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神話天書 >> 目錄 >> 下一階段的一些透劇

下一階段的一些透劇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17日  作者:寒冰王子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寒冰王子 | 神話天書 
神話天書 下一階段的一些透劇
外篇邊城

帝國疆土遼闊萬里,版圖之大不以里計。(比奇屋逼qiwu的拼音)

作為帝國的邊關守將,李傷此時正站在邊關城門上,望著那像螞蟻一般涌來的敵人。

眉頭緊皺。

這已經是這些異族進攻的第三天了,可帝國的支援卻還沒有到。

看著城墻上那些身上綁著棉布的士兵,李傷開始思考這城還能守上幾天。

李傷負責鎮守的姑蘇城只是一座邊塞小城,用處就是拖延外敵入侵,為后方戰爭做準備。

不出意外的話,不會有援軍。

這一點李傷心里已經有了準備。

又是一天的戰事過去,最初城里滿編的一支千人校隊如今已經減員過半,剩下的也有一部分身上帶傷。

不過城里的反抗意識卻越來越強了。

靠在城垛上,看著下方那些撤去的敵人,李傷臉上滿是不屑。

敵人根本就看不起他們這座小城。

也根本就沒打算給城里的人留一條活路。

打的就是屠城立威的主意。

可這正入了李傷的意。

在沒有活路的情況下,城里的居民都會自助守城,他們能守得時間更長,也能給敵人帶來更大的傷亡。

每一個邊關守軍在上任之初就知道自己的命運。

敵人來攻就是必死之局。

可千里之外就是自己的家人與親朋,李傷未死之前是絕不會放這些人過去的。

七日之后城破。

全城被屠。

李傷戰死。

可城破之前,這座姑蘇城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沒有給敵人留下一分一毫。

這就是戰爭。

李傷、李奉之子、李思之兄

外篇江南書生

望江南。

江南風光秀美、書生留戀青樓、花船夜夜笙歌、老農磨石豆、戲子唱情傷、不斷自不亂、清風吹謠傳、自古語風流。

對上面那些形容詞,郭世自身不肖一顧。

這些詩歌里說的都是江南如何糜爛,又可知每當帝國戰亂時,又有多少書生棄筆提劍趕赴邊關?

在夜里收拾行裝,第二天一早郭世與一眾書院好友一路趕赴西南邊關。

由小船順江飄下,一路沉寂。

除了三五好友談論邊關戰事外,再無歌舞升平。

每日筆墨花與宣紙,信鴿傳遞消息。

江南三千學子赴西南,一路聯系親朋書友,留下絕筆。

活人死人不知凡幾。

終過青水江,抵達鎮西城時,此處停泊船塢不知幾百上千。

大街上滿是如郭世這般輕裝提劍的書生。

帝國書生不懼生死。

入兵營,常兵事。

每日挑水達擔,彎弓射箭。

三月訓練后,隨軍趕赴邊關。

戰爭慘烈,戰事無常。

每日起飛報喪白鴿,每一只就代表著一條性命逝去。

不是不想羽扇輕搖決戰千里之外,只是自知本事不計,無法定這邊關戰事,還不如提三尺劍斬下敵人狗頭來的爽快。

閑暇時,如郭世這般書生也會與老兵們講述一些江南風景。

告訴他們那里一片歌舞升平,風光秀麗。

如人間天堂。

一切都是美好的,如果活下來別忘了去上一趟。

半年后戰事結束,三千江南學子返回之數不足八百。

里面沒有郭世。

待考慮要不要把這個故事寫進主線

外篇將官

西南亂了、又亂了。

每隔個三五年都要亂上一次,這事情真讓他們這些在京為官的頭疼。

董平作為司祿官,每天站在朝堂上給這些朝堂上的青天大老爺們搬椅子、遞茶水、聽他們講述西南的戰事,也是聽夠了。

每日不是說皇上又從他手里扣了多少糧食、就是說皇上從他家手里摳了多少銀錢。

他們也不想想,那些銀錢要是被清澈司那些劊子手給查出來路,這一家老小不都得去黃泉相伴?

今早看著一大群老官兒又在哪兒嘮叨,董平也沒說給他門上茶,就在哪兒咪咪著眼睛。

對那些老官兒狠狠瞪過來的眼神也視若無睹。

朝廷要出兵平叛了,這次帶兵的將領還沒選出來。

這是一個苦差事,又沒有什么油水,沒人愿意去的。

果然,皇帝大老爺上朝一開口,整個朝堂就變得寂靜無聲。

看著那些剛剛還嘮叨的老官兒們一個個的左顧而言他,董平就在那邊看笑話。

一句請愿,之后自斷小指。

董平是進士出身,正經八百的二榜進士。

八年的時間在這朝堂上,天天看著這些老官兒吵架也是看夠了

這會兒的他,把那根被他掰下來的小指扔到掌管兵事的鎮武司面前,說了一句頭顱放在你那兒寄存,如若回不來,就把這東西賠給你了。

都城兩萬金玉郎,一路順江而下。

兩個月西南戰事平定,董平拎著一顆大號狗頭回到朝堂,問了鎮武司一句,頭給您拎來了,我的頭呢?

故事待定

世間興替,王朝興衰。

興百姓苦、敗百姓苦。

可有一群人,卻總是在笑的。

作為帝國的東周郡收糧官,劉獅此時看著面前這些衣冠楚楚卻是一群“吃人肉”的商人們,也只能強忍著心中的火氣,平靜的和他們探討買糧的事情。

西南戰事緊急,急需糧草。

可這些大戶商賈卻只顧著往自己腰包里藏錢抬價,沒有半點顧慮國難之心。

從西南戰事傳出,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帝國的糧價愣是被這些禽獸給抬升了兩翻,而東周這產糧大郡的糧價居然也翻了兩倍!

看著這些商戶在敷衍了自己后魚貫而出,劉獅冷笑。

平靜了三天之后,黑騎營進城。

劉獅這位收糧官竟是帶著這些帝**人開始挨家挨戶的炒家!

鐵騎橫過,所過之商家不留片瓦。

最終東周郡以超過帝國下達數額六倍的份額,超額完成任務。

收糧官劉獅自裁與運糧船旁。

私自調兵,死罪。

假傳軍令、死罪。

抄家滅族、死罪。

李獅犯得罪過太多,多到當今皇上看到他的罪狀時,也是默然無語。

三榜同進士出身,外出為官清廉,無子女無親朋無書黨。

自裁時,喊了一聲不負君恩。

最終朝廷還是給李獅定了罪。

并且還立了罪號。

尸筑與石像之內,送與邊關受邊關將士日夜鞭打。

罪號:忠義。

罰,何時帝國覆滅、何時皇室血脈斷絕、何時天下永無戰事,劉獅才準予下葬與皇家周陵。

故事待定

南邊的戰事又起來了。

青樓姑娘們的生意也不好做了。

家家沒錢啊。

作為青樓龜公的王屬就那么橫躺在大廳的長椅上,也不顧旁人的目光就在那里酣睡。

他睡了足足一天了。

沒人去打擾他。

甚至在前天,這座水月軒的當紅姐兒還免費的陪王屬睡了一晚上。

因為王屬必死無疑。

王屬只是一個龜公,平日里還時常被水月軒的姐兒們嘲笑以后娶不到媳婦兒。

可就是這么一個人,卻做出了驚天大案。

自一月前,巫溪城開始頻繁出現盜竊案。

大案。

一個月來,整個巫溪城的富戶家里幾乎全部都被盜賊逛了一遍,丟失的金銀數額超過五十萬帝國銀幣。

可就是這么大的案子,卻整整一個月都無人偵破。

不是查不出,也不是抓不到。

是根本就無人去查。

巫溪城主每天清晨站在門口,看著那瘦肉的小子扛著一個大包裹把金銀細軟送到他的面前,之后還和城主道謝,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西海界戰事拖延日久,朝廷缺錢缺糧。

可他這個當城主的沒辦法,這個青樓酒館出生的半大小子,卻日日給他送錢。

至于錢是從哪兒來的?

王屬擺明了告訴他,要砍他王屬的頭,也等他把城里有錢人家都逛上一遍再說。

就在今天,城里的捕快來到了水月軒。

看著還在堂中酣睡的王屬,沒人去打擾他。

也沒人怕這條漢子跑了。

最終還是王屬自己醒來,看到他們這些當兵的笑了笑。

慷慨赴死!

故事待定

阡陌故事集49

王朔送走剛剛來要錢的劉家子,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是他貪的太多了么?

家族的田地、房產、金銀細軟全加起來也不過就一百萬銀幣出頭,和那些他同級別的大臣比較來說,他王碩已經算是清廉的了。

那些家資幾百上千萬的,你趙柯怎么沒去要,反而來找他王碩這個老實人?

還一口就要走了十萬銀幣,這么大一筆款子。

王碩心痛過后,開始去其他大臣們的家中走動。

明里暗里的開始打探其他大臣被劉皇敲詐了多少銀錢,有多少沒有被敲詐的。

最終一趟走下來,王碩發現只有那些在帝國還不夠穩固、貪的比較少的官員,才糟了這無妄之災。

回到家里,王碩發了一大通的脾氣。

家里的幾位夫人也跟著添油加醋。

第二天上朝時,王碩都沒有好臉色。

一群大臣都和龍椅上的趙柯抱怨,家里窮。

可趙濤卻咬死了不松口。

那些沒被找上門的大臣們,只是用譏諷的眼神看著他們,也不幫忙。

最終這些大臣還是交了這些錢。

而這些錢卻成了他們的買命錢!

三個月后,捷報傳來。

接下來的半個月就是一場腥風血雨。

帝國各地的黑騎軍開始對那些在帝國內根深蒂固的商賈大族進行抄家。

沒有溫水燉青蛙,而是全面出動。

黑騎所過之處,不管你身價如何、官位如何。

不交錢就是一死。

最終這些抄家得來的錢,三分交于國庫、兩分用以軍備,剩下五成都被黑騎軍直接分發給當地軍民。

在京里家中收到這個消息時,王屬也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兔死狐悲。

過幾天后,由王屬帶頭,一大批剩下的大臣們,為國庫獻上了半數家財。

一次黑騎行動,為帝國大庫帶來了整整三億銀幣的收入!是帝國十五年的稅收!

故事待定

外篇黑騎

帝國中流傳著劉皇喜愛黑馬的傳聞。

因為每年各地進貢的駿馬中,黑色的馬匹都被皇家截留。

還有一些小道消息流傳說他這個皇帝私下建立了一支黑騎軍。

這些消息是真的。

自五歲就被選入黑騎軍,如今已經二十四歲的陵騎就是黑騎軍的一名尉官。

他是一名孤兒。

和他一樣大多數黑騎軍都是孤兒出身。

從小開始培養。

騎馬、射箭、步戰、騎戰、讀書、識字、明利、忠君、愛國。

這是陵騎前半生所接觸到的所有。

黑騎軍有多大的規模陵騎這個尉官也不知道。

但他認識的尉官就有八個,每個人手下都掌管著一支五百人的黑騎軍。

超編的精銳黑騎軍!

當西海界戰事開始時,陵騎的上司,那位須發全白的老校尉告訴他們做準備。

陵騎以為他們終于要上戰場了,心里恐懼與興奮俱全。

可隨著戰事擴張,黑騎軍被分配到的任務居然是收糧!

這讓很多黑騎軍都搞不懂了。

但他還是服從上級命令去執行。

陵騎被分配到的方位收糧很順利,沒有什么波瀾。

可等他完成任務回到駐地時,卻看到很多同僚滿身傷痕。

仔細一問才知道,其他地方收糧不是很順利,甚至有一些大戶公然違抗帝**令。

在黑騎軍的威懾下,糧食還是準時的運到了邊關。

接下來王琦接到密令,帶著手下的弟兄們被分配到帝國各地。

等到西海界戰事結束,一場血淋漓的清掃開始了。

黑騎軍滿員兩萬一千人。

血色運動后,存活四千。

繳獲財富共計八億帝國銀幣,是二十四年大奉國稅。

故事待定

ps:好吧,阡陌這是把下一階段將要發生的一些故事發出來了,頭疼了快一個星期,不知道該從哪里開頭哪里收尾,真心被卡的欲仙欲死,故事大綱有,小的段落和內容也有,可阡陌該怎么把它們串聯起來呢,哭笑不得,我這是不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給埋了?這是七個故事,阡陌在這本書開始前足足寫了七十個故事,現在寫完的還不到十個......嗯嗯,你們沒猜錯,阡陌說了這么多的廢話,就是想說一句今天就這一更了....哭臉,好好去琢磨該怎么串聯去了,親們如果有什么想出場的人物小傳也可以用qq發給我,阿米豆腐神話天書 下一階段的一些透劇


上一章  |  神話天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