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伏天氏 >> 目錄 >> 第六百零三章 略通一二

第六百零三章 略通一二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18日  作者:凈無痕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凈無痕 | 伏天氏 
伏天氏 第六百零三章 略通一二
第三卷2第六百零三章略通一二

連玉清凝視葉伏天,上次在道藏宮,葉伏天便目空一切,邀云峯前往道戰臺,血虐云峯,使得云峯至今還未走出陰影,心境遭到重創。

那一戰之后,葉伏天登道榜八十一位。

而云峯,從道榜除名,一蹶不振,至今修為停滯不前,身為云峯的師兄,他自然對葉伏天非常不滿。

雖然他承認葉伏天的天賦,將來可能會是道榜三甲的人物,但如今,他終究還只是初入道宮的后輩,行事跋扈無禮,目中無人,太過倨傲,這種性格,他不喜歡。

且說今日,他竟然敢稱,除了境界之外,他不認為入門弟子和師兄之間有什么差距。

要知道,修行,境界的提升伴隨著感悟的提升,身為一等王侯,對于這一點他自然再清楚不過,境界低的人和高境界的弟子之間,差距會有不少,絕不僅僅是葉伏天所說的境界,而是各方面的。

這般驕狂的個性,即便天資出眾,將來若是修為強大,豈不是要為所欲為?

“真是放肆之言。”連玉清看向葉伏天道,心中對他越發不喜。

“你這是認為,道宮諸弟子,除境界之外,沒有任何一方面勝過于你?”西門寒江也開口說道,葉伏天所言,著實太過倨傲了些,即便是他這上一屆的道宮入門第一人,也有些看不下去。

在他身上,看不到半點的謙遜,只有狂妄、無禮。

華凡目光也凝視葉伏天。

葉伏天從一開始,便表現出極不守規矩的個性,這點,就說從他入道宮便已經如此,只是之前他沒有關注,但也聽說了一些關乎葉伏天的事情。

道宮諸弟子也都對這道戰第一人越發感興趣了,關乎他的傳聞在至圣道宮有不少,虛偽、卑鄙、好色無恥皆都有過,似乎他還曾當眾對云水笙說出過非常不敬的言語,名聲極差,后來他踏上道藏宮,和云水笙和解,再于道戰臺擊敗云峯,名聲才好轉。

今日親眼見到他,似乎讓他們看到了一個更為立體的葉伏天,張揚的個性,行事沒有半點規矩,那張英俊的面孔,仿佛無不透著驕傲和自信。

這樣的人,很妖,現在境界還低只是低等王侯,若他入賢,怕是不知什么樣子。

葉伏天目光望向諸人,開口道:“論道,若是以切磋指正自然沒有問題,而非是以這樣的方式,實則不過是借論道之機享受下欺壓后入道宮弟子的快感,哪里看出是論道了?”

“我來此參加論道,本為秉承學習的姿態,想要見證道宮師兄切磋論道從而感悟自身不足,相信大多數新人和我一樣,但之前所發生的戰斗,我不知道意義何在。”葉伏天掃向諸人:“如果諸位認為被打壓便是激勵,那么你們何不送給道宮長輩人物多虐幾次,激勵下自己。”

“修行之時,對于王侯巔峰境的弟子而言,本身便會找賢者人物印證自己修行,難道要告訴你不成。”連玉清淡淡開口:“雖說之前的論道手段略有些激烈,但在后輩師弟面前展露出自身實力,以身試教,可以讓他們有更深刻的體悟,而你卻只看到了境界優勢?”

“或者說還是如同你之前所言,你認為,道宮師兄弟,除境界比你更高,無任何地方,比你出眾?”連玉清似也有了幾分怒意,話語不再如之前那般平和。

“你再問一遍,我的回答依舊一樣,是。”葉伏天看向連玉清:“修行本為循序漸進,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會有所感悟,修行者本身,更應該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否則,如何修成大道?不僅是我,今日被擊敗的新人弟子,我不認為有任何一人,比諸位師兄差,只是境界差距,僅此而已。”

“我相信,他們也都這么認為。”

葉伏天話音落下,那些之前被揍的新人神色變得銳利,身形筆直,凝視連玉清等人,這一戰他們很憋屈,顯然也都心中不快,葉伏天,說出了他們的想法。

連玉清聽到葉伏天的話卻笑了笑,淡淡開口:“你所言,已經是另一層面的問題了,倒是巧舌如簧,這是你不愿走出的借口?”

葉伏天拉上所有人,那么他的話自然也是對的。

“你又錯了。”葉伏天看向連玉清:“如你所言,如若這種指教是想要讓新人弟子審視自己的不足,我的確認為,我沒有必要出戰。”

許多人神色一挑,這句話,是在承認他之前所說的狂妄言語嗎。

“你的意思是……”連玉清看向葉伏天。

“我的意思是,之前我本沒有興趣出戰,現在,恰恰相反。”葉伏天看了連玉清一眼,隨后身形一閃,直接從虛空中降落下方的中宮戰臺之上。

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葉伏天對著諸人行禮,隨后抬頭望向所有人,開口道:“既是要印證論道之說,我想以自己的方式證明自己所說,讓諸位師兄看看我心中的論道,只是,諸位師兄是否愿意給我一些時間印證?”

許多人目光望向華凡,華凡此時看著葉伏天,道:“好。”

他倒要看看,葉伏天如何印證。

葉伏天點頭,再次看向諸人,開口道:“我境界低微,只有八等王侯境,若是請師兄賜教,想必會敗,然而既是論道,諸位師兄認為不僅僅是境界強于新人,那么我便請教下之前出手過的師兄師姐吧。”

說罷,他目光落在天刑宮的一人身上,開口道:“這位師兄之前是對猿戰出手的吧,請教下,除境界之外,師兄認為有哪一方面能勝過我?”

聽到他的話許多人都露出異色,隱隱明白他要做什么,心想這家伙果然是放肆。

他直接點名,問對方哪一方面勝過他,如何回答?

若是回答不了,難道是真印證了他的話,除境界外,其它地方都不如被他所欺的后輩師弟?

易小獅愕然的看向這場,他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他可是非常了解這小師弟。

這家伙,哪里是去印證論道之說。

說了半天,他分明是找了個合理的借口,出去打臉報復。

易小獅不由得一陣愕然,心想小師弟果然還是小師弟,打臉都理直氣壯,這么多人,竟然被他套進去了。

那位天刑宮弟子神色冷漠的注視葉伏天,冷冷開口道:“我擅長武道攻擊,融入意志以及大勢之中,境界不同無法戰斗,怎么印證?”

“當然可以印證。”

葉伏天開口說道,話音落下,葉伏天身體凌空飛起,他速度奇快,一股恐怖之勢匯聚于身上,強橫的武道意志綻放而出,一瞬間,八尊雕像中的武道雕像亮起奪目的光輝。

那股勢越來越強,葉伏天伸出手掌,頓時掌心長棍凝聚而生,他身體踏步飛旋,朝前劈出一棍,虛空震蕩,但卻并未停止,他身上的勢變得更加可怕,雕像中亮起的光輝越發璀璨奪目。

虛空中,葉伏天連續轟出棍法,每一棍都宛若晴天霹靂般,威勢駭人。

第五棍落下之時,戰臺上空出現漫天棍影,磅礴大勢,砸落而下,雕像光輝絢麗刺眼。

他沒有轟出第六棍,五棍之后,葉伏天站在虛空之上,許多人看到他的身影心頭震顫,雖然只是八等王侯,但那股威勢,極其可怕,道戰第一人,絕非浪得虛名。

云峯臉色一變再變,他知道即便再戰,他也不可能勝過葉伏天。

葉伏天看向那天刑宮弟子,道:“請師兄指教。”

說罷,他退到一旁。

棍法、勢、肉身力量、武道意志宛若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那位天刑宮弟子臉色難堪,他境界比葉伏天強很多,若是展示威力自然勝過葉伏天,但在場的諸人不是瞎子,只要他出手,自然知道這一方面的造詣誰強誰弱。

葉伏天在告訴諸人,這是他的論道。

“師兄怎么了?”葉伏天繼續開口,天刑宮那人神色難堪,進退兩難。

“我自愧不如。”那位天刑宮弟子開口說道,頓時諸人一片嘩然。

這是承認,除境界之外,他最擅長的方面,不如葉伏天。

等同于是印證葉伏天之前所說的話。

“這位師兄呢?”葉伏天看向之前擊敗葉無塵的人,同樣是天刑宮弟子,他神色也略微不好看,他所擅長的同樣是武道。

“看來師兄也認為自己只是境界方面占優了。”葉伏天見對方不言笑著道,隨后他目光望向相芷琴,開口道:“你呢?”

之前,相芷琴擊敗花解語。

“意志共鳴,融入法術之中,你要如何印證?”相芷琴冷漠的盯著葉伏天。

葉伏天站在那,頃刻間,身體周圍有可怕的靈氣氣流流動著,許多人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武道意志力量,隨后,天地間出現了一縷縷白色的火焰。

火焰越來越多,環繞于他身體周圍,剎那間,中宮戰臺之上,許多人感受到了一股極其詭異的火焰氣息,陰寒至極的火焰,像是能夠跗骨噬髓,有著極可怕的毀滅力,當這火焰出現之時,有三座雕像亮起了奪目的光輝,這意味著,這種火焰中,蘊藏三種屬性的力量。

當葉伏天收斂氣息退后之時,火焰依舊在虛空中燃燒著,仿佛永恒不滅的火。

葉伏天抬起頭看向相芷琴道:“請指教。”

相芷琴感受到那火焰中蘊藏的力量,竟無言以對。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心頭震顫,終于明白葉伏天在做什么。

他在反擊,以道戰第一人的身份,向那些人發起反擊,同時,也是在印證他的話。

連玉清此刻當然也明白了,目光冰冷的盯著葉伏天。

的確是個妖孽天才,他即便很不喜歡,也必須承認。

“你是道宮戰第一人,三年才出一人,我承認你天賦超凡,他們都是中等王侯,雖境界略高,但在這些方面弱于你,也并不為奇。”連玉清開口道:“這證明不了什么。”

“那么之前的論道戰又能證明什么?”葉伏天看向連玉清道:“不知師兄擅長什么?”

他話音落下,無數道目光凝固在那。

葉伏天,他在問連玉清?

道榜第五的連玉清。

連玉清也愣了下,隨后眼眸如同利刃般射向葉伏天,道:“我擅琴,你懂嗎?”

葉伏天一笑,道:“略通一二!”

(本章完)

大文學伏天氏 第六百零三章 略通一二


上一章  |  伏天氏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