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文學網 >> 伏天氏 >> 目錄 >> 第六百零四章 琴藝之爭

第六百零四章 琴藝之爭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19日  作者:凈無痕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凈無痕 | 伏天氏 
伏天氏 第六百零四章 琴藝之爭
玄幻魔法第六百零四章琴藝之爭

第六百零四章琴藝之爭

九宮論道之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葉伏天和連玉清的身上。

葉伏天回答,略通一二。

他竟然還擅長琴?

而且,莫非真要和連玉清切磋琴道不成?

這未免有些太不知天高,連玉清可是和之前他反擊的人不同,一等王侯,近乎王侯巔峰的存在,道榜第五。

正如諸人所想的那樣,修行,境界越高之人,在各方面的領悟自然是越深刻的,只是出了葉伏天這么一個異類,將天刑宮和相芷琴都壓了下去。

但連玉清身為道榜第五的一等王侯,在對境界的領悟上必然是在葉伏天之上的。

而在琴道上,葉伏天怎么和連玉清比?

這簡直是笑話。

固然之前葉伏天表現出了讓所有人都為之側目的天賦,道宮戰第一人名不虛傳,五年以后,至圣道宮可能便是他的天下,道榜他的名字將會極為顯赫,但今時今日,他咄咄逼人,若真和連玉清較量,豈不是自取其辱?

當然,人群中也有人知道葉伏天是擅琴的,譬如諸葛行,諸葛明月乃是葉伏天的二師姐,他自然知道葉伏天來自哪里,也知道諸葛明月是如何回家族的,因為當年天山上的琴曲。

他知道,但至圣道宮的許多弟子這幾年一直都在道宮內修行,自然不會了解葉伏天這么一個小人物,若非是葉伏天進入至圣道宮,他們甚至不會知道他的存在。

不過諸葛行好奇,即便葉伏天得到了雙帝傳承的浮世曲琴譜,他難道還真能彈奏其意境出來?葉伏天他拿什么和連玉清比琴道?

此時,連玉清目光凝視葉伏天,略通一二?

“這么說,你要試試?”

連玉清平靜開口,他隱隱感覺有些怪異,葉伏天,和他比琴道?

記得那一日在道戰臺上,葉伏天對他說,有機會,會請他聽一曲。

便是今日論道之時嗎?

他倒想要聽聽,葉伏天的琴道,是否也如同他的武道以及法術那般出眾,即便很出眾,又如何?

“請師兄指教。”

葉伏天目光望向連玉清緩緩開口,連玉清目光凝視中宮戰臺上的身影,這句聲音如同之前葉伏天對天刑宮弟子以及相芷琴所說的話語氣一樣,平淡、卻又充滿了自信。

連玉清不知道葉伏天的自信出自哪里,但無論他的自信來自哪里都并不重要,因為很快,他便會知道修行者雖然需要對自己有信心,但同樣,也應該有自知之明。

“你為道榜新人,本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我親自出手指教于你,然而,既然你想要切磋印證琴道,我自當成全。”連玉清開口回應,隨即腳步邁出,朝著中宮戰臺走去,身形直接落在其上,降臨葉伏天的對面。

兩人身影落在,都站在中宮戰臺,琴道相爭,自然是以琴曲分勝負。

葉伏天想要印證他的論道之法,那么自然不可能是直接的戰斗,一等王侯和八等王侯直接戰斗,那算什么?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你想如何印證?”連玉清看向葉伏天道。

葉伏天盤膝而坐,身前出現一張古琴,葉伏天雙手撫過琴弦,身上的氣質陡然間變了,這一刻的他,寧靜祥和,仿佛于周圍天地融為一體,和他身前的古琴融為一體。

“師兄隨意。”

葉伏天開口說道,隨后撥動琴弦,琴音響起的一瞬間,便將人代入到了某種意境之中,安靜、祥和,宛若寧靜的夜,拋卻一切煩惱,唯有琴音相伴。

此曲像是能夠洗滌人的心靈,令人渾身放松,絲毫沒有之前針鋒相對的氛圍。

這一刻,諸人感覺自己并非是在九宮論道之地,而是在月光下,聆聽一首靜心之曲。

琴曲很簡單,但如此簡單的琴曲,卻能夠將他們這種境界之人代入到那股寧靜的意境之中,可見琴音之造詣。

葉伏天在琴道上的水平顯然絕非如同他自己所說的那樣,略通一二,絕對是大師級別。

看著那寧靜祥和的英俊青年,宛若換了一個人搬,哪里還有之前的鋒芒畢露,他們仿佛,又看到了葉伏天的另一面。

連玉清明白了葉伏天之意,他也同樣盤膝而坐,便直接在葉伏天的對面取出古琴,琴音響起,意境竟完美的契合入葉伏天的琴音之中,仿佛不分彼此,琴音相和。

“精彩。”許多人心中暗贊了一聲,連玉清以琴契合葉伏天的琴音,這是在展示自己琴道上的超凡造詣。

琴道雖然入門簡單,但想要以意境影響他人卻很難,這般將意境契合入他人的琴音中更難。

他們似乎在以自己的方式,交鋒、論道。

葉伏天的琴音漸入意境,越來越強烈,仿佛有一幅畫卷在緩緩的展開,呈現在諸人的面前,在連玉清的琴音之下,他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繼續著他的彈奏,諸人所看到的畫卷中,像是一位少年在拜師學藝,學習琴曲,一首首簡單的琴曲在葉伏天的十指下完美的融入到一首琴曲之上,仿佛本為一體。

畫卷展開,琴音也漸漸展開,一首霓裳羽衣曲傳出,諸人仿佛看到了宮廷畫面,少年在以此曲助興,卻似和人發生爭斗,沖突。

連玉清依舊在彈奏,他的琴風不斷的轉變,葉伏天變,他便也變,始終跟隨著葉伏天的節奏,將琴音契合到那股意境之中。

葉伏天彈奏霓裳羽衣,他便彈奏舞曲,相得益彰。

連玉清的彈奏沒有對葉伏天的琴音造成任何的影響,琴音的意境始終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曲天下,高昂澎湃,意氣風發、一曲亂江山,悲壯無比,宛若泣血而奏,隨著琴音意境漸漸強烈,諸人竟漸漸完全代入到琴音的意境之中。

不少人看葉伏天的神色都略微有些變了,將諸多簡單并不高深的琴曲完美融入到一首琴曲之中,甚至,將自己的感情融入到里面,描繪出意境、畫面,這是略通一二?

但連玉清所做到的仿佛更為不凡,無論葉伏天彈奏的琴曲是何意境,他都能緊隨葉伏天的步伐,以意境契合的琴曲配合他彈奏,從未出現過一絲的紊亂,可見連玉清對琴道有多擅長,他必然精通無數琴曲,因此才能夠淡然自若,游刃有余。

兩人,都在已不同的方式表現自己所擅長的琴道。

“他在以琴,展露自己此生經歷。”許多人安靜的聆聽著,目光有些震驚的看向葉伏天,人生冷暖,宛若一壺佳釀,盡在這一曲之中。

從琴音中,仿佛能夠感受到,伴隨著經歷,從年少輕狂到內斂自信,他的心境似隨琴音一點點的改變,然而那份純粹,仿佛始終不曾放下過。

當一曲風華的高潮響起之時,諸人的情緒似也隨同他的琴音在燃燒,雕像中,一縷縷光輝彌漫而出,落在葉伏天的身上,仿佛產生了奇妙的共鳴般。

然而連玉清依舊以一曲相配,身上及地長袍隨風飄動,也若絕代風流人物。

“連玉清不愧是道榜第五的琴音法師,如此琴音之意境,他依舊能夠契合進去,雖然葉伏天的琴道也是匠師級別,宛若赤子之音,但從技藝上,連玉清更高一籌。”許多人心中暗道,葉伏天找連玉清討教琴曲,怕是無法如他所愿了。

就在此時,葉伏天停頓了下,笑道:“連師兄的琴道果然超凡,不愧是道榜第五。”

“你也不錯。”連玉清道。

“接下來的一曲,無需師兄彈奏相契合的琴曲,只需連師兄能夠彈奏出相接近的琴曲,便是我錯了。”葉伏天開口道。

“若是不能,便是我錯了。”連玉清強勢回應,琴道上,他怎么可能會敗。

“此曲為我機緣巧合所得,請師兄指教。”葉伏天開口道,隨后低頭,雙手撥動琴弦,只一瞬間,又是一股意境誕生,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意境,這一次,葉伏天所彈奏的仿佛不再是他的人生,而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彈奏他人的人生。

連玉清神色平靜,隨后也撥動琴弦,以同樣的方式彈奏琴曲,但周圍卻有不少人的臉色變了,道宮之戰的那一天,他們聽過這首琴曲。

當時彈奏的人,是白陸離。

不僅如此,圣賢宮也有幾人聽過,譬如華凡。

葉伏天,他能彈奏此曲?

琴音悠悠,所有人都很快便代入到那股強烈的意境之中,甚至,周圍的雕像也吞吐著光芒,仿佛同樣受到琴音所感染。

連玉清很快神色便有了一縷波瀾,這首琴曲,似乎有些與眾不同。

漸漸的,他感覺有些吃力了,那琴曲像是要影響到他。

擅琴者,自然明白欣賞琴曲,葉伏天琴曲出,他的意境受到干擾,仿佛那一曲,沒有其它琴曲能夠相配,至少,他所彈奏的琴曲,沒有資格。

連玉清十指飛速的撥動琴弦,琴音變緩,以高超的琴藝支撐著。

然而當畫卷鋪開,何等的波瀾壯闊,琴音所展露的意境,那是整個世界,帝王之心。

八尊雕像,盡皆受到影響,吞吐璀璨光芒,落在葉伏天身上,周圍天地間,靈氣環繞飛舞,整座中宮戰臺的靈氣都隨琴音的節奏而跳動著。

連玉清神色徹底變了,然而他依舊沒有停下,琴曲不斷變換,超凡的琴音不斷彌漫而出,但即便憑借他的琴藝,卻依舊蓋不過那首琴曲,一次次被侵蝕,帝王琴曲,豈容其它琴音褻瀆。

更強的意境誕生,中宮戰臺之上,風飛揚,八尊雕像,吞吐璀璨之光,環繞葉伏天身體,光芒五丈、六丈……不斷升高,扶搖而上。

無數道目光凝視葉伏天彈奏的身影,心中生出劇烈波瀾,他們仿佛在那股意境之中淪陷,那首琴曲,在訴說著一曲波瀾壯闊的史詩傳奇。

訴說著神州大地,千古風流,亂世蒼生,誰主沉浮。

伴隨著琴音依舊,那股意境越來越強,八尊雕像,光芒萬丈,甚至有恐怖氣息從遠處席卷而來,風云色變,無盡天地靈氣垂落而下,葉伏天依舊盤膝而坐,沉浸其中,絕世風華。

許多人看向他的目光竟有些癡了。

“鐺!”

一道清脆的聲響傳出,連玉琴的琴音終于被淹沒,戛然而止。

琴弦斷,一口鮮血吐出,染紅了古琴!伏天氏 第六百零四章 琴藝之爭


上一章  |  伏天氏目錄  |  下一章