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江南第一媳 >> 目錄 >> 第278章 死不瞑目

第278章 死不瞑目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12日  作者:鄉村原野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鄉村原野 | 江南第一媳 
江南第一媳 第278章 死不瞑目
第278章死不瞑目

第278章死不瞑目

梁心銘仰頭,閉眼,在心中雙手合十,敬拜四方神佛:感謝如來佛祖,感謝觀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拜完又想:“若是方華給朝云的糖里有毒,朝云又把這糖送給方華,方華怎么可能吃呢?那不找死嗎!”

她睜開眼,接著又問:“你拿她的糖給她吃,她吃了?”

朝云把小拳頭舉起來,示意爹爹看,一邊道:“我偷偷藏著,沒讓她看見。我叫她張嘴,她張嘴,我就把糖喂她吃了。”說到這又委屈極了,哽咽道:“姐姐吃了糖,很生氣,抓住我,要打我。瓔珞來了,我喊瓔珞,把姐姐推倒了。姐姐就死了,還流血。”

梁心銘忙問:“她抓你哪了?”

朝云把右手抬起來,說“疼”。

梁心銘捋起她衣袖,露出白白嫩嫩的一截小胳膊,發現胳膊上有觸目驚心的青紫手印,可見方華用力之強。臨死前還有這么大力氣,顯然不是普通人。

梁心銘眼神驟然凌厲,轉頭道:“趙護衛,檢查死者的手,看她是否練過武。”聲音隱含著怒氣。

趙子儀道:“是!”

梁心銘又向瓔珞道:“你都聽見了?”

瓔珞用力點頭,激動道:“都聽見了。這事不怪咱姑娘,是方華惡有惡報。”她急忙幫朝云辯解。

梁心銘道:“這還用說!我是說你。你不敢說出姑娘喂方華吃東西的事,寧可自己被冤枉也要忠心護主,但你怎不想想,姑娘才幾歲?怎么可能害人呢?”

瓔珞低聲道:“是婢子錯了。”

梁心銘道:“你知錯就好。不說出實情,反而會掩蓋真相,讓邱伯誤會。幸虧云兒說了,洗刷了你的冤屈。”

瓔珞看著朝云溫柔地笑了。

梁心銘又對呆若木雞的邱伯和眾人道:“你們知道小女為何不吃方華給的糖嗎?”

酒館的五嫂忙問:“為什么?”

另一人道:“小姐剛說怕鬧肚子。”

又一人奇怪道:“小姐怎知道糖有毒?”

梁心銘不答,先問朝云:“你為什么不吃這個姐姐給的糖?還怕吃了會鬧肚子?”

朝云噘嘴道:“不認得她。”

梁心銘抬頭,沉聲道:“本官參加會試前一晚,有人在恩師送給我的狀元餃里下了藥,害得我拉了一晚上肚子。第二天,我帶病下場考試,受了好大罪。

“從那以后,小女從不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就怕鬧肚子。

“邱伯,我們都把你當熟人,才對你不防備。你這外甥女新來的吧?小女沒見過她,自然不相信她。”

看熱鬧的百姓“轟”一聲炸開了:

“原來是這樣子!”

“不是打死的,是毒死的!”

“方華想毒死大人。”

“結果把自己給毒死了!”

“這真是報應!”

“小姐真聰明哪!”

五嫂擠上前,責怪邱伯道:“讓小姐給大人帶毒藥,邱伯,你這外甥女太缺德了!她什么人派來的吧?”

外面人紛紛響應,都質問邱伯。

邱伯驚慌不已,“撲通”一聲跪在梁心銘面前,磕頭叫喊:“大人,冤枉啊!小人真不知道啊!小人發誓,絕沒有害大人的心思。方華是才來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梁心銘道:“邱伯,本官相信你。本官吃了你那么多的餛飩,你若有歹心,在餛飩里下藥,本官早沒命了。你先起來,本官還有話要問你。”

邱伯道:“大人請問,我一定都說。”

這時,東方傾墨來了。

梁心銘忙示意邱伯暫且退到一旁,又將朝云荷包里的糖都倒出來——荷包里還剩一紅一白兩顆糖——請東方傾墨查驗,又讓瓔珞打水給朝云洗手。

東方傾墨拿到一旁去檢驗。

少時,仵作來回道:“死者被毒死的。身上沒有外傷,瓔珞姑娘那一推,并沒有傷害到她。”

趙子儀也回稟,從死者手、腳上的老繭判斷,她常習武,經常使用的兵器是劍;從她臨死前對朝云那一抓來看,其身手應該不錯,至少和綠風不相上下。

東方傾墨也檢驗出來了,道:“這白色的糖無毒。紅色的糖劇毒,只要入口,必死無疑,撐不過幾息工夫。”

至此,方華的死因便弄清楚了:方華想利用朝云毒害梁心銘,沒想到朝云人小鬼大,把糖又喂給她吃了,方華自食惡果,至死也沒想明白朝云為何這么做。

梁心銘對女兒高山仰止,又敬佩又心疼。

她對眾人道:“白色的糖是方華哄云兒的,應該是想獲得云兒信任,讓云兒覺得好吃,再把紅色的糖帶給本官。她的目標是本官,所以才給了云兒無毒的糖。”

誰知朝云竟然哄方華,說等回家再吃。

東方傾墨忍不住問朝云:“云兒,你怎沒把白色的糖給她吃,卻拿了紅色的糖呢?紅色的好看些,不該留著嗎?”

朝云無辜道:“我摸呀摸,就摸了紅的。”

好一個“摸呀摸”,聽得眾人都笑了。

梁心銘推測道:“云兒荷包里并沒有糖,只有方華給她的三顆糖。她怕方華發現,便不能當面掏,所以摸呀摸,隨便摸了一顆出來,結果是紅色的。這是運氣。”

她不敢想象,若是朝云摸了白色的給方華吃了,把紅糖帶回家,自己吃一顆,再喂她吃一顆的話,那父女倆可都要一命嗚呼,方華的陰謀可就得逞了。

湯主簿道:“真是知女莫如父!”

東方傾墨則心有余悸道:“好險!”

梁心銘道:“云兒才危險呢,也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呢。”說著,將朝云的衣袖捋上去,手臂亮給東方傾墨看,“那糖一咽下,方華便發覺不對了,就要對云兒下毒手。你看這力道,若非她毒發的快,云兒如何逃脫性命?本官真要感謝那劇毒,不然瓔珞也來不及救云兒。”

趙子儀等人都唏噓后怕不已,又夸贊朝云機靈。

朝云卻仰起小臉,可憐兮兮地問梁心銘:“爹爹,能網開一面么?我都招了。”不招要大刑伺候的,可是招了她也是要坐牢的。嗚嗚,牢里沒有床,睡在地上,還有老鼠、蟲子,吃的也是餿飯,還要被人打,好害怕!

梁心銘一呆,什么網開一面?

瓔珞急忙道:“姑娘,不是你的錯!”

梁心銘也反應過來了,又是好笑又是心疼,道:“云兒,你沒罪。方華是咎由自取。”她要好好給女兒講一講律法了,這孩子想什么呢?整個的善良小白兔,太好騙了。

她全忘了自己女兒剛把人家給騙的丟命這回事。江南第一媳 第278章 死不瞑目


上一章  |  江南第一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