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太易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天后宮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天后宮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30日  作者:無極書蟲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無極書蟲 | 太易 
太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天后宮


蒼云為裳,星河為裙,龐大的女神真身無可估量,以優雅的姿態站在變化莫測的星海央。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小說她一只手臂立在胸前,托起天后宮;一只手臂微微下垂,將所有帝陵圣域按照次序一一排列。

曾幾何時,軒轅家致力于派人前往異域尋找圣皇們的遺跡。然而每一處遺跡都有專門的異神把守并設置陷阱,讓軒轅家鎩羽而歸。久而久之,軒轅家不再尋找古神遺跡,而是默默努力培養后輩俊杰。

但是,先人埋骨異界,多少后人想要讓他們入土為安?

現在,天后用自己的力量喚醒遺跡,為軒轅家重續傳承,這一舉動再度震驚三界。軒轅家的神靈順著血脈聯系,紛紛趕來虛空世界。

姬正康帶著諸多王神降臨。他的聲音有些顫抖:“這……這是我們軒轅家列位圣帝圣皇的隕落之地啊。”想到那些曾經一個個叫自己“爺爺”“老祖宗”的后人們死在這里,姬正康心揪動,老淚縱橫。

前不久和嬴琇分別的帝嬴之主激動不已,他內心狂呼:“不枉我家以萬人血祭卜算天機……果然……果然驅山鐸關乎我家再興之舉。”他將驅山鐸借給嬴琇本身,便是打算借助嬴琇之手喚醒自家的古神傳承。

帝嬴家主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激動,目光落在遠處十二金人。

這十二金人,每一尊都以九州神金鑄造而成,堪先天神人的身軀。這是帝嬴為自己祭煉的護法神,十二金人攜手,可抗拒八重天的帝君。此刻,十二金人以特殊的姿勢暗暗催動帝嬴一脈的絕學,守護在帝嬴的陵寢。

另一側,一輛輛帝車航行于天穹,演化北斗七星。駿馬之靈縱橫交錯,漢武帝之墓便坐落于此。

還有什么兩周王神,夏商之主,很多在歷史長河留下英武事跡的神圣,都在這里留下一座座陵墓。

其有三片陵墓的光輝最強。

一處是顓頊帝,一處是少昊帝,還有一處則是明微天后。這三處,皆是無神人遺留的密藏。

天后孤身一人死在異域,可她大道演化的星海世界幾乎得天尊神界。而少昊帝、顓頊帝的帝陵雖然沒有九重神界,但卻擁有二帝昔年遺留的神器。獲取這些神器,占據法統地位,這才是軒轅家最在意的一點。尤其是現在,少昊之國和顓頊之國正面臨國主換代的問題。

璀璨星海,數百座帝陵炫耀奪目。荀易幽幽一嘆,握緊軒轅帝劍。

軒轅世家,王神們自詡天帝苗裔,行事霸道。但這些王神做到后世某位王神所言的一點:“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眾多王神,幾乎全都是戰死于異域。正是他們用自己的血肉填滿異域戰壕,才讓天庭一步步開拓進取,將無盡時空徹底擊敗。

此刻,神王們依托星海世界殘留的大道法則,演化九大神獸異象,再度以自身力量點化眾多天神駐扎世界,意圖阻撓諸神尋回傳承。

“諸君,我軒轅家古神陵墓已經出現。若有機緣,大可前往帝陵傳承諸位先人的衣缽。”荀易走神壇,頭頂升起功德樹垂下光輝庇護諸神,功德九鐘灑下九種截然不同的神術賜福,為諸神引領前路。

“長老,您說呢?”荀易將帝劍插在九重玉臺,詢問身邊的姬正康。

軒轅族三位無神人雖然一向聯袂出行。但這次唯有姬正康真身前來。他看著身邊目光熱切的諸神,點頭:“嗯,不過大家要小心。”他手一揮,各種天尊符詔沒入諸神體內:“老夫這道符詔能替你們擋下無神人的一擊。如事情有變,速退!”

諸神應諾,紛紛駕馭帝車前往遠處各大帝陵。

嬴琇和孟翰等人看向荀易,荀易站在九重玉臺守護帝劍。孟翰問:“你不去?”

“我能御使軒轅劍,留下來對付諸位神王,你們去吧。孟翰,禹王墓跟你有緣,大可一試。孫戩,少昊之地,你去看看。對了,嬴琇也可以去少昊陵找一找白鳳琴。”

荀易囑咐眾人后,便把自身合入功德樹,化作覆傾世界的巨大神木,把整個星海籠罩在功德光輝下。

功德之光,不生不滅,蘊含三界本源的光輝和天后娘娘的神女相融合,玄黃光罩緩緩升起,擋住九大神王從萬神山內部的法力傳送。

神王們和星海內部的聯系失去,在內部有諸多王神和天后法相,在外部有天華氏等人牽絆真身,對軒轅家搶回遺物的舉動無可奈何。

“好一位大義凜然的東伯氏。”烈武帝和風后大神站在遠處,看荀易并不急于尋找古神傳承,忍不住點頭贊許道。

“妙天慈航鐘的原版正在這方星域,他居然能忍下來,為其他王神斷后,這份氣魄著實不簡單。看去,真不像是二十歲的年輕人。”

“二十歲?”風后搖頭道:“這家伙絕對用過宙神一脈的時光法門歷練。看似只有二十歲,指不定在那諸多小世界,經歷多少次人生呢。”

“這倒也是。”烈武帝頷首:“宙光諸神可以穿梭時空,說不定現在的荀易,其實是無數年后穿越歸來的。”

二人和武神停在一旁觀望。

在諸神眼,此刻的荀易的確頗有王神風采。他靜靜站在九重玉臺,和帝劍的氣息同化,仿佛黃帝在世一般。

看到遠處萬神山方和神王們交手的龍母天后等人,荀易輕聲對姬正康說:“長老,您去幫忙吧。不然大長老和母后等人,未必能壓下九大神王的合力。”

荀易張開功德屏障,讓星海得以保全。可天華氏、龍母天后、軒轅家的兩位長老、玄精帝、宙光帝對抗幾位神王,正漸漸處于下風。

“母后和龍母都是新晉天尊,實力較弱,請長老援手。”

姬正康猶豫道:“如果老夫離開,僅僅你一人的話,這里恐怕不安全。”

“武神皆在,不怕。”荀易淡淡一笑:“如果長老實在不放心,把《五典》借我用用。”

聽到這句話,姬正康心一突:“你怎么知道這個東西?是宙光帝告訴你的?”

“算是吧。”荀易話語有些含糊,姬正康盯著他打量。

荀易眉宇間帶著憂愁,但現在他正處于升期,這憂慮是哪來的?而且仔細想想,從進行這件事開始,荀易的神情有些不對頭。

“長老?那邊的局勢,可有些不妙,還請速速決斷。”

姬正康抬頭一看,天華氏等人且戰且退,勉強保全星海不被九大神王真身從外界轟破。

一咬牙,姬正康扔出一朵五色花蕾給荀易:“你且小心。”

姬正康趕過去幫忙后,荀易托起五色花蕾,身的氣息和花蕾融合,境界一漲再漲:“還是九重神力方便啊。”

荀易抬頭笑對另一邊的烈武帝:“勞煩帝也過去幫忙,小神以為,風后大神守護這里夠了。”

烈武帝打量荀易,從他身莫名感覺到一股滄桑的氣息。帝皺皺眉,但還是將兵權交給風后,然后趕過去牽制神王。

有點不對勁啊。風后調度三軍,默默觀察荀易:“他似乎是主動支開我們家陛下?”

風后心疑惑,走到荀易邊,以護法的名義盯著他。

荀易沒吭聲,將手五色花蕾變成一本厚厚的寶典,里面記載著軒轅家各種絕學。

看到這里,風后扭過去頭,不欲偷窺軒轅家的秘法。

“大神不用這么小心,除卻核心那幾門秘術外,其實很多秘法玄功在武神一脈都有相應的記錄。你瞧,這玉蛇盤靈訣、斬天玄機劍,風后大神應該都清楚。”

“你真是荀易?”

“當然是我。”荀易語氣平靜:“還有裂空焚天功,這是昔年漢光武帝的絕學,烈武帝憑此起家。但這種絕學最忌諱冰水屬性的力量。如果在未來碰到這種屬性的神靈,風后大神記得勸諫一下,別讓烈武帝靠近。”

風后心思敏捷,隱約猜到什么,默默記下荀易的話。“這是從未來看到的事情?”

“差不多吧。”荀易合《五典》,隨后不再和風后交流,而是閉目凝思,守護前往帝陵的族人,暗和星海的殘靈交流,順帶聯系地母桑蘿。

此刻雖然荀易用功德樹引來三界光輝支撐,但也不過是隔絕萬神山對這片星域的干涉。九大神王在各大世界催生法則神,這些新生的神靈作為星域天然的守衛者,會自發排斥諸神拿回先人的遺物。

為此,王神們爆發一場場慘烈的大戰,勉強往各大陵墓送進去幾個后輩。

孟翰強闖入禹王墓。他神力超絕,外界那些地神被他悉數石化,在一陣清風化作塵埃。來到墓前,望著禹王墓外面的斷龍石,孟翰手多出一口小鼎。

這是剛才地母神桑蘿送來的東西,據說可以幫他繼承禹王的遺澤。

“姐姐好端端,怎么突然把這東西借給我了?按理說,我雖然加入地母神一系,但作為新晉地母神,還不足以讓她們這么放心,更別說涉及軒轅家的傳承。”

孟翰心疑惑,前以九州鼎激發帝陵,前去尋找禹王留下的圣物。

嬴琇和孫戩急匆匆趕向少昊陵,在即將走入帝陵時,嬴琇突然頓足。

“怎么不走了?”孫戩扭頭想要去拉她。

“孫大哥去吧,我去天后娘娘的天后宮,有些事情我想問一問她的殘靈。”

嬴琇快速抽身,孫戩來不及詢問,背后又有一群天神殺來,只能遁入帝陵尋找少昊帝傳承。

“鹓鶵!”嬴琇手一招,九雛琴拿在手,以琴音轟殺面前的神靈,強行打通一條少昊陵到天后宮的血路。

天后本是少昊白帝的妹妹,天后宮距離少昊陵最近,這一條路并不長。一個時辰后,嬴琇急匆匆來到天后宮。

跨入神宮,看到宮內站著的女神。

“你來了。”

“天后娘娘。”面對女神身那神圣孤傲的神性光輝,嬴琇不得不低頭行禮。

“你不去拿少昊琴,刻意來本宮這里,有事情要詢問?”

“娘娘,請問炎帝之種在哪里?”

“炎帝之種?你問這個做什么?”天后漫步在神宮內,靠近嬴琇,仔細打量這位少女。

外界那尊佇立星海的法相,僅僅是她的軀殼,真正的殘靈一直留守在天后宮。

“娘娘應該看出來了,我具備女登之體,需要用炎帝之種來祈愿消除身的弊端。當然,如果能利用炎帝之種融合兩界,幫我夫君成為無神人,那最好不過。他是軒轅家的人。”似乎擔心天后懷疑自己,嬴琇直接搬出荀易。讓軒轅家多一位無神人,天后應該不會阻攔。

“軒轅家?”天后目光往外看了看:“那個站在九重玉臺,手持父皇寶劍的人,是你夫君?”

“不錯。是他,他能執掌軒轅帝劍,是軒轅家的嫡系后裔。”

天后目光動了動,默默沉思起來。

“娘娘?”

“你為什么想到本宮?你認為,炎帝之種會在本宮手?”

“炎帝之種最后一位明確的執掌者,是天后娘娘您,這一點晚輩還是可以調查到的。此外,我還查到炎帝之種關乎守墓一族的隱秘。請天后娘娘明示,炎帝之種在您故去后,到底交給誰了?龍歌殿下?還是玄崿地母?”

聽到這,天后啞然失笑:“你既然查到這里,怎么忽略一個最大的可能。還是說,你刻意繞過這個可能性,不愿意往這方面想?”

嬴琇神色微變,心升起不安的情緒。那個可能性?怎么可能,難道真的是……

“其實,你也猜到了,不是嗎?姬令德這一系作為軒轅帝陵的守護者,這種事情你不是應該問問他?”

“荀家根本沒有所謂的炎帝之種,不然怎么會百年來處于被龍族打壓的地步?如果可能的話,利用炎帝之種能一舉翻盤!”嬴琇聽到天后的話,立刻駁斥道:“炎帝之種絕對不在荀家!”

天后沒理她,自顧自說道:“昔年本宮執掌炎帝之種,為了研究炎帝之種的用法,和軒轅家的一位圣女聯手推動守墓一族的計劃。從炎帝之種截取一縷氣息藏入這一族的血脈。百年、千年,當這縷氣息慢慢隨著血脈傳下去,終究會有人可以感應炎帝之種的力量,來親自激發炎帝之種,將兩界大融合完成。”

這是利用軒轅家的血脈,制作溝通炎帝之種的鑰匙。

“至于你所謂的荀家,不是已經實現翻盤了嗎?現在,可還有人敢對荀家冒犯?炎帝之種的效果,這不是已經出現?”

易哥?果然他跟炎帝之種有關?

嬴琇銀牙一咬:“娘娘,多有得罪,晚輩告辭!”她聽到這件事,心惶恐不已,不愿在帝陵多待,想要返回去找荀易問清楚。

“不必回去了。剛才有人跟我傳訊,讓本宮把你留在天后宮內。本來還發愁怎么找你,但你自己送門來。”天后拂袖一揮,宮門緩緩閉合:“你留在這里陪本宮吧。待一切終了,你再出去。”

本書來自

本書來自/html/book/33/33434/index.html太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天后宮


上一章  |  太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