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玄鏡司 >> 目錄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救兵?還是天敵?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救兵?還是天敵?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13日  作者:劍舞秀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劍舞秀 | 玄鏡司 
玄鏡司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救兵?還是天敵?
第八百九十一章救兵?還是天敵?

“怎么樣?是不是突然間有了一種結局圓滿了的感覺。要是換成其他的故事這樣都可以大結局了呢!”古沉看著一段段的撼山破殘尸,一邊摩挲著下巴一邊吐槽。

“有哪個故事會在這個時候結尾啊!幸好你沒有去寫小說,否則可能都活不過三集。”金三將長槍在空中舞了個槍花后收起。

“唉?為什么?”

“因為讀者的刀片會是你看到的最后風景。”

古沉撇了撇嘴雙手抱胸結束調侃轉身望向天空,血海仍在,朝陽灑下的光芒透過來就像是給血色鑲嵌了一層金邊。地面上五色軍、鐵國重騎、大國科技部隊在對尸山血海的弟子不停圍剿著。而另一邊天音坊的弟子們也在用自己所有的力道彈奏著大悲咒,眼看這天空中血云一點點減少,雖然微乎其微但卻仍舊是個念想,仍舊值得努力。

一切看起來好像都在往眾人想要的方向發展,頗有一點塵埃落定的感覺。

“呃,我們是不是該適可而止了。”

這個聲音聽上去有些不合時宜,但當李子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眾人卻都沒有反駁什么。

李子雒這個時候走上前用還紅腫著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臉欣慰的道:“你能夠在得勢之時想到這一點,為兄甚慰啊!”

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李子雒這么夸獎,李子修不自覺的有點飄飄然,只是轉口又道:“不過你卻沒有看清如今的局勢,這點讓人失望。”

李子修嘴角一抽,認命道:“什么局勢?”

李子雒轉身指著那些天音坊的弟子,“以他們如今超渡冤魂的速度,你覺得需要多久才能夠將血云消滅?”

李子修眨眨眼,“至少,得有個幾天吧!”

李子雒點頭道:“對,至少要幾天的時間,而作為血神卻完全屬于進退自如的境地。他可以將所有血云收起然后用阿鼻劍在天音坊的弟子群中殺進殺出一番,然后再開打。所以其實這局勢對于血神來說并不算什么。”

“那他剛剛干嗎那么著急?”金三在一邊聞言問道。

“那不是著急,只是因為天音坊的弟子動了他的東西,他在懲罰而已。”李子雒頓了一下臉色凝重道:“而且撼山破的死也有血神放任的關系在,否則他若是真心想保人,怕是你們沒那么容易得手。”

小魚等人也沒有反駁,李子修聞言卻又道:“所以我們說該適可而止啊,現在我們仇也算報了,若是再對尸山血海得寸進尺,很容易激怒山主的,要知道山主要是發起狂來,可不是血神之流可比。”

李子雒嘆道:“你能夠及時想到山主算是難得,只可惜,現在的局勢已經發展到不受控制了。”

李子修還是一臉懵逼的樣子,金三抿了抿嘴角轉頭望向小魚,“你給翻譯一下唄,我聽不太懂他的語言。”

小魚沒好氣的白了這貨一眼,“兩個天道高手的決戰所能產生的波動可不僅僅是局限在尸山血海范圍之內。六大派的格局一旦破壞,這其中牽扯的就太多了。事實上,從白之妖與血神對戰之初,你若是仔細的觀察一下的話,就會發現在太陽的方向上停留著幾個黑點。”

金三愣了一下,轉頭向朝陽瞧了瞧,發現陽光太刺眼他什么都看不清,可是低下頭卻能夠看到陽光投射下來的光芒中多出了六個黑點。

“這是?”

“他們也許早就到了,只是朝陽并未升起所以難得發現,如今陽光投射卻是將他們暴露了,當然,他們也沒有想過隱藏。若我想的沒有錯,他們應該就是其余各大勢力的掌舵人,也即是其它的天道高手!”小魚再次朝太陽的方向瞄了一眼。“戰爭打到現在這個份上,就算之前他們只是來看熱鬧的,那現在也不是了。”

“他們想要吞了尸山血海?”李子修驚叫一聲,直覺自己找到真相了。

“不然呢?尸山血海如今被打成了這個樣子,無論是從門派還是個人考慮,誰會在意少一個強者或者說敵人呢?別忘了,因為山主的關系,尸山血海跟各個大派的關系可都不怎么好!”古沉在一邊翻了個白眼。

“可他們不怕山主嗎?”

小魚與古沉對視一眼,再次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太陽的方向,“山主很強,幾乎碾壓任何的一個天道高手,但是他們在一起呆了這么長時間,你說會不會打算合力嘗試一下這原本不可攀登的高峰呢?”

金絕的臉皮抽了抽,好笑道:“果然人多壯膽啊!”

“不光是人多壯膽,而是已經采取了行動。”李子雒開口瞄了眼縱橫來去的鐵國重騎,“我的官位雖然在穩步上升,但還沒有權利調集鐵國重騎,若是沒有鐵血皇帝的首肯,他們是不會出來的。但跟尸山血海作戰這顯然超出了國家紛爭的范圍,若是沒有背后書山和玉虛宮的首肯,也不可能成事!”說著不由呵呵笑道:“說起來若是這次的戰斗敗了,這個黑鍋還要為兄來背呢!”

李子修嘴巴微張卻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過了一會兒才道:“所以你是算準了書山和玉虛宮的態度,所以才下命令調集軍隊的?”

李子雒掃了他一眼,“雪嫣然的參戰就意味著玉虛宮不會放著不管,就算不參與也會觀戰。至于書山,只要我提出調集軍隊,以書山那遍布整個朝野的眼線就不可能不知道。關鍵就在于,我們這場戰斗是贏是輸。輸了黑鍋自然不小,贏了你哥哥我未來就平步青云至少會有一個宰相做。”

李子修咽了口唾沫,“這種被利用的感覺真不好啊!”

李子雒哼道:“沒人會感覺好,所以我在最后才發信號讓鐵國重騎出場,就是要讓這份人情變得微不足道起來。就算他們能夠占據好處,你們也不欠他們人情。這樣在最后他們無法怪責我,你們分贓的時候又不用給他們什么面子。”

“倒是難為你了,在戰斗的時候還能想到這么多。”古沉翻了個白眼,最煩這種勾心斗角的事,實在是小時候做的太多了。

李子雒無視他的態度,笑道:“有時候真是羨慕你們,在官場混總是需要多想想的。”

雖然面帶微笑但言語中隱隱的無奈卻也讓眾人跟著沉默不已,李子修心中有些為兄長可憐,表面山看李子雒比自己要風光不少,但他卻覺得兄長活的沒有自己快樂。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若是繼續相逼下去,那山主會不會將怒氣發泄在我們身上?畢竟山主應該也不會真的跟那么多的天道高手對抗吧!這么一說尸山血海的衰落已經成為定局了!”

李子雒頓了一下道:“按照邏輯分析,山主應該不至于會跟那么多的天道高手對抗,但也不至于將怒火發泄到我們的身上。但我們之后也不宜于再做什么了,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什么?”

“等血神跟那條龍分出勝負!”

古沉等人聞言齊齊看了李子雒一眼,他們都不傻,雖然平時不愿意想,但不意味著想不明白,血神之所以不再針對天音坊的眾多弟子,是因為他要立威!

尸山血海從潑猴與惡龍降臨的時候開始就敗局已定,所能夠爭取的是在戰敗之后能夠保留多少資本再次崛起。所以現在血神必須戰勝惡龍這個天道級別的高手,告訴其余的天道強者,老子也是不好欺負的,你們不要得寸進尺!

只是……從理智上來分析,如今古沉等人無論是從實力還是局勢來說都不宜再動手了,可是這惡龍是潑猴找來的,是為了給孟曉報仇來的。結果他們現在報完仇了就將人家擱這單獨對抗血神!這不符合眾人的性格,心里有愧、念頭不通達,以后特么吃飯不香、拉屎不暢啊!

所以,雪嫣然在弄死了撼山破之后并沒有停留多少時間,就再一次沖天而起朝著天上仍舊鏖戰的惡龍與血神沖了過去。

同樣的,白之妖也沒閑著,牽魂絲一圈圈的向著血神套了過去,這大概是如今阿鼻劍唯一斬不斷的東西了。

此時唯一退下來的就只有潑猴了,不過眾人也明白,以它的實力偷襲也許還行,但要說真的對抗血神完全不夠格,之前那些陰魂厲鬼就能纏住他半晌。

古沉上去摸了摸潑猴的腦袋,嗯,比摸狗頭要舒服一些,“你這貨到底是從哪找來的這么一個大高手?”

潑猴一臉嫌棄的躲了開去,看了看地上撼山破的碎尸,很是不爽的往地上一坐生起了悶氣。好吧,你們合伙報仇卻把我扔到了一邊!人家連一棒子都沒有打到呢!

古沉好笑的搖了搖頭,抬頭繼續觀戰,此時的血神有點騎虎難下了,嚴格說來這條惡龍跟他屬于同一個興致,都是那種攻擊一般但很難殺死的類型。不過阿鼻劍在這方面彌補了血神的不足,所以從單純的實力來說,此時圍攻他的這兩女一龍都不是他的對手。

但說這些都沒有用,丫的,殺不死這怎么玩?

“殺不死?這怎么玩?”

顯然血神心中的疑問也是在高空之中觀戰的眾多天道高手們的疑惑。一打眼望去,這些人中有老儒生、有道士、有獅子、有鳥人,還有一身神袍打算重新再出發的神棍,嗯,唯一一個看上去的顏值擔當竟然是一個甩著毛茸茸狼尾的美麗女子!

若是古沉等人在此一定會驚嘆,哇,原來狼王是一個女人呢!只是誰又規定現在這個世上女人不能當狼王、不能成為天道高手呢?你看看白之妖不就是一個例子嗎?

不過之所以這個狼王最養眼不是因為她的性別,而是因為她是目前這些天道高手中看起來最鎮定的,也是最正常的。

從左往右瞧,獅王因為見死不救和有意拖延的問題被佛主廢去了左眼,易靈宣也因為同樣的理由斷了兩根手指,然后是僥幸逃跑的教皇,這貨現在極為低調,連神袍穿在身上都有一種四十快一天租的感覺。

然后就是凡圣和司無殤了,凡圣現在有那么一點糾結,如果可能的話,他也是不想跟山主打架的,只是利益擺在這里,只要這次能夠讓山主退讓,那書山的人進駐白絲國朝廷就成為可能,關于這點他還是有些信心的,畢竟書山的治國能人還是很多,白之妖也不會反對什么。其實書山的地位有些相當于著名大學或者軍校,所有學子都可以說自己是書山的弟子,但是他們又都為各自的國家效力。

司無殤的表情就有點微妙了,他前腳剛剛將雪嫣然放棄并做主將其攆出了玉虛宮,可人家一聽著孟曉成為了魔族并計劃回來,這馬上就將新生的靈魂干掉還徹底崩了神器代天鎖!這……司無殤臉上就是個大寫的囧字,頗有一種孩子養大跟自己鬧翻后當了毀滅世界大boss的既視感。

狼王偷眼瞄了一下其他人,心中止不住的暗笑,這次真是來對了,能夠看到這幫家伙如此精彩的表情就算最后沒有成功,也值了!

“世上沒有完全無解的手段,這個新出現的天道高手明顯就是靈獸成道,所以他的一切都是憑借本能在修煉,至少如今還沒有體現出什么功法的特點。就像血神一樣,我們都知道只要將血海消除就能夠打敗血神,但沒誰會費力不討好的去干那種蠢事。這條惡龍一定也有弱點,只是我們沒有發現。”

獅王滿臉嫌棄的瞥了狼王一眼,“這還用你說,只是弱點究竟是什么,目前看來連阿鼻劍都傷不了他,說明斬擊類的攻擊已經無用了,那是不是可以用其余性質的攻擊呢?”

“相信血神會為我們試探出來的。”易靈宣臉色冷峻的說道。

就像他們說的,血神在發現無往不利的阿鼻劍失效之后,果斷的轉換了攻擊方式,血浪翻涌間一蓬血光從天而降將所有分裂的惡龍籠罩了起來,同時這邊還用阿鼻劍跟雪嫣然和白之妖纏斗著。

血光有著消融腐蝕一切的能力,普一照射上惡龍的時候就聽其怪叫一聲向著中間聚合起來,嗷!一聲聲龍吟之中原本那碩大的惡龍再一次出現。

血神心中一喜以為這攻擊有用,但誰知道這惡龍陡然一個翻身,身體竟然開始閃耀起七彩的華光來,眨眼之間惡龍變成了閃耀這晶體光芒的七彩龍!

這七彩龍龍軀一抖,七色彩虹綻放而出頂著血光直接反推進了血云之中,轟隆隆一陣悶響卻是讓血云都跟著翻騰不已,甚至于有好大一片血云跟著散去了,就像是被下方大悲咒給超渡了似的。

血神臉皮狠狠的抽了抽,你特么不是猴子請來的救兵,是上天派下來玩我的吧?怎么我使用什么手段都能夠讓你克制呢?

血神這邊瘋狂吐槽,而七彩龍那邊卻已經開始一道道光柱射下來了,這光柱的威力說不上多強,其光彩似乎也沒有什么特殊能力,但沖擊力和那股灼熱卻與激光相同。

血神邊躲邊有些詫異的望著七彩龍,這光芒似乎也沒有什么特別啊,憑什么能夠將他的血云都蒸發掉呢?

血神不解卻是繼續試探了下去,隨著阿鼻劍猛揮,血云中炸開一道道血點,這些血點繼續分化成血霧向著七彩龍飄去。這一次他不求血霧能夠將七彩龍的身體腐蝕,只求破壞它的呼吸系統,從內部對七彩龍造成傷害。

然后,七彩龍又是一個翻滾,整個鱗片突然間布滿了土石,龍軀在嗷嗷叫中紛紛石化,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條說的巖龍!

血神雙眼微瞇,卻是冷哼一聲,“想不到你還有這種變化的本事,只可惜,腐蝕些土石對我的血霧來說算不得什么。”

嗤啦啦!就像是血神說的那樣,土石身軀對于血霧的抵抗力有些弱,這點也深被惡龍贊同,于是惡龍很無賴的又打了個滾,卻見土石外層漸漸發生變化,變得越發晶瑩剔透、棱角分明,在朝陽之下甚至反射出了難以置信的光澤。土石巖龍這一刻變成了鉆石龍!

“啊!”血神有些抓狂的吼叫出聲,見過老賴沒見過這么賴的!這么百變你咋不上天呢?呃,人家現在就在天上。

“呀呵!你這幫手甚是牛13啊,這千變萬化的本事是打了什么掛啊!”古沉在下面摟著潑猴的腦袋就是一陣亂晃。

潑猴捋了捋自己的發型很是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只是望向鉆石龍的樣子卻有些擔心。所有人中就只有它知道這惡龍的底細。其實它對付血神絕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的輕松。

血神很聰明,雖然被這兩女一龍圍攻的有些火氣,但最基本的理智還是能夠保持,且心中根據之前的攻擊也有些想法了。

一劍狠劈暫時避開了雪嫣然和白之妖,接著阿鼻劍突然間射出萬道血光攢射進血云之中。這一招在外人看起來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眾多天道高手卻是看懂了!

萬道血光閃過,血云在瞬間掀起了濤濤大浪,翻涌中雷聲隱隱、神哭鬼嚎,一個巨大的凸起突然間從血云之中浮現,緊接著這凸起如同破殼的巨獸般砰的一聲脫離血云,在萬眾期盼下露出了他的真身。

那是,一片云!

一片白花花好似軟綿可口棉花糖的云!

這片云很大,與其說它是從血云之中脫離出來的,倒不如說它是跟血云一分為二了。而失去了這朵大云的血云也在瞬間又消弭了一塊,那速度可比下面演奏大悲咒的樂團有效率多了。

這回連白之妖和雪嫣然也有些懵了,這白云……靈獸果然是一種顛覆三觀的生物啊!

如果看到這一幕還想不明白問題的所在,那兩人也就沒有資格跟血神打這么長的時間了。

血神雙眼微瞇收起之前的憤怒有些感嘆道:“之前我就在想,那么大一條巨龍,光是成就天道時的天象就無法隱藏了,這么多年究竟貓在哪里才能不被發現呢?也許會有一種特殊的方法,但我還是不想相信。之后我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在阿鼻劍砍不死惡龍的時候才產生的。要知道阿鼻劍是一切生命的克星,除非你不是生命,是魂寶!”

鉆石龍震開血霧之中一頭鉆進了白云之中,若隱若現間顯得神秘異常,這個場景簡直太熟悉了,雪嫣然瞬間就知道了這頭惡龍的來歷,可不就是當初把她和孟曉都嚇慫了的那只深谷巨龍嗎!

血神了然的點頭道:“正因為這條惡龍其實只是魂寶,所以才能有那么多的變化,也才能抵住阿鼻劍而不死亡。而你真正的本體,是這片云!”

地上無數小伙伴們驚訝的合不攏嘴,紛紛轉頭望向潑猴,而潑猴只能撓了撓頭默認了。事實上潑猴與惡龍是最先踏上為孟曉報仇道路的,但偏偏卻是最后到的,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天道靈獸的本體其實就是一片云。表面看起來像是飛的,但其實是用飄的!嗯,還要感謝風向給臉,否則更慢。

“你是怎么看穿人家的?”

天地間響起了一個清脆的童音,初聞此聲倒是并沒有讓眾人感到驚訝,因為靈獸的壽命超長,也許這片云已經有幾百歲的年紀,但是整體算起來也不過是一個小孩子。

血神好笑道:“因為你的光線雖強但其實并沒有消除血云的能力,而我的血云偏偏消失了,那就說明有另一股力量在慢慢的消耗血云。但我沒法感知出究竟誰在暗中使詐,所以用阿鼻劍清除血云中的隱患,這才將你逼了出來。”

白云輕輕翻滾了一下,惡龍在其中深處一個尾巴,就聽那童音又道:“原來如此,早知道就不吃你這云彩了,一點都不好吃!”

吃?血神一時間有些懵逼,他是不是聽錯了什么?

一個疑問再次出現,你確定你是猴子請來的救兵?真不是上天派下來踩他的?你能吃血云?

手機用戶請訪問m.19lou.tw,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玄鏡司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救兵?還是天敵?


上一章  |  玄鏡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