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伏天氏 >> 目錄 >> 第六百章 敗軍之將

第六百章 敗軍之將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17日  作者:凈無痕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凈無痕 | 伏天氏 
伏天氏 第六百章 敗軍之將
第六百章敗軍之將

圣賢宮乃是至圣道宮第一宮,有著象征性的意義。

如今,據道宮內的一些傳聞,白陸離可能已經被選定為下一代圣賢宮宮主,執掌至圣道宮,圣賢宮已經在為他鋪路。

華凡,是繼白陸離之后道榜第一人,圣賢宮同樣對他寄予厚望。

華凡后面,是西門寒江,當然在西門寒江那一代中,有幾人的天資并不遜色于他。

再往后,便是葉伏天這一屆了,雖然葉伏天才是道宮戰新人第一,但他入的是戰圣宮,白澤入了圣賢宮,因此華凡自然希望,白澤,會是未來的道榜第一人。

不過,葉伏天從入門戰開始便已經壓過白澤一頭,而且是跨一境擊敗,白澤想要反超,怕是也需要努力才行。

至圣道宮年末論戰沒有長輩參與,道宮弟子皆為天之驕子,入道宮,長輩人物只會偶爾提點教化,其余一切盡皆依靠自身悟性和努力,道宮不缺修行資源,若是有疑惑同樣可以向長者虛心求教,無需事事都由長輩監督。

這還是王侯境,等到道宮弟子踏入了賢者這一層次,道宮更不會去約束,隨意如何。

賢者級別,放眼浩瀚荒州,也屬于強者之列了,在任何地方都有一席之地。

論戰,便是至圣道宮弟子一個切磋交流的機會,是歷代流傳下來的傳統,因此諸弟子大多都會參與,看看其他道宮弟子修行如何。

道宮的長輩雖然不會到場,但也會默默的關注。

此時,道宮弟子便陸續到來,許多人的出場都引起了不少人注意,那些名列道榜的人物,自然是至圣道宮諸弟子所關注的首要目標。

坎位方向,華凡腳步邁出,站在最前方,目光望向諸人,他長袍飄動,說不出的瀟灑。

“又到年末了,至圣道宮每年都會于此論道,以此檢驗一年的修行,并且相互印證,論道無關爭斗,也沒有排名,只是隨意表現,沒有規則,這些大多數人應該都清楚。”華凡開口說道:“今年年初恰逢三年一度的至圣道宮考核招收弟子,有不少人踏入了道宮中,既遇道宮論道,諸位師弟師妹便借此機會,展示下自身天賦以及這一年以來的修行。”

論道沒有長輩在,道榜第一人自然有資格代為主持。

華凡說罷目光朝著葉伏天那邊看了一眼,葉伏天乃是新人第一,余生、徐缺、花解語等人也都聚集在他身邊,除了白澤和諸葛行之外,新人中最強的一批人,都在那里了。

而且,他也想看看,能夠跨境擊敗白澤并且入道榜八十一的這位強勢新人,究竟有多出眾。

不僅是華凡,八宮方位,不少人目光都落在葉伏天身上,有些期待他的表現。

道宮論道無關境界,都有機會展露自身天資,葉伏天雖說境界低些這一屆論道的主角沒他什么事,但表現一番還是可以的。

歷屆新人第一在論道之后都會上道榜,甚至取得不錯的名次,葉伏天在論道之前便已經名列八十一位了,因此有不少人想要看看,此屆論道之后,葉伏天能夠排在道榜哪一位置。

“開始吧。”華凡開口說道。

諸人便也安靜了下來,然而卻并沒有人走出,許多人看向葉伏天他們,既是先將機會讓給新人表現,諸人最先關注的目光自然是道宮戰第一的葉伏天。

葉伏天他們不出,之前考核之時那些不是那么耀眼的人物自然也不會急于表現第一個站出來獻丑。

浩瀚空間陷入了詭異的安靜,有人笑著開口道:“這一屆的新人,怎么都如此謙遜?”

“大可不必擔心表現不好很沒面子,歷屆以來都是如此,沒有人會取笑,盡力便可。”有人說道。

葉伏天目光望向諸人,他對著人群微微行禮,含笑道:“隨我同入道宮的新人不懂論戰規矩,自然不好隨意出場,諸位師兄先請,無需刻意照顧新入門的弟子,相信等到他們熟悉想要走出的時候,自會出列展露一番。”

聽到葉伏天的話許多人露出一抹異色,這話自然沒什么問題,只是華凡已經說了讓新人先展露下自己,葉伏天他站出來說話,是在反駁華凡?

這可是很容易讓人誤解,若是華凡真這么想,那便……

許多人目光望向華凡的反應,卻見他神色如常,看不出一縷波瀾。

“很簡單,西門,你去做個示范吧。”華凡開口說道,隨后便見一道身穿藍袍的青年邁步而出,此人身上透著一股鋒利的冷意,氣質卓絕。

只見他身形飄落而下,降臨在中宮戰臺所在的位置,他伸手,頓時天地間一股冰寒之意降臨,天地間覆蓋一層白霜,有白雪飄落而下,在這片白雪的世界,陡然間出現了一柄銀色的劍。

雪冷,劍更冷。

九宮方位之后的雕像,其中有兩座雕像陡然間亮起,似乎感應到了西門寒江所釋放的力量,竟然與之共鳴,剎那間,兩尊雕像亮起了璀璨的光輝,吞吐出可怕的光芒,落在西門寒江的身上,這一剎那,西門寒江身體被兩色光輝環繞。

劍光七丈高、寒冰光輝七丈高,使得西門寒江身周劍氣更強,寒氣更冷。

“西門寒江已經是上等王侯了,恐怕用不了幾年,便能踏足王侯之巔,沖擊賢者境界。”

“劍光和寒冰光輝盡皆七丈高,這還只是釋放意境,若是戰斗至巔峰狀態,可能沖擊八丈之光,不愧是上一屆的道宮戰第一。”

“踏上戰臺釋放氣息,展露自身能力,請人指教,明白了嗎?”華凡對著葉伏天開口說道,西門寒江收斂氣息,隨后邁步走回,兩座雕像上的光輝也變得暗淡下來。

葉伏天卻露出一抹異色,在剛才那一刻,他分明感覺到了那兩尊雕像宛若活了過來般,竟和中宮之位戰臺上的西門寒江身上的氣息產生了某種共鳴,這論道戰臺以九宮八卦之陣布置,看來雕像和九宮位是有聯系的,能夠相互感應。

“明白了。”葉伏天點頭。

“那便正式開始吧。”華凡又說了聲,然而他話音落下,葉伏天依舊像是沒有聽到般,沒任何反應,只是安靜的站在那。

葉伏天并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現在還不想出去表現,至少現在還不想。

論道乃是很自由的一件事,他來此主要是為看看道宮諸天驕的實力如何,并無意展現自己,因此雖說他知道華凡以及不少人都想看他出場,但依舊沒有走出去的意思。

不想便是不想,無需因為他人想看,于是便出場,當他自己想要出去的時候,自然便會出去。

不少人都露出笑容,這新人第一,確實有些意思,難怪有傳聞稱這家伙頗為無恥,果然不按常理行事,一點不顧及他人感受。

哪怕是華凡,似乎都左右不了他。

雖說華凡沒有明著說什么,但實則已算是暗示了,但葉伏天無動于衷。

諸人自然不會認為葉伏天白癡看不出來,那么只能說,他太有個性了。

圣賢宮的不少人都皺了皺眉,目光冷漠的掃向葉伏天。

華凡乃是如今的道榜第一,已經獲得入圣殿的資格,何等人物,白陸離之后弟子第一人,即便是西門寒江都會聽從他的話,而這新一代的道宮戰第一人,是有意不給華凡面子?

卻見此時,一道身影從坎位方向走出,赫然乃是白澤。

既然葉伏天不出來,那便請他出來。

白澤入門之戰,白澤遭到羞辱,大半年以來刻苦修行,雖說他知道葉伏天實力必然也在進步,但他依舊相信自己,至少,也要試一試。

他兄長白陸離乃是未來圣人,荒州第一,他白澤,絕不允許一直留有這敗績在身。

即便此戰再敗,他依舊不會罷休,白云城的后人,有著自己的驕傲,永遠不會認為自己不如他人。

白澤踏上中宮戰臺,目光掃了一眼虛空中的八座雕像,寂滅之瞳綻放而出,剎那間,天地間各屬性靈氣暴走,一股極可怕的意境誕生,仿佛這片天地間的一切靈氣皆受他影響控制,頓時,那一座座雕像紛紛亮起,八座雕像中,只有一座雕像未亮。

七色光輝環繞于身,光芒四丈,以他的修為境界,擁有四丈光芒,已是非常了不起了,不少人都露出驚艷之色。

不愧是白云城的二公子。

只是,白澤既然不弱,那么葉伏天呢?

白澤抬起頭,目光朝著離位的葉伏天看去,開口道:“圣賢宮白澤,請戰圣宮葉伏天指教。”

論道點名,便已算是挑戰了,諸人目光朝葉伏天望去,這次,想必這道宮戰第一人想避也避不了。

葉伏天掃了白澤一眼,神色淡漠,這位當著他面前邀請花解語入圣賢宮修行的白云城二公子,他可是一點好感沒有。

“敗軍之將,有何資格挑戰。”

葉伏天淡淡開口,只一言,白澤那鋒利的眼眸當場凝固在那,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堪。

他想要在此戰洗刷恥辱,然而葉伏天一開口,卻直接打臉羞辱于他!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伏天氏 第六百章 敗軍之將


上一章  |  伏天氏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