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整形醫院小相師 >> 目錄 >> 0296別裝,說你呢!

0296別裝,說你呢!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19日  作者:以子為名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以子為名 | 整形醫院小相師 
整形醫院小相師 0296別裝,說你呢!

作者:以子為名分類:

找一個倒霉蛋做什么?

“師傅,您的意思是盜運奪相?”

林浩怔了怔,問道:“可以對他用這樣秘法嗎?那先前張三才的面相被改變,您怎么不給張三才用盜運奪相,改變他對我們的刑克?”

“林浩,凡事要多多謹慎才行,不要忘記,那個家伙破壞的就是我們的盜運奪相,他既然知道我們擅長這個,怎么還會改變了張三才的面相后,讓他回到我們的面前刑克我們?這樣本事的人,會想不到我們可能用盜運奪相改變張三才的刑克之相?既然想到,也讓他回來了,難道這其中就沒什么陰謀?!原本刑克已經厲害,搞不好會變本加厲。”

東方淼說道:“如今卻是不同,什么叫做醫者不能自醫?先前我們是因為大意,失去了先機,令他挖下了陷阱,如今,我們不會大意,主動出擊!在真州那邊壞了我們的事情,如今居然敢來港都?這也囂張的過頭了,我要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東方后人可不是那么好相與的,任何人和我們作對,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真沒想到,這家伙居然和江家勾結,嗯?師傅,江城也姓江,難不成是江家的人?”

林浩心思一動的說道。

東方淼哈哈一笑,說道:“復姓東方的人都有很多,難不成都是先祖東方朔的后人?如果江家有這樣的秘法,也不至于這么多年來停滯不前,甚至開始沒落了,即便是他們有勾結,也是巧合而已,這種勾結的關系,脆弱不堪!”

“更何況,即便是和江家勾結又能怎么樣?江家這是要給自己加速滅亡!”

東方淼惡狠狠的說道,先前被江城弄出張三才的刑克,搞得他們都是狼狽不堪,丟掉了許多已經聯系好的客戶,損失無法計量,現在在外面很多人都風傳著他東方淼太能擺架子,根本沒什么本事,單方面的推遲客戶的預約,這樣的行為,即便你是大師,也令人反感,在港都,強大的相師又不只是他一個。

這其中有著那些眼紅著他的同行在推波助瀾,令他的名氣受到的影響更大。

這種憤怒,難以言喻。

“既然來了,他就不要想回去了!”

林浩陰森森的說道:“師傅,我這就找人盯著他們,給你找到看到他的機會。”

“嗯,街邊找一個流浪漢來,要那種面相最差的流浪漢,他不是很擅長破壞我的盜運奪相嗎?我倒是要看看,這種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還有什么辦法?!”

東方淼冷笑道:“面相運勢,只要我一成,就意味著他已經完了,因為他的運勢完全被改變,剩下的就是各種失敗!”

清晨,龍鳳樓的一間包間中,江城看著桌子上擺著密密麻麻的早點,不禁有些愕然,港都人民的早餐也太豐富了吧?什么蝦餃之類的一應俱全,這讓已經習慣了要么自己炒飯,要么幾個包子早餐完事的江城都有些不知道從哪里下口。

既來之則安之,大快朵頤,好好品嘗品嘗港都美食。

“江城,嘗嘗這個,這個好吃,可是我的最愛,在外面旅行什么都好,但就是懷念這一口。”

江媛媛為江城夾著美食說道。

“臭丫頭,合著你在外面不想爸爸媽媽,反倒就想這些吃的是不是?”

江末實笑罵道。

“當然想啊,總是老爸請我吃這些好東西嘛,因為想起老爸,才想起這些美食的。”

江媛媛笑嘻嘻的說道。

一頓早餐下來,江城吃得滾瓜溜圓,桌面上的東西都還沒吃光。

“怎么樣?吃飽了嗎?”

江媛媛關心的說道。

江城點了點頭,并沒有立刻離開的意思,而是坐在座位上,喝起了茶水:“吃多了,喝茶消消食。”

說話間,江城對著江媛媛和江末實眨了眨眼睛,眼神瞟了一眼旁邊不遠的一張桌子,桌子旁邊只做了一個人,大概三十多歲的年齡,坐在那你,一個人吃著一屜蝦餃和兩屜蒸菜。

“什么情況?”

江末實原本欠起要離開的身體,重新坐了下來,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倒茶的時候,小聲的說道。

那個人側臉對著他們,江末實倒是沒看出什么異常,這間酒樓生意非常火爆,早中晚三餐都是爆滿,像這樣喝早茶的人比比皆是。

“伯父,你看看他的面相。”

江城輕聲說道。

江末實瞟了兩眼,不禁有些尷尬的說道:“側臉對著咱們,他也不正面過來,這樣的面相實在是看不出來,而且這距離也有些遠。”

“江城,你能看到他的面相?”

江媛媛吃驚的說道,他老爸的相術還是很厲害的,不然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雖然不算一流,但也算準一流了,在港都的相師圈子中也是有一號的,當得上一句大師的稱呼。

老爸連面相都看不出來,江城居然離得這么遠,通過側臉都能看出一個人的面相?這也太夸張了吧?

江城怔了怔,看了江末實和江媛媛一眼,旋即笑道:“之前他恰好看向咱們,被我看清楚他正面了。”

其實只是眼中綠光,看到側臉,江城如今便能看出一個人的面相,當然,這面相不能太復雜,只不過現在看來,如果實話實說,怕是會刺激到江末實。

“哦,厲害,厲害啊,距離這么遠,而且還是驚鴻一瞥之間,如果是盯著咱們來的,他只能偷看的,怎么看對著咱們一直看?賢侄看出什么來了?”

江末實贊道,距離這么遠,而且短短時間,他未必看不出來,但能看準的幾率可就沒那么大了。

“筋若蚓蟠,少閑多厄之相。”

江城說道,所謂筋若蚓蟠,便是額面青筋亂生者,曰蚓蟠,主辛苦不閑之相,這樣的人豈能無厄?

當然,這里的青筋亂生,可不是普通人能看到的,真要是連普通人都看到,那也太恐怖了。

這可是很糟糕的面相,但如今此人卻能悠哉悠哉的坐在這里吃價格不菲的早餐,這就意味著,有強大的相師幫他處理過面部的面相,要么鎮壓,要么就是用了其他的秘法。

當然,在港都這個地界,不管是平常人還是那些上流社會的富豪權貴,相信面相的人很多,因為正統相師的數量不少,所以,要見到真正相師的機會很大,面相上有問題,找相師處理一下,自然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但這樣的面相處理,絕對不是一般相師能做到的,而這個人坐在這里,時不時便偷偷瞄向江城他們一眼,這可就不尋常了。

來到港都,江城就是面對戰爭的,警惕性特別高,而且他身邊的阿狼和阿貴,本身就是經常做這樣事情的,經驗非常豐富。

只是一個盯梢的普通人,又不是什么手段高超的間諜特工,被江城發現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

“少閑多厄之相?你是說,在他背后就有強大的相師?”

江末實也是高明的相師,江城這么一說,他就明白其中的問題:“能以秘法鎮壓住這種糟糕面相的,可不是一般的相師。”

“老爸,你能嗎?”

江媛媛好奇的問道。

“這說正事呢……”

江末實無奈的看了看女兒,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不過既然提到這個,那就直說:“但凡是傳承幾代的相師,都是有一些秘法的,相師看相,看出什么糟糕的面相,總不能就讓客戶回家等著倒霉,而毫無辦法吧?這些有傳承的家族,都是有著一些秘法,可以改變一下面相對應的運勢的,咱們江家也有。”

“哇,好厲害”

江媛媛說道。

“感興趣了?老爸教你啊?”江末實笑道。

他只有這一個女兒,即便是也有弟子,但當然希望自己的女兒也能繼承江家的傳承,從小到大,他不知道說過多少次,江媛媛小的時候,倒是聽話,那時候畢竟是孩子,多少還能學點,但長大,有了自己的主意,果斷的選擇了放棄和逃避。

“還是算了吧,你教給我師兄他們吧,我可不是這塊料。”江媛媛趕忙搖頭說道。

這么多年,江末實被女兒拒絕了許多次,已經免疫了,再次被女兒拒絕,他倒是沒覺得不高興,說道:“那就老實聽著,不要打岔了。”

“嗯,我閉嘴,只用耳朵和眼睛。”江媛媛連忙說道。

“江城,要不要我們稍后在后面動手?”阿狼低聲說道。

江城稍作遲疑,搖了搖頭,起身走了過去。

江末實他們都是好奇的看向江城,既然已經發現了懷疑盯梢的家伙,這種時候,擺脫或者將計就計應該更好吧?直接走過,告訴人家發現了他?那豈不是打草驚蛇了?

坐在不遠處桌子邊的家伙,看起來是慢條斯理的吃著早茶,但眼角的余光卻時不時的瞟向江城他們。

當他發現江城走向他的時候,不由得身軀一緊,但還是故作淡定的喝著早茶,應該沒發現他吧?

這間酒樓這么多人,桌子都已經坐滿了,他在這邊吃著早茶,不覺得自己和旁邊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應該是想去洗手間,在這邊路過?

這個家伙看了一眼那邊的洗手間,暗暗的安慰著自己。

“你好啊。”

最令這個家伙感到緊張的一幕發生了,江城一屁股坐在了他旁邊的椅子上,笑容可掬的打著招呼,眼神炅炅有神的看著這個家伙。

嗯,側臉已經看透了一切,這家伙印堂果然是有著一點白氣隱隱若現,鎮壓著印堂中面相滲出來的陰暗之氣。

嗯,是秘法鎮壓,而不是盜運奪相。

而且,也只是鎮壓了面相帶來的大厄之運,就算有這鎮壓,這家伙只能說不會如面相顯示那樣太過倒霉,但運氣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怎么回事?你要做什么?!”

這個家伙故作茫然的問道:“沒看我還沒吃完嗎?那邊有空位子,你坐我這邊干什么?!”

“東方淼哪位徒弟給你看得相啊?”

江城笑著說道。

這個家伙身軀一震,眼神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你說什么?我根本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東方淼,什么看向?我在黃大仙廟外面倒是看過相,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人,到底怎么回事?趕緊離開,不要打擾我吃早茶!”

“知道你不會老老實實說出來,不過說起來,你這面相給你處理得可不怎么樣,就算是給你看相了,說把你的厄運鎮壓了,不過你的運氣也沒好多少吧?整天做別人的狗腿,倒霉事一大堆是不是?”

江城眼神犀利的看著他,淡淡的說道。

這個家伙即便是偽裝著,但聽到江城的話,還是禁不住的瞪大眼睛,吃驚的看著江城,江城說的話,令他根本淡定不下來。

林浩是豪門富二代,他是林浩的保鏢之一,林浩確實給他看相過,說得也很準,并且給他做了一些秘法處理,他的運氣確實比從前好了一些,尤其是一次車禍,按照常理,那種程度的車禍,他怕是都要丟掉性命,但最后卻只是受到了一些輕傷,連交警都說是奇跡,他的命大,從那以后,他對林浩驚為天人,唯命是從,反正人家就算不給他看相,也是他的老板,他還是要拿著人家的薪水做事,如今給他看相,而且還避免厄運,他更是感恩戴德,讓他做什么,他都言聽計從。

“你,你說的什么?”

這個家伙也意識到自己太明顯了,急聲問道,試圖重新偽裝下來。

“唉……我說得很清楚吧,你這面相大厄暫且還能避過,不過倒霉事卻是不斷,老婆是不是病情沒有一點好轉?父母倒是都健在,但身體都不好吧?而且啊,用不了多久,便會一切如常,大厄歸來。”

江城說道。

這個家伙徹底的坐不住了,江城說得都準,他的老婆一直身體虛弱,病情一直在加重著,威脅不到生命,但醫藥費卻成為重擔,加上父母的身體也都不好,而且他們早些年偷渡來到港都,扎根下來的,父母根本沒什么退休金和保險,一家三個病人,都要指望著他,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平時也經常遇到倒霉事,到醫院,卻發現醫藥費丟了,辦事的時候出現疏漏,造成損失要他賠償,等等,倒霉事一籮筐。

“給你看相這個家伙,有很多方法能讓你徹底避免厄運,但偏偏選擇了一種最簡單,也最沒效果的方法……我就不同了……”

江城笑了起來。整形醫院小相師 0296別裝,說你呢!


上一章  |  整形醫院小相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