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毓秀 >> 目錄 >> 第五百零八章 終結

第五百零八章 終結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9日  作者:弄雪天子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弄雪天子 | 毓秀 
毓秀 第五百零八章 終結
章節目錄第五百零八章終結樂文

第五百零八章終結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弄雪天子書名:

宋琳琳整個人都呆愣住,一直到對方真上了出租車,才嘶聲裂肺地喊了一嗓子:“高大哥!!”

事實上,高遠現在只想去醫院,滿腦子都木的發疼,再說他本來就是個技術宅,不是特別不懂人情世故的那種,可眼下這種情況,讓他因為一個陌生女孩子有所停留,那絕對不可能。》樂文》小說ww.しwxs520.cm

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陌生的地方,而且據說他還吐了血,就算他沒覺得哪里不舒服,也必須去醫院看看。

裴林略微蹙眉,輕聲道:“你怎么看?他是真不認識宋琳琳,還是假裝的?”

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好像是假裝的可能性大一點兒,畢竟高遠出現在宋琳琳身邊,江梅也認識他,但裴林幾乎用盡一切手段調查高遠的過去,實在找不到他和這個小姑娘的交集,至于江梅說那是宋琳琳的同學……那更不可能,高遠可是正經的高材生,家里也有一點兒背景,宋琳琳從小到大上的三流小學,三流初中,同樣是很不怎么樣的高中,還有三流大學,都和他不沾邊兒。

紅塵卻完全沒有時間搭理裴林,她的玉玨空間里也炸了一樣,咋咋呼呼的所有人都在說話。

“感覺到了沒有?不可能所有人都出錯,那種氣息應該是咒,從紅塵所在的位面跟過來的。”

“我查查資料,這種情況好像咱們這兒也只出現過寥寥幾次,值得研究。”

“是挺有意思,上一次遇見是大鍋那小子吧,好多年前了,他也是跨位面轉了一圈,結果有那個位面的陌生人毫無理由地和他作對,弄得那小子很是吃了兩次大虧,碰面才發現是有怨念從本位面遠道而來,遇見合適的人就相互融合。大鍋后來查過,他在本位面有一個宿世大敵,因果糾纏,幾輩子都是敵人,因為怨念太重,陰差陽錯之下就形成了咒,在本位面還無所謂,那點兒咒不可能現形,脫離位面之后,大鍋的氣逐漸衰弱,咒就有了作亂的可能。”

一群人嘀嘀咕咕的分析情況。

“你們這幫無聊人士,又不算大事兒,剛才和紅塵的氣一沖,別管那是什么,都散得干干凈凈。”

他們爭執,紅塵卻一句話也沒有說,目光閃爍,若有所思,她半點兒都不在乎那股惡念,對付那東西,就如人踩螻蟻,看也不用看的,反而是惡念里夾雜的氣息,讓她心神動蕩,若有所失起來。

氣息很淺,很淡,似有若無,但卻非常熟悉。

很多很多年前,好像都是上輩子的事兒了,她第一次覺得一個男人特別干凈,氣息干干凈凈的,連他身上的傷感也干干凈凈,世間一切污穢,都不會沾染到他的身上。

直到那個人死去,她還是忘不了那種感覺,看見那個人,就如看見清晨落在花瓣上的露珠,身心舒暢。

他是小莫,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很好很好的朋友,無論世間過去多久,記憶變得模糊,感覺仍然殘留心間。

紅塵這會兒忽然很想見到林旭,想和他說一說小莫,也是林家的林七,更想再一次見到小莫,這一回,她肯定會告訴那個男人,一切都結束了,從此他能光明正大地站在陽關下,回到林家,回到大家身邊,擁有完美的未來。

其實只要一句話——小莫,我們很想你,請你回家吧。

紅塵想起她追尋過程中,通過石獅子看到的情景,小莫穿過黑色的洞窟,來到一個有鋼鐵車輛橫行的世界。

眼下這個世界,和那個很相似。

也許小莫就在這里,紅塵把這句話在舌尖上過了一遍,也只這一遍,就又吞了回去。

幾乎迫不及待,紅塵用出了她所有能用的方法,最后得出的結論,卻讓她心里一空。

小莫不在這個世界。

至少此時此刻不在。

眼眶發紅,深吸了口氣,紅塵腦子越發清明,她不能亂,也不能急,更不能忐忑不安,即便如此,這是好事,哪怕只有一絲線索,她也應該高興。

小莫無論在哪里,她都要找下去,一年不行,兩年,兩年不行,三年,五年,十年,一生!

她和林旭,還有她的孩子們,將來她的弟子們,都可以一起去尋找。

紅塵把肺部的濁氣全部吐出,神清氣爽,也不是完全沒有線索,至少有一點點殘留的氣息在,合上手掌,仿佛要把那一點兒氣息攏在掌心里,手是熱的,渾身上下都是熱的。

紅塵忽然就高興起來,把裴林擠開,自己上了駕駛座,一踩油門就要出發。

裴林嚇了一跳,幸好反應及時,還來得及跳上副駕駛的位置:“二妮!!”叫也沒用,他身體搖搖晃晃,更不敢去搶奪方向盤。

車子風馳電掣,裴林苦著臉想這超速了多少,要交多少罰款,后來一想,唔,可以推給車主,只要不讓交警兄弟抓住,他就當沒這一回事兒算了。

一整天,裴林跟著紅塵漫無目的地亂跑,一開始還會追問,后來無意間看到紅塵的臉色,便安靜下來。

直到傍晚,紅塵站在一座很熟悉的烈士陵園里,聽一位老人家講故事,終于安安靜靜地靠在長滿綠色苔蘚的墻上,露出了奇妙的微笑。

老人家坐在椅子上,身前是幾個墓碑,其中一個很顯眼,因為照片上的男人實在長得很好,名字也很特別,叫林七。

“林七以前不叫林七,聽說是他自己改的名字,原本叫什么已經沒人記得了,只知道是個街邊游蕩的小混混,沒有父母親人,整天東混西混,雖然沒有太大的惡行,也挺讓人討厭,后來無意中救了當時S市公安局的刑局長,那會兒形局還是個小警察,兩個人成了朋友,林七也改邪歸正,像變了個人似的,他身手好,腦子還開了竅,讀書不錯,考上了警校,從此開始他短暫又傳奇的一生,要不是三十歲那一年,為了救一個被毒販威逼,染上毒癮的小姑娘,不幸中槍身亡,他的未來肯定不可限量。”

老人家四下張望,神神秘秘地道,“我知道,你們肯定對這種故事不感興趣,你們更喜歡浪漫,林七到現在還能讓你們這幫小孩子想起來,肯定是因為他最后的遺書。”

一直聽他講話的那幫警校學生都瞇著眼睛,齊齊沖去旁邊的陳列室看遺書的復印版本。

裴林跟著紅塵,看她神色復雜,似乎很感興趣,就把自己知道的消息慢慢講給她聽。

林七臨去前自己要求,讓自己那封不是遺書的遺書被更多人看到,所以當時他的同事就把復印件擱在了這個陳列館里。

與其說那是一封遺書,還不如說是一封很浪漫的情書來得更妥當,當然,也有人不同意,因為里面通篇都沒有只言片語的情愛,只是好像把自己的故事,對自己特別重要的人,娓娓道來,像是傾訴,又像是傾情。

最后兩句——‘你給我的護身符,會保佑我。靈魂在無盡的穿梭中慢慢恢復。’‘不要擔心,我會跨越無數的世界,找到我的家,找到你!’

因為這個,很多人覺得這是一封情書,聽說當年刑局長一直想知道里面的那個‘你’究竟指的是誰,但找了那么多年,始終找不到,最后也只能認為那是林七幻想出來的一個人物,而且很漂亮,在他的遺物里面,大家看到了很多畫,多為人物像,也有風景畫,大的小的,那些人物有男有女,可最多的還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穿著古裝,線條細膩,哪怕不懂畫的人也能從中體會到無盡的思念。

刑局那會兒有陣子老覺得他好朋友的意中人是個演員,因為事業的關系不能公開,倆人的感情才沒人知道,因為他總關心那些還沒有名氣的三流小明星,還千里迢迢親自去找,差點兒鬧得連自家媳婦都給誤會了。

紅塵長久沉默,慢吞吞再次上了車,卻忽然笑起來,眼睛亮晶晶的。裴林長長出了口氣:“好家伙,你快嚇死我了。”

紅塵還笑。

裴林苦著臉嘆氣:“也不知道你們這幫小孩子們想什么,那么肅穆的地方,你們每次一去就熱熱鬧鬧的。”

“熱鬧有什么不好,比冷清可好得多。”紅塵伸了個懶腰,收起笑容,心前所未有的安定下來,就在見到墓碑的那一刻,她知道小莫還在,只是可能需要比較漫長的時間去尋找。

她最不怕的,就是尋找和等待。

至于玉玨空間里那些了解始末的大能們各種所謂的科學分析,她也看得饒有興致,那些大能說,因為小莫不屬于眼下的位面,即便肉身死去,靈魂無依,也無法入輪回,很可能魂飛魄散,但因為紅塵給予庇護,到無潰散之憂,再加上他本身來歷奇特,特別容易通過縫隙飄散到異位面去,怕是連他自己也無法控制。

紅塵現在可不像過去那般無知,也能和這幫大能一塊兒探討探討,一邊分析,心情越發平靜。

現在還是專注于目前的任務,結束之后馬上回家,回去她才有機會想辦法去找阿莫。

閑來無事,紅塵還翻了翻和小莫有關的檔案,有裴林在,想看看這個到不難,這么多年過去,早就不是什么絕密資料,看得出來,小莫在這個世界過得相當好,很充實,做了特別多的事,十分的活躍,結交了不少朋友。

紅塵默默記憶,打算回去就一點點兒告訴林家人,要是林家人知道小莫的情況,一定會很欣慰。

她也就不正常了這么短短的幾日,接下來又到了上課的時候,學醫的人永遠都沒有清閑,連覺都睡不夠,更別提胡思亂想。

紅塵更是忙,她學習進度快得不可思議,在醫學這一塊兒,尤其是臨床,一個人到底學得怎么樣,所有人都能看得見,臨床診斷她從不出錯,診斷得又快又全面,老師有時候想不到的,她都能想得到,但凡教授們說過一次的問題,她就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國外最新的醫學期刊,她不光能倒背如流,甚至還能挑出瑕疵,有自己的理解,偏偏這理解還很讓人信服。

沒多長時間,紅塵就從全系知名,到全校知名,教授們,老師們,就沒人不知道自家學校有這么個學生。

全神貫注地沉浸在學習中,其它的幾乎都顧不上,家里的麻煩好像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就是放假期間偶爾去看看宋國忠和江梅,見他們憔悴了很多。

聽說宋琳琳退了學,離開了S市,說要去闖蕩闖蕩。

江梅說,宋琳琳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好幾次去找高遠,可高遠根本就不理會她,也不認為自己認識她,后來煩不勝煩,似乎還教訓了她一頓。

其實在這之前,宋琳琳僅僅把高遠當成備胎而已,一個還算可以的備胎,那次事件之后,卻知道他出身來歷不俗,一點兒都不比她想攀上的公子哥兒們差,而且還不是紈绔,自己有本事,可惜,那個人再也不會和她有交集,于是,她便越發的暴躁。

紅塵能理解,要是遠在天邊的東西,永遠得不到那也就罷了,可高遠曾經就在宋琳琳的眼皮底下,觸手可及,那是她夢寐以求,讓她汲汲營營的東西,幾乎能滿足她的一切幻想,但一眨眼的工夫,它就從指間溜走了,對宋琳琳這樣性子的人來說,天大概都要塌下來。

也許宋琳琳一生都再難以釋懷。

紅塵也就聽了一耳朵,既然說了是陌生人,那自然不必繼續關心下去。

時光荏苒。

一晃眼就是十年光陰似水。

紅塵一身軍裝,步履匆匆,耳機里傳來裴林氣急敗壞的聲音:“生日宴是誰的,你的好不好,既然答應要辦,就麻煩你上點兒心,我昨天才結束一個案子,一周沒睡過踏實覺,現在你讓我給你操辦這玩意,你這個正主兒居然還不過來?”

“唔,再等倆小時,我這邊有個演講,母校相召,不來不合適。”

紅塵也累,前幾天剛從國外參加一個重要會議回國,又連著忙了幾天,連時差都還沒倒好,可母校這邊說過好多次了,不來不合適。

“先放了吧,又有電話進來。”

紅塵把裴林給扔下,這邊又接了個病人家屬的電話,是總醫院那邊老主任給介紹的,需要她給病人主刀,家屬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嘶聲裂肺,紅塵也嘆氣,雖然見慣了這些,到底還是不自在。

她看過病例,那病人還真非得她主刀不可,病人腦部有三枚子彈殘留,位置非常危險,世界范圍內敢動刀的醫生,恐怕也數不出幾個,她要不出手,對方還真找不到別人。

能腦袋挨了三槍還活下來的,實在難得的很,別說她現在能擠出時間,就是擠不出來,也該想想辦法。

會場就在階梯教室,紅塵先在不遠處的樓梯邊上站一會兒,松了松衣領,瞇一會兒眼睛。

當醫生可真累,紅塵這么精力充沛的,每天扎在床上都恨不得睡到天昏地暗。

正瞇著,會場里傳來一陣掌聲歡呼聲,還隱約聽到特別熟悉的聲音,又在放紀錄片。

紅塵走過去,從窗戶里看了一眼,果然,大屏幕上又是那些東西,第一幕是她發明的宋氏戒、毒法第一次大規模臨床試驗宣告成功的情形。

從世界各地找來的九十七名吸毒者,五年來沒有復吸,所有人匯聚一堂,帶著妻子,丈夫,兒女,在公安人員的監控下,講大批量的毒品扔到焚燒爐內燒毀。

其實對于不吸毒的普通人來說,這些也不算什么,就是看個新奇,但那些吸毒者家屬們熱淚盈眶,嚎啕大哭的模樣,那種發自內心的,從絕望中掙脫的亢奮,還是讓這群普通的學生沉默。

之后陸陸續續有諾貝爾醫學獎頒獎給她的場面,她是去年拿的諾獎,二十七歲,似乎很年輕的樣子,紅塵沒有多大的感覺,當然成就感還是很足。

她拿到諾獎的那一周,宋二妮的靈魂波動很大,可惜還是沒有蘇醒過來,哎。

會場內隱約傳來學生們的小聲談論,一個個激動得不行,一口一個學姐。

“我也是農村出來的,家里父母很早就想讓我退學打工好供弟弟,聽說宋學姐小時候受了很多苦,讀書時條件特別不好,但是人家還是有這么大的成就,我難受的時候,我就想,宋學姐能那么出色,我沒辦法和她比,至少不能因為家庭里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就毀了自己!”

紅塵揉了揉耳朵,有點兒心虛,咳嗽了聲,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和門口的老教授打了聲招呼,進了會場大門,那么多學生看過來,紅塵卻一點兒都不緊張,這樣的演講她很少舉行,但是也熟悉得很,別說一會場的人,人數再多十倍,她也不會有半點兒緊張的感覺。

遠在S市。

帝豪大酒店整個大堂都擺滿了各種鮮花,一直延續到外面老遠的馬路上。

一**警都有點兒不知所措,還是裴林招呼了一幫同僚幫忙,把那些花籃給拾掇了。

“弄得好像人家酒店開業似的!”

至于禮物,麻煩帝豪那邊開了兩間客房來裝,禮物別管貴重與否,反正不會很大,到不至于放不開。

“明天才是正日子,你們都是大忙人,來這么早干什么!”裴林恨不得把這句話噴出去,問題是那幫來得那么早的大忙人里面,有他的老領導,有他的頂頭上司,大部分都是他得罪了之后會很麻煩的大人物。

要說他現在也算是人物了,局長的位置都坐了兩年多,要不是實在不樂意離開第一線,恐怕已經能繼續升,奈何在這群人里面,他這身份略有些拿不出手。

反而是大橋東村那邊的村民還沒到,明天才是宋二妮的生日,人家也沒必要現在來。

“又堵車?”

公交車緩慢地在公交車道上行駛,終于到了站,李嚴松了口氣,暗自慶幸,幸虧坐的公交,也不用向前走了,他今天來帝豪談生意,沒想到帝豪不知道有什么節目,車多人多,密密麻麻,道路擁擠。

整理了下衣冠,深吸了口氣,看到大堂經理出現在門前,連忙客客氣氣地迎了過去。

這位經理似乎很忙,一句廢話也沒有:“先看你們的程序,要是合格,就要你們的,我們現在忙得很,算你走運,上面說了誰第一個完成就要誰的。”

李嚴松了口氣,心道今天自己的運氣真不錯,一抬頭,忽然愣了一下——熱烈慶祝宋二妮二十八歲壽辰!

宋二妮?

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特別復雜,這個名字如雷貫耳,他好歹也是大橋東村的人,就是不想聽,也不可能聽不到,這么一個土氣的名字,現在居然也成了流行,上層圈子里好些人給孩子起名,居然也有個‘妮’字,說是這名字好,到讓人哭笑不得。

“快點兒!”

經理不耐煩地喊了聲,李嚴連忙收攝心神跟了上去。

第二日,天還沒亮,他剛剛趴在桌子上瞇了一會兒,就被外面熱熱鬧鬧的笑鬧吵醒,推開門一看,登時后退了一步,卻強忍住沒有關門。

是她,十年了,她更漂亮,還是那么年輕。

李嚴摸了摸自己的頭,好像有點兒禿頂?

宋二妮被眾星捧月,捧著向前走,臉上略帶幾分無奈:“諸位老爺子都很閑不成?”

“你十年來第一次辦生日宴,怎么能不來?”孫老的頭發全白,還是精神抖擻,中氣十足,大聲笑道。

其他人也紛紛應和。

“我先去接我家里人。”紅塵拱拱手,好不容易寒暄完,安頓好,逃也是的溜出去接人,那幫老頭兒哈哈一笑,竟然饒有興致跟著一塊兒出門。

豪華大巴開到門口,宋國忠和江梅被簇擁而下,他們兩個有點兒老態,可臉上的笑容卻說不出的燦爛,顯然被捧得有點兒飄飄欲仙,看到宋二妮,略有些不自在,神色卻和緩。

紅塵扶著江梅,跟著宋國忠,一步步向酒店里走去,一邊走,一邊和周圍的人說話,臉上的表情略帶幾分輕松和滿意。

江梅也全身舒暢,她這些年過得都很好,尤其是近年來,村子里的人都說她女兒出息,一個個的客客氣氣,如今她就不打工了,二妮請了個小保姆照顧她,還隔三差五地讓他們老兩口吃各種營養品,聽說那些營養品有錢也難買,都是好東西,日子過到如今,知足!

“李嚴也在?對了,今天咱家二妮生日呢,你也該過來熱鬧熱鬧。”宋國忠一扭頭,看到李嚴,大喜道。

李嚴嘴唇動了動,只是訕訕一笑,就被宋國忠拉著進了帝豪大堂的大門,進門的一瞬間,還隱約看到經理吃驚的表情。

一整天,李嚴都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說了什么,就是經理對他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特別客氣,還主動加了價,承諾以后升級也找他,他也沒有覺得特別高興。

一直到晚上,回到家,聽到妻子高聲和鄰居大嬸吵架,為了家里的蔥讓人偷了一把,他才回過神,心神顫動,流下了兩行熱淚,鬼迷心竅一般,他給二妮打了個電話,這么多年,宋二妮的手機號都沒有換過,還是那一個。

“二妮,我,我……”只一句話,他已經說不出口,甚至不知道對面是不是聽到了,便嚇了一跳似的,掛斷了電話。

紅塵也果然沒有聽清楚,她現在整個人都暖洋洋的,臉上露出的笑容也很燦爛,連孫老強烈要求她現場畫一幅畫作,她居然也沒有推辭,當真揮毫潑墨,畫了一幅江南水鄉,千里煙波。

所有人都嘖嘖稱奇,紅塵閉上眼,在識海深處,和宋二妮面面相對,她在她明亮的靈魂上點了一點:“抱歉,好像給你留下的攤子很大,下個月你要繼續參加聯合國援非行動,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你恐怕不能拒絕。”

宋二妮只輕輕地道:“謝謝,謝謝,謝謝你!”

“不用謝,對了,你很有天分,我給你留下一點兒靈光,如果你的一生走完,完成了我的考核,那么,我們也許還能見面,希望到時候,你能成為我的學生。”

最后一段話,是紅塵的心意,宋二妮的資質很好,荒廢掉有點兒可惜,雖然不值得收徒,但有機會的話,作為普通學生指點一二,到沒有什么不好。

就像她曾經和林師兄說的,既然要開書院,她就想開一家最與眾不同的大書院。

至于生源,好像不只是能有大周的學生,世界那么大,位面那么多,她的書院也樂意接受來自五湖四海的有緣人。

紅塵伸手,把剛剛從宋二妮的心底掙脫出來的小姑娘,摟在懷里,心神一動,玉玨空間一陣閃光。

“歡迎回家!”

林旭伸手攬住紅塵的腰,抱著她轉了一圈。

紅塵大笑:“我有好東西給你看!”

不是指的這次任務的獎勵,大能所贈送的那座豪華天空城,而是一大疊關于小莫的資料。

紅塵把手放在資料上。

“林師兄,你愿不愿意在不久的將來,陪我去看看和這個世界不同的風景?”

“好。”

林旭在紅塵面前,最想說的,永遠都是這個好字!

弄雪天子說

本來算著時間還有幾章番外能寫,但弄雪今天上午去產檢,確診妊娠期高血壓綜合征,醫生要求明天住院治療,番外只能在3月初上傳公眾版了,于是,《》正式宣告完結。毓秀 第五百零八章 終結


上一章  |  毓秀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