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伏天氏 >> 目錄 >> 第六百零二章 師弟不是一般人

第六百零二章 師弟不是一般人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18日  作者:凈無痕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凈無痕 | 伏天氏 
伏天氏 第六百零二章 師弟不是一般人
第六百零二章師弟不是一般人

白澤的身體是被抬下去的,在入道宮之前,不少人就知道有這么一個人物,因為他有個天賦逆天的兄長,傳聞是圣人之資,至圣道宮繼承人。

許多人都以為,白澤踏入至圣道宮之后,即便無法做到如同他兄長那樣,但至少也會是風流人物。

但沒有人會想到,道宮考核之戰,白澤被葉伏天暴揍羞辱。

入道宮之后第一年的道宮論道,再遭余生一腳踐踏,名聲盡毀。

道宮之中,白澤很難在抬起頭做人,這兩戰實在太狠,尤其是今日論道之戰,近乎羞辱性的戰斗。

如若余生境界高于白澤,那倒沒什么,被高境界的人欺負很正常,將來自能找回場子,但余生,他境界是低于白澤的。

這一戰,對白澤而言太殘忍。

圣賢宮不少人都略有些不悅,即便是華凡看到白澤的慘狀都皺了皺眉,葉伏天和余生這樣羞辱白澤,會讓白澤道心受創,信心被摧毀。

白澤怎么說都是白陸離親弟弟,這兩人下手,真是一點沒有給白陸離以及圣賢宮面子。

不過余生的實力,確實是強,他應該修行了斗戰賢君的煉體之術,肉身可怕,再加上他本身的魔道功法,如同魔神一般。

許多人都震驚于余生的實力,看來這一屆的新人,除葉伏天之外,排在第二位的可不是白澤,余生的實力也是變態。

第一次,圣賢宮弟子遭到戰圣宮入門弟子碾壓,這一屆,戰圣宮有葉伏天和余生,將來道榜前列的位置,很可能會落入戰圣宮之手,除非圣賢宮出現其他妖孽級的人物才行。

只此一戰,余生已經展露了未來道榜前三的潛力。

“還讓不讓人活了。”

葉伏天身旁的徐缺低估了一聲,當初余生是敗在他手里的,但那次交手他其實并沒有占上風,是一直耗敗余生的,真要正面碰撞,他敗的可能性更大,當然他修行的是殺人之術,可不會在乎取勝的方法。

但余生現在明顯更強了,而且強了很多,白澤直接采取攻勢和他碰撞,所以敗的很慘。

身形一閃,徐缺踏上了戰臺,他伸出手,頓時一柄劍出現在手中,周圍天地間劍氣呼嘯,一縷縷劍道氣流無影無形,環繞于天地間,如今徐缺已是六等王侯,實力更強,有兩尊石像亮起光芒,灑落在他身上。

“劍宮徐缺,哪位師兄愿意指教。”徐缺開口說道,一位五等王侯邁步而出,開口道:“一直想要領教聽雪樓的殺人劍術,今日正好見識一番。”

他身體凌空飛躍而下,還未落地,徐缺的身影已經從原地消失了。

許多人神色微變,竟然突然就出手,那人身體還未落下,徐缺便已進攻。

對方直接拍出一道大掌印,宛若排山倒海一般朝著前方轟殺而出,同時防備著周圍的攻擊,有許多殺伐劍氣從側面攻向他,殺意極強,他雙掌同時朝左右拍打而出。

卻聽一道撕裂的聲響傳出,前方那排山倒海的大掌印竟從中間被切割開來。

一劍飛來宛若來自天外,而且快到極限,瞬間指向對方咽喉,冷意襲人,讓人感覺渾身冰涼。

從頭至尾,那踏出的身影都還沒有落地,戰斗便已結束。

“得罪了,這便是聽雪樓的劍法,沒有章法,沒有規則,只看時機。”徐缺收劍隨后往后退,諸人無言,是那走出之人自己說想要領教聽雪樓的劍,那么自然不能指責徐缺突然下手,快到他來不及反應。

當然除此之外,徐缺的實力確實是非常強,道宮入門之戰排名前五的存在,將來也會是道榜前列的人物,至少也是前二十的潛力,而和他戰斗的那人并非是宮主親傳,是一位從千圣島晉升的修行之人,即便正面交鋒,也不一定能戰勝徐缺。

“正面攻擊力更霸道了。”葉伏天見到徐缺那一劍心中暗道,徐缺他想必在融合聽雪樓主的劍法和劍魔劍法的優勢。

“看來這一屆入門的師弟實力都很不錯,諸位還需認真些對待。”華凡開口說道,不少人都露出有趣的神色,論道雖然新人也會有表現,但終究是老人的舞臺,每次有新入門的弟子之時,論道都會讓新人先表現一番,而后挫挫他們的銳氣。

但這一屆的新人,很有意思,尤其是那些經歷了三年前的論道弟子,他們覺得這一屆弟子的天資,極可能比上一屆要高,至少目前而言,葉伏天、余生、徐缺都非常不錯,另道藏宮的花解語是神念師,將來境界上來了自然不會差的。

“明白。”

不少人都躍躍欲試,調教新人,倒也頗為有趣,在道榜真正的強者交鋒之前,先找點樂趣也不錯。

猿戰踏步走出,也邁步走上了戰臺,狂暴的身軀充滿了力量感,站在那,如同黃金肉山。

有一位渾身沐浴璀璨金色光輝的強者邁步走出,俯瞰著猿戰。

看到他出場許多人露出有趣之色,看來這猿戰要慘,這走出之人乃是天刑宮弟子,四等王侯,實力非常可怕。

“咚。”猿戰身體踏步而出,戰場奔騰,卻見對方傲立虛空,渾身沐浴無邊光澤,身后出現一柄柄金色神戟,又有雷霆閃耀,宛若末日一般。

一聲雷霆巨響聲傳出,金色神戟宛若閃電一般從天而降,鎮殺而下。

“寧煌的破神戟。”葉伏天眼眸凝視戰場,這天刑宮之人,極可能是寧老的傳人。

猿戰凝聚金色長棍,劈出天行九擊,然而對方實力極為可怕,漫天神戟隨雷霆一道降臨,宛若刑罰之術,同時虛空之上,一道毀滅的雷神戟從蒼穹垂落,鎮殺而下,猿戰手中的長棍都被鎮壓崩滅,身體遭到碾壓撞擊在地面上,發出一聲咆哮,卻見可怕的金色神戟從天而降,插在他身旁。

“欺負人了吧。”易小獅看到這一幕冷淡開口。

“都是這么過來的。”七戒開口道:“不過,欺負我戰圣宮的新人?”

此后,陸續有新人走出,遭到碾壓,而且,都是欺負其它宮的新人。

葉無塵走出之時同樣也被天刑宮的人針對,遭到殘忍鎮壓。

易小獅、楊鼎等人,都被打了。

花解語走出之時,出去迎戰的人竟然是同為道藏宮弟子,相芷琴。

相芷琴身為相國公主,實力自然是非常強的,強勢將花解語擊敗。

“師妹天賦出眾,入門一年不到如今已經邁入七等王侯境界,而且又是神念師,如此天賦還當沉下心來好好修行才是。”道藏宮連玉琴站在一處方向,看向中宮戰臺上的花解語說道。

花解語一笑,道:“多謝師兄師姐指教。”

說罷,她身形飄動,回到了離位葉伏天所在的方向,連玉清朝著那邊看了一眼,道:“今年新入門的弟子中,便剩下你沒有踏上中宮戰臺了吧,有此機會,不要錯過討教。”

討教?

葉伏天笑了笑,自徐缺之后,新人出戰一戰不曾勝,對方都是針對性的下手,將入門的新人可謂狠狠的教訓了一番。

“我倒不認為這有什么意義。”葉伏天淡淡開口。

“入門的諸位師弟都是各方天驕,心高氣傲,借此機會也是告誡諸位師弟一番,莫要生出驕狂之心,踏踏實實修行,同時,也是激勵。”連玉清道。

“師兄說什么都對。”葉伏天笑了笑:“只是我認為,身為新入門的弟子,道宮論道更多的為了觀戰諸位師兄的論戰,以此激勵之身,和師兄戰斗,毫無任何意義,若有用處,師兄何不去找賢者論道一番,激勵自己?”

“于論戰中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找到可以提升的地方,難道不是修煉之道?”連玉清看向葉伏天道。

“不需要以這樣的方式。”葉伏天開口道:“若說最大的不足,除了境界,便也沒什么了。”

“不愧是道戰第一,果然狂妄。”不少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這種激勵自然有其弊端,但多年來,歷屆如此,新入門的弟子,乖乖的認了便是。

然而這葉伏天,卻似乎要挑戰規則。

“這么說,你認為,除了境界,你和在場的諸位師兄師姐并沒有其他差距?”連玉清開口道:“即便是道榜前幾的人,也不敢說自己在任何一方面都是無缺的,能夠超越其他人,論道,本身就是從他人身上找到自己的缺點不足,以取得進步。”

葉伏天目光望向連玉清,燦爛一笑,道:“對。”

八宮方位,諸人目光凝固在那,皆都望向葉伏天。

他竟然回答,對。

這是,何等狂妄的新人。

當年白陸離入道宮,也沒有如此囂張跋扈吧。

看來此屆第一,還真是與眾不同。

只見此時,葉伏天目光望向諸人,絲毫不避諱諸人的目光,許多新人弟子也都望向他,這家伙,夠囂張。

七戒眨了眨眼睛,心想師弟不是一般人,在這樣的場合,面對道宮諸師兄,敢這么說話!

PS:很多人說最近章節平淡,最近的劇情只是想寫寫豬腳修行過度下,不會寫太多,后面會直接跨時間維度,境界自然也會跨,大家覺得直接到什么境界比較合適?

(本章完)伏天氏 第六百零二章 師弟不是一般人


上一章  |  伏天氏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