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奮斗在晚明 >> 目錄 >> 明史 食貨志六

明史 食貨志六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11日  作者:一袖乾坤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一袖乾坤 | 奮斗在晚明 
奮斗在晚明 明史 食貨志六
歡迎訪問

明史食貨志六

明史食貨志六

○上供采造采造柴炭采木珠池織造燒造俸餉會計

采造之事,累朝侈儉不同。大約靡於英宗,繼以憲、武,至世宗、神宗而極。

其事目繁瑣,徵索紛紜。最鉅且難者,曰采木。歲造最大者,曰織造、曰燒造。

酒醴膳羞則掌之光祿寺,采辦成就則工部四司、內監司局或專差職之,柴炭則掌之惜薪司。而最為民害者,率由中官。

明初,上供簡省。郡縣貢香米、人參、葡萄酒,太祖以為勞民,卻之。仁宗初,光祿卿井泉奏,歲例遣正官往南京采玉面貍,帝叱之曰:“小人不達政體。

朕方下詔,盡罷不急之務以息民,豈以口腹細故,失大信耶!”宣宗時,罷永樂中河州官買乳牛造上供酥油者,以其牛給屯軍。命御史二人察視光祿寺,凡內外官多支及需索者,執奏。英宗初政,三楊當軸,減南畿孳牧黃牛四萬,糖蜜、果品、脯、酥油、茶芽、糯、粟米、藥材皆減省有差,撤諸處捕魚官。即位數月,多所撙節。凡上用膳食器皿三十萬七千有奇,南工部造,金龍鳳白瓷諸器,饒州造,紅膳盒諸器,營膳所造,以進宮中食物,尚膳監率乾沒之。帝令備帖具書,如數還給。景帝時,從於謙言,罷真定、河間采野味、直沽海口造乾魚內使。

天順八年,光祿果品物料凡百二十六萬八千馀斤,增舊額四之一。成化初,詔光祿寺牲口不得過十萬。明年,寺臣李春請增。禮部尚書姚夔言:“正統間,雞鵝羊豕歲費三四萬。天順以來增四倍,暴殄過多。請從前詔。”后二年,給事中陳鉞言:“光祿市物,概以勢取。負販遇之,如被劫掠。夫光祿所供,昔皆足用,今不然者,宣索過額,侵漁妄費也。”大學士彭時亦言:“光祿寺委用小人買辦,假公營私,民利盡為所奪。請照宣德、正統間例,斟酌供用,禁止買辦。”

於是減魚果歲額十之一。弘治元年命光祿減增加供應。初,光祿俱預支官錢市物,行頭吏役因而侵蝕。乃令各行先報納而后償價,遂有游手號為報頭,假以供應為名,抑價倍取,以充私橐。御史李鸞以為言,帝命禁止。十五年,光祿卿王珩,列上內外官役酒飯及所畜禽獸料食之數,凡百二十事。乃降旨,有仍舊者,有減半者,有停止者。於是放去乾明門虎、南海子貓、西華門鷹犬、御馬監山猴、西安門大鴿等,減省有差,存者減其食料。自成化時,添坐家長隨八十馀員,傳添湯飯中官百五十馀員。天下常貢不足於用,乃責買於京師鋪戶。價直不時給,市井負累。兵部尚書劉大夏因天變言之,乃裁減中官,歲省銀八十余萬。

武宗之世,各宮日進、月進,數倍天順時。廚役之額,當仁宗時僅六千三百馀名,及憲宗增四之一。世宗初,減至四千一百名,歲額銀撙節至十三萬兩。中年復增至四十萬。額派不足,借支太倉。太倉又不足,乃令原供司府依數增派。

於是帝疑其乾沒,下禮部問狀,責光祿寺具數以奏。帝復降旨詰責,乃命御史稽核月進揭帖,兩月間省銀二萬馀兩,自是歲以為常。

先是上供之物,任土作貢,曰歲辦。不給,則官出錢以市,曰采辦。其后本折兼收,采辦愈繁。於是召商置買,物價多虧,商賈匿跡。二十七年,戶部言:

“京師召商納貨取直,富商規避,應役者皆貧弱下戶,請核實編審。”給事中羅崇奎言:“諸商所以重困者,物價賤則減,而貴則不敢增。且收納不時,一遭風雨,遂不可用,多致賠累。既收之后,所司更代不常,不即給直,或竟沈閣。幸給直矣,官司折閱于上,番役于下,名雖平估,所得不能半。諸弊若除,商自樂赴,奚用編審。”帝雖納其言,而仍編審如戶部議。

穆宗朝,光祿少卿李鍵奏十事,帝乃可之,頗有所減省:停止承天香米、外域珍禽奇獸,罷寶坻魚鮮。凡薦新之物,領於光祿寺,勿遣中官。又從太監李芳請,停徵加增細米、白青鹽,命一依成、弘間例。御史王宗載請停加派。部議悉準原額,果品百七萬八千馀斤,牲口銀五萬八千馀兩,免加派銀二萬馀。未行,而神宗立,詔免之。世宗末年,歲用止十七萬兩,穆宗裁二萬,止十五萬馀,經費省約矣。萬歷初年,益減至十三四萬,中年漸增,幾三十萬,而鋪戶之累滋甚。時中官進納索賂,名鋪墊錢,費不訾,所支不足相抵,民不堪命,相率避匿。

乃僉京師富戶為商。令下,被僉者如赴死,重賄營免。官司蜜鉤,若緝奸盜。宛平知縣劉曰淑言:“京民一遇僉商,取之不遺毫發,貲本悉罄。請厚估先發,以蘇民困。”御史王孟震斥其越職,曰淑自劾解官去。至熹宗時,商累益重,有輸物於官終不得一錢者。

洪武時,宮禁中市物,視時估率加十錢,其損上益下如此。永樂初,斥言采五色石者,且以溫州輸礬困民,罷染色布。然內使之出,始於是時。工役繁興,徵取稍急,非土所有,民破產購之。軍器之需尤無算。仁宗時,山場、園林、湖池、坑冶、果樹、蜂蜜,官設守禁者,悉予民。宣宗罷閘辦金銀,其他紙靛、絲、紗羅、緞、香貨、銀、金箔、紅花、茜草、麂皮、香蠟、藥物、果品、海味、紅戧金龍鳳器物,多所罷減。副都御史弋謙言:“有司給買辦物料價,十不償一,無異空取。”帝嘉納之,諭工部察懲。又因泰安州稅課局大使郝智言,悉召還所遣官,敕自今更不許輒遣,自軍器、軍需外,凡買辦者盡停止。然寬免之詔屢下,內使屢敕撤還,而奉行不實,宦者輒名采辦,虐取於民。

誅袁琦、阮巨隊等十馀人,患乃稍息。英宗立,罷諸處采買及造下西洋船木,諸冗費多敕省。正統八年,以買辦擾民,始令於存留錢糧內折納,就近解兩京。

先是仁宗時,令中官鎮守邊塞,英宗復設各省鎮守,又有守備、分守,中官布列天下。及憲宗時益甚,購書采藥之使,搜取珍玩,靡有孑遺。抑賣鹽引,私采禽鳥,糜官帑,納私賂,動以巨萬計。太岳、太和山降真諸香,通三歲用七千斤,至是倍之。內府物料,有至五六倍者。孝宗立,頗有減省。甘肅巡撫羅明言:

“鎮守、分守內外官競尚貢獻,各遣使屬邊衛搜方物,名曰采辦,實扣軍士月糧馬價,或巧取番人犬馬奇珍。且設膳乳諸房,僉廚役造酥油諸物。比及起運,沿途騷擾,乞悉罷之。”報可,然其后靡費漸多。至武宗任劉瑾,漁利無厭。鎮守中官率貢銀萬計,皇店諸名不一,歲辦多非土產。諸布政使來朝,各陳進貢之害,皆不省。

世宗初,內府供應減正德什九。中年以后,營建齋醮,采木采香,采珠玉寶石,吏民奔命不暇,用黃白蠟至三十馀萬斤。又有召買,有折色,視正數三倍。

沈香、降香、海漆諸香至十馀萬斤。又分道購龍涎香,十馀年未獲,使者因請海舶入澳,久乃得之。方澤、朝日壇,爵用紅黃玉,求不得,購之陜西邊境,遣使覓於阿丹,去土魯番西南二千里。太倉之銀,頗取入承運庫,辦金寶珍珠。於是貓兒睛、祖母碌、石綠、撤孛尼石、紅剌石、北河洗石、金剛鉆、朱藍石、紫英石、甘黃玉,無所不購。穆宗承之,購珠寶益急。給事中李己、陳吾德疏諫。己下獄,吾德削籍。自是供億浸多矣。

神宗初,內承運庫太監崔敏請買金珠。張居正封還敏疏,事遂寢。久之,帝日黷貨,開采之議大興,費以鉅萬計,珠寶價增舊二十倍。戶部尚書陳蕖言庫藏已竭,宜加撙節。中旨切責。而順天府尹以大珠鴉青購買不如旨,鐫級。至於末年,內使雜出,采造益繁。內府告匱,至移濟邊銀以供之。熹宗一聽中官,采造尤夥。莊烈帝立,始務厘剔節省,而庫藏已耗竭矣。

永樂中,后軍都督府供柴炭,役宣府十七衛所軍士采之邊關。宣宗初,以邊木以扼敵騎,且邊軍不宜他役,詔免其采伐,令歲納銀二萬馀兩,后府召商買納。

四年置易州山廠,命工部侍郎督之,僉北直、山東、山西民夫轉運,而后府輸銀召商如故。

初,歲用薪止二千萬馀斤。弘治中,增至四千萬馀斤。轉運既艱,北直、山東、山西乃悉輸銀以召商。正德中,用薪益多,增直三萬馀兩。凡收受柴炭,加耗十之三,中官輒私加數倍。逋負日積,至以三年正供補一年之耗。尚書李議,令正耗相準,而主收者復私加,乃以四萬斤為萬斤,又有輸納浮費,民弗能堪。世宗登極,乃酌減之。隆慶六年,后府采納艱苦,改屬兵部武庫司。萬歷中,歲計柴價銀三十萬兩,中官得自徵比諸商,酷刑悉索,而人以惜薪司為陷阱云。

采木之役,自成祖繕治北京宮殿始。永樂四年遣尚書宋禮如四川,侍郎古樸如江西,師逵、金純如湖廣,副都御史劉觀如浙江,僉都御史史仲成如山西。禮言有數大木,一夕自浮大谷達於江。天子以為神,名其山曰神木山,遣官祠祭。

十年復命禮采木四川。仁宗立,已其役。宣德元年修南京天地山川壇殿宇,復命侍郎黃宗載、吳廷用采木湖廣。未幾,因旱災已之。尋復采大木湖廣,而諭工部酌省,未幾復罷。其他處亦時采時罷。弘治時,發內帑修清寧宮,停四川采木。

正德時,采木湖廣、川、貴,命侍郎劉丙督運。太監劉養劾其不中梁棟,責丙陳狀,工部尚書李奪俸。嘉靖元年革神木千戶所及衛卒。二十年,宗廟災,遣工部侍郎潘鑒、副都御史戴金於湖廣、四川采辦大木。二十六年復遣工部侍郎劉伯躍采於川、湖、貴州,湖廣一省費至三百三十九萬馀兩。又遣官核諸處遣留大木。郡縣有司,以遲誤大工逮治褫黜非一,并河州縣尤苦之。萬歷中,三殿工興,采楠杉諸木於湖廣、四川、貴州,費銀九百三十馀萬兩,徵諸民間,較嘉靖年費更倍。而采鷹平條橋諸木於南直、浙江者,商人逋直至二十五萬。科臣劾督運官遲延侵冒,不報。虛糜乾沒,公私交困焉。

廣東珠池,率數十年一采。宣宗時,有請令中官采東莞珠池者,系之獄。英宗始使中官監守,天順間嘗一采之。至弘治十二年,歲久珠老,得最多,費銀萬馀,獲珠二萬八千兩,遂罷監守中官。正德九年又采,嘉靖五年又采,珠小而嫩,亦甚少。八年復詔采,兩廣巡撫林富言:“五年采珠之役,死者五十馀人,而得珠僅八十兩,天下謂以人易珠。恐今日雖以人易珠,亦不可得。”給事中王希文言:“雷、廉珠池,祖宗設官監守,不過防民爭奪。正德間,逆豎用事,傳奉采取,流毒海濱。陛下御極,革珠池少監,未久旋復。驅無辜之民,蹈不測之險,以求不可必得之物,而責以難足之數,非圣政所宜有。”皆不聽。隆慶六年詔云南進寶石二萬塊,廣東采珠八千兩。神宗立,停罷。既而以太后進奉,諸王、皇子、公主冊立、分封、婚禮,令歲辦金珠寶石。復遣中官李敬、李鳳廣東采珠五千一百馀兩。給事中包見捷力諫,不納。至三十二年始停采。四十一年,以指揮倪英言,復開。

明制,兩京織染,內外皆置局。內局以應上供,外局以備公用。南京有神帛堂、供應機房,蘇、杭等府亦各有織染局,歲造有定數。

洪武時,置四川、山西諸行省,浙江紹興織染局。又置藍靛所於儀直、**,種青藍以供染事。未幾悉罷。又罷天下有司歲織緞匹。有賞賚,給以絹帛,於后湖置局織造。永樂中,復設歙縣織染局。令陜西織造駝。正統時,置泉州織造局。天順四年遣中官往蘇、松、杭、嘉、湖五府,於常額外,增造彩緞七千匹。

工部侍郎翁世資請減之,下錦衣獄,謫衡州知府。增造坐派於此始。孝宗初立,停免蘇、杭、嘉、湖、應天織造。其后復設,乃給中官鹽引,鬻於淮以供費。

正德元年,尚衣監言:“內庫所貯諸色絲、紗羅、織金、閃色,蟒龍、斗牛、飛魚、麒麟、獅子通袖、膝,并胸背斗牛、飛仙、天鹿,俱天順間所織,欽賞已盡。乞令應天、蘇、杭諸府依式織造。”帝可之。乃造萬七千馀匹。蓋成、弘時,頒賜甚謹。自劉瑾用事,幸陳乞漸廣,有未束發而冒章服者,濫賞日增。中官乞鹽引、關鈔無已,監督織造,威劫官吏。至世宗時,其禍未訖。即位未幾,即令中官監織於南京、蘇、杭、陜西。穆宗登極,詔撤中官,已而復遣。

萬歷七年,蘇、松水災,給事中顧九思等請取回織造內臣,帝不聽。大學士張居正力陳年饑民疲,不堪催督,乃許之。未幾復遣中官。居正卒,添織漸多。

蘇、杭、松、嘉、湖五府歲造之外,又令浙江、福建,常、鎮、徽、寧、揚、廣德諸府州分造,增萬馀匹。陜西織造羊絨七萬四千有奇,南直、浙江絲、紗羅、綾、絹帛,山西潞,皆視舊制加丈尺。二三年間,費至百萬,取給戶、工二部,搜括庫藏,扣留軍國之需。部臣科臣屢爭,皆不聽。末年,復令稅監兼司,奸弊日滋矣。

明初設南北織染局,南京供應機房,各省直歲造供用,蘇、杭織造,間行間止。自萬歷中,頻數派造,歲至十五萬匹,相沿日久,遂以為常。陜西織造絨袍,弘、正間偶行,嘉、隆時復遣,亦遂沿為常例。

燒造之事,在外臨清磚廠,京師琉璃、黑窯滄廠,皆造磚瓦,以供營繕。

宣宗始遣中官張善之饒州,造奉先殿幾筵龍鳳文白瓷祭器,磁州造趙府祭器。逾年,善以罪誅,罷其役。正統元年,浮梁民進瓷器五萬馀,償以鈔。禁私造黃、紫、紅、綠、青、藍、白地青花諸瓷器,違者罪死。宮殿告成,命造九龍九鳳膳案諸器,既又造青龍白地花缸。王振以為有璺,遣錦衣指揮杖提督官,敕中官往督更造。成化間,遣中官之浮梁景德鎮,燒造御用瓷器,最多且久,費不貲。孝宗初,撤回中官,尋復遣,弘治十五年復撤。正德末復遣。

自弘治以來,燒造未完者三十馀萬器。嘉靖初,遣中官督之。給事中陳皋謨言其大為民害,請罷之。帝不聽。十六年新作七陵祭器。三十七年遣官之江西,造內殿醮壇瓷器三萬,后添設饒州通判,專管御器廠燒造。是時營建最繁,近京及蘇州皆有磚廠。隆慶時,詔江西燒造瓷器十馀萬。萬歷十九年命造十五萬九千,既而復增八萬,至三十八年未畢工。自后役亦漸寢。

國家經費,莫大於祿餉。洪武九年定諸王公主歲供之數:親王,米五萬石,鈔二萬五千貫,錦四十匹,絲三百匹,紗、羅各百匹,絹五百匹,冬夏布各千匹,綿二千兩,鹽二百引,花千斤,皆歲支。馬料草,月支五十匹。其緞匹,歲給匠料,付王府自造。靖江王,米二萬石,鈔萬貫,馀物半親王,馬料草二十匹。

公主未受封者,絲、紗、羅各十匹,絹、冬夏布各三十匹,綿二百兩;已受封,賜莊田一所,歲收糧千五百石,鈔二千貫。親王子未受封,視公主;女未受封者半之。子已受封郡王,米六千石,鈔二千八百貫,錦十匹,絲五十匹,紗、羅減絲之半,絹、冬夏布各百匹,綿五百兩,鹽五十引,茶三百斤,馬料草十匹。

女已受封及已嫁,米千石,鈔千四百貫,其緞匹於所在親王國造給。皇太子之次嫡子并庶子,既封郡王,必俟出閣然后歲賜,與親王子已封郡王者同。女俟及嫁,與親王女已嫁者同。凡親王世子,與已封郡王同,郡王嫡長子襲封郡王者,半始封郡王。女已封縣主及已嫁者,米五百石,鈔五百貫,馀物半親王女已受封者。

郡王諸子年十五,各賜田六十頃,除租稅為永業,其所生子世守之,后乃令止給祿米。

二十八年詔以官吏軍士俸給彌廣,量減諸王歲給,以資軍國之用。乃更定親王萬石,郡王二千石,鎮國將軍千石,輔國將軍、奉國將軍、鎮國中尉以二百石遞減,輔國中尉、奉國中尉以百石遞減,公主及駙馬二千石,郡王及儀賓八百石,縣主、郡君及儀賓以二百石遞減,縣君、鄉君及儀賓以百石遞減。自后為永制。

仁宗即位,增減諸王歲祿,非常典也。時鄭、越、襄、荊、淮、滕、梁七王未之藩,令暫給米歲三千石,遂為例。正統十二年定王府祿米,將軍自賜名受封日為始,縣主、儀賓自出成婚日為始,於附近州縣秋糧內撥給。景泰七年定郡王將軍以下祿米,出在前,受封在后,以受封日為始;受封在前,出在后,以出日為始。

宗室有罪革爵者曰庶人。英宗初,頗給以糧。嘉靖中,月支米六石。萬歷中減至二石或一石。

初,太祖大封宗藩,令世世皆食歲祿,不授職任事,親親之誼甚厚。然天潢日繁,而民賦有限。其始祿米盡支本色,既而本鈔兼支。有中半者,有本多於折者,其則不同。厥后勢不能給,而冒濫轉益多。奸弊百出,不可究詰。自弘治間,禮部尚書倪岳即條請節減,以寬民力。嘉靖四十一年,御史林潤言:“天下之事,極弊而大可慮者,莫甚於宗藩祿廩。天下歲供京師糧四百萬石,而諸府祿米凡八百五十三萬石。以山西言,存留百五十二萬石,而宗祿三百十二萬;以河南言,存留八十四萬三千石,而宗祿百九十二萬。是二省之糧,借令全輸,不足供祿米之半,況吏祿、軍餉皆出其中乎?故自郡王以上,猶得厚享,將軍以下,多不能自存,饑寒困辱,勢所必至,常號呼道路,聚詬有司。守土之臣,每懼生變。夫賦不可增,而宗室日益蕃衍,可不為寒心。宜令大臣科道集議於朝,且諭諸王以勢窮弊極,不得不通變之意。令戶部會計賦額,以十年為率,通計兵荒蠲免、存留及王府增封之數。共陳善后良策,斷自宸衷,以垂萬世不易之規。”下部覆議,從之。至四十四年乃定宗藩條例。郡王、將軍七分折鈔,中尉六分折鈔,郡縣主、郡縣鄉君及儀賓八分折鈔,他冒濫者多所裁減。於是諸王亦奏辭歲祿,少者五百石,多者至二千石,歲出為稍紓,而將軍以下益不能自存矣。

明初,勛戚皆賜官田以代常祿。其后令還田給祿米。公五千石至二千五百石,侯千五百石至千石,伯千石至七百石。百官之俸,自洪武初,定丞相、御史大夫以下歲祿數,刻石官署,取給於江南官田。十三年重定內外文武官歲給祿米、俸鈔之制,而雜流吏典附焉。正從一二三四品官,自千石至三百石,每階遞減百石,皆給俸鈔三百貫。正五品二百二十石,從減五十石,鈔皆百五十貫。正六品百二十石,從減十石,鈔皆九十貫。正從七品視從六品遞減十石,鈔皆六十貫。

正八品七十五石,從減五石,鈔皆四十五貫。正從九品視從八品遞減五石,鈔皆三十貫。勒之石。吏員月俸,一二品官司提控、都吏二石五斗,掾史、令史二石二斗,知印、承差、吏、典一石二斗;三四品官司令史、書吏、司吏二石,承差、吏、典半之;五品官司司吏一石二斗,吏、典八斗;六品以下司吏一石;光祿寺等吏、典六斗。教官之祿,州學正月米二石五斗,縣教諭、府州縣訓導月米二石。

首領官之祿,凡內外官司提控、案牘、州吏目、縣典史皆月米三石。雜職之祿,凡倉、庫、關、場、司、局、鐵冶、遞運、批驗所大使月三石,副使月二石五斗,河泊所官月米二石,閘壩官月米一石五斗。天下學校師生廩膳米人日一升,魚肉鹽醯之屬官給之。宦官俸,月米一石。

二十五年更定百官祿。正一品月俸米八十七石,從一品至正三品,遞減十三石至三十五石,從三品二十六石,正四品二十四石,從四品二十一石,正五品十六石,從五品十四石,正六品十石,從六品八石,正七品至從九品遞減五斗,至五石而止。自后為永制。

洪武時,官俸全給米,間以錢鈔兼給,錢一千,鈔一貫,抵米一石。成祖即位,令公、侯、伯皆全支米;文武官俸則米鈔兼支,官高者支米十之四、五,官卑者支米十之六、八;惟九品、雜職、吏、典、知印、總小旗、軍,并全支米。

其折鈔者,每米一石給鈔十貫。永樂二年乃命公、侯、伯視文武官吏,米鈔兼支。

仁宗立,官俸折鈔,每石至二十五貫。宣德八年,禮部尚書胡掌戶部,議每石減十貫,而以十分為準,七分折絹,絹一匹抵鈔二百貫。少師蹇義等以為仁宗在春宮久,深憫官員折俸之薄,故即位特增數倍,此仁政也,詎可違?不聽,竟請於帝而行之,而卑官日用不贍矣。正統中,五品以上米二鈔八,六品以下米三鈔七。時鈔價日賤,每石十五貫者已漸增至二十五貫,而戶部尚書王佐復奏減為十五貫。成化二年從戶部尚書馬昂請,又省五貫。舊例,兩京文武官折色俸,上半年給鈔,下半年給蘇木、胡椒。七年從戶部尚書楊鼎請,以甲字庫所積之布估給,布一匹當鈔二百貫。是時鈔法不行,一貫僅直錢二三文,米一石折鈔十貫,僅直二三十錢,而布直僅二三百錢,布一匹折米二十石,則米一石僅直十四五錢。

自古官俸之薄,未有若此者。

十六年又令以三梭布折米,每匹抵三十石。其后粗闊棉布亦抵三十石,梭布極細者猶直銀二兩,粗布僅直三四錢而已。久之,定布一匹折銀三錢。于是官員俸給凡二:曰本色,曰折色。其本色有三:曰月米,曰折絹米,曰折銀米。月米,不問官大小,皆一石。折絹,絹一匹當銀六錢。折銀,六錢五分當米一石。其折色有二:曰本色鈔,曰絹布折鈔。本色鈔十貫折米一石,后增至二十貫。絹布折鈔,絹每匹折米二十石,布一匹折米十石。公侯之祿,或本折中半,或折多於本有差。文武官俸,正一品者,本色僅十之三,遞增至從九品,本色乃十之七。武職府衛官,惟本色米折銀例,每石二錢五分,與文臣異,馀并同。其三大營副將、參、游、佐員,每月米五石,巡捕營提督、參將亦如之。巡捕中軍、把總官,月支口糧九斗,旗牌官半之。

天下衛所軍士月糧,洪武中,令京外衛馬軍月支米二石,步總旗一石五斗,小旗一石二斗,軍一石。城守者如數給,屯田者半之。民匠充軍者八斗,牧馬千戶所一石,民丁編軍操練者一石,江陰橫海水軍稍班、碇手一石五斗。陣亡病故軍給喪費一石,在營病故者半之。籍沒免死充軍者謂之恩軍。家四口以上一石,三口以下六斗,無家口者四斗。又給軍士月鹽,有家口者二斤,無者一斤,在外衛所軍士以鈔準。永樂中,始令糧多之地,旗軍月糧,八分支米,二分支鈔。后山西、陜西皆然,而福建、兩廣、四川則米七鈔三,江西則米鈔中半,惟京軍及中都留守司,河南、浙江、湖廣軍,仍全支米。已而定制,衛軍有家屬者,月米六斗,無者四斗五升,馀皆折鈔。

凡各衛調至京操備軍兼工作者,米五斗。其后增損不一,而本折則例,各鎮多寡不同,不能具舉。凡各鎮兵餉,有屯糧,有民運,有鹽引,有京運,有主兵年例,有客兵年例。屯糧者,明初,各鎮皆有屯田,一軍之田,足贍一軍之用,衛所官吏俸糧皆取給焉。民運者,屯糧不足,加以民糧。麥、米、豆、草、布、鈔、花絨運給戍卒,故謂之民運,后多議折銀。鹽引者,召商入粟開中,商屯出糧,與軍屯相表里。其后納銀運司,名存而實亡。京運,始自正統中。后屯糧、鹽糧多廢,而京運日益矣。主兵有常數,客兵無常數。初,各鎮主兵足守其地,后漸不足,增以募兵,募兵不足,增以客兵。兵愈多,坐食愈眾,而年例亦日增云。

明田稅及經費出入之數,見於掌故進,皆略可考見。洪武二十六年,官民田總八百五十萬七千余頃。夏稅,米麥四百七十一萬七千馀石,錢鈔三萬九千馀錠,絹二十八萬八千馀匹;秋糧,米二千四百七十二萬九千馀石,錢鈔五千馀錠。弘治時,官民田總六百二十二萬八千馀頃。夏稅,米麥四百六十二萬五千馀石,鈔五萬六千三百馀錠,絹二十萬二千馀匹;秋糧,米二千二百十六萬六千馀石,鈔二萬一千九百馀錠。萬歷時,官民田總七百一萬三千馀頃。夏稅,米麥總四百六十萬五千馀石,起運百九十萬三千馀石,馀悉存留,鈔五萬七千九百馀錠,絹二十萬六千馀匹;秋糧,米總二千二百三萬三千馀石,起運千三百三十六萬二千馀石,馀悉存留,鈔二萬三千六百馀錠。屯田六十三萬五千馀頃,花園倉基千九百馀所,徵糧四百五十八萬四千馀石。糧草折銀八萬五千馀兩,布五萬匹,鈔五萬馀貫,各運司提舉大小引鹽二百二十二萬八千馀引。

歲入之數,內承運庫,慈寧、慈慶、乾清三宮子粒銀四萬九千馀兩,金花銀一百一萬二千馀兩,金二千兩。廣惠庫、河西務等七鈔關,鈔二千九百二十八萬馀貫,錢五千九百七十七萬馀文。京衛屯鈔五萬六千馀貫。天財庫、京城九門鈔六十六萬五千馀貫,錢二百四十三萬馀文。京、通二倉,并薊、密諸鎮漕糧四百萬石。京衛屯豆二萬三千馀石。太倉銀庫,南北直隸、浙江、江西、山東、河南派剩麥米折銀二十五萬七千馀兩。絲綿、稅絲、農桑絹折銀九萬馀兩,綿布、苧布折銀三萬八千馀兩。百官祿米折銀二萬六千馀兩。馬草折銀三十五萬三千馀兩。

京五草場折銀六萬三千馀兩。各馬房倉麥豆草折銀二十馀萬兩。戶口鹽鈔折銀四萬六千馀兩。薊、密、永、昌、易、遼東六鎮,民運改解銀八十五萬三千馀兩。

各鹽運提舉馀鹽、鹽課、鹽稅銀一百萬三千馀兩。黃白蠟折銀六萬八千馀兩。霸、大等馬房子粒銀二萬三千馀兩。備邊并新增地畝銀四萬五千馀兩。京衛屯牧地增銀萬八千馀兩。崇文門商稅、牙稅一萬九千馀兩,錢一萬八千馀貫。張家灣商稅二千馀兩,錢二千八百馀貫。諸鈔關折銀二十二萬三千馀兩。泰山香稅二萬馀兩。

贓罰銀十七萬馀兩。商稅、魚課、富戶、歷日、民壯、弓兵并屯折、改折月糧銀十四萬四千馀兩。北直隸、山東、河南解各邊鎮麥、米、豆、草、鹽鈔折銀八十四萬二千馀兩。諸雜物條目繁瑣者不具載。所載歲入,但計起運京邊者,而存留不與焉。

歲出之數,公、侯、駙馬、伯祿米折銀一萬六千馀兩。官吏、監生俸米四萬馀石。官吏折俸絹布銀四萬四千馀兩,錢三千三百馀貫。倉庫、草場、官攢、甲斗,光祿、太常諸司及內府監局匠役本色米八萬六千馀石,折色銀一萬三千馀兩。

錦衣等七十八衛所官吏、旗校、軍士、匠役本色米二百一萬八千馀石,折色銀二十萬六千馀兩。官員折俸絹布銀二十六萬八千馀兩。軍士冬衣折布銀八萬二千馀兩。五軍、神樞、神機三大營將卒本色米十二萬馀石,冬衣折布銀二千馀兩,官軍防秋三月口糧四萬三千馀石,營操馬匹本色料二萬四千馀石,草八十萬馀束。

巡捕營軍糧七千馀石。京營、巡捕營,錦衣、騰驤諸衛馬料草折銀五萬馀兩。中都留守司,山東、河南二都司班軍行糧及工役鹽糧折銀五萬馀兩。京五草場商價一萬六千馀兩。御馬三倉象馬等房,商價十四萬八千馀兩。

諸邊及近京鎮兵餉。

宣府:主兵,屯糧十三萬二千馀石,折色銀二萬二千馀兩,民運折色銀七十八萬七千馀兩,兩淮、長蘆、河東鹽引銀十三萬五千馀兩,京運年例銀十二萬五千兩;客兵,淮、蘆鹽引銀二萬六千馀兩,京運年例銀十七萬一千兩。

大同:主兵,屯糧本色七萬馀石,折色銀一萬六千馀兩,牛具銀八千馀兩,鹽鈔銀一千馀兩,民運本色米七千馀石,折色銀四十五萬六千馀兩,屯田及民運本色草二百六十八萬馀束,折草銀二萬八千馀兩,淮、蘆鹽四萬三千馀引,京運年例銀二十六萬九千馀兩;客兵,京運銀十八萬一千兩,淮、蘆鹽七萬引。

山西:主兵,屯糧二萬八千馀石,折色銀一千馀兩,草九萬五千馀束,民運本色米豆二萬一千馀石,折色銀三十二萬二千馀兩,淮、浙、山東鹽引銀五萬七千馀兩,河東鹽課銀六萬四千馀兩,京運銀十三萬三千馀兩;客兵,京運銀七萬三千兩。

延綏:主兵,屯糧五萬六千馀石,地畝銀一千馀兩,民運糧料九萬七千馀石,折色銀十九萬七千馀兩,屯田及民運草六萬九千馀束,淮、浙鹽引銀六萬七千馀兩,京運年例銀三十五萬七千馀兩;客兵,淮、浙鹽引銀二萬九千馀兩,京運年例銀二萬馀兩。

寧夏:主兵,屯糧料十四萬八千馀石,折色銀一千馀兩,地畝銀一千馀兩,民運本色糧千馀石,折色銀十萬八千馀兩,屯田及民運草一百八十三萬馀束,淮、浙鹽引銀八萬一千馀兩,京運年例銀二萬五千兩;客兵,京運年例銀萬兩。

甘肅:屯糧料二十三萬二千馀石,草四百三十馀萬束,折草銀二千馀兩,民運糧布折銀二十九萬四千馀兩,京運銀五萬一千馀兩,淮、浙鹽引銀十萬二千馀兩。

固原:屯糧料三十一萬九千馀石,折色糧料草銀四萬一千馀兩,地畝牛具銀七千一百馀兩,民運本色糧料四萬五千馀石,折色糧料草布花銀二十七萬九千馀兩,屯田及民運草二十萬八千馀束,淮、浙鹽引銀二萬五千馀兩,京運銀六萬三千馀兩,犒賞銀一百九十馀兩。

遼東:主兵,屯糧二十七萬九千馀石,荒田糧四百馀兩,民運銀十五萬九千馀兩,兩淮、山東鹽引銀三萬九千馀兩,京運年例銀三十萬七千馀兩;客兵,京運年例銀十萬二千馀兩。

薊州:主兵,民運銀九千馀兩,漕糧五萬石,京運年例銀二十萬六千馀兩;客兵,屯糧料五萬三千馀石,地畝馬草折色銀萬六千馀兩,民運銀萬八千馀兩,山東民兵工食銀五萬六千兩,遵化營民壯工食銀四千馀兩,鹽引銀萬三千馀兩,京運年例銀二十萬八千馀兩,撫賞銀一萬五千兩,犒軍銀一萬三千馀兩。

永平:主兵,屯糧料三萬三千馀石,民運糧料二萬七千馀石,折色銀二萬八千馀兩,民壯工食銀萬二千馀兩,京運年例銀十二萬二千馀兩;客兵,屯草折銀三千馀兩,民運草三十一萬一千馀束,京運銀十一萬九千馀兩。

密云:主兵,屯糧六千馀石,地畝銀二百九十兩,民運銀萬兩有奇,漕糧十萬四千馀石,京運銀十六萬兩有奇;客兵,民運銀萬六千馀兩,民壯工食銀九百馀兩,漕糧五萬石,京運銀二十三萬三千馀兩。

昌平:主兵,屯糧折色銀二千四百馀兩,地畝銀五百馀兩,折草銀一百馀兩,民運銀二萬兩有奇,漕糧十八萬九千馀石,京運年例銀九萬m六千馀兩;客兵,京運年例銀四萬七千馀兩。

易州:主兵,屯糧二萬三千馀石,地畝銀六百馀兩,民運銀三十萬六千馀兩;客兵,京運銀五萬九千兩。

井陘:主兵,屯糧萬四千馀石,地畝銀八千馀兩,民運本色米麥一萬七千馀石,折色銀四萬八千馀兩;客兵,京運年例銀三千馀兩。

他雜費不具載。rw奮斗在晚明 明史 食貨志六


上一章  |  奮斗在晚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