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全能退伍兵 >> 目錄 >> 第六十八章 鴻門宴

第六十八章 鴻門宴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16日  作者:巨火  分類: 軍事 | 戰爭幻想 | 巨火 | 全能退伍兵 
全能退伍兵 第六十八章 鴻門宴
聯系我們:

歡迎光臨祝您閱讀愉快!

第六十八章鴻門宴

等錢夫人醒過來的時候,葉乾已經用針灸幫梁不才止住痛,梁不才訕訕地離開,錢進那邊也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

雖然說錢進現在還沒有醒轉,但是眼見狀態好了很多,面色不再像之前那樣蠟黃。

到了現在,錢夫人當然知道這里面到底是誰的功勞最大,不由得是對著葉乾千恩萬謝,葉乾擺擺手說道:

“錢夫人不要太客氣了,我之前做的只是緩解了一下錢先生的外部狀況,還好救治及時,雖然說也有一部分蠱蟲鉆進了內臟,但是問題應該不大……這樣吧,我給您開兩個方子,一個內服,一個外敷,有三五天錢進就能醒過來了。”

錢夫人和錢妮自然又是一番千恩萬謝,不過葉乾掛念著店里的事情,揣測上午或許駱老板的人就要來,就沒有在錢家過多逗留,和王小仙一起返回靈玉軒。

剛回到店里,羅興就迎了上來,說有客人等候多時。

葉乾并不感覺意外,對王小仙和羅興交待一下,然后進了門。

“你們駱老板呢?他為什么沒來?”

站起來迎接的幾個人中,葉乾只認識昨晚受傷的李彪,此時他的手已經包扎好了。李彪點頭哈腰地解釋:“葉哥,我們駱老板正在給您安排飯店,這不,他特意讓我來接您過去話事。”

葉乾并非為了擺譜,沒必要非讓駱老板來接自己,所以沒有深究,和幾人出了門,直接坐上對方的轎車。

車一路朝著前方飛馳,車里的人卻各有心事。

李彪一直在擦汗,昨天“七少”之死要歸根于葉乾身上,但卻死在李彪的地盤上,這個責任他實在背不起,是生是死就看今天葉乾與駱老板談判的結果!

“那個……葉兄,昨天小弟實在是沖動,造成了咱們之間這么深的誤會,一會兒還得勞煩您多給我說說好話……”

葉乾打斷李彪的嘮叨,淡淡的問道:“昨天晚上死的那個‘七少’到底什么來歷?”

李彪嚇成這樣,那“七少”恐怕來歷不會簡單,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來敲詐點信息。

李彪卻是一臉的為難,雖然“七少”已經死了,但涉及內部機密卻不是可以輕易透露的,更何況還當著開車的司機在場,說多說少都是毛病!

葉乾輕輕搖了搖頭,李彪一見葉乾搖頭,立馬就慌了,也顧不得什么規矩不規矩了,就差在這后座上給葉乾跪下求告了,不停地作揖。

“葉哥,你不能不管我啊,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原來江州這邊玉器古玩生意影響巨大,客商云集,其中有不少都是行走在邊境的跨國生意人,自然而然成為“摘星”覬覦的目標,駱老板就是在一次去東南亞采購玉石的過程中被“摘星”選中。

死去的“七少”,就是招安駱老板的“摘星”二當家的兒子,名義上是一家電子公司的老板,來江城名為經商,實際上負責上面交待下來的任務,不想來江州不到一個月就死在葉乾手上!

車拐了一個彎,直接駛上開往城北的高速公路。

葉乾不禁一皺眉,駱老板這是在搞什么鬼?他在江州市內那么多門臉和房產,怎么要去城外?

車一直開了一個小時這才下高速,拐上一條坑坑洼洼的土路,最終停在一處巨大的磚窯面前。

高大的煙囪冒著滾滾的黑煙,火熱的太陽下晾曬著泥坯子,幾百號上身赤條條的青壯推車的推車,搬磚的搬磚,異常忙碌!

“葉哥,這邊請……駱老板就在里面等著您呢……”,李彪說完后不忘加上句,“一會兒還請葉哥多美言幾句……”

葉乾沒做表態,卻是話里有話地看著高高矗立的大煙囪道:“這地方選得可真是用心良苦,真是殺人后毀尸滅跡的好地方。”

一句話讓李彪渾身打了個激靈,因為葉乾這看似無心的調侃卻恰恰說中了事實真相,以前這里沒少燒過死人!

在駱老板之前,“摘星”不是沒有招攬過其他人,不過當中有些人因為種種原因先后被“摘星”做掉,尸體就扔進火窖中燒成磚灰。

這也是江州失蹤人口后久久抓不到嫌疑人的原因,任誰也不能從磚灰中把人給化驗出來!

“喲,葉乾……葉老弟!”

剛走到一個小院前,駱老板就滿臉含笑地迎了上來,伸手來抓葉乾的手。

葉乾輕輕地一晃手,巧妙躲開,然后問道:“駱老板,恐怕今天這鴻門宴不好吃哦。”

雖然人聲嘈雜,表面一派祥和,但葉乾敏感的本能還是感覺到隱隱的殺機,這殺機不是來自于駱老板,而是來自于這個平淡無奇的院落中!

“葉老弟這是哪里話?今天我駱某人可是真心誠意向你負荊請罪,你可別看這地方表面寒酸,里面可是別有洞天……”

說著用色瞇瞇的眼神給葉乾傳遞了個曖昧的信號。

跟著駱老板進入院子,葉乾渾身的神經已繃緊,敏銳地感知著這里面的一草一木。

院子面積不小,布置得很雅致,假山假水,花草樹木一應俱全,但葉乾卻深深地感應到隱藏在四處的殺機。

中間的假山中,至少有三人埋伏其中,細微的呼吸聲隨著空氣傳進葉乾的耳里。

左邊的低矮平房里也有人,苗圃中同樣有人,就連路兩旁的樹后也有人!

“這邊請……”

駱老板大腹便便引領葉乾進入一間二層小別墅,但卻沒有往上面領,卻是沿著一條通往地下的步梯往下走。

剛進去沒多遠,身后便傳來沉悶的關門聲。

“駱老板,你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難道想跟我玩甕中捉鱉的把戲?”葉乾輕描淡寫地拿出一根煙道。

駱老板趕緊拿出打火機想給葉乾點上,可是下一刻卻愣住了,只見葉乾手指上騰騰燃著一朵湛藍湛藍的火焰,藍得讓人錯不開眼神。

駱老板尷尬地收回火機,討好地說:“葉兄弟真是多才多藝,沒想到還是魔術高手,這一手真帥氣……”

在駱老板的眼里,自然不明白為什么火燒在手指上卻一點兒沒事,所以本能地認作是一種魔術類的小把戲,畢竟這種魔術表演并不少見。

“駱老板果然睿智,沒想到這小把戲一眼就被你看穿了,我的確學過點兒魔術,就是為了耍帥泡妞用的。”

拐了一個彎后,視野頓時變得開闊。

與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這里面裝修的非常的豪華,風格與豪華的夜總會很接近,不難想象,這里一定是一個地下歡場!

推開一個包間的門,看到里面已經坐了不少人,雖然有點兒意外,但葉乾還是氣定神閑地走了進去。

只一打眼,葉乾就大致了解這些人的身份,從臉型、體形和膚色上可以判斷得出來,這里面幾個男人絕對不是普通人,個個肌肉爆炸,身形矯健,不是行伍出身就是久經沙場的雇傭兵!

因為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血腥殺氣!

這幾個人見到葉乾,慢悠悠站起來,駱老板剛要給雙方介紹,卻被當中一個人一擺手制止了。

駱老板鬧了個沒趣,卻一聲不敢吭退到旁邊。

哼,架子倒是不小!葉乾心里不屑地道。

“你就是葉乾?”

為首一個四十來歲的干瘦男人,仰著下巴,頤指氣使地問了句。

葉乾抽了口煙,吐出個煙圈,煙圈越變越大,直接飛過去把那個男人的頭套在中間,讓那個男人本來就黑的臉更加陰沉幾分。

“說吧,今天讓駱老板把我約來到底想干什么?”

葉乾沒有理會幾個人,直接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好似這些人根本就不在眼前一般,這等氣勢,讓對面幾個人不禁交頭接耳起來。

面對這么多的人,又是別人的地盤,還是在地下密閉空間里,能像葉乾這樣做到處亂不驚的人少之又少,沒有經歷過大世面的人早就心生怯意了!

幾個人重新落座。

為首的瘦臉男人一擺手,旁邊站著的一個青年立刻拎過來一口大箱子,“砰”的一聲擺到桌子上。

“刺啦——”

隨著拉鏈拉開,里面全是紅花花成捆的錢!

“這位兄弟,既然你敢單槍匹馬來赴會,我們‘摘星’不是不講江湖道義,這是見面禮,不多,區區一千萬……”

葉乾眼神隨著煙一明一滅,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問道:“有句話叫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卻不知這些錢給我,所為何事?”

瘦臉男人不多說廢話,直接攤牌:“買你高抬貴手,不要再管靈玉軒的事。”

“哦?你這在收買我出賣雇主咯?”

“葉兄弟應該明白事理,我不管你是不是曾經當過兵,但如今既然已經退伍,那就是老百姓……你在靈玉軒辛辛苦苦維持,恐怕十年都掙不到這個數,何不給自己條退路,大家一起發財呢?”

話音未落,旁邊一個人補充道:“這只是見面禮,只要事成后,再給你一千萬!”

兩千萬啊!

這筆錢對于葉乾來說,絕對算得上是天文數字,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用干就可以得到兩千萬,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有些人八輩子也遇不到。

“嘖嘖嘖,沒想到你們‘摘星’這么小氣,區區兩千萬就想買靈玉軒王半仙的女兒,我覺得這個買賣做不得!”

葉乾假作很虧的樣子,接著說道:“想我葉乾現在在江州混得風生水起,靈玉軒的女少主對我青睞有加,說不好將來我就是靈玉軒半個主人……你們幫我算算,僅僅這些都值多少錢了?”

靈玉軒在江州一直是古董行里數一數二的存在,如今隨著藏玉軒倒下,以后影響力會更加巨大,錢途不可限量。再加上王半仙幾十年經營,庫房里的藏寶不知道有多少……這筆賬誰都拎得清!

對面一個人似乎被葉乾的嘲諷給激怒了,騰地一下跳起來,卻被瘦臉男人一個冷冽的眼神給嚇了回去,卻給了葉乾一個陰狠的眼神,分明是警告葉乾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葉乾假裝沒有看到,只是付之一笑。

瘦臉男人嘴角抽了抽,又道:“葉兄弟,既然你打這個主意,那咱們就再談談條件……其實靈玉軒對我們來說,并非必得之物,如果你肯幫這個忙,靈玉軒全都歸你,你意下如何?”

“哦!?”

此話讓葉乾大感意外,難道“摘星”圖的不是靈玉軒?那他們一而再再而三抓王小仙做什么?

原本葉乾思考過這個問題,有一種可能就是抓住王小仙后,要挾王半仙將靈玉軒拱手相讓,現在看來這個可能已經不成立。

那有什么東西能讓“摘星”放著“正當生意”不做,偏偏要綁架王小仙?

難道王小仙身上隱藏著什么天大的秘密?

要說用兩千萬加靈玉軒來讓葉乾出賣王小仙,葉乾肯定不會答應,葉乾自承不是一個正人君子,但絕對不會做出賣雇主背信棄義的事情!

更何況要出賣的是王小仙,一個生性善良、重情重義的準大學生,可以說王小仙還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就算王半仙與“摘星”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也不應該由王小仙承擔。

見葉乾仍然不緊不慢抽著煙,默不作聲,瘦臉男人有些不耐煩了,他輕咳一聲,提醒道:“葉先生,我們的條件已經夠意思了,按照江湖規矩算是做到了仁至義盡,難道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嗎?”

屋里的空氣越來越緊張,站在四周的七八個青年已蠢蠢欲動,大有摔杯為號就一擁而上的意思。

葉乾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這屋子里差不多有十五六個對手,全是一水的精壯漢子,對方預謀在先,怕是什么兵器都準備好了,就算現在突然抽出兩支AK47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一直在旁不敢吱聲的駱老板見氣氛徒然緊張,壯著膽朝前走了兩步,用商量的語氣說:

“各位都不要動火氣,萬事好商量,和氣生財,我看既然葉老弟都來了,那肯定帶著滿滿的誠意,葉老弟,你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出來,呷哥會給你滿意答復的……”

駱老板說完后,討好地朝著那個瘦臉男人點頭哈腰,顯然這瘦臉男人就是呷哥。

呷哥借著駱老板的話道:“有條件葉兄弟盡管提,如果你愿意,咱們以后合作掙錢的機會多的是,別說是兩千萬,就是十個兩千萬也不是難事!!”全能退伍兵 第六十八章 鴻門宴


上一章  |  全能退伍兵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