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重生之躍龍門 >> 目錄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先天的劣勢(上)

第四百七十五章 先天的劣勢(上)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10日  作者:機房里的豬  分類: 都市 | 現實百態 | 機房里的豬 | 重生之躍龍門 
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七十五章 先天的劣勢(上)
第四百七十五章先天的劣勢(上)

第四百七十五章先天的劣勢(上)

過年了,平時冷清的大山里突然熱鬧起來,各色小車、摩托車呼嘯而過,開車、騎車的都是回過年的人。m.。

城市就象是塊巨大的磁鐵,吸引著無數向往更好生活的年輕人,也產生了無數的留守老人、留守兒童。崇鄉這個大山里的鄉鎮也不例外,比其他鄉鎮好一點的是昔日破舊的縣城變成了繁華都市,年輕人不用再背井離鄉,但也不可避免地讓本就不熱鬧的崇鄉變得更冷清。

這個大山里的小鎮唯一例外,也就是黃泥坪這個只有七家人的小村落,年節時熱鬧平時也不冷清,還經常有直升機起落的轟鳴聲響起。

坐在老舊不破舊的閣樓上,儒雅中透出威嚴的柳本球遙望著對面山上的寬闊公路、以及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流,回想起二十年前這片大山的貧困不禁五味雜陳。家鄉變得富裕是他多年前的夢想,但這片大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又覺得陌生了不再是他魂牽夢繞的老家。

唉,回不去嘍。

暗嘆了一聲,風采更勝當年的柳本球回首看了看正沏茶的女婿,幽幽道:“家明,你那句話是對的”。

雙手遞了杯剛沏好的茶過去,仍然象十年前樣黑丑的李家明嘿嘿直樂,打趣道:“爸,不批評我了?”

“呵呵,我就是搞不懂,十年前你才二十多歲,怎么會有我這種年紀的人的心態。”

自己這岳父兼老師直覺太敏銳了,李家明只好拈著素瓷杯托辭道:“爸,我們的職業不同。”

“怎么說?”

“你是官員,發展經濟、民生是你的抱負也是本能,我是商人又是教書匠,有現實的一面也有犯酸的時候。”

“還有呢?”

岳父是另所有指,李家明也不得不沉吟道:“我學的是經濟,做的是企業,了解顧客的需求是職業本能,只有經常把自己當成普通人去思考,才能創造出迎合市場需要的產品。”

“對,你只要考慮顧客的需求,我們不但要考慮百姓的需求,還要考慮上級、同僚、部下的需要。所以,你十年前就能感慨回不去的是故鄉,我卻要等到位高權微的時候才會這種感觸。”

這可不是那個熟悉的岳父,李家明不禁打趣道:“爸,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我的風格是什么?”

自踏入仕途之日起,便以強硬面目示人的柳本球反問了一句又嚴肅道:“家明,任何圈子都有規則。任何人想干成點事,就要熟悉那一套規則,學會如何在那個圈圈之內玩,想打破那個圈圈的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如果我們真象我們表現的那樣強硬,早被官場淘汰掉了。”

“你的意思是?”

沒錯,柳本球就是那意思。有人把官場與商場相提并論,其實官場比商場復雜得多,也有人把官場與妓院類比,其實官場比妓院還更臟,遠不是圈外人所想象的那么簡單。

“我算是運氣好的,碰上了一個以GDP論英雄的大時代。如果把讓我年輕三十歲再從科員干起,可能不要三天,我就要交辭職報告了。”

仔細傾聽的李家明默然,他聽得出岳父的意思,這是在勸他不要去趟政治的混水。大時代即將落幕,以后會是個平庸年代,而且會越來越平庸。這個大時代是歷史任務是發展經濟,要的是開拓進取,而平庸年代是利益再分配,要的是在螺螄殼里做道場的功夫。

“家明,恕我直言,你和我、老蔡是一類人,大開大合的事我們擅長,但不會做水磨功夫。這么多年來,你的習慣是給你的手下指明一個方向,然后用各種手段激勵他們前進。你自己想想看,如果讓你去管理利方、漢華,能否做得比馬樺騰和Kyle更好?”

做不到,李家明自認沒有馬樺騰和Kyle那種本事。上次錯誤地逼走Kyle后,他曾經有過親自出馬的打算,但很快便打消了念頭,改由讓雪莉出任CEO。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發覺他無法食若甘飴般地瘋狂工作。

兩世為人的特殊經歷,給了他超出常人的眼光和最珍貴的記憶,讓他能最終脫穎而出站在了世界之巔,但也讓他的心老了。那種繁雜的日常事務,他或許能應付得來但從心底里就不愿意干,一項不愿意干的工作又如何能把它干好?

見李家明若有所思,正喝茶的柳本球也總算是松了口氣。與想將李家明推上這條路的老蔡他們不同,柳本球看得很清楚,這條路對于自己這女婿來說就是一個跳下去便爬不出來的火坑。

綜觀世界各國的現代史,可曾有超級富豪從政成功的先例?不是說超級富豪們的能力不如職業政客,而是他們在公眾面前天然地處于劣勢。

你代表哪個階層、為哪個階層說話?政客可以說他代表最廣大的民眾,為了最廣大民眾的利益而奮斗,超級富豪說這話有人信嗎?

當然,更重要的是利益。

如果李家明成功了,老蔡能獲得參與創造歷史的成就,而柳本球失去的將是女兒、外甥們的幸福。他自己就是政治人物,太了解政治人物的生活,鏡頭前的光鮮背后其實是種種不堪,要命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那些種種不堪遲早會被公之于眾。

連英明神武的太祖尚且被拉下了神壇,日后又還有誰能呆在神壇之上?

“家明,你現在的想法其實是這山望那山高,等你真的到了那座山上回首再看,是否又會覺得這座山比那座山更高呢?”

有道理,說的都在理,可李家明覺得好笑,反問道:“爸,你今天怎么了?我問的是西南的事,你卻給我說這些,莫非你覺得我可能有政治野心?”

“家明,你不覺得你已經不謙遜了嗎?”

“怎么說?”

敬茶的人笑意盈盈,接茶的人也在笑,但柳本球那顆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這混賬小子就是個見了棺材也不掉淚的犟種,要是執意往那火坑里跳,誰又能把他拉得回來?重生之躍龍門 第四百七十五章 先天的劣勢(上)


上一章  |  重生之躍龍門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