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重生之躍龍門 >> 目錄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此一時彼一時(下)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此一時彼一時(下)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08日  作者:機房里的豬  分類: 都市 | 現實百態 | 機房里的豬 | 重生之躍龍門 
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此一時彼一時(下)
第四百六十一章此一時彼一時下

第四百六十一章此一時彼一時下

于右任先生以書法聞名于世,然而當時世人雖欽慕其書法,卻不以收藏先生之墨跡為榮。蓋因先生在世時位高權重,如將其墨寶供奉廳堂,難免有鉆營奉承之嫌,恐遭世人所譏。

對照領導人們的墨寶滿天飛,李家明的回答深得官話三味,卻讓他岳父頗不以為然道:“我們改變不了世界,是世界改變了我們!”

話的表面意思沒有錯,人得適應社會,話里的意思說得也沒錯,作為一個商人、企業家更得適應這個社會。露骨一點說,國內的事就是這樣的,公事永遠比私事難辦,只要把公事變成私事便一帆風順。

李家明也自認是一個會鉆營的人,從十幾歲開始便與官員們打交道,這個叔叔那個伯伯地套近乎,逢年過節還去上柱香。這么多年來,他走得順風順水,除去他自身的事業很成功外,還能給官員們帶來政績、面子、財稅之外,那些攀交來的交情也很重要,可問題在于李家明不想再被世界改變了。

想來提醒女婿該如何鉆營一番,順便為自己母校搞個領導人題字爭取點光彩的柳本球沉默了。他是基層一步步爬起來的,除了能做事、能建功立業外,也沒少攀龍附鳳趨炎附勢,更沒少干阿諛奉承之事。

干著干著,柳本球也就從惡心到習慣再變成了本能,但這些事不能說破。就象開會時,領導滔滔不絕,說的其實就那么點東西,臺下的人則拿個筆記本奮筆疾書。說得好聽是記錄領導重要指示,說得不好聽則是拍領導馬屁、表示恭順。

沉默的人沉默著,說完話的人默默敬茶,當人岳父的拈著溫潤如玉的白瓷杯想著他自己的心事。女婿的話并沒有讓他難堪,如果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此脆弱,也爬不到他這個位置。他沉默是因為他到了這個位置,就不會只從自身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而會在考慮自己得失的同時也替對方考慮。

這也是為什么即使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二十幾年來這對岳婿都能保持一種相對良好的關系,而不會象李家明和他師公一樣,不發生問題還好,一出現問題就是激烈沖突。

站在李家明的角度看,他隱晦表達的道理沒有錯,攀龍附鳳是因為自身實力不夠,到了富可敵國的位置是否還需要趨炎附勢?即使是趨炎附勢,又符不符合長遠利益?

即使自己面臨著資金的流通性不足,數百億的現金需要找一個投資渠道,非常需要政府給自己在一些壟斷行業里開一個口子,但畢竟時代不同了。沒有人能永遠健康,更沒有人能萬壽無疆,有的僅是各領風騷十余年,誰又能知道下一任大王的執政思路呢?

把利益得失想明白了,年過花甲卻仍然如四旬一樣的柳本球舉起白瓷杯,向自己這得意弟子兼女婿道:“家明,你是對的,此一時彼一時”。

“呵呵,謝謝爸理解”。

“錢還是得捐,我和你媽想建個基金會,那是我們的一點念想,明白嗎?”

相識、相知、相戀、相守,李家明能理解那種對青春逝去的懷念,打趣道:“要不要規定只捐助校園情侶?”

倒是有過那種想法,可惜不能那么辦,柳本球也打趣道:“嗯,有道理,要不你在崇鄉中學也建一個青梅基金?”

“玩笑玩笑,叫鐘柳基金”

這也是個玩笑,但柳本球搖頭正色道:“知道師專最出色的校友是誰嗎?”

國內是個官本位的社會,整個從袁州市升上去的官員里,也就岳父和蔡老的行政級別最高,但他這么問李家明便知道肯定不是說他自己,不禁好奇道:“誰?”

“陳先輝,去年當選為院士了。”

國內的兩院是官辦機構,院士里有學術泰斗也有煙草院士,更有官員院士、官員院士,但陳先輝這人李家明聽過。此君不善交際,入選院士還是因為他獲得了超導材料領域的最高獎項——馬蒂亞斯獎,典型的墻內開花墻外香。

“爸,你該不是想以他的名字命名吧?”

“對”。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從一所四流大專院校起步奮斗成功確實很勵志,但花那么多錢卻是為他人揚名?

“此一時彼一時而已”。

這話不是自己剛說過的嗎?古怪的李家明笑了起來,好奇道:“爸,你跟他?”

“同一屆的但沒什么關系,不是畢業那年他考上了浙大的研究生,我都不知道有這么個人”。

那就很有意思了,李家明想了想,突然古怪道:“爸,你該不是?”

這沒什么好隱瞞的,以柳本球的地位,自然而然地會被寫進校史,但他想要的更多。由女婿捐款成立一個以他們夫婦命名的基金會,只會讓人說他們慷他人之慨,雖然是女婿與老丈人之間的事,也不會顯得他更高大偉岸。若是以他們那一屆在學術方面最杰出的同學名字命名,尤其是在以教育為本職的師范院校里,其社會意義又會截然不同。

“高”,李家明玩笑式地沖岳父豎起大拇指,揶揄道:“爸,我現在算是明白了,莎莎老說我太虛偽,原來根子出在您這啊!”

虛偽這詞用在常人身上是罵人的話,但用在柳本球他們這種層次的人身上,尤其是從李家明的嘴里用一種自我調侃的語氣說出來,卻是一個表示其與光同塵的中性詞。

“青出于藍嘛。”

“沒有藍又哪來的青?”

兩岳婿兼師生斗了兩句嘴,又把話題轉回到李家明的身上。老師就是授道解惑的,雖然李家明已經不需要從前的老師授道,但柳本球能奮斗到這個位置,對于一些政治影響方面的問題比他女婿更有發言權。

“家明,我贊同你去參加大會,不建議你用你自己的影響力去邀請一些歐美知名人士、企業家,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政治人物與商人不同,實利對于他們來說不及威信重要。自己接受邀請,那就是一個代表漢華這個龐然大物的表態;但如果自己主動運用自己在業內的影響力,即使大會辦得再成功,也會喧賓奪主,非但無功反而有過。

“還有一點”。

還有?

李家明想了想,遲疑道:“您是指架子?”

用詞不準確,但意思是這意思,深諳官場規矩的柳本球點了點頭。今時不同往日,女婿站到了這個位置,對下不能擺架子,但對上或同等級的人就必須矜持一些。尤其是與政治人物打交道時,你如果太主動,在對方眼里就低了一等。

(本章完)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此一時彼一時(下)


上一章  |  重生之躍龍門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