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庶子風流 >> 目錄 >>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就是要讓你害怕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就是要讓你害怕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09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額 | 庶子風流 
庶子風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就是要讓你害怕
聯系我們:

歡迎光臨祝您閱讀愉快!


看著唇角勾起,臉上帶著笑意的葉春秋,易卜拉欣帕夏卻能意識到,葉春秋方才說的每一句話不是開玩笑,是真實的。

之所以他深信葉春秋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自信,只怕是來源于他當初剛到魯國時的震撼。

他看到蒸汽火車鳴著汽笛,帶著數十萬斤的貨物和無數的人穿過草原和林莽,他看到無數工坊里冒出的煙囪,看到無數本該是最重要的戰備物資,那些最最上等的精鋼,結果卻制作成無數機械,有或是被鋪成鐵軌,乃至于,打制成農具。

這種奢侈和浪費,本身就是一種實力。

要知道,在波斯,在奧斯曼,在佛朗機,這些是珍貴無比的戰略資源,可在魯國,如此輕易地生產出來,又如此輕易的運用到那些無關緊要的生產和生活中去,他甚至親眼所見,有人在搭建高樓時,竟也用鋼鐵來加固,用混泥土澆入那一根根鋼鐵之中,建起高樓。

可以想象,這種生產的能力,所迸發的力量是何等的驚人。

葉春秋所帶來的軍隊,看上去極為普通,他們既沒有厚重的鎧甲,也沒有鋼鐵打制的頭盔,他們只是穿著一種很耐磨的衣料,腳下穿著據說是橡膠所制的靴子,除此之外,他們的腰間,還會攜帶著一雙帆布鞋,用以應對其他的路況,他們的腰間,只系著皮革的皮帶,人人掛著精鋼打制的水壺,用鋼壺來喝水,這對易卜拉欣帕夏來說,又是一個暴殄天物的行為。

除此之外,他們還背著一支小短劍,短劍的作用,既可以作為武器,同時也可以用來切割東西,甚至埋鍋造飯的時候,他們會習慣性地拿鐵劍去攪一攪燒得滾燙的湯水。

除此之外,便是一排排的彈藥了,腰側,則背著一根短槍,身后呢,則是干糧,他們用類似于帆布似的帶子,裝入干糧,而后將其背在身上,再后便是軍用的毯子了,毯子五花大綁地綁起,背在身后。

身上帶著的步槍,則是斜挎著,這一身的行裝,足足有數十斤,易卜拉欣帕夏心里估計,其重量怕是不在重鎧之下,最少也有三十斤以上。

若是尋常人,只是帶著這三十斤的重物,就已不堪重負了,可這些人一路行軍,卻是如履平地,雖是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可大多人卻都能咬著牙忍住,他親眼看到許多人腳下生了血泡,用針一挑,血水便流出來,敷了某種藥之后,次日照舊行軍,他們用綢緞來幫腳,似乎這樣,可以使靴子穿得舒服一些。

可單憑這些,易卜拉欣帕夏就很清楚,這兩萬的魯軍,絕不可等閑視之,他們的堅韌以及體力,乃至于忠誠,遠在奧斯曼帝國禁衛軍之上,他甚至能斷定,就是蘇丹的寢宮衛隊,只怕都是遠遠及不上他們。

可最令易卜拉欣帕夏對這支魯國軍隊感到可怕的是,這些人皆能令行禁止!

他太清楚軍隊了,作為衛隊長,易卜拉欣帕夏很清楚一群血氣方剛的士兵,一旦放出了軍營,會是什么樣子……

他越發地去思索,去深究,就越發地感覺到,這葉春秋的背后似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而這力量,恰恰是易卜拉欣帕夏所不能理解的。

現在面對葉春秋的質問,易卜拉欣帕夏沉默了一下,顯得猶豫地道:“殿下,我……”

剛張開,他卻又說不下去了,而是看向了自己的通譯,意思是,這個通譯只怕未必可靠。

葉春秋卻只是淡淡一笑,很不以為意地道:“沒有關系,他不敢胡說的,是不是?”

說著,葉春秋看向了通譯,方才還帶著笑意的臉,剎那間,目光中盡顯殺氣,這種殺氣,是只有葉春秋這種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人,方才能散發的一種令人發自心底地感到發顫的氣息。

通譯在這氣息中,感到心臟猛地一挑,隨即慌忙地用漢話道:“是,是。”

“那么,你可以說了。”葉春秋像是很滿意地勾唇而笑,霎時間,那股殺氣盡數收斂,像是方才的緊迫氣息只是一種錯覺。

易卜拉欣帕夏卻還在猶豫,他擰著眉心,想了想才道:“蘇丹可以殺死自己的兄弟,就可以殺死任何人,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強大,即便是自幼和他在一起的玩伴,也不能保證足夠的安全。”

這顯然,是一個警示,也是一種示好。

既然蘇丹什么人都可以殺,沒有什么是不可以背叛的,那么,只是作為友軍的葉春秋,自然也該小心了。

可是葉春秋卻認為,易卜拉欣帕夏耍了一個小心眼,因為這句提醒,沒有任何的意義!就是易卜拉欣帕夏不提醒葉春秋,葉春秋又怎么可能會對蘇丹有所信任呢?可他既然清楚,卻還是當自己面說了這個,這其實就是送個順水人情罷了,可這種人情,一錢不值。

葉春秋卻是故作欣慰的樣子道:“還有呢?”

“佛朗機人掌握了十分強大的火器,他們現在擰成了一根繩子,我們有理由相信,是神圣羅馬皇帝懾服了各國,而神圣羅馬皇帝馬克西米利安,歷來雄心勃勃,雖然在此之前,我們無法相信馬克西米利安居然節制了佛朗機眾國,可是我有理由深信,一定是他們得到了什么極為可怕的武器,這才鎮服了佛朗機的君主,這一次十字軍東征,就是神圣羅馬帝國皇帝主導。”

很可怕的武器?

葉春秋下意識地皺起了眉。

這一次,倒是在易卜拉欣帕夏的口中聽到了一個有點作用的信息,可是……

莫非就真的是因為火器?

可若是尋常的武器,奧斯曼人怎么可能畏之如虎呢?要知道,奧斯曼可是常年與奧地利人在打仗的啊。而且單以現在佛朗機的科技水平,葉春秋實在懷疑他們怎么弄得出來易卜拉欣帕夏口中的火器。

那么……

還是說,是他們魯國有匠人被佛朗機人就很早以前就收買了,所以泄露了一些火器技術?

推薦本章到:庶子風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就是要讓你害怕


上一章  |  庶子風流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