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神話天書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龍秘聞

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龍秘聞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23日  作者:寒冰王子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寒冰王子 | 神話天書 
神話天書 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龍秘聞
第二百八十八章白龍秘聞

作者:寒冰王子分類:

沙漠荒城,滿城煙砂。

那是幾百年前燕云的模樣。

幾百年前未經帝國開拓的燕云地就是一片荒漠,近半地表都被淹沒在沙漠之中,是人族與妖國之間的隔離線,除卻離近西冥海沼澤的地方有些許綠意之外,其他地方都只是星星點點的荒原與綠洲。

那時的燕云是混亂的代名詞,是妖魔與土匪的樂園,各種兇悍的妖魔鬼怪都再此橫行,能在燕云生存下來的本土人類都是荒野之上的芻狗,為了生活可以拋棄一切。

可以說是那時的燕云就是人間鬼蜮。

從人鬼亂地到帝國一域,這種巨大的變是自先秦下令動用人力改變松江河道開始的,三十萬秦軍為主力,沿途動用上百萬人力在帝國的版圖上開出一條橫跨半個帝國的河道,堪稱奇跡一般的偉業為這鬼蜮一般的燕云地注入了一絲活力。

有了水源,也就有了生機。

沒人知道當初的秦帝究竟是如何想的,為什么會背負巨大的壓力去開鑿一條在當時用處不大的河道,不過如此舉動卻改變了整個燕云的一切,讓無數人得以在這塊并不平困的土地上得以活命。

這是無聲的事實!

是功勞么?當初挖掘河道時,不知多人人對秦帝破口大罵,說其昏庸、勞民傷財不顧百姓死活,更激進一些的就把這修建河道的罪責列舉為秦朝滅亡的十二條禁忌之一,出書立傳希望能被后世帝王所警戒。

罵歸罵,罵也是別人罵,至少燕云地的本地居民都是記得那位秦帝的好的,不說萬家生祠,但在秦朝末年贏家最為落魄的時候,就是燕云這些個受了松江恩惠的、往日不被其放在眼中的土匪兵頭,第一個站出來力挺贏家南隱!

濤濤松江水泛濫,水下沉尸無數,但也救活了更多的人。

江中有魚、有蝦、有成精小妖、有云云水族、可這河里卻沒有龍!

原本是有的,松江改道、雖然剛修不久,但以其能供應小半燕云地的出水量與相應而生的水靈氣還是為這條寬廣的江水引來了一條白龍,這條白龍為了松江的歸屬權還與其他幾位水族神抵征戰幾番,最終才奪下這條新生大江的歸屬與權柄。

可是這條江是在什么時候沒了龍的呢?

站在船頭,看著那兩岸生長的匆匆綠樹,趙寒無言的聳了聳肩膀。

再其身后的船艙內,公羊抗正與眾人吹噓這條松江的傳奇故事,當然,他講的不是秦帝下令開鑿河道而是另一件小說傳記一樣的傳奇故事。

“哈哈,這松江里的龍王爺可就是咱們將軍的前世呢,想當年老羊我隨著王爺一起狩獵與這松江河畔,本是追著一只斑斕大蟲,正追著呢誰想這大蟲跑到江邊后見沒了退路,緊張之下竟是虎嘯一聲,給自己招來了大禍!”

公羊抗講的開心,一旁的人海真被他吸引住發問了一句:“大禍?頭兒,那大蟲遇到了什么大禍啊?不會是吵醒了河里的龍王爺,被龍王爺給一口吞了吧?”

“被吞了?”公羊抗嘿嘿直笑:“若是被那白龍吞了,又怎么會有之后的故事呢?”

“哎?不是么?”

“頭兒你別賣關子了,趕快說趕快說!”

“是啊、你這么吊著我們也沒用,我們藏錢的地方早就告訴你了”

“就是就是、頭兒你快手那條大蟲究竟”

“好、好、我說,哈哈哈,話說那大蟲跑到了江邊虎嘯一聲,接著就見其轉過頭對王爺呲牙,想咱王爺那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曾經與妖族妖仙血戰過的,又豈會被這一只小蟲兒給嚇到?當時王爺指著大蟲大笑,問隨行諸將誰愿把這只大蟲給他獵殺,而你們頭兒我當成就站了出來”

說到這里公羊抗頗為神秘的笑了笑,見四周眾人都緊盯著他,這才清了清嗓子繼續道:“一只大蟲而已,雖然有著幾分修為,可要知道你們頭兒我那時候就是先天高階,已經修到了溫身誕靈的階段,對付一只大蟲還不是手到擒來,沒有猶豫,的了王爺令的我棲身就上,把那斑斕大蟲給一通亂揍!”

“然后呢?大蟲被你打死了?”有人見公羊抗把故事給講歪了,忍不住皺眉道:“公羊將軍,你還是忽略了這打虎的過程吧,我等想聽的是你為什么說咱們將軍是龍王爺轉世!”

“呃”

被那人這么一問,公羊抗頗為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尷尬的笑道:“我這不是說道了么,老羊我把那虎妖給打的不行,逼得那虎妖退入水中直接吐出自己的內丹想要與我拼命,誰想它不動還好,它這一把內丹吐出來,四周的水氣就蜂擁而至,竟是在那江面上凝聚出一條水龍來直接把它的內丹給吞了!”

“吞了?”

“虎妖妖丹被吞了?”

“這水龍是龍王也凝聚出來的么?”

“停!這故事是你們講還是老羊我講?”公羊抗大喊一聲,見四周人都不說話,才笑瞇瞇的繼續道:“那虎妖被吞了內丹,自然是不肯善罷甘休的,從水面上一躍就想撲擊那條水龍,可誰想那水龍一撲就滅,被撞散后其中竟是沒有虎妖內丹的蹤影!”

“那妖丹呢?”

“妖丹?嘿嘿嘿,我和你們說,原來這松江內的那條白龍修的是天妖屠神法這種逆天的法決,白龍以水力為引,竟是在那短短的一瞬間就把那虎妖的內丹給融入了這松江之中,化為源源不斷的水氣供其修養之用!”

“天妖屠神?”

“那不是妖族直至天仙道果的極品法決么!”

“當然,這法決雖秒,但其的本性實在強大,竟是可以用靈氣融化其他妖獸的內丹,王爺見到后眉頭大皺,覺得這水中蛟龍是一禍害,因為有它的存在這松江內就不會有其他水族妖怪誕生,這才定下了狩獵蛟龍的計劃,才會有那蛟龍墜落之事的發生!”公羊抗說道這里,忍不住向外看了看,見趙寒還站在江頭,才松了口氣繼續道:“接下來的話你們可別和咱們將軍說啊,這可是機密、機密知道么?”

“頭兒你講!”

“你放心,我們的嘴巴嚴實著呢”

“好,那我就和你們說說這蛟龍與咱家將軍的淵源”公羊抗聞言繼續道:“這松江內的白龍呢,原本是一只白蛇成精,苦修了足足千年這才得以修成蛟龍之體,本身的法力高強還修有天妖屠神決這種天下一等一的法決,戰力堪比一些仙人。這樣強大的一條蛟龍是應該有自己的領地才對,不應該會來著松江圖謀這條水道,可誰想不知其從哪兒得來的消息,竟是被其發現了一處那青顏仙子留下的密藏,這才會眼巴巴的跑到這松江來!”

“密藏?”

“對!據為那龍魂搜魂的人說,這蛟龍是為了一處青顏仙子留下的密藏而來!”

“那密藏是什么?”

“密藏是什么?哈哈哈,說出來怕是會嚇死你們!”被無數人用恭敬的目光望著,公羊抗滿足的繼續道:“據說是青顏仙子當初留下的一顆世界種子,那世界中留有青顏仙子當初離開主位面時留下的全部寶藏的所有信息!”

“青顏仙子留下的寶藏!!!”

“公羊頭兒,你可別嚇我們,青顏仙子不是主位面最后一位得道的金仙么,若是咱們燕云得到了她留下的寶藏,如今又怎么會這么窮呢?”

“公羊抗你又說歪了,我們聽得是將軍和龍王爺的故事”

“呸!你們這些崽子繼續聽我往下說!”這次公羊抗沒有妥協,反而是繼續瞪眼道:“青顏仙子當初留下的秘寶是一顆世界的種子,而這顆種子在那白龍尋覓了幾十年后,還真的被其給找到了!

找到后這蛟龍沒有聲張,而是躲在自己的水府之中偷偷研究,只是把自己的天妖法力給放出來用以吞噬靈力增加修為,就這樣,當我們找到他時,這蛟龍還在自己的水府之中研究青顏仙子留下的寶貝呢!”

“公羊將軍,你見到那寶貝長什么樣了么?”

“嘿,那寶貝又豈是我說見就能見到的?我和你們說,那寶貝是一個寄魂之物,其內溫含的世界種子更是會庇佑其宿主的神魂,等我們找到那白龍的時候,白龍早已經融合了那世界的種子,待我們把那白龍擊殺后,那寶貝還帶著白龍的神魂轉世重修了!”

“轉世重修?這白龍既然轉世重修了,又和咱們將軍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公羊抗大笑道:“那白龍轉世重修,可就在他死了沒到半天,咱們將軍就在燕云城中降生了,將軍降生時還伴著陣陣的龍吟之聲,據說許多人還見到了一條白龍的身影在天空之上一閃而過!”

“切!公羊抗你這是無稽之談!我們鳳凰城主當初降生與世時可是雷動九天,惹得半個梧桐林都鮮花盛開呢!可城主大人也不是什么雷神轉世,反而是地地道道的一世至尊!”公羊抗吹的牛皮被人給捅破了,就見那個聽了好久的南域軍官滿是不屑的繼續道:“你若說那白龍是被燕云獵殺的我信,你說那蛟龍神魂上的寶貝也被你們燕云得到了我也信,可你若是說堂堂燕云世子居然是一條白龍轉世,還瞞過了燕云的宗人府,和陰山里那群先賢們,那就是純粹的無稽之談了!”

“啊哈哈哈,我這不是說的一樂么,不過我和你說,咱們王爺降生時,是真的有白龍虛影一閃而過,這事情是燕云很多人都知道的!”

公羊抗哈哈大笑著打算插過這個話題,不過那位南域軍官卻沒有打算放過他,反而是與他爭辯起來。

樓船三樓處,聽著故事的贏仲笑了笑,從窗口一步邁出,凌空虛踏的走到船頭。

“喂,你手下大將正吹噓你是龍王轉世呢”

面前是濤濤松江水,看著趙寒正閉目感受水的氣息,贏仲笑以言道:“和我說一說這是不是真的,以前家姐還真沒說過你的這些往事”

“或許是?或許不是?誰知道呢”被詢問的趙寒沒有回頭,依然閉目望天,感受著已經臨近的燕云,嗅著那遠方傳來的家的氣息。

“咳咳,沒準你還真是一條白龍轉世,否則家姐也不會對你另眼相看,哦對了,你那身龍鱗甲就是以那條白龍的鱗片縫制的吧?”

“恩,是啊,你姐姐帶回去的”

“那那還有剩余的鱗片沒,要不龍皮也成,你出個價”

“恩?”

這次趙寒終于回過頭來,看著贏仲那滿臉不好意思的模樣,輕笑一聲道:“這些你該去燕云軍部尋要,找我是沒用的,至于龍鱗有沒有剩下的,我記得應該是都被你姐姐帶走了才對,或許她那里還有剩下的?”

“呃”贏仲無語,如果贏裳舞那邊還有的話,他怎么可能跑來找趙寒?就是因為先問過姐姐,得知剩下的鱗片已經吧誒燕云收回了,他這才找上趙寒的啊!

可趙寒現在卻說他不知道?那這鱗片是跑哪兒去了?

心中疑惑不已,贏仲面上倒是沒有表現出來,在打了個哈哈后才笑著開口道:“先不說這個,你說這松江既然沒了龍王爺,可燕云的雨季為什么還變得越發順利起來了呢?當初這片水域的龍王既然被你們殺死了,水域有靈,應該是記恨你們的才對,不應該是如今這般的風調雨順啊”

趙寒似笑非笑的砍了他一眼道:“誰和你說那白龍是我們燕云獵殺的?”

“公羊抗剛剛”

“哦、我聽見了啊,他不是講故事呢么”

“那這白龍”

“恩、它自己尋死,借的我燕云之手”

“什么?那那你們還把那白龍給抽筋扒皮了?”贏仲眼中滿滿的不可思議,既然這蛟龍與燕云有著約定,又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軀體被這些人給損毀呢?要知道投胎轉世后若是能覺醒前塵,這前世的遺脫可是能煉成自己的第二化身的啊!這在轉世者弱小之時是多大的助力?那條白龍又怎么會放棄?

贏仲心中不能平靜,被他盯著的趙寒倒是一臉的平靜。

“那白龍?它可能是腦抽了”

見贏仲露出一副“你特么逗我”的表情,趙寒輕笑了一聲。

“又或者是找到更好的選擇了”神話天書 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龍秘聞


上一章  |  神話天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