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一指成仙 >> 目錄 >> 第一零八六章 撞鐵板

第一零八六章 撞鐵板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7日  作者:潭子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潭子 | 一指成仙 
一指成仙 第一零八六章 撞鐵板
小說分類:

第一零八六章撞鐵板

防火防盜防……小公雞。

丘善博其實在仙盟坊市轉了好幾天,只要有眼睛的,都知道他要干什么。

但是,沒人看好他。

不管是有后臺的,還是沒后臺的,丘家的御女三千術,都絕了大家聯姻的可能。

爺是好漢,兒孫是蟲的事,在仙界比比皆是。他看不上修為低下,沒能耐又不漂亮的女修,可人家只要有一點才貌,又憑什么看上他這個注定了,要有很多很多女人的渣男人?

真以為他有好多好多王八之氣嗎?

更何況,當年在擂臺上,某人可是被蘇淡水嚇得差點尿了呢。

所以,直到如今,不要說四妃了,就是暖床的侍女,伸出一只手,都能數得下來。

丘善博給自己掬一把同情淚的同時,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也在要仙盟坊市,帶一個看得上眼的妃子回家。

“只是喝杯茶而已,仙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是看不起丘某人嗎?”

說這話時,他半瞇起來的眼睛,很給人一種壓迫感。

現實太打擊人,仙盟坊市又多的是閑得蛋疼的家伙,那些混蛋不知道怎么傳的,反正他出來晃的第三天,所有能勉強看得上眼的女修,全都在遠遠看到他時,便避開了。

只有那些丑得不能視人,或是修為低的讓他發指蠢人,想撞‘他’的大運,

娘的,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沒避讓,看樣子寒酸沒后臺的仙子,原還以為,是老天終于開眼了呢,結果……

“談不上看得起看不起。”花曦垂了垂眼,看在盧悅兩個徒弟都在隱仙宗的份上,沒當場拉臉,“首先,我不認識你,其次,你以為你是誰?想讓我喝茶,我就得跟著?”

“不認識?”

丘善博知道這大街上,有很多人在關注他,按下怒氣,“那好,我們重新認識,在下丘善博,老祖丘德真為南部仙盟長老,隱仙宗的宗主。”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我是他老人家在仙界唯一的后人,請問,這個身份,可以結交道友了吧?”

“……在下花曦,聽過隱仙宗的大名。”

才飛升的花曦只從吳琛那里,大概知道了盧悅身上發生的事,聽他這么介紹,拱了拱手,“不過,我不渴,所以不打算喝茶。”

愛慕她可以,但這樣有如強盜似的要強搶,就太過了。

“花道友?”

丘善博還是堵在前面,他把這個名字,這個姓,都細細地想了又想。

花這個姓,本就稀少,如果有名氣,他不可能不知道。

來之前,老祖怕他再次踢到鐵板,還特意給了一張名單,‘花’可不在名單里,“不知道友師承哪位前輩?”

其實他也有些怕了,所謂一戰誤千年,現在真不能不謹慎。

萬一人家的師父厲害……

“要叫道友失望了。”花曦深深看了他一眼,估算打架的可能,“在下……是散修。”

花家的子弟,注定了不能拜人為師。雖然世上再無圣女,也不會再有靈將,但她——不是自由身。到盧悅的身邊,她總要拿出一點貨!

散修啊?

不僅丘善博心中一喜,就是兩旁豎著耳朵的行人,還有偶爾把神識探到這里的縛龍長老,都覺得,這叫花曦的仙子,大概是跑不掉了。

不過,跑不掉就跑不掉吧,這家伙撞了一個稱心的,大家就都省心了。

否則姐妹們逛個街都不能安心。

丘德真可不是一般人,真把他孫子惹急了,說不得,還真要有人犧牲一下。

現在好了,散修啊!

沒后臺,沒資源,嫁給丘善博也算找了個超硬的后臺。

各取所需,二人簡直天造地設啊!

丘善博摸出一把上品的扇形法寶,給緊張的自己扇了幾下后,滿臉的笑意,“嫁給我,加入我們隱仙宗吧!”

今天就洞房,明天就讓她知道,嫁他有多好。

“看看,這是我的聘禮。”

難的尋到一個合意的,老祖說,我們實在尋不到合適的,就用錢砸,砸得多了,總會有的。

他當場遞過一個儲物戒指,眼含寵溺,“要是不滿意,我們還可以再換。”

花曦:“……”

她真是呆了。

凡人界有拋繡球撞天婚的,沒想到三千界域的修真界沒有,仙界倒有了。

“聽不懂人話是吧?”

那寵溺的眼神,讓她惡心,當場柳眉倒豎,“那我就再說一遍,滾!”

到了三千城,她就得跟逍遙門的人,或者谷令則說一下,把早早和嚴星舞接出來。

丘善博伸著手,臉上的笑容已經漸漸隱去,他的誠意,他的條件,還不夠好嗎?

敢讓他滾?

他好像看到周圍人扭曲的臉,好像聽到了他們壓在肚子里的暴笑。

“呵……!”

丘善博冷笑著收回手,“給你臉不要臉是吧?本少主能看上你,是你……”

“花師伯?”

早早清脆又驚喜的聲音,突然在長街上響起,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她就已經飛奔過來掛在了美女身上,“花師伯,您可飛升了,上次,我師父還問到您呢。”

因為當年的事,逍遙門和殘劍峰對花家一直多有扶持。

早早原是盧悅為傳承殘劍峰收錄的弟子,離開之間,特意用玉簡交待花曦對她的救命恩情,就是花晨和曾想,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她也在玉簡中,特別叮囑徒弟多多關照。

花家盛產百花蜜和各種花釀,花釀也就罷了,花蜜向來是早早的最愛。

走動得多,感情自然也一般人親昵。

面對胖乎乎的早早,花曦的臉,變得也極快,“是嗎?我也正要找她,既然碰到了,早早,你就陪我一起去一趟慈航齋吧!”

丘善博傻了,他的一張俊臉,在轉瞬間青青白白又紫紫。

三千城的人啊!

他是走了什么狗屎運?

看到隨后而來的龐師叔,丘善博好想哭。

龐遠人老成精,現場的情況,哪怕他剛到,也能猜個七七八八。

師兄不放心善博,正好早早想出來玩玩,他才帶著她到仙盟坊市給這傻小子撐撐腰。

沒想到……

大水別又沖了龍王廟。

“花師伯,慈航齋好遠好遠的,走傳送陣,要好多好多仙石。”早早雖然非常想到慈航齋,卻不敢在翹班的時候去見師父,“而且師父還要抄經,也沒時間陪我們,不過她說了,等忙完這一段,她就帶泡泡一起來看我。”

這次是偷瞞藍靈師父和小師妹來玩的,回去的時候,還不知道,丘掌門那里,能不能幫她撐住呢。

“仙石啊?”花曦瞄了一眼丘善博,很遺憾先前顧著關系,沒把他打一頓搶了財物,“我帶了一些東西,回頭你看看能不能賣點錢。”

肯定有好多花蜜,早早大力點頭,“什么都能換錢,對了,師伯看到我們逍遙門的逍遙子老祖了嗎?”

問話的時候,小丫頭大眼咕嚕,在花曦和一臉生無可戀,想偷著往后退的丘善博身上轉了兩圈。

“逍遙子前輩?不知道。”

“噢!丘師兄,你怎么也在這里啊?”

老祖常呆的茶樓沒人,顯見是有事不在,不過,老祖不在,他們家的人,也不能被人欺負。

早早突然開口,“不是撞婚……,撞到我花師伯身上了吧?”

“呵呵!”丘善博擠出一個干笑,“我就……就是跟花道友開……開了個玩笑。”

天老爺,他回家了成不成?

哪怕當光棍呢。

“開玩笑?”早早似笑非笑,來之前,丘掌門和龐遠又是寶貝,又是好話地把她捧著,目的就是希望,她能幫幫忙,給這家伙撞個好的天婚。

“有些玩笑不能開的,丘師兄不知道嗎?”

不僅師父問過花師伯,就是谷師伯,前段時間也在天音囑上,向她問過花師伯。

救命之恩呢?

哪怕當時,她只是帶著師父逃,可沒有那一逃,被禁了一切的師父,就不可能有一點機會。

早早恩怨分明,“花師伯剛飛升,沒仙石。丘師兄撞天婚撞到她身上,怎么樣也要給點壓驚錢吧?”

壓驚錢?

丘善博的臉上有些扭曲,真正受驚的是他好吧?

三千城的人跟他犯克。

可恨面對早早,他卻不敢說個不字。

真要得罪了這個小姑奶奶,可能他連家都回不了了。

兩年前,因為幾句口角,就有好幾個師兄師姐,被仙樹老祖宗趕了出去。

哪怕有腰牌,護宗大陣也不給他們進。

一開始,那些師兄師姐還懵得不行,拿著腰牌,連著數次想要搶進去,可是仙樹老祖宗連著護宗大陣,就是不認他們。

一個個被撞的鼻青臉腫,老祖和師叔們想盡了辦法也沒用。

最后,還是在這小姑奶奶面前哭著認錯,仙樹老祖宗才又認了他們。

丘善博覺得,他已經把臉丟在了仙盟坊市,要是再在自家大門口,被仙樹老祖宗拒之門外,那就真不能混了。

“……我給我給。”

遠遠關注這邊的縛龍長老,發現小公雞飛揚的眉毛都耷拉了下來,也不知是笑好,還是笑好。

不過,能被早早這么親昵地喊為師伯的人,莫不是又是歸藏逍遙門的人?

縛龍長老很遺憾,沒能看到她的戰力。

被早早盯著,丘善博萬分不舍地把之前攥回的儲物戒指,又遞了過去。

他的老婆本啊!

“我也沒受什么驚!”

無功不受實祿,花曦聲音淡淡,“早早,師伯能掙錢,你想吃什么,當幾樣東西,師伯請你。”

只要給她一片山經營,要不了十年,吃香的喝辣的,完全不是問題。

“不用不用,師伯,我也有錢。”早早嚇壞了,真要讓花師伯當東西給她買好吃的,師父可能會把她的腿打斷,“就是……就是……”

她想說,某人是大財主,可以打劫打劫。

可是在花曦微不贊同的目光下,她沒敢說出來,“我……我也是開玩笑的,不信你問丘師兄。丘師兄,我一向喜歡開玩笑對吧?”

“哈哈哈!對!”

怕丘善博被當場虐哭,龐遠忙打了個哈哈,“花小友是吧?老夫隱仙宗長老龐遠,前面就是洪慶樓,我們兩家關系不錯,老夫為你接風洗塵。”能把早早治住,可不容易了,他得取點經。

雖然是一場鬧劇,可是看早早的樣子,看花曦在丘善博的壓迫下,毫不退縮的表現,誰都知道,三千城又飛升了一個厲害的仙子,陰盛陽衰是定局。

消息傳到三千城,谷令則第一時間趕來。

包廂內,她和花曦相對而坐,“這么急地找你,我想你也很奇怪吧?”

“是!”

花曦確實有些奇怪,不過盧悅魔星面容的鐵血之下,有一幅俠骨柔腸,這位……,說真的,別人都說谷令則如何如何的好,她卻從來不這樣認為。

反而,她一直覺得,谷令則正常的外表下,隱藏的是一顆神經病的心。

因為盧悅,她們后來接觸過不少次,不過,這人給她的感覺,似乎一直都是古古怪怪,別別扭扭。

尤其靈墟宗被大人滅門之后,對花家對她,已經能在歸藏界掀起風云的谷令則,表現的實在是太奇怪了。

“我聽圣女離夢說過花家。”

“……”花曦的眉頭一蹙,圣女是很關注這對姐妹,不過相比較而言,她一直避談谷令則,跟她說的最多的,還是盧悅。

花家傳承不易,好好的,圣女不可能跟外人提花家。

“花家才是古巫族傳承最久的世家。”谷令則不想再兜圈子,摸出一片玉簡,推過去,“你看看就知道了。”

花曦神識往玉簡中一探,很快凝重起來。

玉簡中,是花家傳承了很久很久,卻丟了大半的功法《花香襲人》。

“是……圣女給你的?”她試探著問。

谷令則搖頭,“不是,我曾經到過古巫的祖殿位置。”

什么?

花曦垂了垂眼,把玩玉簡,“這樣說,千年前那個神秘人是你?”

“是!”谷令則點頭,“這本就是你花家的功法。”

“我應該說謝謝!”沒有完善的功法,她就不可能飛升。

離夢圣女去過花家,也曾幫忙修補了一些,不過,她可能沒有關注過《花香襲人》,所以功法還是殘缺的。

后來雖然又另外送了兩部功法,她卻因為年齡和靈根問題,沒辦法修習。

若不是千多年前,突然有神秘人潛進祖堂,把完整功法奉上,她還真要蹉跎下去。

“我不要謝,”谷令則搖頭,“我只想問你,花家祖上,有關于古巫祖殿殘碑的記載嗎?”

:天蠶土豆大神新書《》、貓膩大神新作《》一指成仙 第一零八六章 撞鐵板


上一章  |  一指成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