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 目錄 >> 第一千零六章 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第一千零六章 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更新時間:2017年07月11日  作者:夜醉木葉  分類: 科幻 | 二次元 | 衍生同人 | 夜醉木葉 | 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第一千零六章 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第一千零六章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第一千零六章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在半決賽第一場結束之后,準點時刻,第二場的半決賽也隨之開幕了。

青道高眾人在收拾了行李背包后也是來到了觀眾席,靜靜的觀看著這兩隊強豪的對碰,到底何者會成為他們最后的對手。

北國的霸主——巨摩大藤卷。

大阪的皇者——桐生高。

戰斗從一開始都是進入到了白熱化當,雙方的王牌在一開場都登場了,持續的纏斗,到第九局的時刻,分仍舊還是11的僵持局面,在拼到了延長局第十三局才分出勝負的這一場賽里,終究還是巨摩大藤卷高技高一籌。

第十三局半,岡城蓮司一擊左外野方向的本壘打,替巨摩大藤卷高拿下了領先兩分優勢,隨后,十三局下半發了狂似進攻的桐生高,被本鄉正宗以著絕對的實力死死的壓制住。

十三局的熱血搏斗,本鄉正宗以著兩四壞,六安打,一失點,奪十八振的完美數據完投收場。

最終,這樣的一場殊死搏斗,巨摩大藤卷高獲得最后一場決賽的門票。

最終夏甲決賽還是演變成了今年春甲賽場一模一樣的對決場景。

王者青道對陣霸主巨摩。

最終的優勝,兩支強隊,將在阪神甲子園演一場,龍爭虎斗的精彩對決!!!!

夜,靜悄悄的。

在短暫的享受了半決賽勝利的喜悅之后,青道高的眾人的心情也是隨著夜幕的降臨,慢慢的冷卻下來,他們很清楚,也很明白,優勝還有最后的一步。

本鄉正宗在今天本決賽里所表現出來的英姿,那樣的一個威風凜凜的投球態勢,也是給青道高的眾人帶了極大的壓力的,尤其是還回憶起了春甲決賽,青道眾人除了劉涌以外,其他人都是極度無力的場景。

巨摩大藤卷,本鄉正宗。

頂點的最后一步,邁向巔峰的最后一道門檻,也是最大的敵手!!!!

“唰”

“呼。。。”

“咻”

“乓”

“噠”

“砰”

“啪嗒”

“唰。。”

在晚飯,短暫的合理休息后,青道高下榻的旅館的后院一個寬大草坪,青道高的眾人都在這里揮灑著汗水,為屬于他們的青春而奮斗著。

接下來的一場戰斗,是最為艱苦的戰斗,也是他們必須要贏下的戰斗。

尤其是三年級的選手們,前園健太,白州健二郎,倉持等人,臉那流露出了表情是那么的肅穆和認真,那一種氛圍,是最后的夏天必須要拿下的一個決意。

“前輩們的氛圍有一種很可怕的感覺呢。”一旁的瀨戶拓馬,在訓練的短暫休息,擦了擦額頭汗水,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一次的甲子園里,瀨戶拓馬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什么叫做甲子園的熱斗,什么叫做全國的名門了,而且,還難得的有場的經驗,這對于瀨戶拓馬來說是極其寶貴。

他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定位了,在夏天結束后,自己很有可能接手的位置便是一棒倉持洋一前輩的守備位置,乃至于打順位置都可能一模一樣。

當然,瀨戶拓馬也很清楚,這些東西,只能說是暫定,估計,如果自己的表現沒有讓監督他們滿意,那么,位置隨時會給別人,青道這樣的豪門,競爭力有多大,瀨戶拓馬相當清楚,要知道,當初二軍的時候,瀨戶拓馬很清楚那些二軍里的二年級的前輩的實力。

夏季對陣的那么多學校里,有些學校的正選,連自家隊伍的二軍前輩們都是不過的。

稍有懈怠,自己將無緣一軍,更不要說先發了。

“啊。”一旁的結城將司,仍舊還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只是雙眸那燃燒不止的火焰,也是從側面表明出了這個時候結城將司內心里也是如此洶涌澎湃。

“對了,光舟和由井呢?”瀨戶拓馬有些疑惑的問道。

好像一開始訓練的時候,二人都不在的樣子了。

“嗯?哦,他們和御幸前輩,還有榮純君,降谷君去另外一邊練投了呢。”這個時候,也是停下訓練,短暫休息一下的小湊春市走過來,聽到了瀨戶拓馬的話語后,輕笑著說道。

“哦,謝謝小湊前輩。”瀨戶拓馬臉露出恍然的神色的同時,也是對小春表示了謝意,并且在語氣也是相當的恭謹,一側的結城將司再怎么天然呆,對于前輩,也還是保持了相當的尊敬的。

“對了,瀨戶君,等下自由揮棒結束后,和我一起練一下鏈接配合吧。”小湊春市輕笑了一下如此說道。

“哦?是!”瀨戶拓馬先是一愣,隨后臉露出了一抹顯而易見的喜色,大聲的應道。

“那么,待會見。”小湊春市溫和的說道。

“是!!!”

而在這一邊的所有人都是揮灑自己的熱血汗水的時候。

另一側,在拐角的一個小院子里,在這里有著獨特的小團體六人組,包括一個野手,兩個投手,三個捕手的怪組合。

這便是,劉涌,御幸,澤村,降谷,還有一年級捕手二人組的組合了。

“咻”

“啪”

兩道亮光先后飛馳而出,蹲坐在地表的奧村光舟和由井熏分別穩穩的接住了來球,發出了不同程度的響亮的聲響來。

“還是太高了一點了,你們兩個。”站在一側抱手的御幸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肅穆的說道。

“澤村,腳步多邁開一點,身體的重心往下多壓一點,降谷,不要刻意去壓低你自己的手臂,那樣的話,只會起到反作用。”御幸對著不遠處的澤村還有降谷說道。

“是!”澤村和降谷曉都是同時的應聲道。

“還有,降谷,控制一下你的球速,太快了,不是說了么,今天晚是看一下新的球種的控制罷了。”御幸有些嚴肅的表情沉聲看著降谷曉說道。

“是,我知道了。”降谷曉點了點頭,輕聲的說道。

只不過,二人的對話,卻是讓接降谷曉球的由井熏臉色微微一變,固然隨后快速斂去了,卻沒有逃過一直在觀察二人的劉涌的眼眸。

蹲捕在一旁的奧村光舟固然沒有什么表情流露出來,不過他那雙眸也是微微一動,那右手不自覺的微微的握緊了一下,旋即稍稍的松開了。

“還是稍微早了一點了么?”

劉涌在內心里暗暗的想著,無論是降谷曉還是澤村的球,全力之下,由井熏和奧村光舟都還是有些吃力了,降谷曉不能全力投球,球速太快,會導致球的尾勁和球威,還有反應的速度,讓二人有些無法適應。

澤村的話,則是某幾個球種不能使用,例如卡特球·改,二縫線球,還有全力之下變速球,指叉球,可以說,一半以的變化球,或者說numbers系列的最犀利的幾個球種,二人都無法做到百分百的接住,嚴格來說,漏接率相當之高。

本來今天晚是給雙投矯正一些東西,還有區別一些東西的。

正好,御幸需要站在一旁,用觀看的角度來仔細觀察,加也正好是鍛煉一下兩位捕手接雙投球的能力,一箭雙雕,所以有了當下的場景了。

可惜,前者的目的倒是達到了,后者的話,看來,真的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不然的話,夏天結束的話,秋天真的是一個堪憂的季節了呢。

“嘛,秋天的事情,秋天再考慮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決賽呢。”劉涌的眼眸閃露出一抹淡淡的寒光。

“好了,今天先這樣吧。”御幸拍了拍手,對著澤村還有降谷曉說道。

“誒?這才九點吧?九點啊,御幸前輩。”聽到了御幸的話語后,澤村頓時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色來,對著御幸大聲的喊道。

一旁的降谷曉固然沒有說什么,但是臉的表情也是將他的內心情緒給徹底的表達出來了。

“是啊,御幸前輩,我們兩個還可以繼續接的。”由井熏喘了一口氣后,表情認真的對著御幸一也如此說道,一旁的奧村光舟也是一模一樣的表情,在兩位一年級捕手的內心里,還以為是御幸認為他們兩個人到極限了,無法接球了,才這么說,唯獨只有這個,是兩位心高氣傲的捕手無法接受。

身為捕手,無法接住投手的球之類的事情,實在是太打臉了,讓奧村光舟和由井熏的內心真的有些不好受,明明都覺得自己成長了,可是到現在了,還是無法穩穩的百分百接住兩位前輩的球,這讓他們感到相當羞恥和煩惱。

“你看,學弟都沒有意見了,多多投投吧,我還剛剛找到感覺了呢,都覺得可以嘗試一下新的握法了。”榮純的眼閃過了興奮的神色來,如此說道,“要不,御幸前輩,你輪流來接我們兩個的球吧。”

“嗯嗯嗯嗯!!’一旁的降谷曉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完整的表達了出來,讓御幸不由的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榮純,今天大概是一個熟悉和感覺不是么?還是說,剛才沒有被我打夠么?”劉涌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笑著說道。

“額。。。。”看到劉涌站出來后,榮純臉色微微一滯,腦海里剛剛回想起了剛才的一幕。

“哼,還不是其他球路被限制了,降谷不也是限制了球速了嘛。”榮純嘟囔的說道。

“哈哈,好了,今天晚到這吧,況且,你們連也知道吧,決賽才是最重要的,可不要在這里燃燒殆盡了啊,兩個小傻瓜。”劉涌搖了搖頭說道。

“哦。”榮純還是有些不愉快的點了點頭說道。

一旁的降谷曉倒也是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了。

“撒,走吧,奧村少年,由井少年,一起去泡澡吧,和學長加深一些感情。”榮純的心情來的快,去的也快,反正御幸都那么表態了,劉涌也都那么說了,榮純自然很快的調整過來自己的心情了。

這也是榮純的優點之一了。

“是,務必讓我一起。”由井熏仍舊還是一臉陽光笑容的小正太表情,溫和帶著一絲恭謹的笑意,應聲說道。

而一側的奧村光舟則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應聲道:“前輩,我不。。。。”

“哈哈哈,好啦,好啦,奧村少年,不要害羞啊。”榮純一把摟過了奧村光舟的肩膀,大笑著說道一臉相當自來熟的表情,讓奧村光舟有種淡淡的蛋疼的感覺。

“不,前輩,我不是害。。。”

“好啦,好啦,這樣愉快的決定了呢。”榮純很自然的打斷了奧村光舟的話語,摟著奧村光舟的肩膀緊緊的說道,讓奧村光舟都不由的額頭浮現了黑線來。

這個澤村前輩,真的是我行我素到了極致了啊。

“降谷,你也要一起么。”榮純扭頭對著降谷曉說道。

“嗯。”降谷曉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也是平靜的表情應聲道。

“哦,那么出發吧,大澡堂!!!”

“前輩,我去還不行么?還有,不要摟的這么緊,很熱的。”

“安啦,安啦,奧村少年,不要太害羞啊。”

“都說了。。我沒有害羞!!!!!!”

望著逐漸遠去的四人組,還有榮純那標志性的笑聲,劉涌和御幸浮現對視一眼,隨后都是不由的搖了搖頭,澤村這個家伙啊。

不過也是這樣的一個性格,才叫澤村榮純呢。

“看來,未來還是會很有意思的呢,這四個家伙。”御幸一也陡然間,輕笑出來,帶著一絲若有深意的語氣如此說道。

“嗯,看起來是呢,未來的一年,投手和捕手,想必,監督很高興,也很苦惱,尤其是奧村和由井,捕手的位置可是和投手丘不一樣的呢。”劉涌搖了搖頭如此說道,話語之,也似乎帶著一絲可惜的語氣一般。

“御幸前輩,你更加看好誰呢?”劉涌扭過頭,看著御幸如此問道。

“嘛,反正,不是我考慮范疇了呢,誰知道呢。”御幸嘿嘿一笑,答非所問的說道,讓劉涌翻了翻白眼,這個家伙啊。

“不過,也是呢,決賽呢。。。”劉涌陡然間,聲音變得有些低沉起來。

“怎么了?這神色變幻的樣子。”御幸摟住了劉涌的肩膀,笑著問道。

“這一次,這一次,絕對會拿下冠軍的!!!”劉涌轉過頭來,那明亮的雙眸宛如星辰一般,緊緊的盯著與御幸一也,沒有以往的玩笑,而是極其認真的表情,讓御幸一也原本打算玩笑的話語不由自主的咽了回去,有些愣神的看著在做著極其肅穆的承諾和誓言的劉涌。

“怎么了,突然這么認真的樣子。。。”御幸笑了笑,他覺得劉涌這樣是不是要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御幸意識到,會不會是因為春甲的緣故,決賽很重要,所以,御幸可不希望,這個家伙帶著這么大的一種壓力去賽。

心態要很重要的。

御幸試圖用些較輕松的話語來改變一下氛圍。

“不,我一直都是這么認真的,不是么?御幸前輩。”劉涌輕輕的搖了搖頭,抿了抿嘴,仍舊還是一副肅穆的表情。

這讓御幸更加的一怔。

“御幸前輩,你絕對會以著夏季最強捕手,優勝隊伍隊長的名義進入到那個殿堂里去!!!”劉涌右手微微的握緊起來。

“不僅是你,更重要的也是我們的隊伍整體,這是最后的夏天了呢,對于你來說,御幸前輩。”

“我們是真正的王者,用這一次來證明吧,王者,又怎么能夠沒有桂冠呢!?”

鏗鏘有力的話語,堅定的信念,璀璨如星辰的雙眸,緊握的拳頭,擲地有聲的語氣,這是劉涌在這一刻,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情感流露,僅有這一次,或者說,最后的一次,他想要拿下那真正的頂點,不留任何遺憾的夏天。

“是啊,最后的夏天了呢,那么,要拜托了你呢,可靠的四棒君。”御幸能夠從這里感受到劉涌內心深處那強烈,如同火焰在炙熱的燃燒一般的情感。

“啊,交給我吧,御幸前輩。”

“撒,那么我們也去交流交流感情吧,四棒學弟君。”御幸一下子又改變了剛剛流露出了的溫和的表情,一副熟悉的配方的老司機的笑容,摟著劉涌的肩膀,笑瞇瞇的說道。

讓劉涌在內心深處里真的,深深的涌出一種很無力的感覺,這個家伙,在球場下的話,正經不會超過三秒鐘,真的讓劉涌無力吐槽了。

“我說啊,御幸前輩,你真的夠了啊。”劉涌搖了搖頭,還是忍不住的吐槽道。

“哈哈,露出嫌棄表情的四棒學弟,也是很可愛的啊。”御幸大笑著說道。

“好吧,你贏了,御幸前輩。”

劉涌很明智了住嘴不說話了。

“那么走吧,學弟君。”

緊隨著澤村等人離去的方向,劉涌和御幸也是肩膀搭著肩膀,離開了球場,朝著大澡堂的方向走去了。

在青道高的眾位選手在認真備戰的同時,青道高的教練組成員們,也是做著他們應該做的事情,尤其是片岡監督和落合博光作為隊伍絕對統戰指揮。

二人在戰術和戰略安排,是真正煞費苦心了。

青道高下榻旅館,在片岡監督的房間內,落合博光和片岡監督面對面而坐,高島禮和太田部長則是跪坐在另外一側,房間內氛圍在此刻是較凝重。

片岡監督低著頭,看著放在桌邊的紙條,黑色的墨鏡下微微閃露出了思慮神色而來,落合博光則是捻著自己的小胡子,雙眸微微瞇起,看著眼前的片岡監督。

一側的太田部長仍舊還是一如既往的一臉坐立不安的表情,好像坐墊的下方有針扎一般,讓他神色變來變去,高島禮安安靜靜的端著自己的茶杯,神色溫和坐在一側,保持著一個安靜美女子的神態,不言不語。

“片岡監督,您還沒有做出決斷么?”落合博光微瞇的眼睛緩緩的睜開,閃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異色,輕聲問道。

“。。。。。。”片岡監督仍舊還是保持表面的靜默,不言不語,宛如是內心里有所猶豫和顧忌一般。

看到片岡監督居然流露出如此猶豫神色,落合博光不由的眉頭微微一皺,這可是很罕見的樣子啊,從去年的秋天開始搭檔,他落合博光還第一次見到這位被稱為冷血男人的監督會在這種事情表露出如此明顯的猶豫來。

“片岡監督,您應該知道,手牌是這些,早一點做出決斷是更加合理和有利,方便我們進行后續的安排,不是么?”落合博光覺得自己身為總教練輔助的職責,是很有必要在這種事情提醒一下片岡監督。

“落合教練,那么您的建議是?”片岡監督還沒有開口,一旁的高島禮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聲的問道。

片岡監督在聽到了高島禮話語,也是微微抬頭,目光定格在了落合博光的身。

落合博光眼神微微一閃爍,捻著自己的小胡子,沉聲說道:“我認為。。。。。”

落合博光老早在內心里便是有了自己決斷了。

在高島禮問出來的這還時候,落合博光也便是順水推舟的將自己的意見表達出來。

只不過這樣的一個意見,讓片岡監督以及高島禮都是眉頭輕輕一皺,倒不是說不好,而是應該怎么說呢,似乎是將己方的一些選擇主動的斷掉一般。

你沒看見太田部長都已經睜大了雙眼,更加的坐立不安的樣子了么?

“這樣的話,是不是太冒險了一點啊?”

果不其然,在猶豫了一小會,太田部長開始開口如此說道,雖然他很清楚,現在的隊伍里,基本,戰術,戰略安排,都是眼前的兩位大佬說了算,他們兩個,貌似,高島禮和他,基本都是沒有插嘴的余地。

可身為棒球部的部長,太田部長還是在大多數情況下忍不住要提一提自己的意見。

“畢竟對手是那個巨摩大藤卷啊,春天的時候,那一場決賽,我覺得,這一次選擇穩妥一點的方式,會較好吧?”太田部長在仔細的斟酌著語句,一字一句的慢慢的說道。

一旁的高島禮的眼神則是難得的流露出了一絲同意太田部長的神色來。

不僅是選手,春甲決賽的場景,帶給他們教練組的影響也是十分深刻的,本鄉正宗的那個投球,壓力真的十分之大呢。

“冒險?哪一場賽是沒有風險的呢,尤其還是決賽,如果沒有相應的覺悟,冠軍是不可能拿到我們手的,正是因為對手還是那個巨摩大藤卷,夏秋春三連霸的北方強豪,我覺得,這樣的一種選擇,才是合理化的做法。”

落合博光慢悠悠的說道,話語的情感并不是十分的強烈,可那一種篤定的語氣,讓太田部長頓時有種被噎住,無法反駁的感覺。

“片岡監督,應該更加的清楚,不是么?”落合博光眼閃過了一縷寒光,若有深意的如此說道,如果說一開始落合博光不太懂得,片岡監督猶豫的緣故。

然而剛剛太田部長的話語讓落合博光多多少少的猜到了片岡監督內心深處真正猶豫的原因是什么了,這也讓落合博光不由的感慨了一下,片岡監督在某些方面,還是的確有些年輕呢。

這些東西又不能很直接說出來,落合博光便是選擇了一些間接的話語,他相信片岡監督是能夠懂得他話外之音。

果不其然,在落合博光話語落下的那一刻,片岡監督便是微微一怔,臉色神色快速的變幻后,流露出了一抹淡淡堅定的神色而來。

“嗯,那么按照落合博光的方式來吧。”

或許很冒險,或許說是有些不太理智的選擇,片岡監督在反復的思考后,卻也認為這是一種難得好戰略,可以在某種意義全方面的釋放出青道高目前的最強攻擊而來。

在守備,固然投手丘的壓力會變大,不過,片岡監督選擇相信他們所培養出來的絕對雙王牌組合的。

“那么,這樣的話,先發的名單也是可以定下來了呢。”落合博光的臉露出了果然是如此的表情,輕笑著說道。

“啊,先發的名單按照這個來吧。”片岡監督點了點頭說道,既然隊伍大體的戰略已經決定了話,那么,先發的人選也是固定下來了。

總體來說是,這一次的決賽,青道高將會在合理的范疇之內,削弱在守備的需求,更是在極限程度去加強攻擊的力度,尤其是注重于力量的打者,不是冒險主義么?

況且,在片岡監督等人看來,與其畏手畏腳的,還不如全線出擊呢,或許這樣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也說不準的。

“誒?真的要這樣么?”太田部長有些吃驚的看了片岡監督和落合博光一眼,咽了一口口水,帶著不確定的語氣如此說道。

一側的高島禮也都是微微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來了。

這樣的決斷,在青道高并不是說沒有過,只不過相對來說,較罕見罷了,而且,對于一個名門來說,側重于攻擊,而忽視守備的話,不得不說,冒險系數太高了一點了呢。

可看著落合博光那一副悠然自得,還有片岡監督隱藏在墨鏡下,似乎反射出了堅定神色的雙眸,高島禮的內心里也是略微的安心了一點了,如果是這兩個人都認同的戰術安排的話,那應該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呢。

畢竟,他們也是將隊伍第二次帶到了決賽的舞臺來了啊。

在青道高一方在緊鑼密鼓的準備著決賽事宜的時候,時間也是在飛快的流逝著,決賽的那一天,也是這樣的一個悄無聲息之,來臨了!

本書來自/html/book/37/37355/index.html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第一千零六章 決賽的最后準備(七千字大章)


上一章  |  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