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盛寵醫品夫人 >> 目錄 >> 第1874章 擺平

第1874章 擺平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13日  作者:琴律  分類: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琴律 | 盛寵醫品夫人 
盛寵醫品夫人 第1874章 擺平
“郡主,這小皇子已經出生,您看外面那些人……”

紅杏邊給睡著的云貴人擦身,邊擔憂地問徐若瑾道。(比奇屋逼qiwu的拼音)

徐若瑾翻了個白眼,“誰管他們?能等等,等不了走。我又沒攔著他們。”

“話是這么說,”紅杏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但這孩子的身份擺在這兒,用不用奴婢出去說一聲?”

徐若瑾低頭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小家伙,“急什么?他們不是想知道是男是女嗎?我偏不告訴他們!”

紅杏看徐若瑾是打定主意要和外面的人對著干,不由無奈地搖搖頭,隨主子去了。

徐若瑾不是不知道,若是外面的人,尤其十三王爺,知道云貴人生下的是男孩,絕對要高興地一蹦三尺高。

但他們在乎的只有皇子的健康與否,卻不會有人關心云貴人。

甚至,十三王爺會用強把孩子從云貴人身邊帶走。

這種喪心病狂的做法,徐若瑾絲毫不懷疑十三王爺能做得出來。

云貴人只不過是他們眼的一件工具,生下皇子可以被隨意舍棄。

徐若瑾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

但徐若瑾也知道,一直躲在屋內不是辦法,總不能躲一輩子。

徐若瑾心里也是有底線的,若不是皇親自來的話,她是不會輕易放人進來的。

更不會把孩子給任何人。

算是夜微言親臨,徐若瑾也會好好考驗過之后再做決定。

夜微言若是與十三王爺相同的心思,徐若瑾說什么都不會把孩子送進宮。

進宮意味著這孩子要與母親分離,連一天母愛都沒有感受過,那不是太可憐了嗎?

“我也是抱過皇子的人了啊!”徐若瑾平靜下來之后看著懷里的小家伙,瞬間一陣激動地感慨。

一旁的紅杏和黃芪聽到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徐若瑾與這孩子還挺合眼緣,小家伙在她懷里不哭也不鬧,只是安靜地睡覺。

紅杏與黃芪在一旁盯盯的看著,這可能是將來大魏的儲君,她們能夠親眼見到他的出生,那真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與屋內的輕松愜意不同,院子里早炸開了鍋。

“人怎么還不出來!”

十三王爺急得像熱鍋的螞蟻,若不是腿腳不利索,他恐怕早沖進屋內。

“或許是有事,王爺先別急。”陸凌楓說了一句安撫的話,不過并沒有什么用處。

“你叫我別急?我能不急嗎?這可是關系到大魏未來的大事!”十三王爺急不可耐,“再說了!你們不是也都聽到嬰兒的啼哭聲了?孩子已經平安降生,為何還不抱出來?”

十三王爺振振有詞,張嘴閉嘴都把責任推到了徐若瑾身。

聽出十三王爺話里深意,沐阮冷著一張臉反駁道:“你又不是大夫,你有什么資格質疑別人?”

沐阮開口是懟,這點和徐若瑾還真是如出一轍。

不過沐阮多少還給十三王爺留點面子,若是徐若瑾在此,肯定把十三王爺懟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十三王爺兩眼瞪得如銅鈴一般,指著沐阮:“徐若瑾能不能行,還不都是你一個人說的?”

“那又如何?孩子是不是生下來了?還有什么好說的?”沐阮也不甘示弱。

十三王爺被氣得腦仁疼。本來是件大好事,結果又生了一肚子氣。

“我不管。叫徐若瑾出來,本王要立刻知道云貴人生的是不是皇子!”

這次沒等沐阮開口,陸凌楓凜著一張臉問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十三王爺不屑地瞥了陸凌楓一眼,“你心里清楚,本王沒空與你糾纏。”

在此時,屋門突然被人從里面打開,緊接著傳來了一聲呵斥。

“行了!吵什么吵!不知道云貴人需要休息嗎!”

原本吵得正歡的十三王爺聽見聲音愣了一下,扭頭去看,果然是徐若瑾正叉腰站在屋門外。

陸凌楓倒是一點也不意外。十三王爺這個吵法,遲早會把徐若瑾吵出來。

果不其然。

“怎么你自己?孩子呢?”

十三王爺什么都顧不,看徐若瑾是自己一個人出來立刻問道。

徐若瑾看著十三王爺迫不及待的模樣,只是嘲諷地白了一眼。

“在里面。”徐若瑾沒好氣地回道。

但此時十三王爺也沒有時間在乎徐若瑾是否對自己不敬,他只想知道云貴人生下的是不是皇子。

“快告訴本王!是皇子嗎?”

十三王爺一臉期待地看著徐若瑾,心也快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

徐若瑾不耐煩地看了十三王爺一眼,毫不客氣地說道:“又不是你當爹,你這么高興干什么?”

十三王爺被這一句話噎的差點一口氣沒來,咳嗽了半天才順過氣來。

“你胡說八道什么!若是皇在此,本王看你是否還敢這么囂張!”十三王爺氣憤難平地指著徐若瑾的鼻子斥罵。

徐若瑾卻是微微一笑,“呵呵,那我告訴你,哪怕是皇來了,和你也是一個待遇,滿意了嗎?”

“你!”十三王爺目眥欲裂,險些被氣吐血。

老管家拉都拉不住,真怕十三王爺這么氣過去了。

徐若瑾一點也不在意,反正十三王爺說什么,她都有本事頂回去。而且是不告訴他云貴人生的是男是女。

陸凌楓旁觀這場斗嘴,驚訝之余也甚是佩服徐若瑾。

對付十三王爺這等老頑固,也她這張刀子嘴最合適了!

在梁霄和夜志宇的護衛下,夜微言一路順暢無地到達山頂別院。

還未走到門口,夜微言不禁鼻子一皺。因為他能聞到空氣濃重的血腥氣。

夜微言的心猛跳了兩下,擔憂隨之而來。

但是當他看到淡定走在前面的梁霄時,不安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既然梁霄說沒問題,那一定是沒事。

果然,夜微言下馬之后看到別院前數不清的尸體,黑衣居多。

“這些是刺客?”

“是。”

不過夜微言很快發現有點不對勁,“這些身著白衣的又是何人?”

梁霄瞥了一眼隨口答道:“不知道。”白衣乃是陸凌楓的人,他字不會漏了陸凌楓的底。

夜微言揚眉驚訝地看著梁霄,這是什么回答?不知道?

梁霄不以為意,大步走在前面,只留給夜微言和夜志宇一個背影。

大約是被梁霄的態度氣到了,夜微言也不管什么白衣人黑衣人,抬腳追了去。

此時還是皇子最重要,最重要!

本書來自盛寵醫品夫人 第1874章 擺平


上一章  |  盛寵醫品夫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