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重生之躍龍門 >> 目錄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糊涂與明白(上)

第四百五十四章 糊涂與明白(上)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01日  作者:機房里的豬  分類: 都市 | 現實百態 | 機房里的豬 | 重生之躍龍門 
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五十四章 糊涂與明白(上)
第四百五十四章糊涂與明白上

第四百五十四章糊涂與明白上

人要活得明白不容易,想要活得糊涂更難。

自小好勝要強的柳莎莎無疑沒有達到李家明那境界,所以她一直都活得很明白,而不僅僅只是心里明白。以前她過不了心里那個坎,對基金會的事漠然置之,但生兒育女后由于天生的母性,她開始關心這個與兒女利益攸關的基金會。

因此,當托尼將十億美元的現金匯入桃源旅游開發公司戶頭后,這位還在奶孩子的女人派她的助理,會同基金會的律師強行接管了這家微有贏利的公司。第二件事,這位對基金會資金有完全調配權的女人,指揮她的助理與律師用4100萬美元的現金收購了毛伢他們的股份,將桃源旅游開發公司的股東精減成兩家。

按說這是好事,毛伢終于跳出火坑了,但成功解套的毛伢半喜半憂,跑來李家明這討主意。結果,李家明雙手一攤,表示只要柳莎莎同志高興就好。

道理是這道理,但事不是這么辦的,毛伢猶豫道:“家明,不是我亂講事,你就不怕”

李家明自己能活得糊涂一點,但妻子想活明白他也不會攔著,大不了等矛盾開始激化時,他再去踩踩剎車。

“怕什么?”

既然人家心里有數,毛伢也不提這事了,轉身去了找毛砣他們聊天扯蛋。他又不是剛出來混,哪不清楚柳莎莎這是在清場。針對的是誰,他心里還沒數?近百億的大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只花區區一個月就出爐,哪怕毛伢只讀到小學畢業,也知道里面貓膩不少。要不是毛伢知道招投標會異常嚴格,不會出現什么暗箱操作,他早就拍桌子踢凳子了。

毛砣和毛伢是表兄弟,也是無話不談的發小。柳莎莎接管旅游公司的事,正在家度假的毛砣也知道,還知道毛伢投資旅游沒賺也沒虧,拿到手的錢與他投資的錢加上銀行利息相差無幾。

“領教到了吧?”

“什么?”

毛伢裝糊涂,毛砣卻不點到為止。李家明搞的那個規劃,從一開始毛砣就不看好,后來見毛伢從硬著頭皮到聽之任之,哪不知道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

“領教到了莎莎的厲害吧?”

“打亂講!”

“你就裝吧,家明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你以為莎莎也跟他一樣?”

這話不能亂說的,被揭破心思的毛伢連忙道:“毛砣,莫亂講!”

什么叫莫亂講?

毛伢可能沒有損公肥私的企圖,但墻內損失墻外補的想法肯定有。上百億投資的項目,他能不去拉關系搞工程?就按合理利潤算,他那點投資也能回本大半。剩下的那一點是銀行的錢,虧了就讓皮包公司破產,萬一成功了還能大賺一筆。

這話很重,饒是大家是表兄弟、發小,被揭破了心思的毛伢也覺得面上掛不住,爭辯道:“毛砣,這話我不愛聽。要是這項目開始建設,讓誰賺錢不是賺?只要我不從中搞鬼,當著家明的面我也敢要工程!”

騙鬼,家明從來都是按規矩辦事,一個靠關系做生意的混混頭子跟他關系再好,也不可能直接給工程,毛砣嘲弄道:“心虛了吧?”

這種說一半藏一半的話更讓毛伢難堪,反唇相譏道:“家明是能聽勸的人?再講了,你怎么不勸?”

話音一落,貓在這烤火、喝茶細狗伢看了過來,鄙夷道:“朽木不可雕!”

“你”

本就不爽的毛伢想發火,但見這兩兄弟都如此,突然聯想起了什么,連忙小聲道:“細狗,紅英姑姑可是我嫡親的堂姑姑!”

“要不是因為我姆媽,我都懶得作聲!蠢貨,沒看到五嫂買掉了你的股份啊?”

有些事該裝還得裝一裝,毛伢只是書讀得少腦子可不傻,連忙道:“你是講?”

白裝了,大家一起長大的,誰不知道誰?不知從何時起就有點看不上這表哥的細狗伢冷哼一聲,嘲弄道:“五嫂成日帶崽,毛砣不去跟她講,她會曉得這些事?你真把家明當善齋公是吧,不記得他三磚頭打翻了陳和生?他是不愿意跟你們置氣裝糊涂!”

完了,大冬天里,毛伢的額頭卻開始冒汗。這些事毛砣和細狗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家明那樣的人還能心里沒數?要論關系,家明跟鄧灝關系幾好?鄧灝稍有些私心,家明就不管他了,要不是忠華姐姐有面子,還指不定會如何。

完了,要是沒了家明那張虎皮,自己又算什么?

不過,毛伢能混出頭,也不單是靠李家明提攜,很快又鎮定了下來。這個項目確實是有風險,但家明是存著幫家鄉搞建設的心思,順便讓政府莫搞那些政績工程,把錢用在改善交通上。也就是講,這項目家明早就曉得會虧本!

“蠢貨!”

一再讓細狗罵,鎮定下來的毛伢卻沒動氣,反而請教道:“我講錯了?細狗,一世年兩兄弟,我們可還沒出三服!”

要不是這層關系,細狗也不會守在這,現在見表哥服軟了,也小聲解釋道:“你也不想想,家明是個什么性子?講他一諾千金是好聽的,不好聽就是屎牯脾氣,只要是他講來的事,哪怕是堆屎他都會吃得下去!

這一次也不曉得他腦袋怎么發暈,但后來肯定反應過來了,否則不會借你的嘴巴去傳話!”

對啊,毛伢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家明早就后悔了,只是迫于是他自己講出來的話,才死要面子地繼續做下去。

“那怎么辦?”

涼拌!

作為朋友,看到朋友要犯錯,非但不勸還附和?

細狗搶白了兩句,等毛伢著急上火了,毛砣才安慰道:“下次長點記性,生意場上的東西莫用在人際交往上。”

“毛砣”

“沒事,家明還沒那么小氣。”

毛砣如此安慰,但毛伢不敢輕信,家明那種恩怨分明的性子他是領教過的。要是因為自己的私心,讓家明覺得自己不講義氣,以后再想借他的勢、想他幫忙就難于上青天了。

想到這里,從來不覺得面子值錢的毛伢又回了李家明那,一五一十地把他那點小心思抖落出來,歉意道:“家明,我就是這么想的,你不著氣吧?”

能生什么氣?本就想糊涂的李家明哭笑不得,打趣道:“你就這么怕我?”

“事不是這樣講的,你是我們的頭子,我也是洪伢他們的頭子。要是他們跟我耍這樣的心眼,腳都會讓我打斷!”

“坐”,還在小廚房里薰臘肉的李家明挪了挪椅子,在火塘邊讓出個位置給毛伢。

真不至于,人至察則無徒,為人處世哪能那么較真?

“那”,毛伢想起初老大當年與鄧灝的舊事,不禁欲言又止。

“你想問什么?”

毛伢也光棍,反正他從小就認為李家明是神仙,天上的事曉得一半地上的事全曉得。見老大如此問他,他也就不避諱問了起來。

跟大姐夫的事,李家明從一開始就不覺得是誰欠了誰,只是介意他有想法不明白講,反而盡玩些小手段。不過,事后他也理解了,以大姐夫那種性格,不可能象毛砣、細狗那樣什么事都當面鑼對面鼓。

至于把京城的人脈介紹給大姐,而不是大姐夫,那純粹是姐弟之間一點的私心。就象他給小妹、婉婉準備的嫁妝,除了一些房產之類的外,絕大部分都是以家族信托基金準備的,就是防著萬一有個變故。

這樣的話也說,不禁讓毛伢佩服道:“家明,你還真坦誠”。

這有什么?先小人后君子,總比先君子后小人好。人啊,能活得糊涂一些,但心里不能糊涂。

(本章完)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五十四章 糊涂與明白(上)


上一章  |  重生之躍龍門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