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重生太子女的異能人生 >> 目錄 >> 第717章:線索

第717章:線索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19日  作者:茗沫沫  分類: 現代言情 | 異術超能 | 茗沫沫 | 重生太子女的異能人生 
重生太子女的異能人生 第717章:線索


類別:都市小說

作者:

書名:__

“八年前和去年?”

夏意詩對蘇筠的問題很奇怪,不過她想幫上忙,于是在努力的回憶著。風云小說閱讀網

“八年前我是高三生,在備考,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感覺天黑地暗的,真的是沒有什么閑暇時間,再加上我表哥從小就跟著唐家老爺子,坦白說,我從小到大,和我表哥都沒說過幾句話,很奇怪對吧,我們還是親表兄妹呢”,夏意詩說著笑了起來,“好像和他說話比較多一些還是和筠筠認識后呢”。

“他就是那樣,不然我小姑也不會以前說他從小就不太像個小孩子似的,總是很悶悶的,小姑喜歡亦南,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夏意詩猛地住口。

忘記了唐亦南是不能提起的。

睜開了眼,看著蘇筠的臉色,蘇筠對她輕松的笑道:“沒事,我知道唐亦南的事,大嫂接著說”。

“哦”。

夏意詩了解唐亦南的事,還是從小姑到自己家和自己父親說話時,她看著小姑精神很不對勁,就悄悄的去偷聽來的,就是在唐家恐怕也沒人知道吧。

看來,表哥對她這個小姑真的是很喜歡,這樣的事,她也知道。

夏意詩皺著眉,眉心有點皺紋,臉色在仔細回憶的樣子。

“說起來,有件事,我覺得奇怪”。

“如果筠筠不問,我也就想不起來了,現在仔細的搜索,真的有被我當時覺得奇怪,后來就因為太沒有頭緒,就不放在心上的事情”。

蘇筠舉著眉粉的輕掃刷子,停了手,聽她說。

“就是那一天我到小姑家去找六表哥,想找他借一本《二戰布局策略解析》的籍,是考軍校加試題里有可能涉及的部分,他那時候剛從軍校畢業,我想著他那里肯定是有這方面的教授講義,我看一下有備無患,六表哥那時候,并沒有常住將軍胡同的宅子里,也是經常回軍委大院的,他不在,我就等了會兒,就看到亦南慌慌張張的從外面回來,懷里還抱了個什么東西,是用報紙包起來的,亦南平時的時候都像是帶著一股自信又溫暖的笑容感覺,你知道那種笑嗎,就是看起來,就覺得他是個可愛的孩子那種,我也形容不太準確”。

“反正亦南一向在家里挺受寵愛的”。

“在外面他是唐家七少,只有他給別人氣受,也不會受別人氣,不過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是什么樣,從小和他也經常說說笑笑的,我挺喜歡亦南的,就問他,出什么事了,他看到我,就喊我表姐,然后笑著說,沒有,就是和朋友開玩笑,把他的東西給拿過來玩兩天,剛才在外面差點被他給逮住了,這才有點喘氣”。

“這就是尋常鬧著玩,所以我也沒放在心上”。

“從那一面后,我就沒見過亦南了”。

夏意詩聲音失落了下來,有點傷心。

“筠筠”她輕輕的問道:“你知道亦南是怎么去的嗎?”

“為什么小姑會因為他,而精神狀態出現了問題?”

“外面的那些傳言我是不信的,亦南出事,真的當年是震驚世家圈子,法院里判下的是盜竊國寶罪,他怎么會去盜竊國寶?筠筠,我真的想不通,唐家絕不缺那一點錢,而且我小姑雖然很疼亦南,但是也是個很明理的,如果亦南真的是犯罪了,她就算再傷心,也不可能現在精神出現了問題”。

“所以我很肯定的懷疑,亦南是被人誣陷的”。

夏意詩很糾結。

“只是我想不通,為什么唐家人不追究”。

蘇筠沒注意她后面的話,她想的是,唐亦東的母親夏冰如果是夏意詩說的那樣,而事實是唐亦南真的是犯罪了。

那么……蘇筠心里一跳。

就是說,在唐家里,除了唐爺爺,還有一個知道唐亦南真正是怎么死的,就是他的親生母親。

夏冰。

作為母親,最痛苦的是莫過于知道了一個兒子殺死了另外一個兒子。

蘇筠知道唐爺爺一直都覺得夏冰是接受不了唐亦南的死,才變成那樣的。

也一直覺得夏冰作為母親,對唐亦東關心甚少。

在唐爺爺和其他唐家人的眼里,也許甚至唐亦東都覺得他的母親對他不在意。

可是,事實是,夏冰她知道唐亦南是被唐亦東開槍打死的!

所以她被這種知道,逼出了精神病,也沒有去質問大兒子。

她同樣明白大兒子的心病。

蘇筠被這一發現給震驚了。

她之前也是覺得夏冰作為母親有點不負責。

可是現在她再回憶,見過幾面的夏冰,她那眼底深深藏起的痛苦,是一種逼迫自己不去承認自己的心病,而忍著思考,只去懷念唐亦南的病。

蘇筠心底竟然有點為她覺得悲傷。

也許是同作為母親了吧。

沒有不愛自己孩子的母親。

夏冰以前也許的確是更疼唐亦南,人們尤其是女性,總會對更弱一點的動物,更有母愛。

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就更會毫無差異的體現。

但是她對大兒子,同樣也是愛的。

唉……

真不愧是母子倆。

蘇筠有點理解,在某些方面這母子倆真是有點像。

蘇筠收起了對夏冰心底感情的猜測。

對夏意詩提到的唐亦南抱著的那個報紙包著的東西很感興趣。

“大嫂,你記得他當時放在哪了嗎?”

“他就是拿回房間了,不知道后來有沒有拿走”。

蘇筠上次和夏意詩在六塵寺里談話的時候,就猛然的發覺,唐亦南如果沒有欺騙唐亦東的話,他進入盜墓集團的順帶原因,或者是他孤注一擲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在古墓里尋找讓他長命的方法。

那么,夏意詩提到的那件東西,不管是帛還是器物,對唐亦南的想法都是很重要的佐證。

只有知道唐亦南的最后是怎么想的,打算怎么做到,才會找到真正七夜出現的原因。

唐亦東有元神護體,七夜是心病,但是肯定是有一個引子埋在了他的元神里,這個原因才是他除不掉七夜的根本。

“是有多大的樣子?”

唐亦南很可能后來帶進了古墓里,如果是帛,他倒是不一定帶進古墓,很有可能是按照上面的方法去做,或者再去尋找別的東西。

用報紙包著的,蘇筠想,應該是個什么器物。

夏意詩在手里比劃著,“好像這么大,方方正正的像個盒子”。

那就不知道是帛還是器物了。

唐亦南的房間,蘇筠想著要去看一下,雖然基本上,能找到線索的幾率為零了。

蘇筠沒有回答她的話。

夏意詩也沒放在心上。

她的小姑子應該也不知道。

蘇筠雖然知道這里面的事情,但是跟夏意詩的確是沒法說。

“去年三四月份的話”。

夏意詩在仔細的想。

“我沒見過六表哥”。

“哦”。想著夏意詩也是不能常見到他吧,再加上那個時候,夏意詩的注意力應該都在她的堂哥蘇笠身上。

夏意詩猛地想起來:“對了,你說去年三四月份的時候,真的是那個季節,我有次跟蹤范予筱,看到了喬綰心,那天下雨,她匆匆的進了一輛白色的跑車里,手里還抱著個盒子,也是用報紙包起來的,筠筠你要是不提,我都根本聯想不起來。現在想想,那個盒子和我剛才說到的亦南抱著的那個盒子大小差不多大,而且都很巧是用報紙包起來的”。

白色的跑車。

蘇筠心里有點微微的跳動。

上次在最全裝備外,見到的那輛車,后來想著應該是凌起坐著的。

雖然一輛是跑車,一輛是越野車,但是都是白色。

雖然白色很多,不能因為一輛車都是白色而引起聯想,但是蘇筠就是止不住聯想。

最關鍵的是,她知道唐亦東對白色的襯衣很愛穿。

也就是說,唐亦東的性格里應該也是喜歡白色的。

“喬綰心是坐在副駕駛位子上嗎?”

不排除是喬綰心自己的車。

但是蘇筠有個直覺不是。

夏意詩看著她笑道;“筠筠怎么會猜到不是喬綰心自己的車?”

“難道筠筠知道那個女人喜歡紅色的跑車?”

夏意詩以為蘇筠是調查喬綰心知道的。

但是蘇筠的確從來沒調查過喬綰心的背景。

她爺爺有調查,她是知道的。

但是她沒把喬綰心當成對手,也就沒在意過,喬綰心那個樣子,她只要用猜的,就知道她不可能來自什么有來歷的家庭里。

夏意詩比蘇筠了解的都躲。

對范予筱周圍的事情和人,夏意詩也是很了解的。

“喬綰心那個女人,你別看她平時裝的多端莊淑女的樣子,其實她喜歡的都是那些特別風騷張揚的顏色,喜歡穿的也是那種性感風。可是你看她多數時候,穿的都是那種很沉靜大氣的顏色和風格衣服吧,這都是那個女人裝的,那個女人的品味像個暴發戶一樣,也不怪,從小出生貧窮,好不容易巴上了亦南,一下闖進了咱們世家圈子,以為用那種雍容包裹住自己,就讓人看不到她的卑酸了?切,怪不得她和范予筱是好閨蜜呢,兩個人真是一個臭味,臭婊子。”

夏意詩說著說著,毫無轉彎,又流暢的罵起了范予筱。

過了癮,才想起蘇筠的問題。

“的確是坐在副駕駛座上的”。

蘇筠覺得自己的聲音有點緊:“駕駛座上的男人,是不是臉型特別完美,側顏很吸引人?”

夏意詩那時都在注意范予筱。對那輛喬綰心坐的車也是只看了一眼。

現在真的是翻動腦漿來回憶了。

緊閉起的眼睛,剛夾起來涂上的睫毛膏,因為臉上皺起努力思考的五官都有點沾上眼皮了。

記憶里的畫面在夏意詩的腦海里一閃又一閃。

大雨滂沱,視野模糊,白色的跑車,喬綰心的身影,拉開車門進車愉悅的臉容,駕駛座上的男人……

駕駛座上的男人。

透過雨幕,那一眼。

夏意詩猛的睜開眼:“那個男人帶著一頂黑色的鴨舌帽子,看起來不清楚面容,但是的確是側顏很完美,我想起來了,當時看了他一眼,沒注意,現在仔細回想起來,我終于明白為什么當時候那一眼有點奇怪了。他的下頦和側顏的弧度,特別像我表哥”。

夏意詩看著蘇筠,有點擔心。

她是不是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

難道那個人真的是她表哥。

喬綰心當時的臉色挺高興的。

“筠筠,這天下臉型想象的人很多的,一個側顏并不能說明問題,你別多想了。”

“看我的妝容化的好看不?”

夏意詩試圖把蘇筠的注意力重新拉回給自己化美艷妝的上來。

她是怕蘇筠多想。

實際上,據她了解,她表哥似乎和喬綰心見面的次數都不多,更不用說私下見面,還讓喬綰心很高興的樣子?

蘇筠舉著眉刷,重新開始幫夏意詩化妝。

腦海里都是凌起那張在雪地陽光里完美發光吸引人目光的側顏。

天下的確是像的人很多,完美帥氣的側顏都有某些共通的特質。

可是她對凌起的那種一絲熟悉感卻抹不掉,壓不住。

他和喬綰心又是什么關系。

凌起,究竟是誰,怎么會和唐亦南的死也扯上關系?

唐亦東,冷酷俊美的面容,在蘇筠心里晃來晃去,他如果有弱點,就是當時還活著的弟弟唐亦南。

蘇筠心里有點摸不著的空落落,總覺得有什么在不知道的地方,讓她掌控不住。

喬綰心的那句話,那幾個字,在她的腦海里回響:“凌起,寶承”。

寶承。

蘇筠在心里默默記下。

她要把這個地下超級盜墓集團給揪出來,到底是誰在背后導演了這出戲。

當年,可能真的有人利用唐亦南,來害唐亦東。

七夜的存在,就是那場戰役里給唐亦東最重的傷害。

這處傷疤,還有誰知道。

又在等著什么時機來扒開。

蘇筠捂住了額頭,看來她要忍受著唐亦東的暴脾氣來實驗下,到底什么情況下,七夜會出現。

她來試,總比讓喬綰心徹底的掌握住了來試,要好的多。

“大嫂,化好了,你看看,滿意不?”

蘇筠把自己的思索收了起來,手底下的妝容也成了。

把她用美人蚌珍珠做的發箍最后戴在夏意詩的頭上。

這珍珠發箍果然有加持美色的作用,剛才看著還不錯的妝容,在蘇筠眼里顯得忽然光芒大盛了起來。重生太子女的異能人生 第717章:線索


上一章  |  重生太子女的異能人生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