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太易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凈土行(上)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凈土行(上)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05日  作者:無極書蟲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無極書蟲 | 太易 
太易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凈土行(上)
武俠修真


創世嗎……

荀易側躺在云榻上,面前是他的八索易天鏡。

鏡子里,正演繹他在不久的未來所看到的景象。

那一縷記憶在鏡中幻化,映出三界日月崩毀,法則大變的黑暗景象。無數神魔在三界內廝殺,血雨遍灑九州。而遠處的萬神山已經被數不盡的魔神攻陷。此刻的萬神山,只留下九大天柱,先天神靈幾乎死傷殆盡。

覆巢之下無完卵,萬神山和天庭雖然說不上唇齒相依,但一方毀滅后,另一方也很難獨存。畢竟兩界目前融合到極為關鍵的一步,幾乎歸為一體。萬神山毀滅的波動傳遞到三界,遠處若隱若現出現一座巨大的門戶。

門戶左右象征兩大宇宙的本源。當萬神山毀滅后,半扇門戶崩塌,里面有與帝顓頊黑水類似的寂滅力量沖入三界,將三界九州徹底吞沒在大海中。

荀易不知道那股黑水是什么,但似乎和魔淵的屬性很類似。是一種三界神靈無法抵抗的毀滅之水。

“在這種重拳出擊下,魔淵底下的那些滅世魔神也不肯示弱。到時候,又多出幾位第十天的存在。就算東皇復生,也只能重新創世。”提及創世,荀易心中又是一陣煩躁。將手中酒杯一扔,鏡面的幻象被他打碎。

“世界之內,宇宙之外,為什么偏偏我們趕上這種事?”他又拿出一壇神酒,大口大口往嘴里灌。也不顧衣襟被酒水染濕,借助酒水消減煩悶。

任婰走入神宮時,正看到地上散落著一堆酒壇。

女神心中一驚:主神一向不喜歡飲酒,今天這是怎么了?

酒能亂性,又是誤事的元兇之一。荀易平日不喜歡喝酒,今天這是怎么了?

“主神?”她小心翼翼走到荀易身邊,看到荀易滿臉通紅,已經醉得不省人事。

她趕緊拿來清水參茶給荀易醒酒。待荀易清醒些,才道:“主神,妹妹失蹤,但并無大礙,您無須這么憂愁。天華娘娘說,天后刻意留住妹妹,應該是有大機緣。”

“這件事我明白。”荀易有些不耐煩的揮手。未來的自己刻意請天后娘娘拖住嬴琇,正是希望嬴琇在創世之后搶占先手,不希望她參與這一次的大寂滅。

何等相似的選擇,昔年東皇創世,不也讓西王妃進入新世界?未來的荀易,同樣將新世界托付給西王妃。

“本來我以為。天庭可以穩妥的吞并異域,然后養精蓄銳,以全盛時期面對大破滅的威脅。看來,還是我太天真了。世界之中或許如此,但是世界之外的混沌,可不會隨你心愿啊。”

荀易清醒一些,他身上的功德光輝自發亮起,將酒氣解除。任婰在功德光輝的壓迫下,默默從荀易身邊推開。

等光輝散去,面前是一位容光煥發的神祇。就連衣襟上的酒水,也一并被光輝排除。

任婰雖然不明白荀易在憂心什么,但她笑著附和:“主神不擔心妹妹就好。畢竟妹妹分潤主神的氣運,不會有事的。說到底,您作為功德神,是最得天地寵愛的一位神祇。”

只要荀易愿意,什么千杯不倒根本不在話下,荀易心念一動,天道之力自動幫他醒酒,讓他恢復最完美的階段。

然而,任婰的話讓荀易心中一痛。

“寵愛?”荀易自嘲道:“是啊,對最大的祭品,天地當然會保全他,等待最關鍵的時候來利用。”

圣靈,宇宙最高規格的祭品。用一位圣靈和炎帝之種扭轉乾坤,重演整個時代,簡直是再便宜不過的代價。

不管是炎帝一脈重造“炎帝”的計劃,還是軒轅一脈的“圣靈”,不都是這種最高規格的祭品?

似乎看出荀易心情不好,任婰閉口不言。

“算了,不該對你發脾氣,隨我去魔淵走走吧。”荀易又是一聲嘆氣,帶著任婰落入白蓮凈土。

此刻的荀易,還沒有做好犧牲自己的準備。

畢竟,憑什么一切要由自己來犧牲?

面對最壞的情況,他心中升起一點微不可察的惡念。如果自己不創世的話,結果會怎么樣?

兩個宇宙一起毀滅?然后拖著所有人一起死?

可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便被荀易自己掐滅。

終究我做不來這種事。

寧可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

這種想法,和荀易從小樹立的三觀不合。

走入白蓮凈土,凈土中的福神看到荀易后,紛紛上前打招呼。

在這些底層福神心中,荀易是最得他們敬重的上位司命神。

荀易隱藏心中的不舒服,用笑臉面對諸神的問候。隨后,便來到白蓮凈土邊緣的瞭望臺,往魔淵深處注視。

魔淵深處,古紀元的廢墟,東皇沉眠之地。

“換成是你,面對再一次犧牲創世,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覺?”扶著白玉欄桿,荀易眉宇間閃過幾縷憂愁。

“奇怪,今天諸神慶賀你們軒轅家列位圣皇傳承歸來。軒轅家那邊忙著將他們的骸骨重新葬入帝陵,你怎么不去?”驀地,妙司命出現在瞭望臺上。

任婰見狀,馬上行禮退后。

妙司命揮揮手:“免了,公主是神王后裔,地位尊貴。這幾次輔助荀易,已經徹底得到天庭的認同。天帝有旨,日后會追封令尊為天庭的天尊神王,您在天界也可享受公主榮耀。除卻幾位陛下和荀易外,不需對其他人行禮。”

妙司命走到荀易身邊,荀易抬頭望人間看了一眼。

諸神親自為軒轅家的諸位圣皇抬帝棺,一步步在有熊山中行走,伴隨著哀樂葬入帝陵。

“沒什么,您也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的禮儀就是喪儀。”

妙司命一愣,想到荀易少年時候的心理問題。

死了父母,死了祖父,孤零零一人的少年因為疾病的威脅,對死亡有著莫大的恐懼。

“幾年過去,你自己又是執掌復活權能的司命神。我還以為,你的心結已經解開。”

荀易緩緩搖頭,望著魔淵愣愣出神。

妙司命對荀易的心結也不好說什么。昔年福神想出的辦法,也不過是讓荀易去地府一行,歷經生死大劫來開悟,能不能解開心結,只有荀易自己才能想通。

“說來,也跟你從小生長的環境有關。誰家好端端用柏樹作圍墻,這不是死人的陵園嗎?”

柏荀一脈,福神們雖然不好當面對荀易說什么,但私底下都覺得有些晦氣。

就好像住在柏山的并非活人,而是早已經注定死亡命運一樣的亡靈。畢竟柏樹本身,就有哀悼和守陵的含義。

“是啊,荀家老宅里三層外三層的布局,看起來可不就是一座祭壇?住在這里的人,正是祭祀給天道的祭品。”此刻想想,或許自家天祖早就有所準備。連最終創世,激發炎帝之種的祭壇都準備下了。

“你小子今天怎么回事?平日多開朗的一個人兒,今天唉聲嘆氣的,小小孩別愁眉苦臉。你兩位母親見到,還以為本司命神欺負你呢。”

妙司命捏著荀易的臉,勉強擠出一個笑臉。可她松手后,荀易又耷拉下來。

“看你這模樣,莫非喜歡上自己憂郁的模樣,想要做一個憂郁的美男子?”妙司命開玩笑逗弄荀易,然而荀易一言不發。女神心中疑惑,扭頭去看任婰。任婰搖搖頭,她也不知道荀易在憂郁什么。從虛空回來后,就一直是這個模樣。

要說擔心嬴琇,他也沒有去找人搜尋嬴琇和天后宮的下落。要說其他事,他還能擔心什么?

“莫非是看到這一次軒轅王神們的壯烈犧牲,再度刺激到他了?”妙司命思來想去,也只能想到這件事。

然而對這種心結,妙司命也沒辦法,只能站在旁邊,以長輩的姿態關注荀易,讓他不至于孤獨一人面對。太易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凈土行(上)


上一章  |  太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