一場,師父只有四顆半,實在太虧了。

“仙樹前輩,你不喜歡絕輔,正好,我也不喜歡。”早早清亮的童音,響在空間里,“以后,等我大師兄、二師姐飛升了,等小師妹也厲害了,他們會陪我一起打域外饞風的,到時我們打到的神核,都給你‘看’好不好?”

她著重咬出了一個看字。

仙樹可能沒聽明白,可是盧悅聽明白了,幫忙轉述以后,又跟洛夕兒道:“再滴三滴靈液。”一下子少了一顆神核,她總要再給點甜頭。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一指成仙 第一零八一章 生無可戀的無邊


上一章  |  一指成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