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神話天書 >> 目錄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燕云王城【中】

第二百九十四章 燕云王城【中】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29日  作者:寒冰王子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寒冰王子 | 神話天書 
神話天書 第二百九十四章 燕云王城【中】
《》正文第二百九十四章燕云王城中樂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燕云王城中

類別:科幻游戲

作者:寒冰王子書名:

褐色的城墻,吐露出一股血腥的味道,看上去有些殘破,但沒人會去懷疑它的偉岸。樂文值得您收藏w。。

因為這座城墻足足有十丈高!

十丈高的城墻!!!

如同一座接天連地的長龍一般,把燕云城內外隔離開來,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邊際的城墻足以給人造成難以想象的安全感,讓渴望安穩生活的人沉迷其中。

這就是燕云王城。

城墻長十里,依山而建、依峽而守,十里長的城墻把整座山巒的缺口攔截住,并在其內建造出一處有林有水的小世界,供人在那山谷內安歇度日。

燕云王城很大,大到從小生活在城中的趙寒都沒有踏足過所有的地方。

這座王城又很小,因為其內真正的城區遠沒有看上去那般的波瀾壯闊。

燕云地廣人稀,就算是此處王城,也沒有足夠多的人手去填充其內那寬曠的土地,而這座城市的主導者,也沒有足夠的錢去把城墻之后山谷內的所有地方都修剪成供人居住的城區。

這就造成了一種場面,走過那高大的城墻,一眼望去,最先出現在人眼中的不是喧鬧的街道,而是一條盤旋在山澗之中的盤山道,順著這條道路走上好遠,才能見到那建造在山腰之上的繁華城區。

嗚嗚嗚嗚!

隨著這支掛著青鸞旗幟的大軍挺進,城墻上的守關門將似乎是剛有所覺一般叫人吹響了警戒的號角。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城墻的凹槽位置就被推出上百架大型弩炮,其上側漏著寒光的弩箭遙遙相對,直至還在接近中的幾千人。

轟鳴聲中,燕云城那由機械所督造的龐大城門開啟了一條縫隙,自那縫隙之后,上百白衣白馬的騎士從中奔馳而出。

“來著止步!”

“來著止步!”

“此乃燕云王城,而等來此是有何要事”

“燕云城已到禁宵時段,若無要事,爾等明日再來”

“現在,你們后撤三十里!”

小校乘騎的白馬在大軍陣前不斷來回,口中說著高傲的言語代表著其出身燕云的傲氣。

不過他眼中那一抹笑意是什么鬼?

大軍中,公羊抗與趙寒正湊在一起,郭嘉在一旁抬眼望天,一副此景此景有辱斯文的模樣。

他們談的是什么?居然叫郭嘉露出這副表情?

“岳家的小四兒又出來嘚瑟了,老羊你趕緊去把他打趴下”

“憑什么是老子?老子可打不過他哥岳鵬!”

“咳咳,老羊啊,怎么說岳鵬也是我姐夫,你說我要是把他弟弟給揍了,那我姐不得回來找我麻煩?”

“你又不是沒揍過!”

“呃..那不是以前么,以前少不更事,那時候犯的錯都不是錯你懂么”

“我呸!將軍,你這話說的虧心不虧心?以前你見到這小子可是三天一打揍兩天一小揍的,還嚷嚷著他哥岳鵬把你姐姐給騙走了,怎么現在出去轉了一圈兒反而該改了性子?”

“那都是年輕惹的禍啊...你去不去?”

“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那我現在就打死你!”

“呃...將軍,你確定你能打得過我?”

“怎么著,你要試試?”

兩人還在廢話,一旁的郭嘉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隨手叫來早在一旁候著的校尉管和道:“管校尉,你與孟校尉出去,把那個在外面嚷嚷的城門校官給抓進來”

“抓進來?”聽著郭嘉的吩咐,管和一臉懵逼。

雖說抓個一看就年紀不大的小家伙對他來講不算什么大問題,不說郭嘉還讓他叫上孟奇,就是管和自己一人也是手到擒來,可是面前就是燕云城啊,在這燕云城門前與守門校尉動手,這樣做真的好么?

再說這燕云不是趙家的燕云么?頭頂的將軍是燕云世子,結果在自己家門前卻要抓看門的校官,這是要鬧哪樣啊!

大人物們的世界管和鬧不懂,在見到郭嘉那堅持的目光后,管和雖然是滿心的疑惑,但還是聽從吩咐的到一旁叫上另一個校尉,點了一百騎兵跟著出了隊列。

“咦?怎么著?郭嘉你怎么叫人出去了,我還想要大黑羊給岳群那小子一個驚喜呢!”看著自軍中分出了上百人迎上去,趙寒有些詫異的望向郭嘉。

“世子殿下,你若是不想歸家后被王爺抽上幾鞭子,現在就不要搞事情了啊”

面對趙寒的詢問,郭嘉只能苦笑以對。

趙寒在外面瘋跑了三年多,這三年多里面一直都沒有回家,雖然有著趙君度從中調諧,但他家里那位王爺的脾氣可不是太好。

見自己這個“失蹤”了三年的兒子終于知道回來了,那位王爺能有個好臉色才是怪了!

想到這里,郭靖心中涌出一抹哀意。

那年出門時,高冠霞帔,君子正執英武之年,出入燕云中軍,一身學問報復只帶開展,未來高官厚祿已然可期。

如今歸家,卻已身死、只留殘魂在世間,雖有一階將軍墓志,卻再無半點倜儻風流,只叫人嗚呼哀哉嘆之奈何。

匆匆忙忙是一生,他這一生少年得志,隨是小戶出身,但也不曾為衣食而勞累,自學堂時期就獨占鰲頭,廣受眾多先生夸贊,甚至在學堂中還流出“今生當為千軍執”這樣的美名。

當時郭嘉很得意,面對趙家的招攬,他也沒有拒絕。

學成文武藝賣與帝王家,這是歷朝歷代的人都在做的事情,而他郭嘉既然被當朝燕云世子給綁回的府中,可見那兩位世子是多么的重視他這個人才。

曾經的同學羨慕他,王府內的執事嫉妒他,少年風流的郭奉孝不已為意,反而滿心歡喜。

與燕云世子狩獵南山,日夜可見那權傾一域的燕云王,這樣的生活不正是他夢寐以求的么?

可現在....

陰魂不會流淚,郭嘉只覺得自己的眼角有些酸楚,望著面前燕云王城,他最終只能感慨一聲:“今日的歸家門,無愧郭家門楣,嘉之所忠,不求萬千民眾愛戴,不求親朋相鄰贊美,只求無愧于這昂昂一世驕陽...無愧于心...”

“啊哈,紅眼兒你又矯情了?”

郭嘉還感慨著呢,一旁公羊抗一句話就把他好不容易弄出來那點氣氛給掃的一空,弄得郭嘉一口氣憋在胸口,如果他還有身體的話,現在已經一口鮮血噴出來了。

“公羊抗你!”

“你什么你,你們這些文人就是矯情,你看老羊我,現在不也是沒了肉身,可我不也沒像你那么矯情么?”

“我...你...你tm那是元嬰!我這是陰魂!!!”

臨近家門,郭嘉沒了往日的儒雅,亂了分寸的他被公羊抗這么一攪合,口中竟是爆出了一句粗口來。

“紅眼兒你罵臟話了?”公羊抗一臉的驚恐,似乎天都要塌下來了。

“呃?郭嘉剛剛罵人了?”趙寒也是滿臉的詫異。

“好像是的,他剛剛罵我來著”公羊抗點頭。

“這..哈哈哈,認識了他這么久,今天這是第一次吧?可喜可賀啊!”趙寒幸災樂禍。

面對眼前這兩個不著調的家伙,郭嘉面色一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嘉天天與公羊將軍廝混在一起,沾染到他身上的一些惡習也是理所應當,殿下放心,嘉會改過,不會讓這種惡習在自己身上蔓延...”

三人說話間,就見一旁馬車中的贏仲忽然走出。

“青公子,這是到燕云王城了么?”

贏仲身上依舊是那身黑底紅紋的袍子,這位出身南域的世子殿下在自己外表上從來都不馬虎半點,哪怕連日行軍,他在與其他人碰頭時,也是那副執著與禮的模樣,看的旁人牙酸不止。

“恩、到了,仲公子若是覺得疲累,可以先行如城休息,我等還需安排一下軍務”趙寒懶洋洋的回答了一句,話說最近幾天他和贏仲說話的時候都是這副模樣,也不知是為什么。

“哦、那你們忙,仲有三日未曾洗澡,此時卻是酸臭不可聞,就先行一步了”

贏仲沒有半點的不好意思,在與郭嘉和公羊抗對視了一眼后,笑著帶著護衛就先走了。

等贏仲走后,郭嘉看著這位南域世子的背影點了點頭,待他轉過頭后,就一臉苦大仇深的對趙寒道:“殿下,你該多與贏公子學習”

學習什么?這些官方禮儀么?

趙寒犯了個白眼,心道:他贏仲是去面見燕云王,我卻是回家挨老爹的揍,這玩意能一樣么?若是現在面前的是金陵王城,那我肯定也是裝的萬分儒雅,不會叫人看低了燕云王族!

當然,這話趙寒也就心里想一想。

沒一會兒的功夫,軍陣中就傳出了一陣喧鬧聲,在眾多雜音中,外面那些燕云白騎的笑聲是那般刺耳,刺耳到場中幾位南域將校的臉都紅的抬不起來。

“嘿!這就算當初縱橫西冥海的青鸞衛?居然連岳小四都打不過,你們不是冒充的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黃兄說的有理,我燕云的青鸞衛個頂個都是英雄好漢,又哪里是面前這群潰兵比得上的!”

“滾回你們的南域去吧!”

“噓!”

“噓!噓!噓!”

不一會兒的功夫,剛剛出去禽人的管和與孟奇就一臉鼻青臉腫的回來了。

“將軍,軍師,我等無能,甘愿受罰!”兩個執掌軍事的校尉說話間一頭抵在地上,就那么把自己往哪兒一扔。

羞愧啊!

當了二三十年的兵,結果今天居然被一群二十來歲的小家伙給涮了,管和簡直沒臉見人,若不是怕死的話,他早就拿腰間寶劍抹了脖子!

坐在鱗馬上,趙寒看著面前兩個都要把自己腦袋埋進地底的校官,他心里也是很無奈啊。

該說南域將門都是這些丟人的半吊子么?

天天牧守民眾,在不就靠著兵器之利欺負那些山林中的蠻族,根本就沒有多少與強者肉搏的經驗,與燕云這些從小就在妖獸嘴邊上打滾兒的將門子弟自然不同,身上的殺氣都不是一個味兒的。

想了想,趙寒還是對一旁公羊抗使了個眼色,示意大黑羊把他們兩個扶起來。

趙寒沒有自己動手,而是騎著自己屁股底下的鱗馬,慢悠悠的在兩旁軍士沸騰的神色中走出列陣。

“哎呦喂,我當時誰呢,原來是岳小四兒你這個欠揍的家伙啊”丈許長的梅子酒在地上托起一大串的火星,走出陣列的趙寒看著面前這一批騎著白馬的家伙,較有興致的開口問:“怎么著,不在家里和你老爹學畫圖了?還是說你身上的皮子又癢癢了,需要你家公子我給你松松?”

“呃....趙君度你他...”

眼見趙寒騎馬走出,還埋汰了自己一頓,岳群面色一紅就想罵人,可他的話還沒出口,就被身邊一個眼疾手快的兄弟給捂住了。

“世子殿下您回來啦”

“世子殿下,你看這事情弄得,咱們這是來迎接您的,可誰想這些南兵不知好歹,居然敢冒充你手下的青鸞衛,我們這才給他們來個教訓不是?”

“世子殿下,我們在鳳來樓為您擺了宴,咱們這...走著?”

七月的天,男人的臉,這是說變就變。

剛剛還是一臉驕傲的這批白馬成守,這會兒見趙寒出來了,那是立馬就變成了三孫子,一個個陪著笑的,生怕趙寒找他們的麻煩。

那句話怎么說來著?

哦!燕云有一霸,三歲偷看女人洗澡,六歲大街上強搶民女,十歲把自己的**事情書與紙上并廣告天下,十三歲禍害夠人族了,就跑西邊禍害那里的女妖精去了!

以上...就是他們這個小圈子里對趙寒的評價!

啊呸!應該說是私底下瞎傳的流言蜚語!

反正從來都沒人在趙寒當面說過,一些曾說過的,在回家后被自己老爹拔了層皮厚也就不敢再說了.....

誰讓趙寒是燕云王的兒子來著?

從小就不著調,不說與趙君度那般的聞書識禮,趙寒當初可是燕云城里最大的二代子弟,從小就壞,還是那種從頭頂壞到腳的,專門愛挑那些未出閣的姑娘下手,當初被他剃光了頭皮的大姑娘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多個。

姑娘還待嫁閨中,誰想卻糟了霸王之禍。

頭頂無毛,如鴨蛋般光華,如何嫁人?神話天書 第二百九十四章 燕云王城【中】


上一章  |  神話天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