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我是至尊 >> 目錄 >> 第十六章 一地節操!

第十六章 一地節操!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12日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風凌天下 |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 第十六章 一地節操!
第十六章一地節操!

春晚風和夏冰川也是不知道啥時候齊齊冒了出來,四人的四雙眼珠子盡都閃爍著綠幽幽的光芒,注視著云揚手上的龍虎膏。

“這萬一乃是在米空群的遺物中發現的……嗯,我在宮里有關系,左右是死人生意,惠而不費……”云揚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但此刻,冬天冷等人那里還聽得進去解釋?

誰還去管這東西怎么來的?只要是貨真價實的東西在眼前,能拿到手,其他的云云,重要么?

早已經是齊齊抓耳撓腮,一臉猴急!

這可是傳說中,能夠讓男人金槍不倒的夢幻逸品!

夢寐以求的男人極品啊,哈哈哈哈……

“我的!”秋云山大叫一聲,沖上來,然后身子就飛了出去。

卻是他在沖上來的同一時間里,冬天冷,春晚風,夏冰川同時神不知鬼不覺的踹出來一腳。

這一刻,三大紈绔絕對發揮出了本身武學的最高境界!

這一腳,端的來無影去無蹤、神妙無方!

秋云山剛剛說完宣言,就被三只大腳同時踢在了身上,好似元寶一樣摔出去。

屁股落地之瞬,摔得喉嚨里嘎的一聲。

“老大,我的。”春晚風。

“老大,我。”夏冰川。

“老大,給我一個,別給秋云山。他不行的,吃了也浪費……”冬天冷。

“老大啊……”秋云山以光的速度沖了回來:“可千萬別聽冬天冷的,冬天冷除了破壞團結這混蛋真的啥也不會,他就沒一句話能聽……”

云揚好笑的搖搖頭:“你們搶什么?這里一共有四份,一人一份不是正好么?”

四人一起抬起頭,錯愕的看著云揚:“這……老大你難道不要?”

云揚哭笑不得,原來這四個家伙競爭的目的在這里。

四份龍虎膏,五個人分,肯定要有一個人沒有。

在他們四人向來,云揚那一份,乃是固定的。因為云揚若是不拿出來,誰也沒有。

但是其他四個人,則必然要有一個人落空的。

四個人心里都在打小算盤:既然必須要有一個人得不到,那么,這個人絕對不能是我!

這也幸虧是四個人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而且,又是在云揚家里,否則,以這幫家伙的脾氣,沒準能夠搞出什么事情來……

“我就算了。”云揚笑了笑:“我現在暫時還沒有這個需求。倒是你們幾個人虧空得厲害,全都先緊著你們吧!”

“多謝老大!”

“多謝老大再造之恩!”

四個人異口同聲,一個個都是眉花眼笑,志得意滿,意氣風發。

對于云揚說的,你們幾個人虧空厲害這等話,幾個人還真就沒往心里去。

虧空厲害咋了?

須知有詩云:青春年少不虧空,時過境遷能找誰?美人如花就幾年,等到白發空流淚!

再說了,被罵幾句被損幾句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這東西到手,哥們兒以后就牛逼了!

那可是傳說中的金槍不倒啊!

“男人”的最高境界!

這個……流傳于風月界的新一頁傳奇,看來就要靠哥們兒幾個來譜寫了!

捧著夢寐以求的龍虎膏,一朝夢圓的兄弟四人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對于四大紈绔來說,就算是之前心心念念的玄獸幼崽升級之事,也是遠遠不如這件事情來得重要啊!

秋云山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他努力抑制自己此際澎湃的心情,竭力地想要做到沉穩,平靜、大氣、有內涵。

然后,他拿著龍虎膏看了看,接著就一口吞了,連口水都沒喝。

吞得端的大氣磅礴,一氣呵成,可是進嘴之后、貌似遇到阻滯了,龍虎膏畢竟是膏狀物事,有一定份量,順流而下竟是難以成行。

秋大公子伸著脖子,努力的往下咽,一張俊臉憋得通紅。

“趕緊喝口水,順順就好了。”秋家的一位高手趕緊送過來一碗水。

“步步……”秋云山使勁擺手,艱難的說道:“憋……憋……憋沖淡了藥性。”

“……”眾人登時齊齊一陣瞠目結舌。

秋云山為了這傳說中的藥效,也真是拼了,不知道噎嗓子也能噎死人的么……

其余三家之人紛紛感嘆,幸虧我家公子不像秋云山這樣丟人,這人丟得,丟到姥姥家了……

正在這樣想的眾人轉頭一看,頓時全都無語了。

卻見春晚風,冬天冷,夏冰川等三人,一個個的也都伸著脖子,憋得白眼亂翻,努力的吞咽著什么……

那形象直接就是比照秋云山而為,如法炮制,甚至比秋云山還要不堪,畢竟人家秋云山人樣子底版乃是四人之冠,對比之下,竟是勝出!

顏值這玩意,真真是隨時隨地都可彰顯其優越,連此刻竟也不例外?!

幾家護衛趕緊過去,努力的在替三大公子拍著背,順著氣,畢竟看那架勢,萬里有個一,真個會憋死也說不定……

云揚這會卻已經不止于渾身雞皮疙瘩了,而是雞皮疙瘩落了一地。

“我說……這事兒……真的就這么重要么?再怎么說你們四個人也是有身份有地位有立場的一家嫡系好嗎?至于為了這么一點點下半身的福利,就這么節操掉了一地……這樣子真的好么?”

云揚對于當前一切感覺很不理解。

而冬天冷四個人一邊噎得直翻白眼,一邊看著云揚嘿嘿嘿的笑。

這種笑,居然充滿了一種居高臨下的鄙視味道。

就像是……一個見多識廣的城里人,看著一個從無比鄉下的鄉下來的土得掉渣的土老帽。

沒見識……

沒常識……

不懂事……

太鄙視了!

四人更同時生出了一種壓倒性的優越感,畢竟自打見到云揚之初,四人就全方位地處于小弟地位,現在竟能占到云揚上風,而且還是四人一起,豈能不歡欣鼓舞,意氣風發,沒囂張跋扈就已經是克制再克制了!

冬天冷終于順了一口氣,眉花眼笑地說道:“有些事老大你沒經歷過是不知道滴……嗯…對,你就是還沒經歷過,一個初哥自然沒那體會……呵呵呵……其實吧,我告訴你……”

他皺著眉頭搜腸刮肚的想了半天,才想出來一個相對比較合適的比喻:“女人有多么重視容貌,男人就有多么重視這個……這么說,你懂了吧?”

云揚一臉懵逼:“不懂。”

“呵呵呵……”冬天冷四人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老大,你還小,但是你以后總是會懂滴……呵呵呵……”

云揚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么的,你們幾個家伙這是想要找揍嗎?竟然敢用這種居高臨下、俯瞰老子的口氣和老子說話?

信不信老子分分鐘將你們的玄獸變成食材?

這會云揚的眼神分外不善。

他也不是全然不知道四人話里話外的深意,就算沒見過豬跑,也沒見殺豬,畢竟話本小說上面多多少少還是有提到的,而真正讓云揚不岔的是……他真的是初哥一枚,他真沒四人那些屬于男人的經歷,竟然無能反駁!

至少在這方面,他真的不如四大紈绔!

傳聞中的玉唐紈绔之首,端的名不副實,其名難負,盛名之下,只得虛士!

這個才是云揚不能容忍,不能釋懷的事情!

初哥是罪過嗎?沒經歷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等彼時……

不過我也還偷偷保留了一份……看看以后能不能用得著……但這事兒關乎顏面,卻不能說……

四人突然感覺自己貌似是真的有點得意忘形了,老大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么,一念及此,一個個訕訕的笑了笑:“老大英明神武,無論是當下還是以后,也都用不到這東西的……呵呵,我們幾個不是已經虧空了么……哎,也是沒辦法啊……”

這四個家伙都是見風使舵的行家里手,趕緊將自己說的可憐一些挽回。

云揚陰陽怪氣地哼了一聲,倒也沒有當真與他們計較,畢竟真要就這件事計較,只有更加拉低自己的格調。

“嗯,對了,冬天冷,你們家族到現在也沒搞到玄獸幼崽,好不容易搞到一只鬼面鷹還送給我了……”

冬天冷眨眨眼睛:送給你?啥時候送給你了?我不是直接扔了么?那玩意那里是能夠送出手的東西,送人直接就是得罪人好么?老大這是在暗示我沒有要而得罪他了么?!

冬天冷頓時瞇起了眼睛,道:“一切是老大肯賞臉,呵呵,老大英明神武,造福天下,澤被蒼生,想給老大送東西的人,可以從天唐城一直排到無盡海……別人想送,老大還不收呢,也就是小弟……還能在老大這里有點面子,倍感殊榮,倍感殊榮啊!”

秋云山三人轉過頭去,只感覺喉嚨里一陣發癢,真心想要干嘔幾聲,籍此宣泄一下心中的膩歪。

要說溜須拍馬屁他們絕不陌生,甚至個頂個都是個中好手,但能夠把馬屁拍的這么不要臉、這么沒有下限的人,這輩子真是第一次見到。

冬天冷的節操,絕對不止是底掉了那么簡單,根本就是已經沒有了。

一只鬼面鷹這種東西……還能叫送?

這分明是故意惡心人的物事好么!

送這種東西給人,根本就是要結仇的最佳體現好么?!

想著想著,三人突然一愣:送?鬼面鷹?難道老大那話的真意竟是想要養那只鬼面鷹?!

“老大你……不會是想要養那東西吧?”

秋云山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云揚:“老大,這個……不能養啊。”

《更新這么穩定還不給我嫖……》

手機用戶請訪問m.19lou.tw,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我是至尊 第十六章 一地節操!


上一章  |  我是至尊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