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神話天書 >> 目錄 >> 第二百九十章 那年可見到那人【中】

第二百九十章 那年可見到那人【中】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25日  作者:寒冰王子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寒冰王子 | 神話天書 
神話天書 第二百九十章 那年可見到那人【中】
第二百九十章那年可見到那人中

小說類別:

小說作者:寒冰王子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隨時閱讀,手機用戶請訪問m.sgxsw。

,最快更新!

燕云的身份證明有三種。

戶籍、軍戶、軍籍。

戶籍就是平常百姓所用,只要有了戶籍證明,那諾達一個燕云你都可以通行,只要你不跑出燕云的地盤,這一紙證明就有路引的作用,也是以后買賣房產、結婚生子的必需品。

軍戶與戶籍不同,只是一道身份證明,是將來用以辨別死者身份立碑而用。

至于軍籍...這東西都是那些在職的低、中階軍官所用,他們領著高額的補貼、有著不錯的待遇、包括房產與日常所需,這些都是軍籍帶來的好處,同樣的,他們的家人也同樣也可以享受一些軍籍的福利,直到這些中高階軍官退伍為止。

這是燕云鐵騎的常態,也可以說是燕云的常態,因為與妖界為鄰,燕云自然要駐扎起一支體量龐大的軍隊,若是沒有這些福利作為吸引,那就對那些拋除性命與妖族廝殺的將士不公了。

而眼下的這群青鸞衛新兵無疑是享受不到燕云軍隊的高額待遇的,雖然當初趙寒一陣許諾,但一些必要的規則與限制還是必須要遵守的,若是他這支剛建立起來還沒一個月的軍隊真的領了那些燕云軍部的補貼,那就是對整個燕云的不公平。

更別說這一路上那些逃跑的家伙了!

從八千三百人落到六千五百人,期間足足跑了一千八百人!這還是在松江行船!還只是區區十天的時間!

若是真的現在就給他們落了戶籍,那這些心中有底的家伙不是跑的更歡了?

趙寒可不想入西海界的時候就只剩下大貓小貓兩三只,所以他給這些新任青鸞衛落的只是軍戶,若是想要戶籍或者軍籍,那就先去西海界走上一遭吧。

六千五百人的軍戶,在水吊橋關的府衙忙活了一個下午,趙寒與贏仲才算是帶著那大大一包袱的文牒從府衙走出來。

先前那位為贏仲引路的將軍早已經在城區口等候多時,見趙寒與贏仲走出,招呼來一個守城的尉尉官帶贏仲歸去,而他自己則是把趙寒留了下來。

猶豫再三后,這名身披戰甲的將軍還是對趙寒單膝下跪的行了一禮道:“陰山冥衛校昊宇見過世子殿下”

若是輪軍銜或者身份,這名昊姓軍官是不用下跪的,整個燕云除了燕云王外,就沒有任何人在官職上可以令他下跪了,而且燕云也不流行下跪這一套禮節。

可昊宇是出自陰山!是陰山冥衛的一員!

陰山冥衛與燕云本就是兩套體系,也必須是兩套體系,昊宇現在之所以向趙寒下跪,是因為他現在拜的是一個“死人”

活人不流行跪拜,但給死人下個跪磕個頭什么的,也就沒那么膈應了吧?

很驚喜?

好吧,趙寒現在就挺驚喜的!

一股濃濃的蛋疼感自他心底浮起,趙寒是陰山的守墓人,換句話來講,以后的他就是那座陰山的第一號人物,眼下這個叫昊宇的將軍也是他的手下之一。至于那什么歷代陰山守墓人都是大粽子什么的...趙寒只想說一句:他還沒死呢!

人家把你當死人來跪,結果你還不能去反駁,雖然他現在還沒去陰山就職,但上一任陰山守墓人早就壓制不住自己身上的紅毛,跑到陰山大墓中“睡覺”去了,眼下這時候,面前這個昊將軍似乎還真是他的手下?

這就很尷尬了不是?

在心底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趙寒面上還是強笑著道:“昊將軍多禮了...”

他居然沒去扶!

沒錯!趙寒就那么把這個昊宇仍在哪兒跪著,連扶都沒扶一下!

趙寒不去扶,昊宇也就那么跪著與趙寒說話。

“世子殿下,不知您...”

“啊..哈哈,那個..那個啥,我忽然想起我還要去買馬,昊將軍你先幫著,等我去去就回”

話音落下,趙寒抬腿就想走。

這個昊將軍想要說什么?趙寒也是呵呵了!既然是陰山冥衛出身的將官,那想問的無疑就是趙寒什么時候去“上任”了!至于趙寒現在還沒死什么的,完全就不在這些陰山冥衛的考慮萬飛內啊!

心中明了似得,可惜,就那么一轉身的功夫,趙寒就被這位昊將軍給攔住了。

一樣的跪姿,一樣的動作,就那么攔在趙寒面前,如果不是趙寒確定自己轉了身,而昊宇身后的街道也不一樣的話,說不得他還會懷疑自己出現幻覺了。

“殿下,我...”

“停!”昊宇的話剛開口就被趙寒打斷了:“我這次是去西冥海,你若是想催我的話,那就派幾個人跟著我,等我死了后你們抬著我的尸體進陰山不就好了”

“殿下...”

“你還想怎樣,老家伙不負責,你也不能把我抓進去頂缸吧?”

“殿....”

“再說了,現在離那些...,還有些時候么,你這么急做什么?”

“殿下!”三番五次被趙寒搶白,昊宇終于忍不下去了,就聽其重重的喊了一聲后劍趙寒沒在插口,這才繼續道:“末將只是想替別人問您一聲,您在軒轅墳見到了那人了么?”

被昊宇這么一問,趙寒愣了一下,不是催促他去陰山的么?。

回過神來,趙寒見昊宇那副表情堅定的模樣,不由得皺眉問:“見人?你說見誰?”

“末將不知,末將只是帶人傳話”昊宇低頭道。

“你最好說清楚”趙寒咪咪著眼睛看著昊宇:“是誰讓你幫著傳話的?”

昊宇不語,只是低著頭跪在那里。

“不回答我?”

“好吧,我知道了”見昊宇這副模樣,趙寒皺著的眉頭逐漸放開,之后...他笑了!

笑了!笑的很開心那種!當著上百陰山守軍的面,趙寒笑過后從指間的尾戒中帶出一點光亮,一道淡淡的陰氣團被其遞給昊宇。

“把這個給讓你帶話那人,想來她應該知道這東西是怎么用才對”見昊宇接過了陰氣團,趙寒面上笑容收斂,沉默了一會兒后才開口問:“我既然在這里,那陰山那邊,是她在替我鎮守么?”

昊宇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把陰氣團放入自己的胸口,就那般暖了一會兒后,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我們這次輪換駐守時,那人還讓我為她給世子殿下帶了聲好”

帶了一聲好,從陰山而來。

那人現在的位置也就不言而喻了。

心中有些茫然,有些發慌,看著昊宇在接過陰氣團后直接元神離體向陰山飛去,趙寒只覺得自己胸口有些堵得慌。

無聲間,他發簪內飛出一道青光,順著那離去的人影飛了過去。

陰山脈絡,山高三百多米,與四周的雄山峻嶺比起來,這座在平均海拔線以下的小山就像一座小土坡一般,毫不起眼。

雖然是一座矮山,但這座小土坡的山體實際上卻是半點不小,自那西冥海其一直到風精平原這一塊被松江所圍繞的上千里山脈卻都是這座陰山的脈絡,可以說這已然是一種奇特的景觀,甚至可以說這陰山根本就不應該以山為名。

不過你若是把這山脈給豎起來呢?

它在西冥海未曾變成沼澤時,還真的是一座陡峭的高山來著.....

之所以會倒塌,也只是因為地殼變化。

而燕云的禁地,陰山大墳,也就藏身于這上千里山脈中一處不起眼的小山峰中。

山中多花草、多隗柳、多虎豹、多猿猴。

白色的猿猴,愛摘果造漿,被這些猿猴放置一個春夏后,這些漿水也就變成了大名鼎鼎的猴兒酒。

猴兒酒!好東西啊!

可惜,這些猴兒的主人不喜歡喝酒,那些寶貝的果醬在剛剛發酵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用秘法封存到那陰山大墓之中,用猴兒主人的話來講:“酸酸甜甜才好喝,酒什么的太辣口了”

就因為這一句話,上千靈猴白猿制造的猴兒酒,就變成了一些普通的果醬,也是讓知情人感覺哭笑不得。

吱吱聲中一只小猴子帶著一串通體粉紅的小果子跑進那處隱藏在叢林中的山谷入口,過了長長的山洞,待再次見到天光時,眼前已經出現了一處被群山拱衛在中間的盆地,或者說是一處頗為隱秘的山谷。

山谷風景不錯,花草樹木,靈蛇白鹿,一側巖壁上連接著一條暗河,河水從巖壁上飛落在地,又形成了一條小瀑布與一座深潭。

此時,就有一名身著白沙的女子坐在那幽潭之前撫琴。

琴音優雅,使人心神寧靜,女子琴音入魂,看樣子怕是練琴不下百年。

猴兒帶著那串晶瑩剔透的紅果跑到女子身邊,獻寶似得捧著手中紅果給撫琴女子,似乎是想從她那里得到一些夸獎。

可惜小猴子得到的只是腦門被輕輕的拍了一下。

“調皮,那是五叔祖爺爺種下的朱果,他還等著將來出墓的時候摘來補身子呢,你倒好,現在就把這果子給連根拔了”

被白衣女子訓斥了一句,小猴子有些委屈,晃動著那一串紅果子,似乎是再問你到底要不要。

女子見狀笑著搖頭道:“你既然給我送來了,這果子我就收下,不過不要有下次了哦,否則我家相公下葬的時候會不好意思去見五叔祖爺爺呢”

說話間女子伸手接過那還連帶著根須的藤蔓,在一枚果子上輕輕的點了一下,下一刻一道濃郁的綠光自這根須上發出,盤旋環繞著,扎根在這幽湖岸邊。

小猴子見狀吱吱直笑,摸了摸腦袋后對撫琴女子揮了揮手,又從來路跑出去了。

女子見狀眼睛瞇成月牙狀,看著那已經跑到出口的小猴子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憑空一點。

一道翠綠的光芒自其指尖浮現,落到那白色的小猴子身體上,無聲無息間,就見那跑到山谷出口的小猴子竟是體型又小了那么一丁點兒!

只是微不可即的一丁點兒,但那白色小猴子的體型定是小了!不單單是體型笑了,連帶著那小猴子的外貌似乎都變的更年輕了許多.....

小猴子似乎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變化一般,歡快的跑出了山谷,不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幽池邊的女子又撫起了琴,淡淡琴音傳遞著她的思念。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頂點.23wx.io神話天書 第二百九十章 那年可見到那人【中】


上一章  |  神話天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