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寒門狀元 >> 目錄 >> 第一八五三章 身份敗露

第一八五三章 身份敗露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9日  作者:天子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天子 | 寒門狀元 
寒門狀元 第一八五三章 身份敗露
網站導航

默認黑

正文第一八五三章身份敗露

作者:天子更新時間:2018021923:14字數:7965字

要讓朱厚照摒棄提拔錢寧的想法,鐘夫人就得離開朱厚照。

但現在鐘夫人幾乎成為朱厚照禁臠,朱厚照派人名義上保護但其實是監視,這些人時刻都在鐘夫人身邊,可謂插翅難飛。

張苑如此跟張鶴齡許諾,不過是想敷衍了事。

張鶴齡道:“張公公在宮里,雖地位日漸提升,但劉瑾來后你昔日的努力便付諸東流無論如何都得將劉瑾排擠下去,本侯可以出手幫你一把,但主要還是得看你自己的表現,只有掌握劉瑾軟肋,你才能成功上位!”

雖然張鶴齡出言鼓勵,但張苑心底卻叫苦不迭:“連劉瑾離朝,我都沒機會上位,現在他人已來且重掌司禮監,我還有什么機會?國舅分明是想利用我跟劉瑾斗,但我沒有底氣啊!”

心里雖然如此想,但他嘴上卻老老實實領命,對張鶴齡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樣。

張鶴齡又問了一下朱厚照平時的喜好和行為習慣,張苑一一作答,這些事可難不倒他。

最后,張鶴齡道:“張公公這些日子最好別自己私宅,以前的事情是你人生一大污點,若被人知道你在宮外有家室,怕是頭就會有人追究!”

張苑心中一凜,咽了口唾沫,道:“是,侯爺!”

張鶴齡盯著張苑看了一會兒,突然冷笑起來:“本侯本以為對你知根知底,誰知還是小覷了,沒想到你跟兵部沈尚,還是近親,你兒子在他手下做事?沈尚跟你多次見面,想來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

聽到這里,張苑知道事情露餡了。

以前他最多只是宮里的執事太監,沒人會想到去調查他的底細,但隨著時間流逝,他日益得到張太后和朱厚照信任,現在更是成為宮里炙手可熱的首領太監,張鶴齡必然會對他的來歷進行徹查。

張苑叫苦不迭:“都怪家中那惡婆娘,我這邊隱藏得很好,現在國舅知道事情真相,必然是那婆娘泄露的!”

他趕緊跪下:“國舅請見諒,奴婢以前不說實在是怕被人知曉,奴婢無法在宮中立足!”說到這兒,他連續磕了幾個響頭,乖乖認錯。

張鶴齡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張公公過慮了,就算本侯知道你過往又怎樣?幫你還來不及呢!”

“不過,你跟沈尚這層關系,對我們來說是大好事,這樣我們可以在朝爭取到一個強有力的援手沈尚現在深得陛下信任,就算是劉瑾,怕也不敢說能穩壓他一頭!”

事到如今,張苑不敢再有隱瞞,跪在地上磕頭不迭:“國舅爺,實不相瞞,奴婢之前便去找過沈尚,請他幫國舅爺做事甚至提出一起聯合對付劉瑾,但他拒不從命,這次劉瑾朝,又是他在背后幫忙說話,怕是他見利忘義,已暗中投靠劉瑾!”

張鶴齡驚訝地道:“哎呀,以前真是小瞧你了,你居然去跟沈尚溝通過?看來你倒是有心,想方設法幫助本候但為何你之前從未提及過?”

張苑不知該怎么答,說白了,他不過是想借助跟沈溪的親戚關系,跳出張氏兄弟對他的掌控。

張鶴齡見張苑瞠目結舌,訥訥不言,臉色頓時轉冷:“看來張公公還是有私心哪怎么,覺得本侯薄待你了?”

“不曾,不曾!”

張苑趕緊為自己辯解,“奴婢怎敢對國舅爺不敬?只是奴婢以前的身份,實在不想被人知悉,畢竟家有妻兒,若被人知曉,奴婢固然是九死一生,最可懼者乃是把柄被仇敵掌控,進而要挾!這宮里的水太深,奴婢只求自保。”

張鶴齡冷冷一笑:“姑且相信你的話本侯對你算是仁至義盡,不但將你發妻照顧得無微不至,甚至給了你許多好處,知道你過往也未曾跟你計較若你有什么見異思遷的想法,本侯絕不會輕饒!就算有陛下維護,本侯想殺你,依然跟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

“是,是!”

張鶴齡繼續磕頭,向張鶴齡俯首認錯。

張鶴齡道:“起來吧,本侯跟你說一件事!”

張苑戰戰兢兢從地上爬起來,低著頭不敢與張鶴齡目光接觸,但聽張鶴齡道:“之前你說曾跟沈之厚有聯絡,這是個好的開端,既然他知道你身份,必然怕你將與他的關系泄露出去,你去威脅他,他心有所懼豈不乖乖就范?”

張苑非常為難:“國舅爺,奴婢之前的確曾威脅過他,但不管用啊!”

“怎么,他不怕知道跟你一個閹人咳咳,宮里的太監是親眷?難道不怕陛下懷疑?”張鶴齡皺眉道。

張苑道:“他說身正不怕影子斜,奴婢跟他提出請求,他從來都愛搭不理,更是在奴婢面前擺譜,從未將奴婢當作長輩看待”

“哼哼!”

張鶴齡冷笑道,“他這是嘴硬說是不在乎,事關前程,豈能真不在乎?他看準你不敢把事情泄露,所以才有恃無恐,你去跟他說,這件事本侯已知曉,看他怎么跟你擺譜那時你說什么,他必須聽著,否則他的地位勢必不保!”

張苑這下更為難了,心想:“我比我那大侄子更怕這件事泄露出去,要是大侄子不聽話,豈不是我先地位不保?陛下對我那大侄子那么信任,顯然不會對他做什么,到時候要犧牲的,只能是我!我要么被放逐出去,要么內宮照顧太后”

張鶴齡再囑咐:“你要記得本侯今天對你說的話,若生二心,本侯絕不放過你!再者,以后侯府這邊跟沈之厚聯絡之事就交給你了,本侯對你有信心,只要你能充分利用好這層關系,你和本侯都會從中得益本侯從未坑害過沈之厚,這是三贏的局面!”

“這些日子你不得去見你婆娘,你跟沈之厚的關系越少人知道越好,若被劉瑾察覺,你們倆都不會有好下場,莫怪本侯未提醒你!”

張苑從壽寧侯府出來時,精氣神仿佛被抽離出了身體,整個人看上去好像蒼老十歲。

他很想去跟錢氏見面,但他知道,錢氏這會兒應該已被張鶴齡派人帶走軟禁。

“真是晦氣,這惡婆娘簡直是災星,非要把我跟沈家的關系說出來,這下可好,壽寧侯掌握了我的命門,以后他必然會拿這件事作為要挾,除非他們兄弟倆都死了,事情才能了結。唉,他們是皇帝的親舅舅,就算做錯事,也不可能被誅殺!”

“現在不但我身處險地,就連我那幾個孩子也有很大可能會被壽寧侯當作人質壽寧侯知道那惡婆娘對我來說不算什么,但孩子對我而言卻至關重要,尤其是五郎,現在有了出息,這下豈非害了他?不行不行,這件事一定要告知大侄子,讓他幫忙照看五郎,不要讓五郎出事!”

虎毒不食子,張苑對沈家五郎沈永祺非常關心,一時間心急如焚。

張苑沒有自己家,他知道那個家再也不去了。

他急匆匆去見沈溪,在他看來,現在能化解這件事的只有沈溪,而且張鶴齡也有話讓他帶到。不過連夜到了沈家門口,張苑卻猶豫了。

“我這大侄子做事向來武斷,若他不肯就范,壽寧侯一怒之下將這件事泄露出去,那我可就完了!”

沈家門口,張苑背著手在那兒走來走去。

過了好一會兒,門從里面打開,走出一人,卻不是之前一直看門的朱山,而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朱山要準備婚禮,這會兒“待字閨中”,不能再拋頭露面,于是由其兄長朱鴻頂替她的位置。

朱鴻白天在衙門做事,晚上來兼做沈家的護院領班,剛才他聽到腳步聲,在門縫里看到外面有人踱步,于是開門出來問詢。

張苑見到朱鴻,昂著頭一臉倨傲:“咱家來見沈尚,知道咱家是什么身份吧?”

朱鴻在衙門歷練,不管是閱歷還是人情世故都比朱山強太多,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張苑身份不簡單,聽口吻應該是宮里的太監。

“公公請進,小人這就去給您傳話!”

朱鴻把張苑迎到客廳,然后去找沈溪傳報。

張苑心想:“這次還好,大侄子沒離開家,不然真不知去何處找他都說狡兔三窟,這小子在京城的巢穴可不少,頭一定要好好查查,不然沒辦法威脅到他!”

許久后,朱鴻才出來,對張苑道:“公公,請隨小人來,我家老爺在房等候!”

“不用了,你家房在何處,咱家知曉!”

張苑站起身便邁開步子,可就算他不要人引路,朱鴻還是執意走在前面,不想張苑單獨進去,若是張苑半途拐進別的院子,這責任他可擔待不起。

房內,沈溪淡然打量張苑,感覺張苑神情緊張。

張苑沒有見禮,在沈溪面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你定是怪責咱家又到你府上,你可知大事不妙,咱家跟你的關系被壽寧侯知曉,隨時都會將此事公之于眾。”

沈溪眼睛微微一瞇,嘴角浮現一抹揶揄的笑容:“你將妻兒接到京城時,便該料到會有今天吧?”

由于沈溪反應太過平淡,張苑很是驚訝,皺眉問道:“你小子難道不怕壽寧侯將事情公之于眾?此時說風涼話是什么意思?”

“張公公請自重!”

沈溪站起身,態度越發冷淡,顯然是因為張苑對他不敬而生惱怒,厲聲道,“事無不可對人言,這件事本就不是什么機密,今日壽寧侯能查出,頭劉瑾自然也可做到,甚至朝中文武大臣有心查的話也沒法遮掩到最后陛下一定會得知,作何要隱藏?”

“你!”

張苑死死地瞪著沈溪,目光幾欲殺人。

沈溪沒跟張苑過多爭執,道:“你且說,壽寧侯讓你來說什么?”

張苑本想問,你怎么知道壽寧侯有話讓我跟你說。

但細細一想,這是明擺著的事情,既然壽寧侯掌握如此“機密”,當然想讓他在沈溪面前要挾一番,讓沈溪妥協進而做一些事。

張苑心想:“這小子之前怕不是故作姿態吧?若他識相倒還好。”

帶著一抹疑慮,張苑道:“如今劉瑾朝,重掌司禮監,必霍亂朝綱你作為文官,定無法做到坐視不理壽寧侯想跟你協作,將劉瑾的勢頭給打壓下去!”

“難!”

沈溪搖了搖頭,直言不諱,“陛下如何寵信劉瑾,你比我更清楚,至于跟壽寧侯合作的事情,更沒可能,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這么跟你說吧,本官跟壽寧侯的利益存在沖突,不可能站在同一立場,最多是他跟劉瑾纏斗時,本官隔岸觀火罷了!”

張苑皺眉:“七郎,你這話說得太直接了吧?你想隔岸觀火,壽寧侯就不想了?他還想看你跟劉瑾斗呢!”

沈溪道:“他坐山觀虎斗,可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話出口,張苑不好接茬。正如沈溪所言,之前文官集團跟劉瑾領銜的閹黨相斗時,張氏兄弟俱都旁觀,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

但在劉瑾勢弱時,卻是外戚出來搶班奪權。

現在劉瑾來,奪權進入白熱化,張鶴齡準備招兵買馬,但顯然找錯了對象。

張苑道:“就算之前壽寧侯未跟劉瑾相斗,現在不是機會來了么?七郎,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咱家從來沒想過給壽寧侯效命,一切都是為勢所迫,若你可以在朝崛起,甚至撐起朝臣大旗,那咱家跟你并肩攜手便可,作何還要為壽寧侯做事?”

面對張苑的好言拉攏,沈溪搖頭:“這些話,以后休提!”

張苑嘆道:“咱家知道,你仗著陛下信任,不怕壽寧侯威脅,所以對他提出的條件不予考慮,寧肯壽寧侯將咱家跟你的關系公之于眾,但你是否想過,若這件事真的暴露,那咱家就得徹底從朝中退下,以后宮中就沒人能幫你了!”

沈溪心想,沈明有還真喜歡給自己臉上貼金。

你幫我?

你是在幫自己吧!

就算你掌權,我做指望你什么?別到最后,你反咬一口。

沈溪神色淡然:“若壽寧侯真覺得你沒什么大用,非要將你拉下馬來,那可怪不得我。”

“嗯?”

張苑聽到沈溪這話,瞠目結舌好一會兒,最后瞪著沈溪道:“難道你真要見死不救?又或者你的意思是壽寧侯不會將咱家跟你的關系泄露?”

沈溪冷笑道:“壽寧侯將你跟我的關系泄露,對他有什么好處?”

張苑道:“七郎,話是這么說,但實際情況卻非如此壽寧侯是什么人,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做得還少了嗎?若你覺得他不至于泄露咱家跟你的關系,那就大錯特錯了,他知道你不識相,必然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這兄弟倆是什么性子,你不了解,咱家還能不了解?”

沈溪沒好氣地道:“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說完,沈溪不想再跟張苑廢話,當即站起,擺出一副送客的架勢。

張苑道:“你的意思是破罐子破摔,索性讓壽寧侯公之于眾?你你起碼給咱家個承諾,讓咱家去后能跟壽寧侯復命,你這么個態度,根本是損人不利己!”

沈溪打量張苑,許久后才說:“本官對于扳倒劉瑾不感興趣,同為朝官,劉瑾朝后可讓朝廷步入穩定,至于其擅權之說,等事情發生后再來跟本官商議,現在本官尚不能斷定劉瑾是否已經改邪歸正!張公公,請吧!”

說完,沈溪做了個請的手勢。

張苑站在那兒很尷尬,最后恨恨地嘆了口氣:“咱家算是看出來了,你小子就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遲早你會為你的狂妄自大付出慘痛的代價!”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閱讀悅,閱讀悅精彩!

本周強推

作者:喵寶

綜合其他

作者:巫扇

綜合其他

作者:一杯紅酒

都市言情

作者:白籮染

綜合其他

作者:蘭芝

都市言情

作者:卞九歡

綜合其他

作者:小妖陌離

綜合其他

作者:尋霧者

綜合其他

作者:山無憂

綜合其他

作者:白馬出淤泥

武俠修真

完本推薦

作者:獨白的小瑪麗

都市言情

作者:懐丫頭

穿越架空

作者:遲小宴

綜合其他

作者:塔花樹

都市言情

作者:灼年

都市言情

作者:紅小果

綜合其他

作者:南瓜Emily

都市言情

作者:張小灶

都市言情

作者:大周周

都市言情

作者:君笙

綜合其他

同好作品推薦

其他人都在看

本周新書速遞

作者:十六夜少主

字數:6277

作者:我吃西紅柿

類別:武俠

字數:1494

更新:0215

作者:海棠秋

類別:歷史

字數:4464

作者:十點聽風

類別:都市

字數:952

更新:0111

作者:宮小川

類別:都市

字數:8336

作者:黑白灰姑娘

字數:3487

更新:0218

作者:一眉道長

類別:都市

字數:13951

作者:北枝月

字數:4398

更新:0218

作者:汛易

類別:玄幻

字數:24

作者:俗客二代

字數:940

作者:夜空的星辰w

類別:游戲

字數:40

作者:落魄70后

字數:57

閱讀悅,閱讀悅精彩寒門狀元 第一八五三章 身份敗露


上一章  |  寒門狀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